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武道四境的時候,每達到一次無上極境,就能引來一次諸神共鳴,在體內留下淡淡的諸神印記,從而相當於比別的修士多了一個境界。

    突破武道四境,就是魚龍境。

    魚龍境,卻有更多的奇蹟,有人可以化龍,一飛沖天。有人卻只能做魚,沉入水底,永世不能翻身。

    比如,修士在魚龍境,可以煉化神血,在體內,凝聚出神印。

    由神血中的神力,凝聚出來的神印,更加沉厚,更加純粹,足以和諸神印記相提並論。

    很顯然,歐陽桓、雪無夜、蓋天嬌都是煉化有神血,在體內凝聚出了神印,要不然,實力不會那麼強橫。

    張若塵笑了笑,道:“從中古時代傳承下來的勢力,果然是有很多優勢。只要能夠煉化一滴神龍之血,恐怕你的體質,就能成長到堪比四靈寶體的程度。”

    敖心顏的體質,早就已經堪比聖體,如今又煉化了一滴龍帝之血,體質肯定已經更進一步。

    若是,她再煉化一滴神龍之血,要讓體質達到四靈寶體的程度,絕對不是難事。

    敖心顏卻是略顯羞澀,低下頭,手指輕輕的梳理髮梢,道:“神龍之血蘊含的神威十分強大,以我的體質和意志,未必就能將它煉化。說不定,我反而會被神龍之血的神力鎮死,最終神形俱滅。”

    神血,的確是至寶,可也相當危險。

    若是修士實力不夠,卻想煉化,反而會死無葬身之地。

    敖心顏突然想到了什麼,連忙道:“下個月的界子宴,組長真的要和歐陽桓決戰?”

    張若塵平靜的眼中,露出一個淡淡的笑意,顯得既是平靜,卻又有些期待,道:“我已經徹底將魔教得罪,即便我不和歐陽桓決戰,他也肯定會想辦法逼我出手。既然,最終也逃不過,戰一場,又何妨?”

    敖心顏顯得憂心忡忡的模樣,道:“魔教的底蘊,相當可怕。魔教的第一代,更是人傑輩出,至少有四人,成功煉化了一滴神血。”

    “據說,魔子歐陽桓最是恐怖,已經煉化了三滴神血,在體內,凝練出三道神印,修爲更是達到魚龍第九變的巔峰。”

    “他之所以沒有突破到半聖境界,那是因爲,他還在積累,想要煉化第四滴神血。不僅如此,還有傳聞,歐陽桓在武道四境的時候,也達到過無上極境。”

    聽到這個消息,張若塵當然也有一些觸動,感覺到不小的壓力。

    當然他絕對不會因此就退縮,反而,心中的戰意,變得更強。

    雖然說,煉化一滴神血,堪比引來一次諸神共鳴,但是,兩者之間終究是有區別,也有一定的差距。

    張若塵引來四次諸神共鳴,完完全全就是靠自身的努力,拼搏而來,有着無窮的好處。絕不是煉化四滴神血,凝聚出四道神印,就能比擬。

    張若塵再次看向敖心顏,問道:“你剛說魔教的年輕一代,至少有四人煉化了一滴神血,都是一些什麼人物?”

    現在,肯定是有很多魔教高手想要殺張若塵,多瞭解一些,肯定是沒有壞處。

    敖心顏不僅是東域聖院的天之驕女,更是神龍半人族的公主,自然是掌握有一些常人無法知曉的信息。

    問她,肯定沒有錯。

    敖心顏對張若塵,並沒有什麼隱瞞,道:“魔教一共分爲九宮,今天現身的首鼠、蛇二、龍三,也只是九宮之一萬獸宮的頂尖高手。”

    “除此之外,還有三個厲害的人物,實力不在他們三獸之下。”

    “第一個,神陣宮的陣法奇才,楚河。”

    “此人,擁有聖體,自身實力本就相當強大,可是他在陣法上的造詣卻更高。”

    “據說,只要他施展出陣法,足以和首鼠一較高下。不過,楚河醉心於陣法研究,並沒有來到東域參加此次劍道大會。”

    “第二個高手,乃是五殺宮的奪命劍客,阿樂。”

    “這個阿樂,也是一個相當古怪的人物,不僅修煉速度快得驚人,而且修煉的方式也相當奇異,越是陷入死境,修爲就突破得越快。”

    “此次,阿樂跟隨歐陽桓來到兩儀宗,也是要參加論劍大會,是一個危險係數很高的人。組長,你一定要小心他。”

    張若塵的眼中露出一道異樣的光芒,嘴裡輕輕的唸了一句:“阿樂。”

    提到這個名字,不禁勾起了張若塵的一些回憶。

    敖心顏倒也沒有察覺到張若塵的神情變化,繼續說道:“第三個煉化了神血的高手,據說是聖女宮的一位聖女,但是,她的身份卻很神秘。即便是我們神龍半人族,也只是大探出有這麼一個人,卻並不知道具體是哪一位聖女。”

    張若塵的心中,已經大概有數。

    不得不說,能夠煉化一滴神血的人,必定都是了不起的存在,不會是普通人。

    至於,那個煉化了一滴神血的聖女,會不會是齊霏雨呢?

