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書山頂部,蓋天嬌瞪大了雙眼,緊緊的盯在立地和尚的身上,“這個和尚,好強大的力量,即便是與二階半聖交手,估計也不會落入下方。魚龍境修士的肉身,怎麼可能修煉到這種地步?”

    即便,她擁有先天極陽體,也能甘拜下風。

    很難想象,還有什麼體制,居然比先天極陽體更強?

    書山上,所有年輕才俊,全部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感覺到相當震撼。

    今晚,他們算是深刻的認識到一個道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即便是一個聖者門閥的第一天才,來到界子宴,也只能低下驕傲的頭顱。

    立地和尚卻是頗爲詫異的盯了伽羅古一眼,道:“硬接貧僧一掌,居然沒有受傷,你的實力,還是很不錯。”

    聽到這話,伽羅古感覺到相當刺耳,總覺得立地和尚是在故意諷刺他。

    誰都知道,他的身上,穿着萬寶袈裟。若是這樣,也被人擊敗,豈不是要當場羞愧而死?

    “你休要得意,再接我一招。”

    伽羅古深吸了一口氣,將全身聖氣釋放出來,注入萬寶袈裟。

    袈裟上的銘紋,立即散發出明亮的光華,使得近萬件佛器輕輕的顫動,發出風鈴一般的聲音。

    令人驚異的一幕,呈現了出來。

    血紅色的袈裟,不斷撐起,變得巨大,一直向上拔高。

    與此同時,伽羅古的體內,發出“噼啪”的聲音,身體隨着袈裟一起,變得越來越巨大。到最後,他的身體,長高了一百倍,身高接近兩百米。

    站在山下,向上看去,只見一個巨人,披着血紅色的袈裟,站在書山的頂部,宛如一位真佛降臨世間。

    “死。”

    伽羅古提起手掌,向下一擊。

    金色的手掌,猶如一座五指大山,落在立地和尚的頭頂。

    立地和尚的臉色,也是變得相當沉凝,立即伸出雙臂,向上一擊,將伽羅古的巨大手印撐起。

    “不愧是萬寶袈裟,哪怕只是發揮出一些皮毛的力量,也是如此強橫。難怪當初死禪老祖,穿着萬寶袈裟,能夠硬扛池瑤女皇一擊而不死。”

    “立地和尚的修爲,雖然強橫,但是卻未必擋得住萬寶袈裟的力量,恐怕是要敗。”

    “立地和尚千萬不能敗,要不然,誰能與伽羅古抗衡?”

    ……

    …………

    伽羅古深深的吸了一口靈氣,擡起另一隻巨大的手臂,猛然揮擊出去,金色的手掌,橫擊在立地和尚的身上,將他打飛了十多丈遠。

    “立地,你的實力,也不過如此?”伽羅古大笑了一聲。

    立地和尚穩穩的落到地面,擡起頭,向伽羅古看了一眼,道:“你居然能夠將萬寶袈裟的力量,運用到這一步,的確是有些出乎貧僧的意料。如此看來,貧僧也得拿出真本事,才能將你鎮壓。”

    就在衆人目光的注視下,立地和尚將背上的大刀,解了下來,握住了刀柄。

    “這個和尚,終於是要用刀了嗎?”

    很多人,早就注意到,立地和尚背上的大刀。

    刀,長達兩米,十分寬闊,刀身上刻有一個個猙獰的魔紋,看上去一點也不像是佛器,反而像是一件魔兵。

    立地和尚向陳天鵬的方向看了一眼,咧開嘴脣一笑,道:“施主先前不是問貧僧爲何走得那麼慢?”

    陳天鵬的臉上,露出不解的神情。

    “其實,並不是貧僧,故意想要走得慢。而是,貧僧最近解開了大屠佛刀的第六層封印,使得刀身的重量又增加十倍,揹着它,猶如是揹着十座大山,因此纔會走得很慢。”

    聽到這話,在場的修爲全部都恍然大悟,原來是因爲他背上的刀,太過沉重。

    等一等……大屠佛刀?

    王者座的位置上,一位年輕修士,大吃一驚,豁然站起身來,道:“和尚,你剛纔說什麼?大屠佛刀?”

    其餘的修士,也都反應過來,一雙雙的眼睛,全部向立地和尚看了過去。

    “傳說中的大屠佛刀?”

    “今晚的界子宴,真的是讓人大開眼界,百聖血鎧、萬寶袈裟、虛空劍、大屠佛刀,一件件只存在於傳說中的神聖戰寶,竟然接二連三的出現。”

    大屠佛刀在佛道,也是有着無數傳說,足以和萬寶佛衣相提並論。

    據說,大屠佛刀的主人,本是一位蓋世魔頭,在中古時期,簡直就是驚天動地的大人物,不知有多少佛門聖僧,死在他的刀下。

    後來,也不知是什麼原因,須彌聖僧竟是將他感化,使他放下了手中的屠刀,棄惡從善,最終,卻是成爲佛道的弟子,終其一生做了無數善事,彌補曾經的過錯。

    無盡的歲月過去,唯獨只有大屠佛刀,傳承了下來。

    只不過,大屠佛刀的魔氣,實在太重,即便是佛道的聖僧也不敢使用。誰都沒有想到,立地和尚卻是將它背在身上。

    “這個和尚,居然敢將大屠佛刀背上身上,難道不怕魔氣影響他的心境?”步千凡道。

    聖書才女的心情,顯得頗爲愉悅,露出淺淺的一笑:“這個和尚,乃是梵天道的首座佛子,融合了佛帝的金身,應該是可以抵擋住大屠佛刀的魔氣。”

