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圓千里,在蛇二的精神力引動下,天地靈氣猛烈震盪,竟是下起滂沱的大雨。

    “千里澤國。”

    蛇二施展出的是一種十分強大的四級水系法術,同時,她又將劍意,融入精神力,兩種力量結合在了一起。

    天地之間的雨滴,在一瞬間,停了下來,全部都凝聚成冰劍,向戰臺的方向飛來,發出“唰唰”的聲音。

    “給我破!”

    蛇二的手掌向前一推,成千上萬柄冰劍,凝聚成一條數十丈寬的劍河,就像是黑壓壓的一羣蝗蟲一樣,源源不斷向張若塵飛了過去。

    整個神臺城中的修士,全部都感覺到窒息。

    他們知道,這已經不是魚龍境修士能夠發揮出來的力量,而是半聖才能爆發出來的攻擊手段。

    遭受絕對力量的碾壓,即便是神龍變,恐怕也難以抵擋。

    就在所有人都以爲,林嶽必敗無疑的時候。

    林嶽卻收起了神龍變,身體顯現了出來,站在戰臺東北方向的角落,一隻手捏住雷珠,一隻手捏住聖書才女曾經給他的黑色棋子,也將龐大的精神力調動了出來。

    蛇二能夠使用精神力攻擊,張若塵當然也能。

    其實,張若塵是可以不借用聖書才女的精神力,使用虛空劍,也足以破掉蛇二的法術。

    在殞神墓林,虛空劍的器靈,已經甦醒了一些。

    劍的威力,雖然沒有完全恢復,可是全力催動,也能爆發出千紋聖器級別的力量,威力遠遠超過龍紋碧水劍和蛇二的蛇形聖劍。

    只不過,虛空劍的來頭太大,一旦拿出來,必定是要攪出無盡的風雲。

    張若塵已經決定,將虛空劍做爲一張底牌,等到論劍大會的時候再使用也不遲。現在就將所有底牌,全部暴露出去,並不是明智的行爲。

    再說,今日一戰,張若塵已經暴露了很多東西,必定有各大勢力的聖者會派人去徹查他。

    現在,他借用聖書才女的精神力,也算是扯虎皮做大旗,向站在暗中觀戰的老一輩聖者傳遞出一個訊息。

    以聖書才女的身份,肯定是能夠鎮住很多人。

    “哧哧!”

    隨着張若塵不斷將精神力從棋子中抽離出來,注入雷珠,剎那間,雷珠中,飛出九十九條碗口粗的電龍,從地面直衝天穹。

    “電火漩渦。”

    雷電和火焰的力量,從九十九條電龍中涌出來,快速旋轉,形成一個直徑百丈的巨大漩渦,將飛來的冰劍全部碾碎。

    張若塵低吼了一聲,雙掌向前一推,旋即,電火漩渦就向蛇二鎮壓了過去。

    電火漩渦爆發出來的力量,讓在場所有修士,全部都感覺到心中顫抖,只覺得身體就像是一片樹葉,隨時都可能被漩渦捲進去,撕裂成碎片。

    神臺城中,一位全身長着紅色皮膚的老者,用着一雙陰沉的目光,盯向遠處戰臺上的張若塵。

    最終,他的眼神,定格在張若塵手中的棋子上面,露出詫異的神色。

    紅皮膚老者的嘴裡,發出夜鴉一般的笑聲,沙啞的道:“居然能夠借用聖書才女的精神力,看來這個林嶽,與她的關係非同一般。莫非聖書才女已經確定他是九位界子之一?”

    若是,林嶽真的將會成爲九位界子之一,那麼,從現在開始,無論是誰也不敢輕易得罪他。

    崑崙界的諸聖,全部都很清楚,池瑤女皇之所以下令挑選九位界子,完全就是準備動用整個崑崙界的資源,培養新一代的九帝。

    誰有那麼大的膽子,敢去得罪崑崙界未來的大帝級人物?

    陣法塔的頂層,凌定聖者和三位執法宮的半聖,也都露出十分驚異的神色,全部向聖書才女望過去。

    直到此刻,他們才恍然大悟,原來林嶽早就與聖書才女認識,而且關係還很不錯。

    要不然,林嶽怎麼可能擁有聖書才女的棋子,而且還能調動她的精神力?

