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聽到立地和尚大吼的聲音,眾人的嘴角,皆是抽動了一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

    「好大的口氣,哪裏來的和尚?」

    「伽羅古穿着萬寶袈裟,戰力足以與半聖媲美,誰敢說他有血光之災?」

    「看他的面相,就不是什麼好人。你見過哪個和尚背一柄大刀?」

    人傑座、天驕座上的年輕修士,全部都對立地和尚指指點點,議論紛紛,總覺得他的面相,太過凶煞,不像是一個好人。

    相比起來,立地和尚更像是死禪教的邪僧。

    反而,伽羅古卻是寶相莊嚴,樣貌和善,全身都是佛光,乃是得道高僧的模樣。

    若不是,先前伽羅古的手段,太過陰狠,讓眾人相當痛恨,恐怕大家對立地和尚的映象還會更差。

    立地和尚捲起褲腳,露出長滿黑色汗毛的小腿,上半身的布衣,卻是大大的敞開,袒露出胸口和肚子,一步步向書山頂部行去。

    立地和尚的聲音,雖然十分洪亮,氣勢十足的模樣,可是,卻走得極是緩慢,整整一刻鐘過去,也沒有走到半山腰。

    即便只是一個剛剛開始修鍊武道的低級武者,花費這麼長的時間,此刻也應該到達山頂。

    天驕座上,東域聖王府的三位繼承人之一,陳天鵬,低聲向旁邊的陳嵐兒暗中傳音:「這個和尚不會是害怕了吧?磨磨蹭蹭的,怎麼走那麼慢?」

    立地和尚的兩隻大耳,微微動了動,似乎聽到了什麼,停下腳步,一雙銅鈴大小的眼睛,瞪向陳天鵬。他說話的聲音,猶如雷鳴一般:「害怕?貧僧乃是一心向佛之人,心中無懼、無恐、無嗔、無痴,怎麼可能會懼怕佛道的叛徒?」

    陳天鵬心中大驚,怎麼也沒想到,立地和尚的聽覺居然如此敏銳,居然可以聽到他的傳音。

    只見,立地和尚捲起衣袖,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向他走了過來。

    陳天鵬以為立地和尚已經惱羞成怒,就要對他動手,連忙站起身來,拱手道歉,道:「對不起,陳某剛才口誤,請大師見諒。」

    其實剛才,立地和尚只是想要過去與陳天鵬理論,心態是相當平和,只不過,他的面相實在太過兇悍,聲音也太粗獷,才會讓陳天鵬誤以為,他已經發怒,是要動手打人。

    立地和尚見陳天鵬道歉的樣子還算誠懇,點了點頭,「嗯」了一聲,掉頭就走,依舊是邁著緩慢的腳步,向書山頂部行去。

    陳天鵬坐回座位,盯着立地和尚的背影,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氣。

    旁邊,陳嵐兒頗為不解,問道:「這個和尚,雖然兇悍,你也不用主動向他道歉吧?」

    陳天鵬依舊是心有餘悸,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道:「你沒有看見他剛才那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若是,我不立即道歉,很可能會被他一拳打死。這個和尚,絕不是善類。」

    其實,陳天鵬也說不清楚,剛才到底是一種什麼感覺。就在立地和尚的雙眼,瞪向他的時候,給他的感覺,簡直如同是一位大帝站在面前,讓他感覺到敬畏,不得不屈服。

    經歷剛才的小插曲,眾人也不敢再小覷立地和尚。

    就連林岳,也說他能夠與伽羅古一戰,豈會是一般人?

    立地和尚能夠聽到魚龍第九變修士的傳音,已經證明,他的修為,絕對是想到強橫。

    所有人,開始耐心的等待。

    倒要看一看,這個和尚,是不是真的能夠,與伽羅古叫板?

    黃煙塵走到張若塵的身側,伸出一雙修長的玉手,扶住了他的手臂,道:「佛道的叛徒,就該由佛道的僧人去收拾。我們先退下去吧?」

    張若塵向黃煙塵看了過去,盯着她的一雙寶藍色的雙眸,能夠清晰的聞到,一股淡淡的幽香。

    張若塵的臉上,沒有任何錶情。

    可是,他的心中,卻是輕輕一嘆。

    黃煙塵就是一座冰山,將任何男人都會拒於千里之外,此刻,卻主動來攙扶他。顯然,他的身份,很可能已經敗露。

    黃煙塵到底是如何認出來?

    張若塵已經相當小心,實在想不通,到底是哪裏露出了破綻?

