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來者何人?”

    兩位四象宗的魚龍第九變的強者,從人傑座上面衝了出來,向階梯上的步千凡攔截了過去。

    兩人各自持有一柄十二階真武寶器級別的戰劍,分別散發出冰寒和烈焰的氣息,從上下兩個方向,同時攻了出去。

    四象宗與魔教早就已經達成祕密協議,凡是敢幫助兩儀宗的人,都將遭受攻擊。

    “擋我者,死。”

    步千凡的腳掌在階梯上面一踩,離地飛了起來,衝起三丈高,揮動畫戟,橫劈過去,擊在其中一個四象宗修士的腹部。

    “嘭”的一聲,那位四象宗的魚龍第九變修士,慘叫了一聲,嘴裏大口吐血,直接飛出書山。

    另一位四象宗修士,臉色一變,怎麼也沒料到,此人竟然如此強大。

    不過,他能夠坐穩一個人傑座,自然是有非同一般的實力,臉上沒有懼色,將更多的聖氣,注入劍體,斬向步千凡的頸部。

    步千凡收起畫戟,一拳擊了出去,就像是打飛一隻蒼蠅一般,將那位四象宗的修士,連人帶劍,一起崩飛出去。

    他頭也不回,繼續邁出步伐,向書山頂部行去。

    “嘭!”

    身後,那位四象宗修士,墜落在地上,猶如滾地葫蘆一般,向山下滾去。

    短短一個呼吸的時間,一連將兩位高手打下書山,步千凡展現出來的實力,自然是驚住了不少人。

    “此人是誰?四象宗的道青和道海,竟然都擋不住他一招。”

    “怎麼又冒出了一個如此厲害的人物,而且,他竟然聲稱,要做黃煙塵的侍衛,助她登上王者座。”

    “黃煙塵的號召力,也太可怕。”

    東域的一些年輕修士,將步千凡認了出來。

    一個穿着官袍的修士,手持一把羽扇,眯着眼睛,盯着書山的方向,道:“此人名叫步千凡,乃是步聖門閥的傳人,也是兵部正在培養的一顆新星。”

    “什麼?兵部的人。”

    聽到“兵部”兩個字,很多修士都倒吸一口涼氣。

    要知道,每年被兵部剿滅的宗門和家族,可謂是不計其數。因此,各大家族和宗門的修士,對兵部,有着一種本能的懼意。

    任憑你如何風光無限,如何家大業大,只要兵部的大軍前來討伐,立即就全部灰飛煙滅。

    兵部,招攬的高手數量,堪稱是崑崙界的第一,超過魔教、武市錢莊、黑市,要不然,也不能鎮壓崑崙界和萬千墟界。

    兵部自然也是培養出了一大批年輕高手,這些年輕高手,常年都在海外與水域蠻獸戰鬥,或者是在墟界戰場與土著生靈拼殺。

    他們每一個都是手上沾滿鮮血的狠人,戰鬥經驗豐富,殺手手段簡單直接。

    即便是魔教的天驕,與兵部的人傑對戰,也說不準,倒是是誰比誰更狠?

    其中,兵部年輕一代,名氣最大的人,名叫池萬歲,號稱“太歲王”,乃是第一中央帝國池家的皇族子弟。

    據說,“萬歲”兩個字,乃是池瑤女皇親自賜下,由此可見,對他寄予了多大的厚望。

    “除了池萬歲,近些年,兵部崛起得最快的年輕人物,就是步千凡。”那位穿着官服的男子說道。

    “據說,一年前,步千凡和東域黑市的少主帝一,有一場不爲人知的較量。最終,步千凡取勝,並且奪舍了帝一的不死聖體。”

    旁邊的一位修士,驚呼一聲,“步千凡竟然奪舍了帝一的不死聖體,豈不是說,他現在也擁有不死之身?”

