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他就是兩儀宗的那個劍道奇才?”

    陳開和陳天鵬的眼神,也都齊刷刷的,盯在黃煙塵身旁的那個年輕男子的身上,心中相當驚訝。

    有可能嗎?

    實力最爲強大的陳開,也只是有把握勝過龍三。可是對上太古遺種,蛇二,即便是他,也最多隻有五成的把握,勝負對開。

    因此,陳開根本相信,他就是擊敗蛇二和龍三的那個林嶽。

    張若塵向東域聖王府的三位繼承人和他們身後的二十四位實力強橫的戰將,淡淡的看了一眼,卻依舊顯得十分平靜,道:“郡主殿下,我們去赴宴吧!”

    不知爲何,黃煙塵能夠從林嶽的身上,感受到一種熟悉的東西。正是這種若有若無的感覺,使得黃煙塵對他產生出信任。

    明明是一個完全陌生的人,爲何能夠給她這樣的感覺?

    黃煙塵雖然滿腹疑惑,卻還是跟在張若塵的身旁,一步一步向書山下的登山通道行了過去。

    “真的是兩儀宗的那個林嶽?不會是同名同姓吧?”陳天鵬輕輕的嚥了嚥唾沫,很難相信,林嶽那樣的強者,居然甘心做黃煙塵的一個侍衛。

    黃煙塵跟在張若塵的身旁,一雙寶藍色的眼眸,露出沉思的神色,片刻後,終於還是向張若塵暗暗傳音,問道:“你到底是誰?爲何要幫我?”

    張若塵的無形無相三十六變,已經達到相當高的造詣,不僅能夠改變容貌,還能改變身上的氣質。

    除非是他故意露出破綻,要不然,即便是聖書才女那樣的精神力聖者,也不可能將他的認出。

    只要謹慎一些,張若塵有十足的信心,瞞得住黃煙塵。

    張若塵的左手背在身後,右手提着金蛇聖劍,顯得相當平靜,動了動嘴脣,道:“什麼也不要問,什麼也不要說,等到該告訴你的時候,我一定會告訴你。老實說,我與你的確是有一些淵源。”

    聽到林嶽的話,不知爲何,黃煙塵反而微微鬆了一口氣,心中暗想,“他終於承認與我有淵源,到底是什麼淵源?等到界子宴結束,一定要去師尊那裏問個清楚。”

    書山下,一片混亂。

    方圓五里的地域,全是修士在拼鬥,都想殺出重圍,衝上登山的階梯。

    其中一位魚龍第五變的修士,見到張若塵和黃煙塵進入這一片區域,竟然提起一杆黑色的鱗片長槍,向張若塵刺了過去。

    “轟!”

    因爲力量太過強大,長槍的槍尖,與空氣發生劇烈的摩擦,形成一個凹陷的空氣弧。

    張若塵搖了搖頭,嘴裏吐出了兩個字:“讓開。”

    一道強橫的音波,從他的嘴裏涌出來。使用肉眼,也能看見,音波向前涌了出去。

    只聽見一聲呼嘯。

    包括那位魚龍第五變的修士,張若塵身前的數十位修士,全部都被音波震飛,卷向了半空。那氣勢,就如同一陣狂風掃飛了落葉,將一大片區域清空。

    “嘭嘭!”

    數十位修士接連不斷的掉落在地上,全身衣袍都變得破破爛爛,皮膚上,有很多裂開的細小血痕。當然,他們都沒有受重傷,只是顯得狼狽了一些。

    如此強勢的一擊,自然是將在場的所有人都驚住,很多修士都停下爭鬥,向張若塵看了過去。

    “此人是誰?怎麼這麼強大?”

    “一道音波,擊潰數十位魚龍境的高手,如此深厚的聖氣,足以和一階半聖相提並論。”

    “他對力量的控制,十分精妙,只是將人震飛,卻沒有真正的重傷他們。”

    ……

    東域聖王府的三位繼承人,還有他們身後的戰將,全部都露出驚駭的神色。

    直到這一刻,他們終於可以確定,黃煙塵身邊的那一個侍衛,竟然真的就是兩儀宗的劍道奇才,林嶽。

    “這……怎麼可能?”

    陳嵐兒的貝齒,緊咬嘴脣,怎麼也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黃煙塵到底是有哪一點比她優秀?

    以前,時空傳人張若塵活着的時候,就十分呵護她,將她捧在手心,將無數寶物都送給了她,甚至還助她成爲東域聖王府的繼承人。

    張若塵死後,又冒出了一個林嶽,居然爲了她,可以甘心做一個侍衛。

    張若塵和林嶽,哪一個不是人中龍鳳?哪一個不是天下間少有的奇男子?

    陳嵐兒自認爲各方面都比黃煙塵優秀,但是爲何卻沒有黃煙塵那麼幸運,從未遇到一個張若塵,也沒有遇到一個林嶽。

    “一羣無知的人,難道你們不知道,他乃是我們兩儀宗的劍道奇才,林嶽?就連魔教的蛇二和龍三都不是他的對手,你們居然還敢去攔他的路。”秦宇凡道。

    秦宇凡是兩儀宗的絕代天才,在魚龍第八變的劍道比武,取得了第二名的成績,僅次於齊霏雨。

    當然,煉化了琉璃寶丹,秦宇凡的修爲,已經達到魚龍第九變。

    秦宇凡並不知道張若塵不會參加界子宴,向他看了一眼,笑道:“林嶽師弟,師兄我就先一步去登書山,至少也得去爭一個王者座,壯我兩儀宗的威風。”

    “既然如此,你先請。”

    張若塵微微一笑,將手向前一引。

    秦宇凡轉過身,面朝書山的方向,臉上的笑容一收,眼中露出睥睨的神色,手持聖器級別的紫剎劍,爆喝了一聲:“退開。”

    一劍揮了出去,向着前方一斬,拖出了一道長河一般的紫色劍氣。

    “轟隆!”

