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殘缺的五行法相,將整個天地似乎分割了五份,分別呈現出黑、青、赤、黃、白五種色彩。

    其中,金屬性的力量,所對應的白色區域,顯得頗爲暗淡。

    由此可見,五行法相併不完整。

    敖心顏盤坐在一座靈山的頂部,睜開一雙眼眸,向遠處的五行法相看了一眼,臉上露出一絲驚異的神色,自言自語的道:“組長已經將四靈寶體修煉成功了嗎?”

    敖心顏雙手結出一道印訣,旋即,一條紫色的龍影,從她的眉心飛出,圍繞她那婀娜的嬌軀,飛行了一圈,使得氣流劇烈的震盪。

    “升龍指!”

    隨着一指點出去,雪白的指尖,飛出一根直徑三尺的龍氣光柱,穿過虛空,擊向殘缺的五行法相。

    龍氣光柱攻向的方位,正是五行法相最薄弱的金屬性區域。

    如今,敖心顏修煉到魚龍第九變,修爲大增,自然又想試探張若塵的實力。

    張若塵懸浮在半空,向飛來的龍氣光柱看了一眼,嘴角微微一笑,雙手展開,開始全力運轉五行法相。

    “嘭!”

    龍氣光柱與法相撞擊在一起,瞬間就被五行之力震碎,化爲一團紫色的氣雲,消散向四方。

    “好厲害的五行法相,即便是殘缺不全,也很難攻破。”

    敖心顏很想施展出神龍法相,與五行法相鬥一斗,不過,最終她還是忍住,沒有出手。先不提神龍法相能不能鬥得過五行法相,就算鬥贏了又如何?

    她可是很清楚,張若塵最厲害的是時間和空間的力量。若是,張若塵將這兩種力量,施展出來,敖心顏根本沒有取勝的機會。

    張若塵將五行法相收回,重新落到地面,看了看充滿力量的雙手,自言自語的道:“修爲達到魚龍第七變的巔峰,若是開闢出衝靈聖脈,就能突破到魚龍第八變。”

    衝靈聖脈,乃是五條聖脈中的最後一條,也是最爲重要的一條聖脈。它貫穿修士的全身,連接所有聖脈和經脈。

    只要將衝靈聖脈開闢出來,修士全身的“氣”,就能連爲一體,真正達到運轉自如的程度。

    一般來說,只要將衝靈聖脈開闢,修士的力量,就能在一瞬間提升一倍,實力大增。

    所以說,魚龍第七變和魚龍第八變之間,有着一個明顯的跨度。

    張若塵倒也不着急衝擊魚龍第八變,因爲衝靈聖脈,並不需要修士循序漸進的去開闢。而是需要,魚龍境修士凝聚全身力量,一鼓作氣,在一瞬間將這條聖脈打通。

    有時候,藉助強大的外力,反而能夠更加輕鬆衝開衝靈聖脈的脈禁。

    比如,敖心顏。她就是藉助神龍骨的龐大力量,在一瞬間,將衝靈聖脈衝開,達到魚龍第八變的境界。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張若塵不斷演練劍法,施展出劍二,繼續深入理解第四層境界”陰陽兩分”。

    這是一個鞏固的過程!

    與此同時,張若塵也將齊宏的劍道知識裡面的三十七種劍法,演練了出來,努力轉化爲屬於自己的劍法,達到融會貫通的境界。

    齊宏也不愧是劍聖弟子,居然修煉成了兩種鬼級上品的劍法,四種鬼級中品的劍法,五種鬼級下品的劍法。

    兩種鬼級上品的劍法,分別爲“山河劍法”和“九星環月劍”,可謂是極其玄妙,威力無窮。

    即便張若塵吸收了齊宏的劍道知識,花費一個月的時間,也只是將九星環月劍修煉到融會貫通的境界,能夠發揮出大成的威力。

    至於山河劍法,張若塵本來已經達到相當熟練的程度,但是,卻始終只能發揮出小成的威力。

    根據張若塵的分析,山河劍法已經不僅僅只是一種劍法,更是具有聖道的力量。

    在這世界上,一草一木,一山一水,只要是存在,就肯定是有一定的道理。

    道理裡面,就有聖道。

    修士必須要去參悟山河,感悟山河中蘊含的聖道,並且達到一定的境界,才能夠讓山河劍法發揮出大成的威力。

    絕大多數修士,都是達到魚龍第九變,纔會開始參悟聖道,衝擊半聖境界。

    “唰!”

    一道龍影,從遠處飛躍而來,凝聚成一道纖細柔美的身影,立在了張若塵的身前。

    敖心顏的雙手,抱在胸前,道:“組長,界子宴恐怕就要開始,我們也該出去。若是去得太遲,魔教的人,還以爲我們怕了他們。”

    張若塵停止演練劍招,將沉淵古劍平放在手中,看着手中的劍,自嘲的一笑:“若不是答應了歐陽桓,真不想去參加界子宴。”

    張若塵根本沒有興趣成爲界子,對界子宴也是興趣缺缺,可是,他卻答應了歐陽桓的約戰,因此不得不去。

    最終,他也只能歸結於,自己還不夠成熟,太過年少氣盛。

    年輕人,誰的心中,沒有一點熱血?

    當時的那種情況,面對歐陽桓,站在一個同樣優秀的年輕男子的對面,張若塵心中的那股驕傲,根本不允許他退縮。

    既然答應下來,去界子宴走一回又如何?

