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一筆生意,神龍半人族可謂是佔了巨大的便宜,一塊神龍骨的價值,絕對遠遠不止於此。

    神龍半人族的印海長老與敖心顏的身上,並沒有攜帶如此多的神龍之血和龍帝之血。

    於是,就在當天,印海長老立即離開了神臺城,趕回神龍半人族,親自去取神龍之血和龍帝之血,想要儘早將神龍骨換取回去。

    敖心顏則留了下來,與張若塵一起進入乾坤神木圖的內世界。

    接天神木就生長在內世界的中心,枝葉相當繁茂,直入雲霄,樹葉就像是一片綠色的海洋鑲嵌在雲層的上空,無時無刻都在吞吐天地靈氣,使得圖卷世界中的靈氣,變得越來越濃郁。

    張若塵將神龍骨取了出來,遞給敖心顏,道:“距離界子宴,還有一個月,在這圖卷世界,差不多就是一年的時間。以你的能力,使用一年的時間,應該是可以將神龍骨完全煉化。”

    敖心顏輕輕的咬着脣齒,顯然是有些詫異,道:“你現在就將神龍骨給我?可是,印海長老還沒有將神龍之血和龍帝之血押送過來。”

    “你就在我的手中,我不擔心神龍半人族會賴賬。”張若塵調侃了一句。

    敖心顏當然知道張若塵是在開玩笑,因此,也就坦然的將神龍骨接了過去。

    “嗷!”

    神龍骨與她接觸在一起,骨骼的內部,立即響起一聲低沉的龍吟,猶如是有一隻遠古的神龍正在甦醒,散發出震撼人心的龐大力量。

    旋即,骨中涌出一縷縷強大的龍氣,形成一座巨大的龍氣漩渦,將敖心顏包裹在漩渦的中心位置。

    成千上萬道龍氣,飛在空氣中,隨後,源源不斷的涌入她的身體。

    幸好是在圖卷世界,張若塵擁有很強大的掌控能力,因此才抵擋住龍氣漩渦的拉扯力量。要不然,他很可能都已經被捲入漩渦,身體被龍氣撕裂成碎片。

    小黑的兩隻爪子背在身後,邁着貓步,走了出來,盯着那一個席捲方圓數十里的巨大龍氣漩渦,道:“本皇果然沒有看錯人,敖心顏的體質的確很驚人。若是,她能夠將神龍骨完全煉化,距離神龍之體就會更進一步。”

    張若塵點了點頭,不得不說,神龍骨蘊含的能量,的確是相當恐怖,只是散發出來的氣息,就讓人心生畏懼,猶如神龍現世一樣。

    龍三的體質,不如敖心顏,也沒有將神龍骨完全煉化,在同境界,就能夠力壓聖體。

    若是,敖心顏能夠將神龍骨完全煉化,加上神龍半人族的功法,就能修煉出神龍之氣。到時候,她的實力,也不知會成長到何等境界?

    至少,龍三絕對不可能是她的對手。

    小黑說道:“敖心顏和橙月星使都是需要重點培養的人才,既然,敖心顏已經走在修煉之路的前面,本皇要不要去將橙月星使接入圖卷世界,督促她加快修煉進度?”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現在,橙月星使的身份,很不一般。她的身邊,必定是有黑市的半聖,暗中守護。我們還是不要輕易聯繫她,以免暴露了身份。”

    “再說,慕容世家也是中古世家,底蘊十分深厚。既然橙月星使已經要爭奪黑市一品堂的少主,慕容世家怎麼可能不拿出一些珍貴的資源,出來培養她?”

    修士的修爲,達到魚龍境,必定是要經歷一次翻天覆地的脫變。

    有的人,化龍。

    有的人,成魚。

    爲了培養優秀的傳人,中古世家絕對不會吝嗇,會將大量資源,用在傳人的身上。慕容世家即便是不如八百年前那麼輝煌鼎盛,可是要拿出一兩滴神血,應該並不是難事。

    就看橙月星使,能不能煉化神血?

    “當年的明帝宮,也肯定儲存有神血和無數珍貴的寶物。也不知那些寶物,是被池瑤奪走,還是被明堂收藏?”張若塵輕輕的嘆息一聲。

    曾經鼎盛繁華的聖明中央帝國,終究是滅亡,山河易主,物是人非,也不知明帝宮還存不存在?

    不知爲何,張若塵突然十分懷念曾經居住的那一座帝宮,曾經那些人,心中暗暗做出決定,等到論劍大會結束,就去一趟中域。

    很想知道,如今的明帝宮,變成了什麼模樣?

    現在,那宮殿中,又住着什麼人?

    小黑似乎很想離開圖卷世界,眼珠子滴溜溜的轉動,又道:“要不……將木靈希那個丫頭,接入圖卷世界修煉?”

