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當然,也有一些人頗爲憂心,畢竟林嶽已經受了很重的傷,就算剛纔擊退了不死血族三皇子,恐怕也會讓傷勢更一步加重。

    他還能繼續戰鬥嗎?

    不死血族三皇子面部的鎧甲,化爲一縷縷血氣,向左右兩邊散開,一雙赤紅色的瞳孔,盯在張若塵的身上,冷哼一聲:“真沒想到,已經受了重傷,還能發揮出如此強大的一擊。”

    “怎麼?害怕了嗎?”張若塵道。

    “哈哈!”

    不死血族三皇子仰天大笑,隨後,聲音尖銳的道:“剛纔那一擊,我只是使用了三成力量而已,就算被你擋住,也沒什麼了不起。”

    張若塵能夠看出不死血族三皇子身上的血鎧十分不凡,於是,便多看了一眼。

    “那是……”

    突然,他的眼睛一眯,將百聖血鎧認了出來。

    當初,聖明中央帝國大敗不死血族,繳獲了不少戰利品,其中就有一具百聖血鎧。因此,張若塵是親眼見到過百聖血鎧,也相當清楚百聖血鎧的強大力量。

    從不死血族繳獲的戰利品,全部都封印到國庫。明帝下令,不許任何人,使用不死血族的戰兵,以免被戰兵上的血氣影響神志,變成嗜血魔頭。

    “原來是百聖血鎧,難怪你的力量那麼強。”

    張若塵搖頭笑了笑,即便認出百聖血鎧,也顯得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道:“不過,一味的藉助外物,只是捨本逐末,對修行,沒有任何好處。無論是武道修煉,還是聖道修煉,其本質,最終還是修煉自身。”

    不死血族三皇子顯然是不認同張若塵的觀點,露出譏諷的神情,笑道:“是嗎?我就藉助外物,你能奈我何?至少今晚,我已經立於不敗之地,必定是要成爲界子。”

    “你真的以爲,沒有人破得開百聖血鎧?不要坐井觀天,好不好?”張若塵道。

    不死血族三皇子冷哼了一聲,並沒有將張若塵放在眼裏,道:“就憑你?”

    “就憑我,已經足夠。”

    張若塵的眼神,逐漸變得銳利,將虛空劍緩緩擡了起來,舉過頭頂,雙手緊握劍柄,閉上了眼睛。

    與此同時,張若塵眉心的劍意之心,快速旋轉,散發出一道刺目的銀色光華,穿透了氣海,從眉心涌出來,與虛空劍融爲一體。

    一道白色的劍氣,化爲光柱,從虛空劍的劍尖涌了出來,直衝天空,轟的一聲,與雲層撞擊在一起。

    以劍氣光柱爲中心,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使得天穹上方的血雲,開始快速的旋轉。

    就在這一刻,整個書山,乃至於方圓百里,所有修士的劍,全部都在猛烈顫抖,不受他們的控制,向書山的方向飛去。

    “我的……劍……”

    “怎麼會這樣……劍怎麼會飛走……”

    ……

    …………

    除了半聖級別的人物,能夠憑藉強大的修爲,將佩劍鎮壓,其餘修士的劍,全部飛了出去。

    “唰唰!”

    足有上萬柄劍,出現在張若塵的頭頂上方,圍繞劍氣光柱快速旋轉飛行,劍氣的破風聲不斷迴響在天地之間。

    “他的劍,有問題。”

    不死血族三皇子的雙目,緊盯張若塵手中的虛空劍,感受到一股極度危險的氣息,終於,他的臉色變得十分凝重。

    “百聖爭鳴。”

    不死血族三皇子的雙腿分開,十指捏緊,化爲雙拳,將體內的聖氣源源不斷的注入百聖血鎧。

    下一刻,百聖血鎧涌出一百道血紅色的聖影,呈現在他的身後,既有人族的聖者,也有獸族的聖者,呈現出各種不同的形態。

    每一道聖影,皆是發出各種不同的神聖之音,爆發出來的氣息十分驚人,宛如是一百位真正的聖者站在不死血族三皇子的身後。

    他與聖影的氣息,完全融爲了一體。

    僅僅只是這一股氣息,就能將魚龍境的修士,嚇得膽顫心驚,跪地叩拜。

    不死血族三皇子搶先一步攻了出去,一拳打出,隨即,一百道聖影,與拳頭穿梭在一起,響起颶風一般的呼嘯聲。

    “譁!”

    虛空劍發出一聲劍鳴,從張若塵的手中,飛了出去。

    張若塵的手指捏成劍訣,控制虛空劍,向前一指。

    頓時,虛空劍拖出一道長長的劍氣,猶如一根白色的皮練。與此同時,上萬柄劍,也是一起飛了出去,將虛空劍完全包裹。

    “嘭嘭。”

    劍,與一百道血色聖影,激烈碰撞在一起。

    最終,虛空劍與上萬柄劍穿透了過去,擊在不死血族三皇子的身上。

    不死血族三皇子大吼一聲,嘴裏吐出一口鮮血,淋在百聖血甲上面,使得百聖血甲散發出更加刺目的光芒。

    他的雙臂,交疊在一起,向前一擋。

    張若塵也緊咬牙齒,嘴裏不斷流淌出鮮血,體內的聖氣,源源不斷的涌出,將手指繼續向前一刺。

    戰劍接二連三,撞擊在不死血族三皇子的身上。

    經過數千次碰撞,終於擊破百聖血鎧的防禦,撕開一道裂口。

    “噗嗤”一聲,虛空劍穿過不死血族三皇子的雙臂,一劍刺穿鎧甲,穿進他的胸膛。鮮血狂涌了出來,將書山的階梯,完全染紅。

    不死血族三皇子倒飛出去,墜落在半山腰的階梯上面,向下滾去,一直墜落到山腳下。

    “收。”

    張若塵將虛空劍收回,一隻手捂着胸口,一隻手捏住劍柄,撐住了搖搖欲墜的身體。最終,他還是沒有倒下,脊樑依舊挺得筆直,俯視着下方。

    書山下,所有修士,看到林嶽英偉的身姿,全部都感覺自己的心靈被震了一下。

    太強大了!

