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好強大的一劍,堪稱是無堅不摧。”

    剛纔,林嶽施展出來的這一劍,爆發出無匹之威,只是一瞬間,便將萬千劍氣擊碎,還將魔教的奪命劍客,幾乎打落到山腳。

    一劍之威,簡直是無與倫比,無堅不摧,讓書山上的諸位天驕、人傑全部都驚駭莫名。

    其中有不少人在暗暗推算,若是他們與林嶽交手,面對剛纔那一劍,將會是什麼結果?

    推算出來的結果,讓所有人渾身冒出冷汗。

    那一劍,根本不是魚龍境修士擋得住,若是換做他們,恐怕身體已經被劍氣碎裂成兩半。

    當然,也從側面反映出,魔教的那位奪命劍客,的確很強大,硬接了林嶽一劍,居然還能不受傷。

    “怎麼會這麼強?”

    “林嶽不是已經聖氣枯竭,不是已經受了重傷?”

    “他的劍,不是已經斷掉?爲何我感覺,這一柄劍,更加可怕?不對,他的劍……”

    終於,衆人意識到了什麼,目光齊刷刷的盯向林嶽手中的那柄白色古劍。

    雪無夜的眼睛一眯,隨後,雙瞳涌出兩道精銳的光芒,變得無比明亮,道:“那是一柄千紋聖器級別的聖劍,不對,似乎不僅僅只是千紋聖器那麼簡單……”

    剛纔那一劍的威力,的確是千紋聖器,才能發揮出來。只要是見過千紋聖器的修士,都可以確認這一點。

    關鍵在於,在場的所有人,沒有人能夠識別出,林嶽的那柄劍,到底是什麼來歷?

    一件百紋聖器,可以成爲一個半聖家族的鎮族戰兵。

    一件千紋聖器,就能成爲一個聖者門閥的鎮族戰兵。

    每一件千紋聖器,皆是威力絕倫,若是由一位聖者駕馭,即便是在數千裡之外,使用一擊,就能將一座城池徹底毀滅。

    因此,一個聖者門閥,只要是擁有一件千紋聖器,就能守住家族,使得別的勢力,不敢輕舉妄動。

    畢竟,誰都承受不起,一件千紋聖器的報復。

    正是因爲,千紋聖器的威力,十分強大,因此,第一中央帝國成立的時候,便是專門吩咐儒道的大儒,收集各方信息,經過不斷考證、修改,最終將所有千紋聖器和萬紋聖器的資料,編撰成冊。

    最後,就有了朝廷發佈的《千紋聖器譜》和《萬紋聖器譜》。

    每一件千紋聖器和萬紋聖器的信息,全部都是記錄在上面,因此,每一件強大的聖器,大家都是十分清楚,只有極少數情況下才會冒出一件新的千紋聖器。

    魚龍境的修士,就能持有一件千紋聖器,幾乎是不太可能發生的事。

    即便是魔教,也不敢讓一個魚龍境修士,帶着一件千紋聖器行走天下,一旦遺失,簡直比損失一位聖者,還要讓人心痛。

    但是,不可能發生的事,現在卻發生在眼前。

    林嶽居然有着一件千紋聖器級別的古劍,可想而知,這是多麼讓人吃驚的事?

    “不是千紋聖器……”

    聖書才女輕輕的搖了搖頭,在腦海中,不斷搜索關於那一柄劍的信息。

    忽然,她像是想到了什麼,一雙美眸,散發出星辰一般的光芒,頗爲驚歎的道:“難道……是那一柄劍……”

    不僅僅只是聖書才女,神臺城中,各大勢力的聖者老祖,也都察覺到了什麼,心中也有一些猜測。

    只不過,虛空劍散發出來的氣息,還不夠強,他們也不敢肯定。

    葬月劍聖穿着一身紫色道袍,站得筆直,身形顯得十分偉岸,一雙深邃的眼睛望向書山的方向:“宗主,林嶽的白色古劍……我感覺到頗爲不凡,很可能是中古時期的那一柄劍。”

    兩儀宗宗主寧玄道,與葬月劍聖並肩而立,也是點了點頭,道:“你指的是那柄殺過神的劍?”