    張若塵瞥了小黑一眼,搖了搖頭,道:“你以爲只有我纔有時空寶物?當年,須彌聖僧活着的時候,煉製了好一些時空寶物。據我所知,魔教就有一件時空寶物,名叫混元十方珠。”

    “據說,混元十方珠的內部,有着一座混元世界。修士在混元世界中修煉七天,外界也纔過去一天。”

    “魔教經過不知多少萬年的經營,那座混元世界中的資源相當豐富,早就已經化爲一座修煉聖地,就算比不上擁有接天神木的圖卷世界,估計相差不多。”

    “以端木師姐的身份,肯定是擁有進入混元十方珠修煉的機會。”

    “再說,端木星使的身邊,也肯定有魔教半聖,在暗中守護。她若是想要見我們,肯定會主動聯繫。我們主動聯繫她,反而對她不利。”

    張若塵見小黑的眼珠子不停轉動,哪能不知道它在打什麼主意,笑道:“我知道你想去捉那隻神魔鼠,放心便是,一定是有機會。”

    Wωω ●тTkan ●Сo

    想了想,他又道:“你若是真的想要去找端木師姐,我也不攔你。但是,你必須答應我,替我保護她,並且要聽她的話。”

    昨天,張若塵與蛇二在戰臺上交手的時候,察覺到首鼠頗爲針對木靈希。魔教是靠實力說話的地方,木靈希現在的修爲,肯定是不如首鼠。

    木靈希與小黑的關係相當不錯,若是,小黑能夠在她的身邊,說不定可以在關鍵時刻幫上一定的忙。

    小黑當然是十分願意,立即答應下來。

    將小黑送出圖卷世界,張若塵就來到接天神木的樹下,也開始修煉。

    界子宴上,肯定是有一場惡戰,無論如何,在此之前,一定要努力讓自己的修爲變得更加強大。

    首先,張若塵準備先消化齊宏的知識和記憶。

    在殞神墓林,張若塵煉化了齊宏的半聖之光,因爲時間原因,當時僅僅只是吸收了其中的聖氣,並沒有消化半聖的知識和記憶。

    相對來說,一位半聖,一百多年的知識和記憶,纔是更加珍貴的東西。

    此刻,齊宏的知識和記憶,就被封印在氣海。

    “譁!”

    張若塵將封印打開,旋即,一股龐大的記憶,通過魂脈,向他的武魂涌了過去,準備與張若塵自身的記憶融合在一起。

    齊宏的記憶,太過龐大,猶如一股巨大的洪流。

    張若塵的記憶,卻顯得相當薄弱,如同是一座湖泊。

    若是任憑齊宏的“記憶洪流”,涌入張若塵的“記憶湖泊”,肯定會給張若塵的記憶,造成巨大的衝擊,從而對他的聖道修煉,形成巨大的干擾。

    因此,張若塵只是挑選出齊宏記憶中有價值的一些東西,別的一些無關緊要的記憶,則是全部都抹去。

    最終,齊宏的記憶,只保存下來百分之一。

    即便如此,張若塵也花費一個月時間,纔將齊宏記憶,在腦海中,全部過了一遍,記了下來。

    與此同時,通過齊宏的記憶,張若塵也得知到很多祕密。

    關於齊家的祕密,關於魔教的祕密,還有一些齊宏自身的祕密。

    “魔教居然與四象宗合作,想要奪取劍閣。”

    根據齊宏的記憶,張若塵得知,劍閣中,似乎封印有一件魔教的至寶。

    正是因爲這個原因,魔教纔會和四象宗合作,想要暗中幫助四象宗贏得論劍大會。只要四象宗得到劍閣,魔教就能取回那件至寶。

    這個祕密,相當重大,關乎兩儀宗、魔教、四象宗三大勢力的利益。

    兩儀宗對張若塵,畢竟是有教導之恩。

    他不可能眼睜睜的看着,魔教和四象宗將劍閣奪走。論劍大會的時候,一定要將四象宗的劍修全部擊敗,守護住劍閣。

    隨後,張若塵開始全力消化齊宏記憶之中的知識。

    知識和記憶,本就是密不可分,即有重疊的部分,也有相互獨立的地方。

    一位半聖的知識,自然是相當龐大。

    若是能夠將一位半聖的知識完全煉化,轉化爲屬於自身的知識,那麼,張若塵對武道、劍道、聖道、天地萬物的認知,都將達到一個全新的高度。

    甚至,包括戰鬥經驗,對人性的理解,對整個崑崙界的認知,也會提升到半聖的高度。

    這一步也相當危險。

    若是,張若塵的意志,不夠堅定,很可能會被齊宏的知識影響,從而影響到自身的修煉,踏入萬劫不復的境地。將來的成就,最多也只能達到齊宏的水平。

    張若塵的目標,絕不只是達到半聖境界,因此必須要萬分小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