    張若塵和敖心顏一起同行,走出了閉關石室。

    至於黃煙塵,卻是已經先一步去了界子宴。

    “崑崙界的天才人傑,多如牛毛,真想知道聖書才女會如何主持這一場宴會?”敖心顏嘴角掛着上翹的弧度,自然還是頗爲期待。

    突然,張若塵停下了腳步,向遠處望去,眼中露出驚歎的神色,道:“真的是大手筆,這纔是真正的聖蹟吧?”

    敖心顏順着張若塵的目光,望了過去,一雙瞳孔快速放大,感到震驚。

    只見,神臺城的城外,不知何時,竟然聳立起了一座巨大的書山。

    沒錯。

    那是由一本一本的書卷,堆積成的山嶽。

    山體,高達三千多米。半山腰的位置,就有一縷縷白色的雲橋,漂浮在空氣之中,使得書山猶如仙境一般,若隱若現。

    也不知需要多少億冊書卷,才能堆積出,如此龐大的一座巨山?

    看到這樣的景象,任何人都會震驚,讓人的心中,生出膜拜的情緒。

    遠遠望去,依稀可以看見,已經有不少的修士,正在攀登書山,向着山頂快速趕去。

    書山的下方,可謂是人滿爲患,人山人海,隨處都能看見穿戴各異的修士,其中,還有不少是長相頗爲怪異的半人族。

    神象半人族的族人,身軀十分高大,得有七、八米高,雙腿如同柱子一樣,雙耳就像蒲扇一般。

    香狐半人族的族人,大多都是女性,穿得頗爲暴露,容貌十分妖媚,只是輕輕的眨巴一下眼眸,就能讓男子的全身骨頭感到酥麻。

    ……

    張若塵和敖心顏站在外圍,根本無法靠近書山,只能一步一步的慢慢走過去。

    這時,兩儀宗的一位內門弟子,看見了張若塵的身影,立即大喊了一聲:“快看,那是林嶽師兄,林嶽師兄到了!”

    周圍無數人的眼睛,全部向張若塵望過去,很多人都露出激動的神色,彷彿是見到了心中的偶像。

    最近一個月,林嶽的名字,已經傳開,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一個厲害人物,連敗魔教兩大高手。甚至,他還敢與歐陽桓叫板。

    因此,衆人紛紛退開,給張若塵讓開了一條路。

    來到書山的山下,張若塵終於感受到一股龐大無比的聖威,從山體的內部散發出來,讓人感覺到自身無比渺小。

    在那山頂,隱隱間,可以看見聖書才女的身影。

    一個熟悉的聲音,在張若塵的右方響起:“書山,乃是聖書才女使用三億九千七百八十萬本書卷,堆砌而成,每一本書卷又刻錄陣法銘紋。整座書山,就如同是一座大陣。”

    張若塵轉過頭看去,只見站在他右邊的人,正是穿着一件緊身武袍的黃煙塵,寶藍色的長髮從頭頂,一直延伸至腰間。

    剛纔的話,就是她說出。

    “聖書才女的手段,果然是相當了不得,難怪女皇會派遣她挑選九大界子。”敖心顏感嘆了一句。

    黃煙塵道:“界子宴,不僅僅只是要挑選出九位界子,也是想要以此考察崑崙界的年輕一代,到底隱藏了多少天才人傑?等着瞧,今晚恐怕是有很多厲害的人物會現身,一些以前籍籍無名的人,通過界子宴,必定會名傳天下。”

    “在書山上,一共設置有四等座位。”

    “書山的最下方,設立有一萬八千個座位,稱爲‘人傑座’。凡是能夠在任何一個座位上坐穩,不被別的挑戰者打下去,就能算是一個人傑,有資格成爲界子宴的坐上賓客。”

    張若塵向書山看去,果然看見書山的下方,有着密密麻麻的座位,有的坐落在數百米高的地方,有的卻設立在數十米高的位置。

    而且,每一個座位上,皆有不同的編號。

    很顯然,即便是一萬八千個人傑座,也是分先後順序,越是往上,排位也就越高。

    遠遠望去,張若塵看見,司行空和常慼慼正在與大批修士,爭奪人傑座的兩個位置。即便是以他們兩人的天資和修爲,也戰得相當辛苦,根本無法將位置坐穩。

    僅僅只是人傑座,就已經如此難以爭奪,更上面的位置呢?

    黃煙塵又道:“人傑座的上方,書山的半山腰的位置,設立有三千個座位,稱爲‘天驕座’。很顯然,聖書才女是想借助界子宴的機會,挑選出崑崙界最頂尖的三千位天驕。”

    “恐怕界子宴之後,整個崑崙界,也只有這三千人,纔敢自稱天驕。別的修士,若是自稱天驕,必定是會遭到嘲笑。”

    “不過,想要在那三千個座位裡面,有一席之地,顯然是相當艱難。必須憑藉硬實力,闖過一萬八千位人傑的關卡,一步一步的打上去。”

    三千個位置,看似很多,實際上,分攤到整個崑崙界,卻是少之又少。

    一個聖者門閥,也未必能夠掙到一個位置。

    黃煙塵繼續道:“再往上,就是一百零八個座位,已經接近書山的頂部,稱爲‘王者座’。每一個能夠坐穩位置的人,皆可以稱爲年輕王者。”

    (先更一章,下午更第二章。這一章可是3400字,接近兩章的字數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