🏡
PTT小說網
x
    藉助棋子中的龐大精神力,張若塵控制電火漩渦,終於將飛來的冰劍全部擊潰。

    電火漩渦的力量,直接將蛇二卷得飛了起來,落入漩渦的中心。九十九道碗口粗的雷電,全部都向她劈了過去。

    “轟隆隆!”

    即便,蛇二的身上有護身寶物,也具有強大的體質,可是卻依舊被雷電擊穿,不斷髮出慘叫聲,全身變得焦黑。

    電火漩渦的威力,簡直無法想象,若不是戰臺周圍有陣法的阻隔,恐怕整個神臺城中人都會死盡,變成一片廢墟。

    片刻後,雷電的力量,就將蛇二打得變回原形,化爲了一條巨大的聖心白蛇,懸在漩渦之中,不斷遭受攻擊。

    “小子,還不立即住手?”

    首鼠的臉,十分猙獰,縱身一躍,飛上戰臺,伸出一隻鋒利的爪子,閃電般的向張若塵攻了過去。

    張若塵控制流星隱身衣,快速向右橫移了出去,躲開了首鼠的攻擊。

    “差不多已經失去戰鬥能力。”

    張若塵向電火漩渦中的蛇二瞥了一眼,隨即,收回精神力。

    頓時,電火漩渦破裂而開,化爲一縷縷細小的電紋,消散在空中。

    “嘭”的一聲,身軀足有三百多米的聖心白蛇,從上空墜落下來,將地面都是砸得晃動了一下。

    聖心白蛇的身上,不斷冒出黑色的煙,很多地方的蛇鱗都掉落,血肉被劈得焦黑。

    歐陽桓向前跨出一步,登上戰臺,來到聖心白蛇的旁邊,將一枚品級極高的療傷丹藥,服進它的嘴裡。

    隨後,他伸出一隻手掌,將體內的聖氣,源源不斷的打入聖心白蛇的體內。

    沒過多久,聖心白蛇的身軀,再次變化爲人形,倒在歐陽桓的懷中,臉色顯得十分蒼白,奄奄一息的模樣。

    另一個方向,首鼠和張若塵也對峙了起來。

    首鼠的身上,散發出冰寒的魔氣,冷冷的道:“林嶽,你先是殺死雀九,又奪走龍三的神龍骨,現在又重傷蛇二,你已經惹怒了我。若是不將你廢掉,今後,我還如何做三十六護宮獸將的老大。”

    張若塵顯得很淡然,道:“我沒有殺死龍三和蛇二,已經是很給你們魔教很大的面子。你若是要戰,我也可以奉陪。”

    首鼠已經是怒火滔天,就要動手,歐陽桓卻先一步走了出來,來到張若塵的對面,仔細的盯了他一眼,道:“其實,我很佩服你的勇氣,敢與拜月神教爲敵的人,畢竟還是少數。”

    歐陽桓本是想要來稱量東域修煉界,卻沒想到,在林嶽的手中,一連折了兩員大將。

    即便是,他的心境十分平和,卻也是感到頗爲慍怒。

    衆人都能看出,拜月魔教的魔子,準備親自出手。

    剛纔,林嶽施展出來的精神力攻擊,威力強大無比,即便是一階半聖估計也會相當忌憚。這樣的情況下,歐陽桓居然還敢出手,他對自己的實力,得有多麼自信?

    歐陽桓又道:“老實說,你的實力,並不一定就比蛇二強大。若不是借用外人的精神力,這一戰,你很可能會敗。”

    張若塵看了看手中的棋子,淡淡的道:“難道你認爲,我就只有一枚棋子,沒有別的底牌?”

    棋子中,精神力已經消耗得差不多,十不存一,等於是沒有任何作用。

    即便如此,面對歐陽桓這個絕對的強敵,張若塵卻沒有一絲懼色。

    歐陽桓微微一笑,道:“是嗎?既然如此,我便親自出手,倒要看看你還有什麼底牌?”

    戰臺下方,敖心顏冷冷的道:“林嶽都已經連戰兩場,體內的聖氣,不知消耗了不少。你現在去和他對決,豈不是佔了巨大的便宜?”

    頓時,東域的天才俊傑和兩儀宗的弟子,也都紛紛罵了起來。

    “歐陽桓身爲魔教的魔子,沒想到,竟是一個如此無恥的人。”

    “魔教也只能使用車輪戰,纔有機會與我們東域的人傑一較高下。”

    “滾回中域,別來兩儀宗丟人現眼。”

    ……

    歐陽桓的眉頭一皺,取出一個拳頭大小的琉璃玉盒,向張若塵拋了過去,道:“既然你的聖氣消耗很大,我也不佔你的便宜。”

    “這是一枚聖空七雲丹,乃是本教花費十年時間將聖石熬煉成液滴,又加入七種數千年年份的靈藥,煉製成的丹藥。”

    “你只要將它服下,一刻鐘之內,就能恢復到全盛狀態,達到‘聖氣飽滿,圓潤合一’的境地。”