    「嗯。」

    張若塵點了點頭,與黃煙塵一起退了下去,回到第一王者座的位置。

    花費半個時辰的時間,立地和尚終於靠近山頂,停下腳步,長長的吐出一口氣,雙目向上盯去,與伽羅古對視。

    伽羅古站在書山的頂部,雙手合十,每一寸皮膚都散發出金色的佛光,聲音頗為悠揚,道:「你是萬佛道的僧人?」

    「貧僧在梵天道修行,法號『立地』。」立地和尚道。

    梵天道,乃是萬佛道的分支。

    八百年前,佛帝橫空出世,成為佛道領袖,使得梵天道也是迅速發展壯大,終於成為萬佛道最強大的一脈分支。

    伽羅古點了點頭,道:「既然,你不是萬佛道的僧人,何必要來多管閑事?」

    「死禪教的教義,完全違背佛道的宗旨,乃是邪道。只要是佛道弟子,人人得而誅之。」立地和尚的聲音,顯得鏗鏘有力,每一個字皆是震得人耳膜顫動。

    伽羅古淡淡一笑:「你的一個『誅』字,豈不是也違背了佛道的宗旨?」

    立地和尚不緩不急的道:「貧僧並不喜歡殺人,卻也不排除開殺戒的時候,甚至,大開殺戒。」

    本來,伽羅古是想要先以話語,擊破立地和尚的心境。

    卻沒有想到,眼前這個和尚,一點也沒有佛門高僧的樣子,一口一個「殺」字,顯然不是一個循規蹈矩的傢伙。

    繼續與他做口舌之爭,肯定是沒有任何用處。

    既然如此,只能手底下見真招,伽羅古絕不相信,以他的修為,加上萬寶袈裟,還會敗給對方。

    「貧僧倒要看一看,梵天道的這一代,到底是出了一個什麼樣的人物?」

    伽羅古的眼神一沉,雙手合在一起,置於胸前,剎那間,全身的佛光暴漲十倍,變得無比絢爛奪目。

    「擎天大佛印。」

    伽羅古的雙腳自動離地,騰飛了起來,雙手分開,結出兩道佛印。

    兩隻手掌的掌心,飛出一個個金色的梵文,向中心的位置匯聚過去,凝聚成一隻金色的大手印,向立地和尚壓了下去。

    伽羅古絲毫都不小看立地和尚,打出擎天大佛印的時候,也是調動萬寶袈裟的力量。若是能夠只用一招,就將對方打趴下,自然是最好不過。

    「千手龍象。」

    立地和尚怡然不懼,體內湧出十分渾厚的陽剛之氣,化為一縷縷火焰,凝成一片赤金色的火雲。

    火雲中,形成一個個手印,排列在立地和尚的身後,竟是有着一千隻手印。

    每一個手印的中心,皆有一龍一象的印記。

    千手並列在一起,如同是千龍千象。

    張若塵的雙眼,變得無比明亮,道:「龍象般若掌,第八掌。」

    修鍊成龍象般若掌的第八掌,這一套掌法武技,便會達到鬼級中品的級別,爆發出來的威力,更是能夠與鬼級上品的武技相媲美。

    之所以叫做「千手龍象」,那是因為,將第八掌修鍊到大成,修士打出一掌,可以爆發一千頭蠻象的力量。

    一掌之力,可以橫掃千軍。

    即便是站在數里之外,打出一掌,也能將一座城池的城牆,打得倒塌,猶如遭受一千頭蠻象的猛烈衝撞。

    只要將第八掌修鍊成功,修士體內的陽剛之氣,便是常人的一百倍,稍有不慎,就可能走火入魔,身體自燃。

    即便是張若塵,現在也只是將龍象般若掌修鍊到第七掌。

    當然,那是因為,張若塵正在全力籌備論劍大會,幾乎將所有精力,全部用在修鍊劍道上面,並沒有時間修鍊掌法。

    「轟隆!」

    兩道掌印皆是至剛至陽,猛烈的碰撞在一起,發出兩座鐵山撞擊一樣的聲音。

    一道道佛光,向四方飛射出去。

    下一刻,伽羅古倒飛而回,落到書山的頂部,雙腳不斷蹬地,一連後退十多步,才是將那股力量化解,穩住了身形。

    反觀立地和善,簡直就如同一塊磐石,穩穩的站在原地,竟然紋絲不動。

    伽羅古驚得眼珠子都要掉出來,很難接受這樣的事實,道:「怎麼可能?我有萬寶袈裟的加持,即便是二階半聖,接我一道擎天大佛印,也不可能絲毫都不遭受衝擊。」

    半聖,一共分為九個境界,從一階至九階,每一階的差距都是相當巨大,幾乎是不可能越境挑戰。

    只有聖體,在半聖境界,才能跨越一個境界,與對手一較高下。

    也就是說,即便是聖體,在一階半聖的時候,也只能和二階半聖抗衡,遇到三階半聖,就是必敗無疑。

    伽羅古十分了解自己的實力,穿上萬寶袈裟,打出擎天大手印,即便是無法和二階半聖抗衡,至少也能將二階半聖初期的人物,打得後退幾步。

    可是,立地和尚的雙腿卻如同是長在了地上,根本動都沒有動一下。

    莫非,他的實力,已經可以與二階半聖分庭抗禮?

    想到此處,伽羅古的額頭上,竟是冒出了一粒粒豆大的汗珠,感覺到不小的壓力。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