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死血族三皇子與伽羅古的實力,當真是達到駭人聽聞的地步,血氣和佛氣散發出來,竟是化爲了兩片雲彩。

    要知道,能夠在書山上坐穩位置的人傑,哪一個不是半聖之下巔峯的高手?可是,與他們二人交手,卻毫無還手之力,一招就敗。

    兩人的狠辣手段,宛如一顆恐怖因子埋在衆人的心中,不斷擴散,使得先前還聲稱要教訓他們的修士,全部都在顫抖。

    能夠修煉到魚龍第九變,本就是相當不易,誰都不希望自己數十年苦修,一朝毀於一旦。既然如此,就算再憋屈,也只能隱忍。

    忍一時,風平浪靜。

    接下來,不死血族三皇子和伽羅古穿過一萬八千個人傑座,三千個天驕座,只能看見一個個懾懾發抖的人傑和天驕,毫無阻攔的登上書山的半山腰。

    不死血族三皇子的眼中,露出睥睨的神色,向一百零八個王者座上的年輕修士望了過去,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道:“所謂的年輕王者,莫非也不敢出手?”

    這種蔑視天下英豪的態度,將很多人激怒。

    或許是先前不死血族三皇子和伽羅古的強大力量,將他們鎮住。又或者,他們所在勢力的老祖,已經暗暗給他們傳音,要他們隱忍,不能出手,以免遭遇不測。

    因此,在不死血族三皇子狂妄的態度之下,王者座上的年輕高手,竟然都保持沉默,反而閉上了眼睛,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哈哈!”

    不死血族三皇子大笑了一聲,笑聲不斷傳遞出去,響徹整個書山。

    第五十三王者座的位置上面,敖心顏豁然站起身來,一雙秀麗的雙眼,散發出兩道銳氣,道:“真以爲你的修爲,已經天下無敵?東域聖院,敖心顏,正式向你發起挑戰。”

    шшш¸ttka n¸¢Ο

    第三十六王者座的位置上面,也有一個穿着紫色精神力大師長袍的年輕男子,手持一根青木聖杖,站起身來,盯向伽羅古,英氣十足,道:“大地神殿,風城雨。”

    “唰!”

    敖心顏和風城雨同時施展出身法,化爲兩道殘影,從兩個方向衝了出去,出現在階梯上方,如臨大敵的盯着下方的兩位邪人。

    能夠坐在王者座的位置上面,就已經說明,他們二人的強大實力。

    書山下的修士,也是一片沸騰,剛纔的那一股窩囊氣,一掃而去。

    “風城雨終於還是出手,也不知他對精神力的超控,已經達到何等驚人的地步?”

    “據說,敖心顏煉化了神龍骨,一舉突破到魚龍第九變,成爲東域聖院的第一高手。即便只是剛剛突破境界,可是,卻已經能夠與那些成名數十年的高手分庭抗禮,坐穩了王者的位置。”

    衆人議論紛紛,將風城雨和敖心顏的一些事蹟和傳奇,一一的講了出來。

    風城雨和敖心顏都有非同一般的來歷,分別代表大地神殿和東域聖院的最強力量。

    敖心顏將護體聖罡釋放了出來,一團紫氣,從她的胸口涌出來,化爲一條紫色的巨龍,將她的嬌軀緊緊的纏繞。

    浩蕩的紫氣,源源不斷的從紫色巨龍的身上散發出來,使得大半個書山都被紫氣籠罩。

    “升龍指。”

    敖心顏的食指和中指捏在一起,滂湃的神龍之氣,直衝向指尖,化爲一根光柱,向下方擊了過去。

    “來得好。”

    不死血族三皇子也是一掌打了出去,凝聚出一道手印,與那一根直徑一米粗的光柱,碰撞在一起。

    “轟隆!”

    隨着震耳的龍吟聲響起,一圈能量漣漪,猶如水紋一樣,涌了出去,穿透書山,一直延伸到數十里之外。

    下一刻,敖心顏和不死血族三皇子,同時向後倒退。

    不死血族三皇子很快就穩住腳步,露出冷峭的笑容,搓了搓手掌,道:“有點意思,終於出現了一個還不錯的對手,而且還長得這麼婀娜多姿、美麗動人,真是讓本王子相當喜歡。你答應能夠做我的王子妃,本王子可以考慮,饒恕你剛纔的冒犯。”

    “你是在做夢嗎?”敖心顏道。

    “沒有可以拒絕我。”

    不死血族三皇子的眼神變得冰冷,以更快的速度,衝了出去,將全身血氣運轉起來,化爲一片浩蕩的血雲。

    血雲的力量,不斷將敖心顏身上的紫氣吞噬,向她鎮壓了過去。

    剛纔的一招對決,敖心顏只感覺全身氣血沸騰,手臂發麻,還沒有完全恢復,就見不死血族三皇子已經攻了過來。

    “他的恢復速度,怎麼會這麼快?還是說,剛纔那一擊,對他完全沒有影響?”敖心顏的臉色,略微一變。

    形勢相當危機,敖心顏只得調動神龍骨的力量,注入龍紋碧水劍,向不死血族三皇子迎擊了上去。

    “嘭!”