    剛纔的那一劍,張若塵給在場所有人,留下了不滅的映象,猶如是一位少年劍聖,代表着不敗。

    “哈哈!不錯,不錯,不愧是我們兩儀宗的劍道奇才,總算是打出兩儀宗的威風,即便是不死血族,也是不堪一擊。”

    兩儀宗的一位聖者,大笑了一聲。

    他的聲音,十分洪亮,傳遍整個神臺城,傳入各大勢力的老輩人物的耳中,有着一種炫耀的感覺。

    拜月魔教的一位長老,冷笑道:“林嶽的實力的確強大,但是,老夫看來,與兩儀宗並沒有多大的關係。真正厲害的人,乃是千骨女帝。”

    這一道聲音,也是沒有經過任何壓制,直接傳遍神臺城。

    “沒錯,林嶽乃是千骨女帝的傳人,手持虛空劍,擊敗不死血族的跳樑小醜,本就是理所應當的事。”四象宗的玄一聖者的聲音鏗鏘有力,化爲音波,傳了出去。

    玄一聖者之所以,將“林嶽是千骨女帝傳人”的身份公佈於衆,也是有他的目的。

    按照目前的情況來看,兩儀宗只要有林嶽,四象宗、八卦宗、太極道還參加論劍大會做什麼?

    難道去丟人現眼?

    只要將林嶽是千骨女帝傳人的身份,鬧得人盡皆知,那麼,玄一聖者就有把握,讓林嶽無法參加論劍大會。

    就算參加,林嶽也無法代表兩儀宗爭奪劍閣的歸屬權。

    玄一聖者的話,簡直就是一石激起千層浪,使得整個兩儀宗,完全炸開了鍋。

    “林嶽師兄是千骨女帝的傳人?我沒有聽錯吧?”

    “原來,林嶽師兄掌握有虛空劍,難怪可以號令萬劍,將不死血族的百聖血鎧破開。”

    “也只有虛空劍,才能破開百聖血鎧。”

    “難怪最近一年,林嶽師兄的修爲突飛猛進,原來是因爲得到千骨女帝的傳承。”

    ……

    在這一刻,一些年輕的修士,竟然跪在地上,向書山的方向叩首膜拜。

    沒有辦法,千骨女帝的名氣實在是太大,簡直就是神話一樣的存在,能夠見到她的傳人,衆人也是激動得不行。

    雲層上方,不死血族的那位白髮老者,卻是冷哼一聲,相當憤怒:“廢物。”

    即便是他,也沒有想到,三皇子穿上百聖血鎧,竟然還會敗?

    白髮老者伸出一隻大手,將倒在血泊中的三皇子抓了起來,帶到雲層上方。他並沒有立即查看三皇子的傷勢,反而先是檢查百聖血鎧的損傷程度。

    百聖血鎧的防禦力,取決於使用者的修爲。

    若是,一位半聖,穿上百聖血鎧,防禦力就會提升到另一個高度。即便,他只是站在原地,張若塵使用虛空劍,也不可能將血鎧擊穿。

    使用者的修爲越高,百聖血鎧的防禦力就越強。

    現在,百聖血鎧被虛空劍擊穿,遭受到極其嚴重的損傷,至少也要使用一位聖者的聖血,再花費十年時間的修復,才能讓血鎧完全恢復。

    白髮老者的臉變得十分猙獰,沉聲道:“伽羅古,給我廢了他。”

    伽羅古穿着萬寶袈裟,站在書山的頂部,雙手合十,對白髮老者躬身一拜。

    隨後,他的一雙金色佛眼,向張若塵看了過去,道:“林嶽施主,請賜教。”

    誰都能夠看出,經過剛纔那一戰,張若塵已經是傷上加傷,站都有些站不穩,怎麼可能還有戰鬥的餘力?

    張若塵卻是顯得相當從容,淡淡的一笑:“今天,我已經很累,不想再戰。不如,我給你介紹一個對手?”

    隨即,張若塵的手指,向山下一指。

    伽羅古順着張若塵的手指,向下看去,不禁眉頭跳了一跳。

    只見,下方的階梯,一個身高足有二米七的布衣和尚,宛如一個巨人,揹着一柄兩米長的寬闊大刀,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向着山頂行來。

    布衣和尚與伽羅古比起來,不像是出家人,更像是一個屠夫,長得滿臉橫肉,眼中兇光四射,道:“死禪教的叛徒居然敢出現在崑崙界,真是豈有此理。”

    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黃煙塵略微皺了一下眉毛,也向山下望去。

    當她看到那個布衣和尚,頓時,露出恍然的神色:“果然是立地和尚。”

    黃煙塵可是知道,立地和尚在墟界戰場的時候,一直追在張若塵的後面,如同牛皮糖一樣,甩都甩不掉。

    更加讓人無語的是,立地和尚還是一個烏鴉嘴,簡直就是說誰死,誰就會死,很多人都恨不得將他的嘴封起來。

    “伽羅古,貧僧看你印堂發黑,嘴角發青,今天,恐怕是有血光之災。”山下,立地和尚高亢的聲音,向四面八方傳了出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