    “況且,大屠佛刀上面,有佛門諸位聖僧佈下的封印。要不然,刀身上散發出來的魔氣,絕對不止現在大家看到的這麼簡單。”

    “梵天道將大屠佛刀交給立地和尚,應該是想要藉助刀上的魔氣磨礪他,使他能夠更快與佛帝金身融合,達到完全掌控的程度。”

    林嶽擊敗不死血族三皇子的時候,聖書才女就是鬆了一口氣。

    立地和尚的出現,卻是讓聖書才女徹底放心下來,心情變得頗爲輕鬆。因爲,她很清楚,伽羅古已經是必敗無疑。

    今晚的界子宴,應該是不會被不死血族和死禪教的人破壞,總算是對女皇有了一個交代。

    不過,聖書才女的心中,還有另一個心結,一雙美麗的星眸,不禁向張若塵的方向看了過去。

    其中一個界子座的位置上,傳出一個頗爲嫉妒的聲音,冷道:“原來是煉化了佛帝的金身,難怪如此強橫。若是,我也煉化佛帝金身,半聖之下,誰人能夠與我一戰?”

    剛纔說話的人,正是第一中央帝國皇族的天之驕子“太歲王”,池萬歲。

    蓋天嬌譏誚的一笑:“你以爲任何人都能煉化得了佛帝金身?想要做到這一點,肯定是需要相當苛刻的條件。要不然,梵天道也不會苦苦尋找八百年,才找到立地和尚,成功將佛帝金身融合。”

    另外幾個坐在界子座上的修士,也都同意蓋天嬌的觀點,同時點了點頭。

    立地和尚能夠融合佛帝金身,肯定是有他不凡的地方,別的人,就算天賦再高,也未必能夠做到。

    總之一句話,每個人都會有不同的奇遇,不必去羨慕別人,做好自己就行。

    伽羅古聽到“大屠佛刀”,也是心中一驚,再次凝聚力量,使用出全力,一掌向立地和尚劈了下去。

    立地和尚看到從天而降的巨大手印,卻是顯得十分從容淡定,只是緩緩的擡起大屠佛刀,道:“天下間即沒有佛器,也沒有魔兵,關鍵在於使用兵器的人。佛器落入魔頭的手中,也會變成一件魔兵。”

    隨着立地和尚不斷將聖氣,注入大屠佛刀,一縷縷魔氣,從刀中瘋狂的涌出來,化爲了一個巨大的魔氣漩渦。

    “譁!”

    立地和尚站在漩渦的中心,揮刀一斬,以摧枯拉朽的力量,將伽羅古的手掌劈成了兩半,緋紅的鮮血,從掌中,不斷的流淌出來。

    手掌裂開,伽羅古嘴裏發出一聲慘叫,身體如同一個泄了氣的皮球,快速縮小,很快就變成原本的大小。

    “譁!”

    立地和尚的第二刀,又是劈了過去,直接斬在伽羅古的頸部。

    噗嗤一聲,伽羅古的脖子斷裂,頭顱飛了出去,宛如一個血淋淋的皮球,落在階梯上面,向山下滾去。

    “阿彌陀佛!”

    立地和尚將大屠佛刀重新綁了起來,背在背上,纔是雙手合十,對着伽羅古的屍身長長的道出一聲佛號。

    書山上,響起一大片倒吸涼氣的聲音,看到眼前的一幕,很多人都是頭皮發麻。

    明明是一個和尚,卻是殺人不眨眼。

    特別是陳天鵬,更是心中暗暗慶幸,幸好先前主動道歉,沒有招惹這個和尚,要不然,他很可能會比伽羅古下一步命喪黃泉。

    立地和尚看到大家驚異的樣子,心中略微有些擔憂,生怕給梵天道惹來負面的影響,連忙解釋道:“老實說,這是貧僧殺的第一個人。”

    所有人,全部都搖頭,根本不相信他的話。

    信你,就是傻子。

    立地和尚嘆了一聲,又道:“大屠佛刀出,必定開殺戒,貧僧也是無可奈何。此次破戒,貧僧也會自我懲罰,至少也要罰自己三天不喝酒。”

    喝酒,不又破戒了?

    衆人更加不相信立地和尚的話,只覺得,這個和尚的確不是一個善類,以後一定不要招惹他。

    伽羅古的屍身上,萬寶袈裟自動脫落下來,衝進雲中,向着天外飛去。

    那些老一輩的人物,十分清楚,肯定是死禪老祖出手,將萬寶袈裟收回,因此,沒有人敢去搶奪。

    死禪老祖乃是佛帝之後,佛道的第一人,年輕時候,就是經天緯地的奇才,若不是墜入邪道,必定乃是第二個佛帝。

    這樣的人物,誰敢去和他鬥法?

    不死血族的白髮老者,帶着三皇子,也是悄然的退走。

    不得不說,因爲張若塵與立地和尚,終於擊潰不死血族和死禪教的陰謀,反而讓他們損兵折將,實在是大快人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