    “擁有不死聖體的修士,未必就真的不能被殺死。但是,擁有這種體質,加上黃極境和天極境的兩次無上極境,有着諸神印記的加持,步千凡的實力,恐怕是比當初的帝一還要強橫。”

    穿着官服的男子,又道:“據說,兵部爲了培養步千凡,花費巨大的代價,舉行了一場祭祀,藉助神靈的力量,打開天輪印的內世界,送他進去歷練了三個月。”

    “就是混沌萬界山的天輪印?據說,那是須彌聖僧煉製的時空寶物,內世界與外界的時間比例,達到三十比一。”

    “外界過去三個月,天輪印的內世界,就是七、八年的時間。難怪步千凡能夠在短時間內,達到如此厲害的境界。”

    一位頗爲年輕的修士,聽到天輪印的神奇,驚歎的道:“短短三個月,就能讓步千凡,擁有這麼大的進步。爲何步千凡不在裏面修煉十年,出來之後,豈不是天下無敵?”

    旁邊,另一個修士,鄙視了他一眼,道:“十年?外界十年,天輪印的內世界,就是三百年。除非,步千凡能夠突破到聖者境界,不然,只能老死在裏面。你聽說過,歷史上,有誰只通過閉關,就能成聖?一個也沒有。”

    穿着官服的男子點了點頭,道:“沒錯。若是兵部將步千凡關在天輪印中十年,就等於是殺了他。其實,能夠進入天輪印修煉三個月,已經是一次巨大的機緣。就是不知,步千凡有沒有煉化神血?”

    煉化了神血的步千凡,將會更加恐怖。

    書山上,沒有任何人敢阻擋步千凡的步伐,只能眼睜睜的看着他衝殺上去,一直到達黃煙塵的身旁,才停下腳步。

    黃煙塵的臉上沒有絲毫喜色,反而皺起眉頭,感覺到,局勢已經徹底失控。

    其實,黃煙塵對王者座,一點興趣也沒有。

    最開始,若不是陳開、陳天鵬、陳嵐兒的羞辱,若不是想要弄清楚她和林嶽的淵源,以她倔強的性格,也不會答應與林嶽一起登書山。

    那個時候,黃煙塵其實只是想要佔據一個人傑座,根本不想站到風頭浪尖。

    可是,魔教和兩儀宗的爭鬥,卻讓局勢開始失控。

    林嶽已經放話,要做她的侍衛。她若是不去登書山,林嶽也肯定不能去。

    爲了兩儀宗的榮譽,林嶽必須要去闖書山,必須要去和魔教的高手爭鬥,爲兩儀宗的年輕修士打開一條通道。

    這個時候,黃煙塵當然是不能拖他的後腿,就算再危險,也必須要跟着他,一起登上書山。要不然,恐怕所以人都會罵她忘恩負義。

    衆人都以爲,黃煙塵想要藉助林嶽的力量,坐穩一個王者座。

    卻不知,黃煙塵和林嶽一樣,都是身不由己,一直都是被局勢推動着向前,根本由不得他們後退一步。

    林嶽的修爲強大,當然是無所畏懼,可以勇往直前,戰個天翻地覆。

    但是,黃煙塵卻沒有他那麼強大的實力,當她下定決心,跟隨林嶽登上書山的時候,其實已經做好萬劫不復的準備。

    她必須要有巨大的勇氣,才能做出決定,與林嶽一起去冒險。

    其實,潛意識中,她已經隱隱的察覺到,林嶽所說的淵源,肯定與張若塵有很深的聯繫。

    直到步千凡的出現,她就更加肯定了這一點。因爲,她知道,步千凡曾經欠過張若塵一個人情。

    黃煙塵很清楚,男人之間的戰鬥,未必就是爲了她。

    在場的女子,很多都在羨慕她,嫉妒她,唯獨只有黃煙塵自己一直保持着清晰,因爲她很清楚,她與林嶽和步千凡的關係,並不沒那麼深。

    或許,林嶽和步千凡,都是在替張若塵戰鬥。

    黃煙塵站在一旁,並沒有去勸說步千凡,因爲她的勸說,只會消弱步千凡從山下一直登上山頂,凝聚出來的強大氣勢。

    既然如此,那就保持沉默。

    步千凡渾身散發出強大的戰氣,在他的頭頂上方,凝聚成一片黑色的戰雲,不停的涌動。

    他向首鼠和阿樂看了過去,雙眼爆.射出銳利的光芒,兩團火焰在瞳孔中燃燒,猶如一隻剛出籠的戰獸,冷聲道:“誰來與我一戰?”

    首鼠剛剛被阿樂威脅,不得不放了黃煙塵,心中的怒火,正不知道往哪裏發泄。

    步千凡的出現,當然讓他十分興奮,迫不及待的想要一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