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木靈希將《八荒**功》運轉到極致,兩隻手掌完全被聖氣包裹,合在一起,不斷結出印法,每一根手指,皆會呈現出數十道幻影。

    “譁!”

    她的身後,一個巨大的轉輪,呈現了出來。

    轉輪的邊緣,浮現出八道半聖級獸魂,分別爲蟒蛟、翼龍、天蛛、銀狼、玄龜、大鯤、雪虎、古鳳。

    八道獸魂,同時吸收天地靈氣,注入木靈希那纖細的嬌軀,使得她的氣息越來越強。

    隨後,有着一股冰寒氣,從木靈希的腳底散發出來,將整個書卷世界凍結,化爲一座寒冰世界。

    “魔教小聖女是要施展出八荒印法的最強一擊嗎?”

    “八荒印法的最後一道印法——神荒封天印?”

    “神荒封天印的威力,已經無限接近聖術,以她的修爲,承受得住那股強大力量的衝擊嗎?”

    “這位魔教小聖女的實力,當真是相當恐怖,若是真將神荒封天印打出來,足以將一階半聖擊傷,林嶽肯定擋不住。”

    對抗一階半聖和擊傷一階半聖,完全就是兩回事。

    隨着木靈希身上的力量越來越強,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一眼不眨的盯着書卷世界,很想知道神荒封天印的威力,到底有多麼恐怖?

    書山頂部,坐在界子座上的六人,也都頗爲動容,即便是他們,也未必就有十足的把握,將神荒封天印接住。

    要知道,木靈希的修爲,纔剛剛達到魚龍第八變。

    若是,她突破到魚龍第九變,還得了?

    “譁!”

    書卷世界中,掀起了一股寒風,捲起一片片雪花,向張若塵涌了過去。

    張若塵的雙腳,向後滑去,竟是被寒風,吹出二十多丈的距離。

    “劍二。”

    張若塵的手,捏緊金蛇聖劍,頓時,以劍體爲中心,三千道劍氣虛影凝聚了出來,快速的旋轉飛行,形成一個巨大的太極印記。

    隨着劍氣涌動,張若塵身上的氣勢,節節攀升,變得越來越強。

    “八荒**,神荒封天。”

    木靈希伸出一隻纖細的手,向張若塵的方向一拍,頓時將神荒封天印打了出去,一股龐大的聖力,無比浩蕩的向他碾壓了過去。

    張若塵的身形,從原地消失,化爲一道光,向前衝了出去,一劍刺向前方的木靈希。

    他的身上,有着一股一往無前的氣勢,與三千道劍氣和太極印記,猶如融爲一體。

    “嘭嘭。”

    與神荒封天印剛一接觸,三千道劍氣便接連不斷的爆裂,化爲一縷縷青煙。

    隨後,巨大的印法,與金蛇聖劍碰撞在一起。

    只聽見“啪”的一聲,聖器級別的劍,竟然爆裂,斷成七截劍片,向後倒飛了出去。其中有三截,擊在張若塵的身上,分別打在肩膀、胸口、大腿的位置,留下三道血痕。

    劍,雖然斷掉,可是藉助金蛇聖劍斷裂的時候,爆發出來的氣勁,張若塵卻也是將神荒封天印破開。

    當張若塵停下腳步的時候,一根手指,已經點在木靈希的眉心。

    手指,呈現出金色,一個小小的太極印記圍繞手指旋轉,散發出鋒銳的劍氣,只要再向前刺出一寸,就能擊穿木靈希的頭顱。

    可是,木靈希卻毫無懼色,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似乎早就料到張若塵寧願自己受傷,也絕不會傷她一根頭髮。

    “我敗了!”木靈希眨巴了一眼眼眸,有一種解脫的感覺。

    張若塵收回了手指,手掌捂着胸口,咳了一聲,嘴角流淌出了一絲鮮血。

    擊在胸口的劍片,穿透了他的肺葉,使他也受了不輕的內傷。

    剛纔的對決,完全就是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很多人還沒有看清兩人的招式,戰鬥就已經結束。

    書山頂部,雪紅塵笑了一聲:“林嶽對魔教的小聖女,如此憐香惜玉,他們兩人恐怕是有故事。如此看來,林嶽與我倒是同道中人,皆是不忍傷害美人,卻又多情的風流人物。若是有時間,倒是可以與他交流交流。”

    別人看不清張若塵和木靈希的招式,可是,界子座上的幾人,卻是看得很清楚。

    林嶽之所以能夠擊敗木靈希,那是因爲,他使用自身的力量,又借用神荒封天印的力量,震碎了金蛇聖劍。

    聖劍爆裂散發出來的力量,擊穿了神荒封天印。

    但是,實力強大的人,都能看出,林嶽的實力在木靈希之上。以他的劍道境界,至少有七成的把握,擊穿神荒封天印,甚至有不小的機會,憑藉這一劍殺死木靈希。

    如此一來,他根本不用震碎金蛇聖劍,也根本不會受傷。

    他爲何沒有這麼做?

    唯一的解釋,林嶽是不想傷到木靈希,或者是不想殺死木靈希,所以只能選擇最下等的策略。不僅廢掉一柄聖劍,還傷到了自己。

    雪無夜笑道:“歐陽桓,你讓小聖女去對付林嶽,是不是早就知道他們之間有不可告人的故事?”