    張若塵倒也不客氣,接過琉璃玉盒,將其打開。

    一股清香撲鼻的丹氣,從盒中涌了出來,化爲一片聖氣雲彩,有着一粒粒白色光點,在那枚丹藥上面閃爍,宛如滿天星辰一樣。

    果然是一枚品級很高的丹藥,至少價值五十萬枚靈晶,即便是一階半聖,在聖氣大量消耗的情況下,將它吞服,估計也能立即恢復至全盛狀態。

    魚龍境的修士,將它服下,不僅能夠恢復聖氣,還能讓修爲增長一些。

    不得不說,歐陽桓出手的確很大方。

    不過,歐陽桓畢竟是魔教中人,做事未必就那麼光明磊落,爲了安全起見,張若塵仔細將聖空七雲丹檢查了一遍,確認歐陽桓沒有在丹藥中暗使手段,纔將丹藥服下。

    還沒有等到張若塵將聖空七雲丹完全消化,一道白色的光柱,從遠處飛來,落在戰臺的中心,顯化成一個身材窈窕的靚麗人影。

    靚麗人影的身上,有着一股強大的聖氣涌出來,使得歐陽桓、張若塵猶如兩片樹葉一樣,飛落下戰臺。

    歐陽桓和張若塵穩住身形,向後退去,都不敢造次,因爲站在戰臺中心的靚麗人影,正是聖書才女。

    聖書才女的身上聖光萬丈,四周氣流翻滾,一縷縷聖光從天而降,形成一股強大的聖威,向四面八方涌了出去,傳遍了神臺城。

    “拜見聖者!”

    “拜見聖者!”

    ……

    神臺城中,包括半聖級別的修士,幾乎全部下跪,向聖書才女的方向行禮。

    這是朝聖,也是對聖者的一種尊重。

    聖者的身份,比半聖高出不知多少倍,已經修煉出聖源,溝通了天地規則,擁有了屬於自己的聖位。

    只要有人成聖,在其方圓萬里之內,天地規則都會發生一些細微的變化,自然而然會以聖者爲中心,影響附近的人類和生靈。

    聖者,已經是聖道的一部分。

    凡是聖道路上的修行者,自然就要對聖者產生出敬畏,見到聖者,不能有絲毫邪念,必須要下跪叩拜。

    一般來說,聖者是不會故意調動聖道規則,使用聖威鎮壓芸芸衆生。

    此刻,聖書才女爆發出聖威,就已經說明,她相當生氣,要以聖者的身份,進行警告或者是審判。

    聖書才女冷聲道:“本聖邀請拜月魔教的諸位英傑,參加論劍大會,不是讓你們來挑釁生事。若是還有下次,本聖會親自出手,將你們驅逐。”

    歐陽桓並沒有被聖書才女的聖威壓垮,依舊卓然的站在原地,躬身一拜,平靜的道:“既然聖者大人已經發話,今後,自然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只不過,我教與林嶽有一些恩怨,請聖者大人允許我與他公平一戰。”

    歐陽桓顯然是達到過無上極境,身上有諸神印記守護。因此,才能抵擋住聖書才女的聖威。

    當然,也是因爲,聖書才女的聖威,針對的是整個神臺城的修士,而不是歐陽桓一人。要不然的話,他即便是有諸神印記守護,也不可能抵擋住聖道規則的鎮壓。

    聖者的聖威,就是聖道規則。

    聖書才女道:“你們的恩怨,可以暫時放一放。下個月,本聖將會在神臺城,舉辦界子宴。到時候,你們再一較高下也不遲。”

    歐陽桓很清楚,聖書才女是故意幫助林嶽,將決戰的時間推遲了一個月。

    只不過,短短一個月時間,林嶽就算再怎麼修煉,恐怕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難道到時候,林嶽又繼續借用聖書才女的精神力?

    若是林嶽這麼做,即便戰勝歐陽桓,也會被天下人嘲笑。

    只知道借用女人的力量,戰勝對手,算什麼本事?

    “林嶽和聖書才女的關係,恐怕真的是非同一般。”暗中,各大勢力的聖者,全部都是如此認爲。

    年輕一代的天才人傑,卻全部都被“界子宴”三個字吸引住,很多人都振奮不已,心中十分激動。

    六十年前,梅先生擺下英雄宴,廣邀天下英才,齊聚書宗,隨後,便有了《英雄賦》,使得萬兆億、陳無天等人名傳天下,成爲一個時代的標杆。

    如今,聖書才女效仿梅先生,擺下界子宴,顯然是要挑選出九位界子。

    誰能成爲界子,那麼就能成爲下一個時代的標杆,就像萬兆億、陳無天一樣,名震天下,無人不識。

    凡是修煉中人,誰不想一朝成名?

    更何況,界子的身份非同小可,誰不想去爭一爭?

    即便是明知無法成爲界子的人,也都很想去參加界子宴,能夠與整個崑崙界的天才人傑齊聚一堂,本身就是一件無比榮耀的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