    劍氣,從秦宇凡的腳下,一直延伸到書山的階梯下方,硬生生的劈出了一條通道,竟然沒有人能夠擋住這一劍,全部都向左右兩邊退開。

    如此強橫的力量,倒是真的是有爭奪王者座的實力。

    唰的一聲,秦宇凡的身形一閃,下一刻,就已經站在階梯的下方。

    隨後,秦宇凡一鼓作氣,一連攀登了數百米,終於到達書山的第二個層次,已經能夠看到設置在半山腰的天驕座。

    天驕座,一共只有三千個位置,比人傑座更加尊貴。

    途中,自然也有一些坐在人傑座上的高手,出手阻攔秦宇凡,卻都被他強勢擊退,根本攔不住他的腳步。

    秦宇凡向上看了一眼,天驕座就在眼前,只要他願意,立即就能佔據一個位置。但是,他卻想要繼續向上衝,爭取坐上王者座的位置。

    驀地,秦宇凡的上方,出現了三道巨大的身影,猶如三座小山一樣,攔住了他繼續向上的路。

    正是魔教三十六護宮獸將,蛟四,鵬六,蜈八。

    蜈八長有八手八足,身軀高大,身體周圍有着一縷縷毒霧在繚繞,居高臨下的向秦宇凡盯了一眼,冷哼一聲:“神子有令,兩儀宗弟子,必須在這裏止步。”

    隨後,蜈八向下方看了一眼,傲慢的道:“想要參加界子宴,去下面的人傑座挑一個位置。”

    蛟四和鵬六都冷冷的笑了起來,不懷好意的盯着下方的秦宇凡。

    “在兩儀宗的地盤上,魔教竟敢如此狂妄,這是想要羞辱兩儀宗嗎?”

    秦宇凡調動全身聖氣,旋即一片琉璃曝光,從體內涌出來,源源不斷的注入紫剎劍。

    紫剎劍中的銘紋,一根根的浮現出來,猶如蛛網一般,密密麻麻的覆蓋在劍體表面。

    “譁——”

    紫剎劍快速刺出,化爲一道紫色的光梭,擊到蜈八的身前。

    “竟然這麼強……”

    蜈八萬萬沒有相當,秦宇凡的實力,居然這麼強大,於是,八條骨質的蜈蚣足,快速運作起來,向後爆退。

    與此同時,蜈八的嘴裏,吐出一口閃電,向秦宇凡涌了過去。

    “嘭”的一聲,紫剎劍刺穿閃電,將蜈八的一隻蜈蚣臂斬了下來。

    “大膽。”

    蛟四和鵬六從左右兩個方向,同時衝了出去,各自打出強大的武技,攻擊向下方的秦宇凡。

    蛟四和鵬六都是神獸後裔。

    蛟四的先祖,乃是神獸“六爪冥蛟”。

    鵬六的先祖,乃是神獸“大鵬”。

    儘管他們體內的神獸血脈,已經相當稀薄,可是,卻遠遠比別的蠻獸強橫,足以和人族的聖體叫板。

    “神蛟空冥爪。”

    “金鵬勁。”

    兩位護宮獸將各自打出祖傳的絕學,在他們的身後,涌出大片聖氣,呈現一條巨大的黑色冥蛟的虛影和一隻金色的大鵬虛影。

    “嘭!”

    “嘭!”

    一人兩獸,一連對決十多招。

    最後,蛟四和鵬六攻破秦宇凡的防禦,兩道攻擊同時印在秦宇凡的身上,頓時將他打得口吐鮮血,身體倒飛了數十丈遠,飛出書山,從半空墜落向地面。

    秦宇凡落地的時候,已經是在書山的山腳位置,在地面,砸出了一個大坑,塵土向四周飛濺了起來。

    秦宇凡身上的道袍,完全被鮮血染紅,體內的骨頭,斷了數十根,嘗試了好幾次,也無法從坑中爬起來。

    一位頂天立地的天之驕子,竟然就如此被打趴下。

    蛟四站在書山的半山腰位置,彈了彈身上的血跡,冷哼一聲:“神子大人交代過,這裏畢竟是兩儀宗的地盤,我們應該給兩儀宗一點面子。今天,就暫時饒你一命,若是以後在別的地方遇上,恐怕就沒有這麼好運。”

    蛟四的聲音,傳遍整個書山,充滿了挑釁。

    “唰!”

    張若塵的身形一動,出現在大坑的旁邊,將秦宇凡扶了起來,取出一枚療傷丹藥,給他服下。

    片刻後,秦宇凡緩緩的睜開雙眼,臉色依舊蒼白如紙,看到林嶽,原本十分虛弱的他,也不知哪裏來的力氣,緊緊的抓住了林嶽的手腕,咬着牙齒,道:“魔教……欺人太甚……林嶽師弟……你……你一定要教訓他們……替兩儀宗……”

    隨即,秦宇凡便又暈厥了過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