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若是衆人無法戰勝不死血族三皇子和伽羅古,使得他們坐在界子位,各大宗門與各大門閥就算丟盡顏面,也只是小事。

    關鍵在於,界子的身份,非同小可,讓不死血族和死禪教各自佔去一個名額,得到界子才能擁有的龐大資源,豈不是在養虎爲患?

    培養一位界子,將要花費的資源,根本不是常人可以想象。

    在有心人的煽動下,絕大多數年輕修士都相當憤慨,熱血沸騰,很想出手教訓不死血族三皇子和伽羅古。

    包括歐陽桓、蓋天嬌、雪無夜,等等,已經坐在界子座上的頂尖天才,也是這樣的想法。他們對自己的實力,相當自信,自認爲要收拾兩個邪人,只是輕而易舉的事。

    唯獨只有張若塵,卻是眉頭緊皺,並不樂觀,向先前那幾個煽動衆人情緒的天驕、人傑看了過去,將他們全部都記了下來。

    這幾人,雖然屬於不同的勢力,可卻很有可能是不死血族的族人,只是改變了容貌。

    別的人,或許不知道不死血族的厲害,張若塵卻是相當清楚。

    當年,明帝、青帝、血後三人有過一戰,明帝和青帝聯手對抗血後,也是慘敗。

    至於後來,爲何明帝能夠擊敗血後,並且將她打入無盡深淵,張若塵就不太清楚其中的原因。

    反正,不死血族絕對比衆人想象中更加厲害,要不然,當初明帝也不會聯合整個崑崙界的修士,一起對付他們。

    即便是在場的諸聖,估計也全部都是從書冊上了解不死血族,並沒有真正經歷過八百年前的那一戰,也就不太清楚不死血族的真正實力。

    雖然,張若塵十分恨池瑤,很想找她報仇,甚至有些時候,也有一些復國的念頭。但是,他的內心深處,卻並不希望天下動亂,禍及蒼生。

    現在的這個盛世,在崑崙界悠久的歷史上,也是相當罕見。

    一旦引來戰火,不知多少人會家破人亡、流離失所,也不知多少年,才能重新發展到現在的程度。

    至少現在,張若塵更加痛恨不死血族和死禪教,決不允許,他們將災難,再次帶到崑崙界。

    張若塵顯得格外冷靜,目光盯向黃煙塵,道:“郡主,我們先去坐一個位置,靜觀局勢變化。”

    黃煙塵的雙眸含煙,盯着張若塵的那一張臉,半晌之後,才問道:“你準備讓我坐哪一個位置?”

    張若塵並不去看黃煙塵的目光,直接盯向書山頂部,手指向上一指,道:“就坐王者座的第一個位置。”

    張若塵並沒有打算,讓黃煙塵去做界子座。

    那樣,只會將她再次推向風頭浪尖,對她只有壞處,沒有好處。

    第一王者的位置,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好處,只是一種榮耀,相對來說,競爭也要小一些。

    再說,現在的局勢,衆人更加敵視不死血族三皇子和伽羅古,全部都想阻止他們登上書山,應該是沒有人會跳出來阻攔張若塵和黃煙塵。

    首鼠和步千凡的戰鬥,也都停了下來,一人一獸沒有分出勝負,立即分開。

    首鼠施展身法,回到第十二王者座的座位旁邊,坐了下去,開始運轉功法,恢復先前消耗的聖氣。

    步千凡來到黃煙塵的身旁,身上的戰氣,依舊十分滂湃,道:“煙塵郡主,需不需要在下輔助你,登上界子座?”

    黃煙塵搖了搖頭,道:“以我的資質,坐不了界子,只要能夠坐穩一個王者座,就十分滿足。因此,有林嶽師弟保護,已經足夠。”

    “步將軍的修爲蓋世無雙,應該去爭一爭界子的位置,免得讓不死血族和死禪教的高手得逞。”

    步千凡自然也看得清形勢,因此,並沒有堅持,道:“既然如此,我便先去佔據一個界子座,希望不死血族和死禪教的人,能夠登上山頂,也好痛快的與他們戰個天翻地覆。”

    說到底,步千凡畢竟是兵部和步聖門閥的人,上面肯定也是對他有所交代,讓他去爭界子的位置。

    先前他出手幫助黃煙塵,完全就是爲了還張若塵的人情。

    既然,黃煙塵現在已經不需要他的輔助,他當然就要去爭奪界子的位置。

    步千凡施展出身法,腳踩階梯,向書山的頂部直衝而去,一路上,並沒有人出手攔截他。步千凡十分順利,坐在了一個界子座的位置上面。

    那些坐在王者座上的年輕高手,全部都在等不死血族三皇子和伽羅古登山,想要先擊敗了他們,再去爭奪界子座的位置。

    “走吧!”

