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沒過多久,東域聖王府的另外兩位繼承人,也是乘坐戰車,來到書山的下方。

    其中一人,叫做陳開,乃是東域聖王府最近百年以來唯一的一位聖體,堪稱是四位繼承人中的第一高手。

    陳開的修爲,達到魚龍第九變,已經有六十八歲,看上去卻並不老邁,如同一個二十七、八歲的年輕男子。

    敖心顏向陳開盯了一眼,嘴脣動了動,向張若塵傳音,道:“此人,名叫陳開,擁有‘神河聖體’,在東域的名氣相當大。”

    “根據,我們神龍半人族的情報,陳開很有可能煉化了一滴神血,是一個相當強橫的人物,也是東域聖王府最重要的一位繼承人。”

    張若塵的目光,向陳開看了一眼,輕輕的點了點頭。

    東域聖王府的另外一位繼承人,卻是一個容貌與黃煙塵不相上下的年輕女子,名叫陳嵐兒。她身材頗爲豐腴,胸臀格外飽滿,肌膚瑩白,眉心的位置,描有一粒緋紅的硃砂,身上的氣質十分高貴優雅。

    陳嵐兒的身上,穿有一件銀紗寶衣,有着密密麻麻的銘紋在寶衣上面沉浮,散發出淡淡的銀色光芒。很顯然,那件銀紗寶衣,肯定是一件相當厲害的防禦類聖器。

    陳開和陳嵐兒的身後,也都各自帶有八位魚龍第九變的戰將。

    敖心顏又向張若塵傳音,道:“此女,名叫陳嵐兒,乃是東域王的孫女。雖然,她的修爲,只有魚龍第八變,可是,在陣法上,卻有相當高的造詣,精神力強度達到四十四階。若是佈置出陣法,陳嵐兒足以和陳開抗衡。”

    張若塵也在打量東域聖王府的三位繼承人,能夠清晰的感受到,他們三人看黃煙塵的眼神頗爲怪異,既有敵意,也有輕視。

    他們是以一種上位者的眼神,在俯看黃煙塵。

    張若塵微微的皺起眉頭,心中頗爲不悅,不過,很快就想通了其中的原因。

    黃煙塵畢竟只是陳家的外族,實力也是最弱,即便成爲其中一位繼承人又如何?東域聖王府的直系子弟,怎麼可能看得起她?

    陳開從戰車上走下,腳上的戰靴,與地面撞擊出鏗鏘的聲音,顯得不怒自威,氣勢強橫,道:“我們四人,乃是東域聖王府的繼承人,代表着聖王府的臉面。今晚,無論如何,也不能給聖王府丟臉。”

    說完這話,陳開的目光,向黃煙塵的方向盯了一眼,顯然是有所暗指。

    陳嵐兒邁着優雅的蓮步,從戰車上面走了出來,略帶幾分媚俏的一笑,道:“誰若是連第四等的‘人傑座’都坐不穩,我看今後……她也不用繼續做聖王府的繼承人。我們東域聖王府,丟不起這個人。”

    周圍的氣氛,變得頗爲怪異,就連陳天鵬、陳開、陳嵐兒身後的戰將,也都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他們的目光,不時向黃煙塵看過去。

    黃煙塵卻始終保持沉默,就好像完全聽不出他們話中有話一樣。可是,她藏在衣袖下方的十根手指,卻都緊緊的捏在一起,發出“咯咯”的聲音。

    其實,黃煙塵並不是很在乎繼承人這個位置,最開始,她面對陳家直系子弟的刁難,就想過直接放棄,不再做什麼繼承人。

    可是當黃煙塵想到,這個繼承人的位置,乃是張若塵生前花費巨大的代價,爲她爭取而來,心中就有一股強烈的不甘,迫使自己努力的堅持下去。

    既然天資不足,那就努力修煉,比別人付出十倍、百倍的努力,讓自己變得強大。

    在她的努力下,也的確獲得了非凡的成就,不到一年的時間,修爲就已經達到魚龍第七變。

    但是,她與另外三位繼承人比起來,卻依舊還有巨大的差距。

    “無論別人如何挖苦,無論受盡多少冷眼,我也絕對不能放棄,必須堅持下去。若是失去了繼承人的位置,今後,我拿什麼去找九幽劍聖報仇?”

    黃煙塵的銀齒,緊緊的咬在一起,將嘴脣咬破,一股血腥的味道,向喉嚨涌去。

    張若塵看見黃煙塵在隱忍自己的情緒,又向東域聖王府三位繼承人看了一眼,心中竟是有些五味陳雜。

    他向敖心顏傳音,道:“煙塵師姐除了擁有玄武聖源,佔據一定的優勢,在天賦上面,與陳天鵬、陳開、陳嵐兒比起來,卻是差了一些。”

    “當初,我爲煙塵師姐爭取繼承人的位置,只想到,東域聖王府會將更多的修煉資源,傾向給她,使她能夠得到更好的培養。”

    “卻沒有想到,我這麼做,卻害了她,使她處在了一個尷尬的位置上面,都是我的錯。”

    敖心顏微微一怔,總感覺張若塵有些不對勁,問道:“組長,你……要做什麼?”

    “今晚,我想做一回綠葉,幫一幫她。”

    張若塵淡淡的一笑,隨後,擡起頭來,向書山的頂部望去,道:“至少也得助她,坐上一百零八個王者座中的一個位置。”

    甘做綠葉?

