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向趴在地上的金翅大鵬和魔心黑龍,盯了一眼,淡淡的道:“不堪一擊。”

    如此平淡的聲音,傳出去後,卻是一石激起千層浪。

    那些原本幸災樂禍的修士,看見林嶽僅僅只用一劍,就將魔教兩大護宮獸將打成重傷,全部都目瞪口呆,感覺到難以喘息。

    “只是一劍……就將魔心黑龍和金翅大鵬刺得對穿?”

    “這一劍的力量,到底是有多強?”

    林嶽和三大護宮獸的戰場,是在書卷演化的微型世界,因此,外面的人,根本無法直觀判斷那一劍的威力。

    不過,魔心黑龍和金翅大鵬都是實力強橫的蠻獸,能夠只用一招,就將它們重創,已經證明,林嶽的實力的確是相當厲害。

    “林嶽師兄,狠狠的教訓魔教的狂徒。”

    “林嶽師兄無敵。”

    ……

    …………

    原本,還在爲林嶽擔憂的兩儀宗弟子,看到這一幕,全部都熱血沸騰,大聲的呼喊出“林嶽”的名字。

    一些年輕的女弟子,更是大膽的示愛,用着仰慕的眼神,盯着林嶽,芳心快速的跳動。

    兩儀宗的諸位半聖祖師,全部都略微鬆了一口氣,臉上露出欣慰的神色。

    一位性格火爆的兩儀宗聖者,讚歎了一句:“這個林嶽……很不錯……,不愧是太一祖師看中的人,老子就喜歡這樣的弟子。”

    “若是林嶽憑藉一人之力,擊敗魔教的三大護宮獸將,本聖送給他一件聖器。”另一位聖者放出了一句話。

    “我要收他爲弟子,將畢身所學,全部傳授給他,誰都別跟我爭。”又有一位聖境的祖師,放出了話。

    很顯然,張若塵剛纔的那一劍,展現出來的實力,的確是讓兩儀宗全宗上下都感到揚眉吐氣。

    這是憑藉實力,贏來的榮耀。

    “他的實力,又變強了!”

    歐陽桓微微的皺眉,能夠清晰感受到,林嶽的實力,增長了不是一星半點,頗爲有些出乎他的預料。

    一個人的修煉速度,怎麼能夠這麼快?

    六爪冥蛟的身軀盤在地上,大喝了一聲:“佈置合擊陣法,三山鎮海陣。”

    遭受重創的魔心黑龍和金翅大鵬,同時怒火,眼睛裡面涌出兇悍的光芒,將身軀縮小十倍,儘量減少體內鮮血流失。

    隨後,它們再次衝飛起來,分別落到張若塵的東北方向和西南方向。

    三隻身軀巨大的蠻獸,分別站在張若塵的三個方位,將他圍在中心位置。

    “譁——”

    渾厚的魔氣,從它們體內涌出來,連接在一起,使得整個空間都被魔氣籠罩,化爲一片墨汁一般的黑色氣海。

    魔心黑龍、金翅大鵬的嘴裡,各自吐出一座石碑。

    隨着魔氣涌入石碑,頓時,將石碑中的陣法銘紋激活。陣法銘紋,猶如一根根黑色的絲線,涌了出來,向六爪冥蛟頭頂的石碑匯聚過去。

    三獸之中,唯獨只有六爪冥蛟沒有受傷,因此,成爲了三山鎮海陣的陣心。

    六爪冥蛟身上的力量,變得越來越強,散發出來的氣息,已經可以和一階半聖相提並論。

    “三打一也就作罷,居然還使用三山鎮海陣,將三獸的力量,完全結合在一起。這一戰,魔教就算取勝,也不光彩。”

    “魔教講究的只是結果,從來不在乎過程。”

    “施展出三山鎮海陣,三獸的實力足以和一階半聖叫板。林嶽只是魚龍第七變的修爲,能夠擋得住半聖級別的攻擊?”

    魔心黑龍、金翅大鵬、六爪冥蛟頭頂的石碑,名叫“定山碑”,足有一座山嶽那麼沉重,可以爆發出聖器級別的威力。

    得到三山鎮海陣的加持,六爪冥蛟的實力,達到一階半聖的級別。

    “給我鎮壓。”

    六爪冥蛟伸出一隻爪子,向虛空一捏,控制其中一塊石碑,從半空落下去,擊向張若塵。

    張若塵將聖氣源源不斷注入金蛇聖劍,令得聖劍中的銘紋全部激活,劍體變得足有十三米長,向石碑斬了過去。

    “嘭!”

    一劍一碑撞擊在一起,旋即,激盪出一圈能量漣漪,四散了出去。

    硬碰一擊,張若塵僅僅只是向後退了三步,就穩住身形,道:“三山鎮海陣的威力,果然不凡。”

    張若塵卻不知道,剛纔這一擊交鋒,給衆人造成震撼,比先前更加強烈。

    僅僅只是魚龍第七變,就能與半聖級別的力量硬碰硬?

    一個月前,林嶽和蛇二戰鬥的時候,雖然也爆發出半聖級別的力量,但是,那時的林嶽,借用了聖書才女的精神力,並不是自己的力量。

    現在,林嶽卻是憑藉自身的力量,爆發出堪比一階半聖的實力。

    短短一個月的時間,竟然進步了這麼多?