    張若塵和黃煙塵並肩而行,從一個個王者座旁邊經過,到達接近山頂的位置,來到第一王者座的旁邊,終於停了下來。

    原本坐在第一王者座的修士,就在剛纔,已經登上山頂,坐在了一個界子座的位置上面。因此,這個位置,現在依舊還空着。

    黃煙塵沒有立即坐下去,一雙幽藍色的美眸,反而盯向張若塵,道:“你來坐,我做你的侍衛。”

    張若塵笑着搖了搖頭,道:“你的實力太差,做不了我的侍衛。”

    黃煙塵輕輕的咬了咬嘴脣,也知道多說無益,於是,向前邁出一步,登上第一王者座所在的書卷,坐在了位置上面。

    張若塵也向前邁出一步,站在書卷上面。

    隨即,書卷上冒出一縷縷白色光華,向外擴展了十倍,形成了一個四方的檯面。

    張若塵明白了過來,若是有人想要挑戰第一王者座,座位所在的書卷,肯定會在第一時間,化爲一座微型的書卷世界。

    只有將原來坐在座位上的人,打出書卷世界,纔算是挑戰成功。

    現在,黃煙塵就坐在第一王者座,只等別的修士,前來挑戰。

    黃煙塵的眼眸,緊緊盯着張若塵,只見張若塵的臉色頗爲蒼白,顯然先前受的傷頗爲嚴重。

    “你的傷勢……”

    黃煙塵頗爲擔憂,眼神中,露出關切的神情。

    張若塵故意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微微一笑,道:“無妨,我先前服下療傷丹藥,已經沒有大礙。咳咳。”

    隨着兩聲咳嗽,肺部傳來一股劇烈的疼痛,噗的一聲,張若塵的嘴裏,吐出一口鮮血。

    與木靈希一戰的時候,張若塵的肺葉,就被劍片擊穿。

    後來,又與阿樂一戰,不僅錯過了最佳的療傷時刻,反而讓傷勢變得嚴重。

    只不過,先前張若塵一直憑藉龍珠的力量,將傷勢壓制,纔沒有表現出來。

    黃煙塵的心中大驚,立即從座位上面站起身來,就要去攙扶張若塵。

    但是,張若塵卻已經盤坐在地,閉上雙目,開始運轉功法,煉化療傷丹藥的藥力,療養傷勢。

    他的身上,護體聖罡自動散發出來,將黃煙塵抵擋在一丈之外的位置。

    wWW ▪тTk an ▪¢ Ο

    黃煙塵也不敢打擾張若塵療傷,只得守在罡氣的外面,雙目緊緊的盯着他,心中無比的擔憂。

    經過多方面的考慮,最終,聖書才女做出決定,同意不死血族和死禪教的人,參加界子宴。

    “多謝才女大人,本王子一定不會讓你失望。”

    不死血族三皇子和伽羅古相視一笑,同時向書山的頂部行去。

    他們的目標,只有界子座,別的人傑座、天驕座、王者座,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他們兩人,纔剛剛踏上書山的階梯。

    其中一個人傑座的位置上,一位魚龍第九變的年輕高手站起身,雙腳蹬地,衝了出去,“大乾宗,李宏毅,前來領教死禪教的邪法。”

    李宏毅的雙手,同時出擊,打出了一種鬼級中品的掌法,天元掌。滂湃的聖氣,不斷涌入手掌,形成一個直徑十丈的巨大圓印。

    “阿彌陀佛。”

    伽羅古面無表情,伸出一隻金光燦燦的佛手,向着虛空一拍,如同拍飛一直蒼蠅一般,將李宏毅打飛了出去。

    當李宏毅墜落到山下的時候,已經變得血肉模糊,氣海破碎,全身經脈盡斷。雖然沒死,卻也徹底變成一個廢人。

    “燕聖門閥,燕無極,前來誅殺不死血族。”

    “想要登山,先過我這一關,死禪教的禿驢,給我受死。”

    ……

    一連三十七位年輕高手,接連不斷的出手,想要攔截不死血族三皇子和伽羅古,但是,卻全部都被廢掉,沒有一人,能夠擋住他們一招。

    他們二人,出手極其狠辣,每一招都是擊碎對方的氣海,或者是打爆對方給的經脈,雖然遵守規則,沒有故意殺人,卻是比殺人還有殘忍。

    直到此刻,終於有些人清醒過來,察覺到不死血族的三皇子和死禪教的伽羅古,似乎是有備而來,實力強大得有些恐怖。

    “好厲害的實力,不死血族的三皇子,竟然只用一指,就將燕聖門閥的燕無極的氣海擊穿,打落到山腳。”

    “伽羅古的修爲也十分恐怖,已經有十九位頂尖級別的成名高手,被他打碎全身經脈。也不知,他的手掌,到底擁有多麼強大的力量?”

    “估計,十二階真武寶器伽羅古的手掌碰一下,也要碎裂,根本沾不得。”

    有人發現,先前鼓吹着要教訓不死血族三皇子和伽羅古的修士,反而卻都坐在位置上面,根本沒有出手,顯得有些詭異。

    不死血族三皇子和伽羅古的殘忍手段,使得書山上的天驕、人傑,全部都心中膽顫,沒有人敢繼續出手。

    書山頂部,雪無夜、歐陽桓、蓋天嬌……,也都察覺到不對勁,終於反應了過來,先前的確太小看不死血族和死禪教。

    不死血族三皇子舔了舔拳頭上的血液,眼中露出譏諷的神情,向書山上的一衆修士,看了一眼,笑道:“先前,你們不是說要教訓本王子,怎麼纔剛剛開始,大家就不敢繼續出手?本王子的目標,可是要將書山上的所有所謂的天才,全部都打成廢人。你們總不能不給我機會吧?”

    其中一位魚龍第九變的人傑,受不了不死血族三皇子的激將,衝了出去,可是,還沒有碰到他的衣角,就被一道掌印打斷脊樑,變得全身癱瘓,趴在了地上。

    “不自量力。”

    不死血族三皇子譏笑了一聲,踩在那個魚龍第九變的人傑身上,也不管對方疼得慘叫,繼續向書山頂部行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