    據說,聖書才女的棋藝,相當高絕,曾經拜第一中央帝國的太宰“王師奇”爲師,學習棋道,僅僅七年,就將棋道修煉至聖境。

    有人在傳,聖書才女在替王師奇,繼續下一盤沒有完成的“天下棋局”。

    所謂天下棋局,其實就是王師奇治國的一種方式。

    以崑崙界爲棋盤,以各大勢力的主宰和五域聖者爲棋子,控制整個第一中央帝國的國事。

    王師奇以天下棋局,幫助女皇掌控整個崑崙界,維持各大勢力的平穩,調度天下一切資源,使得天下變得越來越強盛、太平,武道大興,天下歸一。

    他的權勢,堪稱,女皇之下的第一人。

    聖書才女代替王師奇繼續下天下棋局,很顯然是有人在爲她鋪路,以備將來接替王師奇,成爲第一中央帝國的下一任太宰。

    因此,凡是能夠得到聖書才女一枚棋子的人,皆有非同一般的寓意,代表着天下棋局中的一枚棋子。

    崑崙界很大,棋盤卻很小。

    任何一枚棋子皆有相當大的能量,只要稍微移動位置,就可能會導致小半個崑崙界的動亂。

    以前,能夠得到棋子的人,至少也是九階半聖的境界。

    如今林嶽才魚龍第七變,就能得到一枚棋子,讓很多人都在懷疑,林嶽是不是真的有那麼強大的能量?

    除非,聖書才女已經確定,林嶽將是九位界子之一。

    只有這個唯一的可能。

    當然,關於天下棋局,一直都只是一個傳說,誰都不知道它是不是真的存在。畢竟,要佈置出這麼一盤棋,將諸聖都當成棋子,不是人力能夠做到。

    即便王師奇的修爲通天,想要佈置出一盤天下棋局,也是不太可能的事。

    凌定聖者自然是相當欣喜,立即將消息傳回太清宮,第一時間稟告給了兩儀宗的宗主。林嶽若是能夠成爲界子,兩儀宗必定是有無窮的好處。

    聖書才女卻顯得鎮定自若,微微的一笑,當初將棋子交給林嶽的時候,完全只是爲了抵擋齊家半聖的追殺。

    只是後來,張若塵表現出了卓絕的天賦,才讓聖書才女做出覺得,將棋子贈送給他。

    “這一次使用之後,恐怕棋子中的精神力,也該消耗殆盡。”聖書才女暗道。

    “他居然真的是我的那個大護法。”紅欲星使的一雙媚俏的眼睛,緊緊的盯着戰臺上的林嶽,露出了一個既是嫵媚,又很幽怨的眼神。

    當初,紅欲星使與帝一爭奪少主位置的時候,有一位神秘人,在暗中幫她。甚至,她還封那個神秘人爲大護法。

    只可惜,最後一戰之後,大護法殺死帝一,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消失不見。

    紅欲星使派遣了很多邪道修士去找他,找了大半年,也沒有任何結果,只以爲他遭遇了不測。

    直到來到兩儀宗,紅欲星使聽說了林嶽的事蹟,才懷疑到他的身上。她總覺得,林嶽就是她的那個大護法。

    因爲,幽藍星使是被紅欲星使和大護法聯手殺死。

    幽藍星使的屍體,被大護法帶走後,就有消息傳出,兩儀宗弟子林嶽殺死幽藍星使的消息。

    如今,紅欲星使看見林嶽取出雷珠,施展出精神力攻擊,才完全肯定,自己苦苦尋找的大護法,居然是兩儀宗的天之驕子。

    “真是一個可惡的壞人,若是,你沒有離開我,繼續做我的大護法,我又怎麼會收拾不了慕容月那個小賤人?”紅欲星使露出雪白的貝齒,輕輕的咬着嘴脣,眼神相當怨惱。

    帝一雖然死去,橙月星使慕容月卻跳了出來,與她爭奪少主的位置。

    現在的黑市一品堂,已經變成兩大星使爭權的局面。她們的實力和背後的勢力,都在伯仲之間,誰都奈何不了誰。

    正是因爲這個原因,紅欲星使才相當懷念,當初大護法替她出謀劃策,輔佐她以弱小的勢力,擊敗了強大的帝一。

    本來大護法是可以與她共享榮華富貴,只可惜,這個傢伙,居然是兩儀宗的弟子,便讓紅欲星使大失所望。

    林嶽這樣的天之驕子,就算她有心想要掌控,也不可能控制得住。

    將來到底是敵人,還是朋友,一切皆是未知數。

    如今,紅欲星使掌握的勢力,已經十分龐大,身邊高手如雲,即便比不上當初的帝一,也算是掌握了黑市的半壁江山。

    現在的她,可謂是意氣風發,每天都有數不盡的天才人傑前來投靠。

    多林嶽一個不多,少林嶽一個不少。

    就算沒有他的輔佐,紅欲星使也有信心,在不久的將來,擊敗橙月星使,成爲黑市一品堂的少主。

    與此同時,橙月星使也猜測出張若塵的身份。

    “原來太子殿下化名爲林嶽,藏身在兩儀宗。”橙月星使的眼眸中,涌出明亮的光芒。

    不得不說,張若塵與蛇二的一戰,除了時間和空間力量,的確是拼盡全力,暴露出很多破綻,讓一些熟悉他的人認了出來。

    就連黃煙塵,也有緊緊的抿着嘴脣,露出懷疑的眼神,總覺得這個林嶽,看上去,有着幾分熟悉的感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