    敖心顏顯然是被張若塵的決定驚住,怎麼也沒有料到,組長居然會做出這樣的選擇。

    以他的實力,即便是去爭鬥九個界子座,也是有一定的機會。但是,聽他的語氣,似乎並沒有打算,要去坐書山上的任何一個位置,而是要做黃煙塵的綠葉。

    敖心顏悄悄的向黃煙塵看了一眼,不知爲何,心中竟然是十分嫉妒她。

    黃煙塵不僅有一個像張若塵這麼優秀的未婚夫,而且,未婚夫還那麼的愛她,願意默默的爲她付出。甚至,爲了她,還能放棄成爲界子的機會。

    “若是,我也能夠遇到這樣一個男子,就算讓我粉身碎骨,也無怨無悔。”敖心顏緊緊的抿着嘴脣,心中的那一股嫉妒的情緒漸漸的淡去,變成了羨慕。

    陳開向黃煙塵瞥了一眼,以一種質問的語氣,道:“煙塵表妹,你也是東域聖王府的一位繼承人,怎麼也沒有請幾個侍衛保駕護航?以你魚龍第七變的修爲,能夠坐得穩‘人傑座’的位置?”

    陳天鵬露出譏誚的神情,道:“若是東域聖王府的繼承人,參加界子宴,連人傑座都坐不上,也不知是在丟誰的臉?”

    陳嵐兒則是嘻嘻的一笑,兩根玉指輕輕的摸着下巴,道:“煙塵表妹若是請不起魚龍第九變的侍衛,姐姐我還是可以借給你兩個,助你坐穩其中一個座位。”

    黃煙塵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努力壓制心中的怒火,胸口快速的起伏了一下,隨即,眼睛變得十分銳利,就要獨自去登書山。

    哪怕是要拼得頭破血流,也一定要去闖一闖。

    就在這個時候,張若塵卻是向前走了一步,出現在黃煙塵的身側,雙眼向對面的三位繼承人看了一眼,平靜的道:“誰說煙塵郡主沒有侍衛,我,就是她的侍衛。”

    “你……是她的侍衛?”

    陳開、陳天鵬、陳嵐兒,包括他們三人身後的戰將,全部都露出詫異的神色,顯然他們都沒有料到,黃煙塵居然真的招攬了一位侍衛。

    不過,只是區區一個侍衛而已,能夠成什麼氣候?

    估計這個小子,只是看黃煙塵長得很美麗,又是東域聖王府的繼承人,所以才主動巴結她。

    畢竟,他們也都承認,以黃煙塵的條件,的確不會缺乏追求者,冒出一個被她的美貌衝昏了頭腦的愣頭青,也是很正常的事。

    看着林嶽,黃煙塵完全怔住,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陳開、陳天鵬、陳嵐兒不知道他的身份,可是,黃煙塵卻知道,眼前這個男子,可是兩儀宗的劍道奇才,擊敗過魔教的兩大高手。

    以他的實力,就算不能成爲界子,要坐穩王者座,卻並不是難事。

    如此一位年輕王者,竟然甘心做她的侍衛,就算黃煙塵明知道林嶽在追求她,卻依舊不敢相信他會做出這麼瘋狂的事。

    “你……你是要幹什麼?”黃煙塵道。

    張若塵道:“林嶽願意做煙塵郡主身邊的侍衛,聽候郡主殿下的差遣。”

    黃煙塵的心,輕輕的顫了一下,卻依舊不信,道:“難道你不知道,一旦成爲我的侍衛,就沒有資格坐上界子宴的席位。侍衛,不能成爲賓客。林公子,你這玩笑開得太大了!”

    “唰!”

    張若塵將一柄金蛇聖劍拔出,手捏劍柄,置於胸前,微微的低頭,向黃煙塵一笑,“郡主殿下,你的侍衛,隨時準備與你一起登上書山,赴界子宴。”

    終於,黃煙塵有些相信,林嶽真的打算做她的侍衛。

    可是爲什麼呢?

    僅僅只是因爲,林嶽要追求她?

    她根本不相信,會是這個原因。

    畢竟,她和林嶽僅僅只是見過兩、三次而已,根本就不可能有深厚的感情。就算林嶽要追求她,也最多隻是送給她一些寶物,根本可能會自降身份,放棄成爲界子的機會,只是爲了做她的一個侍衛。

    肯定還有別的原因。

    黃煙塵聯繫到以前的一些事,包括璇璣劍聖的反常舉動,林嶽送給她的一千滴玄武聖血和五滴龍帝之血,還有,此刻發生的事。

    每一件事都十分反常,可是,又好像有着一種必然的聯繫。

    突然,她感覺已經抓住了一個關鍵點,可是那個關鍵點,似乎又根本不存在。

    “林嶽……好熟悉,似乎在哪裏聽過這個名字……”

    陳嵐兒自言自語的念着,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立即擡起頭,雙目中,涌出兩道明亮的光芒,向黃煙塵身邊的林嶽盯了過去,脫口而出:“你就是兩儀宗的那位劍道奇才?”

    (最近幾天,完全晝夜顛倒,一直在調整作息時間,但是,還是沒有調整過來。所以……早上還是一章,另一章下午更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