    張若塵與齊霏雨倒是交過手,卻從來沒有見到齊霏雨全力出手,因此,並不清楚齊霏雨的真正實力。

    敖心顏說的這些人,還只是頂尖級別的強者,除此之外,必定還有不少次一線的人物。

    無論如何,界子宴上,肯定是少不了一場惡戰。

    僅憑張若塵的一人之力,不可能應付得了魔教的一衆高手,必須要聯繫到一兩位盟友才行。

    現在,張若塵能夠想到的人,只有蓋天嬌。

    整個兩儀宗,恐怕也只有張若塵和蓋天嬌,才能與魔教最頂尖的高手一較高下。別的修士,即便是擁有聖體,對面上首鼠和蛇二這樣的存在,也根本沒有還手之力。

    張若塵的目光,向敖心顏看了過去,卻發現她的一雙眼眸,也盯着他看。

    兩人的眼神觸碰了一下,頓時,敖心顏那張雪白的臉蛋,就又變得紅了一些,一直向頸部蔓延,連忙將一雙眼眸移向別處。

    張若塵問道:“你難道就不想要回神龍骨?”

    “當然想……”敖心顏想也不想就立即說道。

    隨後,她又低下頭,輕聲的道:“組長,神龍骨對你沒有什麼用處,你根本煉化不了它。你若是將神龍骨交給我,我可以給你,任何你想要的東西。”

    張若塵的目光,顯得頗爲深邃,仔細的打量敖心顏,心中在想如何與她討價還價。

    敖心顏乃是神龍半人族的公主,不知掌握有多少資源,簡直就是一個小富婆。若是能夠用神龍骨,從她那裡換取一些市面上買不到的修煉資源,倒是一樁不錯的買賣。

    敖心顏見張若塵一言不發在打量着她,頓時,心跳得更快,額頭上都冒出了一粒粒香汗,抿了抿紅脣的小嘴,提醒道:“組長,你已經有未婚妻……”

    張若塵有些哭笑不得,心知敖心顏肯定是會錯了意,以爲他是想要利用神龍骨,打她的主意。

    “一塊神龍骨,換取五滴神龍之血,這一筆買賣,還算合理吧?”張若塵生怕她繼續亂想,於是立即報出價格。

    聽到張若塵報出這樣的價格,敖心顏的一雙美眸中,閃過一絲失望,頗爲後悔剛纔提醒他。

    若是張若塵真的用神龍骨做聘禮,去神龍半人族娶她,敖心顏是肯定會願意嫁,神龍半人族的諸位長老也絕對不會反對。

    張若塵這樣優秀的男人,即便是有三妻四妾,不也很正常?

    就像雪無夜,他的身邊,也不知有多少美人,而且,那些天之驕女也都只是劍侍的身份,沒有一個是有名分的妻妾。

    可是,卻依舊有很多優秀的女子,願意跟隨在他的身邊。

    在敖心顏的心中,張若塵一點也不比雪無夜差。

    敖心顏雖然有些後悔,卻還是很快就調整情緒,肅然的道:“五滴神龍之血太多,已經超出神龍半人族的承受能力。組長,以我們的交情,難道就不能稍微便宜一些?”

    張若塵笑着搖了搖頭,道:“神龍骨的價值,肯定是神龍之血的十倍,我只要五滴,已經是很低的價格。”

    “此事關係重大,我必須與族中的長老商議,才能做出決定。”敖心顏道。

    隨後,敖心顏立即離開。

    等到第二天,神龍半人族的一位長老,陪同敖心顏一起,再次與張若塵商討。確切的說,他們是和林嶽一起商討。

    因爲,敖心顏並沒有將張若塵的身份透露出去。

    最終,神龍半人族拿出三滴神龍之血和二十滴龍帝之血,換取神龍骨。

    這個價格,雖然比張若塵的預期要低很多,可是也在承受範圍之內,也就爽快的答應了下來。

    畢竟,神龍骨是從龍三那裡奪過來,本就打算還給敖心顏,助她修煉神龍之體。能夠得到三滴神龍和二十滴龍帝之血,已經是額外的收入。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