    “先前倒是小瞧了你。”

    六爪冥蛟將三座定山碑同時調動起來,向張若塵轟擊了過去。

    面對三塊定山碑,即便是張若塵,也不敢小覷,再次施展出鬼級上品的劍法,九星環月劍。

    “雙星侍月。”

    “三星守月。”

    “四星凌月。”

    ……

    張若塵施展出劍法,不斷將三塊定山碑打飛出去。

    一連對戰近百招,張若塵也絲毫不落下方,反而,還將九星環月劍運用得越來越嫺熟,使得這一套鬼級上品劍法,發揮出來的威力,越來越強。

    戰鬥的時間拖得越久,魔心黑龍和金翅大鵬的傷勢,也就越是嚴重。它們的身體,完全被鮮血染紅,傳遞給六爪冥蛟的力量,也是越來越弱。

    “繼續戰下去,魔心黑龍和金翅大鵬肯定無法堅持,只能凝聚所有力量,發揮出最強的一擊。”

    六爪冥蛟向魔心黑龍和金翅大鵬傳遞了一個信息,隨後,三獸同時揚起頭顱,吐出一口聖氣柱,打入定山碑。

    三座定山碑,涌出一道道紫色電光,在半空,快速旋轉,變得越來越沉重,越來越龐大。

    到最後,三座定山碑,猶如化爲三座巨石崖壁,向下鎮壓。

    張若塵感覺到一股龐大的壓力,作用在身上,身體微微向下一矮,全身的血管都凸了起來。

    宛如,他的身體,要爆裂開一樣。

    “果然很厲害,這一擊……十分強橫。”

    張若塵不再保留,雙手攤開,目光盯向飛落下來的三塊巨碑,嘴裡輕喝了一聲:“五行法相。”

    “譁!”

    隨即,張若塵的體內,涌出五種色彩的光華,分別爲青色、黑色、白色、赤色、黃色,將書卷演化爲的微世界,分割成了五個區域。

    五行的力量,在這一片空間中瘋狂流轉,使得三山鎮海陣開始潰散,陣法變得相當搖晃,像是要破碎。

    三山鎮海陣雖然厲害,可是,畢竟還在五行之中。

    只要在五行之中的一切事物,全部都會受到五行法相的影響。

    “林嶽居然施展出來的五行法相,難道……難道他修煉成了五行混沌體?”

    無論是書山下的修士,還是已經坐在書山上的修士,全部都倒吸了一口涼氣,心中震驚到了極點。

    五行法相散發出來的五行之力,將魔教的三位護宮獸將,連同三塊定山碑,同時席捲了進去。

    即便是歐陽桓,也相當吃驚,目光緊緊的盯在張若塵的身上,半晌後,臉上的緊張神色才消散了一些。他道:“林嶽施展出來的五行法相,並不完整,要不然,龍三、蛟四、鵬六不可能還控制得住定山碑。”

    那些老一輩的半聖,也都察覺到,林嶽施展出來的五行法相有一處殘缺。

    由此可見,林嶽現在還只是四靈寶體。

    雖然,四靈寶體也相當厲害,遠超聖體,但是終究還在可以接受的範圍之內,不如五行混沌體那麼震撼。

    “最近三百年,也就只有林嶽,能夠將四靈寶體修煉成功,此子真的是相當了不得的天驕。”神龍半人族的族長,敖易,讚歎的道。

    旁邊,一位半聖道:“據我所知,三百年前,魔教的那一位天之驕女,也是在魚龍境修煉成四靈寶體,打遍天下無敵手。那一個時代,能夠擋住她一招的同齡人,也找不出來。”

    敖易點了點頭,道:“三百年前,她是魔教聖女,也是那個時代,唯一一個達到天極境的無上極境的修士。如今,她已經成爲魔教九宮之一聖女宮的宮主,也不知,現在的實力,達到了什麼程度?”

    提到四靈寶體,肯定繞不開一個人,魔教的聖女首尊,凌飛羽。

    見到張若塵施展出五行法相,自然是有很多老一輩的人物,想到了“凌飛羽”這個名字,那絕對是崑崙界的一段傳奇。

    曾經,四靈寶體凌飛羽,讓魔教風光無限,壓得整個崑崙界的年輕修士喘不過氣。任何天才人傑,在她面前,也會暗淡失色。

    誰能想到,三百年後,又一個四靈寶體出世,卻是魔教的敵人?

    “九星環月。”

    張若塵施展出九星環月劍的最強一招,攜帶五行法相的力量,向上一擊。

    數不清的劍氣,凝聚成九根劍氣柱,從地上衝了起來,將魔心黑龍、金翅大鵬、六爪冥蛟同時打得飛出書卷微世界,

    三獸飛出書卷,便受到書山的氣息壓制,身軀快速縮小,變化爲人形。

    “嘭嘭!”

    龍三、蛟四、鵬六全身血肉模糊,墜落在書山的階梯上面,嘴裡發出慘叫聲,向山下滾去。

    其中,龍三和鵬六傷得最重,全身都是血淋淋的劍痕,根本無法從地上爬起來,已經滾到山腳下。

    唯獨只有蛟四,傷得較輕。

    他一掌擊在地面,在半空旋轉三百六十度,翻身而起,隨後,快速一掌擊向張若塵的腹部,想要反敗爲勝。

    “何必呢?”

    張若塵的眼中露出冷色,閃電般的出手,一掌打了出去,擊在蛟四的腹部。

    “啪咔!”

    蛟四的身體向內凹陷,體內的臟腑破碎,嘴裡吐出鮮血,在半空旋轉七百二十度,再次向山下飛去。

    張若塵擦了擦手掌上的鮮血,目光向黃煙塵看過去,微微一笑:“郡主殿下,請。”

    (哎!作息時間還是沒能調整過來,另一章下午更吧!今天爭取早一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