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隨着伽羅古和不死血族三皇子,一死一傷,最終退走,一場風波,總算是平息下來,界子宴終於步入正軌。

    立地和尚雖然故意殺人,破壞了界子宴的規矩,不過,聖書才女去並沒有將他逐出書山。

    “佛道清理叛徒,本就是合情合理的事,不算違規。”聖書才女道。

    很顯然,聖書才女早就已經接觸過立地和尚,並且確定立地和尚,將會成爲九位界子之一。

    因此,無論立地和尚的做法是不是合情合理,也必定能夠坐到其中一個界子座的位置上面。

    接下來,又是有源源不斷的修士,開始攀登書山,爭奪“人傑座”、“天驕座”、“王者座”,“界子座”。

    第二王者座的位置上,北宮嵐豁然站起身,向山頂行去,踏上爭奪界子座的路。

    她身上的傷勢,竟然已經完全痊癒。

    北宮嵐的身上,帶有聖院煉製出來的一種療傷聖藥,枯木丹。此丹,乃是從枯死的萬年聖樹中熬煉出來,蘊含極強的療養藥力。

    只要還有一口氣,無論修士受了多重的傷,服下枯木丹,就能讓傷勢在一個時辰之內痊癒。

    北宮嵐的實力,其實相當強大,乃是聖院的第一高手。若不是不死血族三皇子,穿有百聖血鎧,根本不可能是她的對手。

    與此同時,還有另外一些原本坐在王者座上面的年輕修士,對自己的實力,也是相當自信,離開座位,向山頂的方向行去,前去爭奪界子座的位置。

    一場龍爭虎鬥的盛宴,纔剛剛開始,到底誰能坐穩界子座的位置,依舊還是一個未知數。

    張若塵卻是顯得格外平靜,盤坐在地上,只是運轉功法,全力以赴的療養傷勢。

    “怎麼回事?”

    驀地,張若塵感覺到天旋地轉了一下,心中有所察覺,於是,緩緩睜開雙眼。

    眼前的景象,竟然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根本看不到書山,也看不到任何人影,宛如是置身在一幅水墨畫卷的內部。

    張若塵只是最初的時候,有些詫異,很快就明白是怎麼回事,恢復了平靜,依舊盤坐在地上,道:“不愧是精神力聖者,只是一個念頭,就能改天換地,讓人不佩服都不行。”

    “譁!”

    不遠處,一團墨煙快速流動,聚合在一起,凝聚成一個溫婉如玉的女子。她穿着一身淺素的儒衣,繫有一根腰帶,使得蠻腰十分纖細,形成美麗的曲線。

    正是聖書才女。

    聖書才女的一雙眼眸,無比明亮,一根根睫毛也是清晰分明,只是,她的那眼神,卻顯得頗爲複雜,道:“以你的天資和實力,九個界子座必定有你的一席之地,爲何要甘心做一個侍衛?”

    “聖者大人將我帶到這裏,就是爲了這件事?”

    張若塵自嘲的笑了笑,道:“俗話說,英雄難過美人關,林嶽雖然不是英雄,卻還是過不了這一關。”

    “煙塵郡主遭受東域聖王府三位繼承人的排擠和羞辱,做爲她的追求者,我又怎麼能夠袖手旁觀?”

    聖書才女的一雙聖眸,黑白分明,一眼不眨的盯着張若塵,似乎是想將他看透,道:“愛一個人,真的可以爲她付出一切?值得嗎?你知道‘界子’到底代表着什麼?你知道女皇爲何要下令挑選九位界子?”

    張若塵笑着搖了搖頭,顯得無所謂的樣子。

    聖書才女嘆了一聲,卻還是沒有放棄,想要繼續勸林嶽。

    因爲,林嶽是她早就已經確定,必須要成爲界子的三個人之一。

    她道:“以你的境界,應該還不知道一些隱祕的事。最近數百年,朝廷多次調遣兵部大軍,經過不知多少場大戰,終於將五域的蠻獸,驅逐出境,使得人類的疆土變得前所未有的廣闊。”

    “表面上看起來,崑崙界似乎進入太平盛世,百聖齊鳴,天才輩出,武道大興,人族的力量,也是變得前所未有的強大。”

    “實際上,在這繁榮的氣象背後,卻是有很多隱藏的危機。”

    “比如,殞神墓林的陰間。根據書籍的記載,那裏的疆土,廣闊無邊,不知有多少亡靈和凶煞,即便是聖者踏入進去,也是有去無回。”

    “若是,陰間的亡靈凶煞逃了出來,你能想象,將會造成多麼可怕的後果?”