    歐陽桓顯得格外平靜,風輕雲淡的道:“林嶽和她有什麼故事,那是他們的私事,與我又有什麼關係?恩怨,親愛,嫉妒,仇恨,皆是人的本性,我頂多只是一個看客。”

    雪無夜只是笑着搖了搖頭,也就不再多言。

    所謂,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

    書山頂部的幾人,只是談笑風生。可是,書山下的修士,卻並不知道剛纔那一戰的門道,再次沸騰了起來。

    “林嶽居然破掉了魔教小聖女的神荒封天印,真是厲害。不過,他也受傷,而且還失去了一柄聖劍,恐怕是不能繼續戰下去。”

    “難道你們沒有看出,林嶽剛纔施展的是劍二的第三層境界,陰陽兩分?”

    “什麼?”

    “劍二的第三層境界?”

    在場,凡是用劍的修士,全部都大驚失色,心中相當震驚。

    在魚龍境,很多自詡是劍道天才的用劍者,估計連劍一的第一層境界都達不到。

    最近千年,能夠在魚龍境,將劍一修煉到十層大圓滿的人,也就只有二三十人。而且,這些人,絕大多數後來都成爲劍聖,受到無數劍修的膜拜。

    林嶽才魚龍第七變,就將劍二修煉到第三層境界,自然是相當震撼人心。豈不是說,他還有一定的機會,在魚龍境,將劍二修煉到大圓滿的境界?

    “此子若是不夭折,將來必定又是一位劍聖,說不定還會超越兩儀宗的那位葬月劍聖。”神臺城中,一位頗爲蒼老的聖者說道。

    四象宗、八卦宗、太極道的修士,卻是更加驚駭,無論是年輕一代的修士,還是老一輩的半聖、聖者,都是十分震動。

    四象宗的玄一聖者,臉上露出陰冷的神色,道:“本以爲這一次論劍大會,兩儀宗必敗無疑,卻沒有想到,竟然冒出了一個林嶽。邵麟,你有幾成把握,可以戰勝他?”

    玄一聖者的身旁,站着一個穿着道袍的年輕男子,身材高瘦,嘴脣上方留着兩撇碧青的鬍鬚。

    他的目光,十分鋒銳,顯得英氣十足,道:“若是林嶽的實力,只有現在這個程度,與我對上,他只有死路一條。”

    此人,名叫邵麟,乃是四象宗半聖之下的第一強者。

    邵麟,曾經是兩儀宗的劍道奇才,與齊霏雨、蓋天嬌一起,被挑選出來,送入劍閣中培養。

    只論劍道天賦,邵麟比齊霏雨和蓋天嬌更加優秀。

    兩儀宗對邵麟,也是寄予了厚望,不惜一切資源用在他的身上,準備讓他做爲宗門的代表,參加論劍大會。

    只可惜,邵麟卻是四象宗的弟子,拜入兩儀宗,完全只是利用劍閣的資源,壯大自己,根本就沒有想過要爲兩儀宗的出力。

    或許,在他的眼中,兩儀宗的人,全部都是一羣蠢貨。

    邵麟修煉有成之後,就叛出兩儀宗,重新返回四象宗。

    這些年過去,在四象宗的全力栽培之下,邵麟的修爲,已經達到更加高深莫測的地步,將會代表四象宗參加論劍大會,奪取劍閣。

    邵麟的眼中,帶着冷傲的神色,道:“林嶽的劍道天賦,還是很不錯,只可惜晚生了幾年。同樣是劍二的第三層境界,也有很大的差距,我已經走到他的前面,距離劍二的第四層境界,也只差了一步。”

    “說到底,林嶽畢竟只是魚龍第七變的境界,而我卻已經達到魚龍第九變的巔峰,無論是修爲境界,還是劍道境界,他與我都有不小的差距。若是我敗給了他,豈不是辜負了宗門這些年的全力栽培?”

    玄一聖者點了點頭,道:“四象宗這些年對你的培養,的確是史無前例,花費的資源,足以培養出十個半聖。若是這樣,你都戰敗,的確有些說不過去。”

    “不過,那林嶽雖然鋒芒畢露,與你比起來,卻是差了不少的底蘊。與你交手,他應該是沒有取勝的機會。”

    很顯然,玄一聖者對邵麟,也是充滿了信心。

    ……

    張若塵和木靈希腳下的書卷世界,在剛纔的戰鬥中,徹底破碎,化爲了一道青煙,融入書山。

    他們兩人,還有受了重傷的凌濟、羅剎,全部都出現在書山的階梯上面。

    黃煙塵向林嶽走了過去,道:“你似乎傷得不輕,還要繼續戰嗎?”

    張若塵的臉色,頗爲蒼白,卻還是淡淡的一笑:“其實,我很抱歉,不該讓你捲入兩儀宗和魔教的爭鬥。但是,我卻必須要繼續向上攀登,畢竟我欠了兩儀宗傳功授業的恩情,今天就必須要戰。”

    頓了頓,他又道:“你敢不敢,繼續與我同行?”

    黃煙塵的雙目,緊緊的盯在張若塵的身上,眼神顯得無比複雜,既有疑惑,又有情誼,還有深深的責問。

    黃煙塵的左手,背在身後,五指緊緊的捏着一塊金蛇聖劍的劍片,因爲太過用力,劍片劃破了她的手,涌出一滴滴鮮血。

    劍片,是她剛從地上撿起來。

    黃煙塵擁有玄武聖源,又修煉的是《玄武聖典》,即便金蛇聖劍經過重新祭煉,改變了氣息和形態,卻還是有一絲淡淡的玄武氣息散發出來,被她察覺到。

    她道:“你若是要去,即便再危險,我也一定會跟隨,只希望……你不要扔下我。”

    黃煙塵的眼眶中,有淚水在涌動。

    可,她卻在努力剋制,儘量不讓自己的情緒宣泄出來,絕對不能讓外人看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