    不死血族三皇子只是以手掌,就與龍紋碧水劍硬碰,不僅沒有被劍傷到,反而將敖心顏打得向後爆退。

    手掌的力量,竟是將聖器的威力,壓制了下去。

    另一個方向,風城雨和伽羅古進入一座書卷微世界,也展開了激烈交鋒。

    風城雨,乃是大地神殿的天之驕子,精神力奇才,不僅年紀輕輕就將精神力強度修煉到四十四階的巔峯,可以同時操控風之力和水之力。

    而且,他在陣法、煉丹、煉器、馭獸、符文,皆有極高的造詣,超過很多精神力半聖,堪稱是一個全才。

    風城雨手持一根一丈三尺長的青木聖杖,猛然將地面一擊,頓時,鑲嵌在聖杖上的九塊聖石中,涌出九道龐大的聖氣,呈螺紋的形態,向外擴散。

    “九轉血蛟陣。”

    銘紋,猶如一根根蛛絲,從聖氣中涌出來,凝聚成一座覆蓋方圓九里的巨大陣盤。

    九隻身軀龐大的蛟龍,從陣盤中浮現出來,盤踞在九個方位,散發出十分強橫的蠻獸氣息。

    神臺城中,也有一些精神力半聖,大多都是白髮蒼蒼的老者,他們自然都是相當識貨,在第一時間,就將風城雨布置的陣法認出。

    “六級陣法,九轉血蛟陣,足以鎮殺實力稍微弱小一些的一階半聖,即便是對巔峯境界的一階半聖,也有一定的威脅。”

    “一個精神力才四十四階的年輕人,竟然能夠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將一座六級陣法佈置出來,讓我們這些老傢伙,也是自愧不如。”

    “僅憑這一座九轉血蛟陣,風城雨就能去爭一爭界子的位置。”

    ……

    神臺城中的精神力半聖和陣法大師,對風城雨的評價極高,十分希望他能夠代表精神力修士,坐穩一個界子座。

    書卷世界。

    伽羅古宛如磐石一樣,站在原地,顯得古井無波,身上散發出來的光芒,卻變得更加明亮,猶如化爲一輪金色的烈日。

    “阿彌陀佛!”

    伽羅古向前邁出一步,竟然直接跨入九轉血蛟陣。

    一隻金色的佛手,向其中一個方向,拍擊了出去。

    轟然一聲,其中一隻血蛟,頓時四分五裂,崩散爲了一團血氣。

    看到這一幕,衆人皆是大驚失色,根本沒有想到,伽羅古竟然強大到如此程度,不僅闖入九轉血蛟陣,竟然還想憑藉一己之力,將陣法破去。

    歐陽桓的臉色略微一變,道:“他不可能這麼強,那已經不是魚龍境修士能夠爆發出來的力量。”

    以歐陽桓的實力,只要花費一些時間,也能破掉九轉血蛟陣。

    可是,他卻根本不敢直接闖入九轉血蛟陣,一旦踏入進去,別說是破陣,以他的修爲,也可能會被困死在陣法裏面。

    歐陽桓不敢做的事,伽羅古卻正在做。

    難道說,伽羅古的實力,竟是比歐陽桓還要強大?

    聖書才女的臉色,也不好看,卻依舊在努力壓制自己的情緒,道:“伽羅古之所以那麼強大,那是因爲,他穿着萬寶袈裟。”

    “什麼?傳說中的萬寶袈裟?”

    界子座上的九人,立即盯向伽羅古身上的血色袈裟。

    血色袈裟顯得格外寬大,有着一根一根的金色銘紋,將袈裟分割成網狀。每一根金色銘紋交叉的結點,各自懸掛有一個小小的吊墜,有的呈寶塔形狀,有的呈佛珠形狀,有的呈金剛印的形狀……,每一個吊墜,皆是散發出星辰一般的光輝。

    傳說中,萬寶袈裟,乃是萬佛道的至寶,從上古,一直傳承至今,有着上萬位佛道聖僧穿戴過。

    每一位穿戴萬寶袈裟的聖僧,都會將一件佛器,釘在袈裟上面,與袈裟上的銘紋連爲一體。

    時至今日,釘在萬寶袈裟上的佛器,已經接近一萬件,每一件都堪比一件百紋聖器。

    一件袈裟,包含一萬件聖器,只是想一想,也讓人頭皮發麻。

    若是能夠發揮出萬寶袈裟的全部威力,足以將一座數千裏大小的下等墟界包裹進袈裟,在一瞬間,將一座墟界震碎,化爲齏粉。

    當然,即便是佛道的聖僧,也無法發揮出萬寶袈裟的全部威力,除非是佛帝在世,纔有那個能力。

    此刻,伽羅古連萬寶袈裟十萬分之一的力量,也沒有發揮出來。

    即便如此,穿上萬寶袈裟的伽羅古,也是所向披靡,半聖之下,絕對是無人能敵。即便是在一階半聖裏面,也是頂尖級別的強者。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