    葬月劍聖道:“現在還說不清楚,不過,最近一年,林嶽的修爲突飛猛進,修煉速度快得嚇人,很有可能是得到了那位存在的傳承。”

    寧玄道略微的一怔,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道:“若真是如此,兩儀宗就必須要全力保護林嶽。打那一柄劍和那位存在的傳承的人,多不勝數,絕對不能出現意外。”

    “難怪他不肯拜我爲師。”

    葬月劍聖微微的一笑,以前的一切疑惑,全部都要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寧玄道道:“我終於有些明白,太一祖師爲何會那麼看重林嶽。或許,他老人家,早就已經看出了一些端倪。”

    張若塵既然取出虛空劍,當然就已經做好被人認出來的心理準備。

    不過,他相信,兩儀宗一定會花費更多的力量保護他。千骨女帝的傳人,肯定不比池瑤女皇的弟子的分量輕。

    因此,任憑各大勢力的老人,如何心潮滂湃,如何心思各異,張若塵卻顯得相當平靜。

    “憑藉一柄千紋聖器級別的劍,就算取勝,也算不得什麼本事。”蛇二穿着一身寬大的黑袍,站在張若塵頭頂上方的階梯。

    書山上的涼風,將她身上的黑袍吹得飛揚起來,顯露出兩條修長而雪白的玉.腿。

    站在張若塵的位置,向上看去,一眼就能看到她的大腿根部,大片雪白的肌膚,甚至還能看見翹起了驚人弧度的臀瓣。

    張若塵微微一笑,道:“按你的意思,我應該赤手空拳,將魔教的衆位高手一一擊敗,纔算是真本事?”

    張若塵和蛇二對峙的時候。

    阿樂提着鐵劍,從半山腰,一直走了上來,出現在張若塵的下方,道:“他的劍是千紋聖器,可是我的劍,也不是凡品。因此,剛纔那一戰,的確是我敗給了他。”

    直到此刻,終於有人發現,阿樂手中的那柄鏽跡斑斑的鐵劍,竟然完好無損。

    與虛空劍碰撞了一下,居然沒有斷,至少也應該是一柄千紋聖器。

    今夜的界子宴,怪事越來越多,讓半聖級別的老祖,也都是大跌眼球。

    阿樂的眼神相當銳利,又道:“但是,接下來的一戰,我一定會擊敗他。”

    木靈希立即走了出去,出現在張若塵與阿樂之間的位置,盯向阿樂,搖了搖頭勸道:“阿樂,這一戰,到此結束。”

    “爲何?”阿樂問道。

    若是別人的話,阿樂肯定是不會理會,可是,木靈希對他卻有知遇之恩。若不是木靈希將他推薦到魔教的總壇,他絕對不會有現在這麼高的成就。

    木靈希道:“你們兩人,若是全力一戰,根本不可能收得住劍,必定會有一人要死。”

    木靈希很清楚,當她說出這句話之後,魔教的修士,肯定會懷疑她和林嶽的關係,甚至有可能會審判她,處罰她。

    可是,她卻必須要站出來。

    因爲,若是阿樂和張若塵的戰鬥,真的到了分生死的時候。張若塵出劍的時候,肯定會猶豫,但是阿樂卻絕對不會猶豫。

    誰猶豫,誰就會死。

    木靈希絕對不能看到這樣的事發生,必須要阻止。

    “我不怕死。”阿樂淡淡的道。

    阿樂的心中,也有一股信念,即便是要死,也有阻止林嶽登上書山。因爲,林嶽是神教的敵人。

    張若塵提着虛空劍,轉過身,盯向阿樂,道:“既然非戰不可,我只能全力以赴。”

    木靈希咬緊了嘴脣,心中十分氣惱,實在無法理解,張若塵怎麼也有這麼固執的時候?

    阿樂固執,那是因爲阿樂本來就固執,而且,他不清楚張若塵的身份,所以必須要捍衛神教的尊嚴,阻擋神教的敵人。

    可是張若塵,你應該比誰都看得清形勢,何必要與阿樂死磕?你怎麼也那麼固執?你都已經受了那麼重的傷,怎麼還敢那麼拼命?

    木靈希只是以她個人的情感在看待問題,可是,張若塵卻必須要爲兩儀宗考慮,容不得他後退半步。

    若是這個時候退去,先前的一切努力,全部都失去了意義。

    其實能夠與阿樂生死一戰,即便是有極大的危險,張若塵也感覺到相當痛快。他相信,除了今天,今後他和阿樂不可能還有這樣的機會,沒有任何顧忌,全力的一戰。

    就像璇璣劍聖和九幽劍聖,爲了衝擊劍道的更高境界,不惜生死一戰。即便是戰死,也會感覺到十分痛快。

    只有頂尖級別的劍修,纔會明白,一場勢均力敵的生死戰鬥,那是何等的刺激,何等的讓人激動。

    這一戰,似乎已經不可避免,林嶽與阿樂的身上的氣勢,變得越來越強。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