    張若塵點了點頭,自然是很清楚,殞神墓林是有多麼兇險。

    幸好,殞神墓林中,有着一股神祕的力量,將所有亡靈凶煞鎮壓住,要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又比如,蠻荒祕境。五域中的蠻獸,雖然被清剿,可是,蠻荒祕境中的蠻獸,卻更是多不勝數。”

    “若不是三百年前,女皇大人闖入蠻荒祕境,連斬八尊獸皇,將各大獸族震懾,恐怕五域也不會有現在這麼太平。”

    其實,太古時期,整個崑崙界,完全都是一片蠻荒。

    即便是人類誕生,也只是一個個部落。後來,一些部落發展壯大,才從蠻荒中開闢出一塊小小的疆土,發展成爲城池和國家。

    即便是到現在,人類開闢出來的五域,加起來,也只是佔據相對較小的一塊疆土,崑崙界更多的區域,依舊是被廣闊無邊的蠻荒覆蓋,被稱爲“蠻荒祕境”。

    八百年前,人類五域佔據的疆土,甚至只有現在的一半,不僅內部爭鬥不斷,而且,隨時都要擔心遭受蠻獸的攻擊。

    最近數百年,人類的發展,已經是相當迅猛。

    張若塵當然知道,蠻荒祕境的威脅十分可怕,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顛覆人類文明。

    八百年前,人族有九帝和三後,可是,蠻荒祕境中,卻是有數十位獸皇。

    幸好,蠻荒祕境中的蠻獸種族,一直都在相互內鬥,並不團結,因此,人類纔會成爲崑崙界的主宰。

    若是,蠻獸各族變得團結統一,對人類來說,肯定是一場噩夢,繁華鼎盛的五域,瞬間就會變成人間地獄。

    三百年前,池瑤女皇就是發現蠻荒祕境,有一股暗勢力在整合蠻獸各族,想要進攻人類疆土。

    因此,她纔會闖入蠻荒祕境,一連斬殺八尊獸皇,總算是將動亂提前扼殺,使得蠻獸各族只能臣服。

    聖書才女道:“池瑤女皇坐鎮崑崙界,自然是不用擔心來自來自蠻荒祕境的威脅。可是萬一,女皇出現了危機呢?”

    張若塵笑了笑,道:“以女皇如今的修爲,誰能威脅得到她?”

    “天道。”聖書才女道。

    張若塵的眼睛一眯,隨即,有些明白聖書才女話語中的意思。

    “中古時期,接天神木被斬斷,崑崙界就再也沒有人和蠻獸能夠成神。有人說,那是因爲,天道規則發生了變化。任何即將成神的生靈,都將被扼殺。”

    “如今,女皇大人的修爲,已經無限接近於神靈……”

    後面半句話,聖書才女沒有說出來。

    張若塵的眼神,變得頗爲沉凝,十指已經捏緊,道:“女皇下令挑選九位界子,莫非正是因爲,她覺得來自天道的危機即將就要來臨?”

    一直以來,張若塵最大的動力,就是努力變強,然後去找池瑤報仇。

    若是,池瑤被天道扼殺,張若塵又該去找誰報仇?

    聖書才女沒有回答張若塵的話,久久的沉默之後,才又道:“不僅僅只是殞神墓林和蠻荒祕境,還有無盡深淵。在海外,也有很多不確定的因素,比如死禪教、不死血族。墟界戰場上,也有一些未知的危機,甚至有可能會威脅到整個崑崙界的存亡。”

    “女皇下令挑選九位界子,就是想要傾盡崑崙界的所有修煉資源,爲人族,培養出九根頂天立地的柱子,即便是將來沒有了她,也有人能夠爲人類,撐起一片生存的天地。”

    聖書才女的雙眸,再次向張若塵看過去,道:“林嶽,你現在知道九位界子的重要性了吧?難道你就不想得到聖者都夢寐以求的修煉資源?

    “比如,進入‘天輪印’修煉的機會,千紋聖器、萬紋聖器、聖丹、聖藥……,只要能夠得到這些資源,修煉速度必定會一日千里,將其餘人遠遠的甩在後面。失去這一次機會,今後,你與九大界子的差距,將會越來越大,最終將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再說,即便不爲修煉資源,難道你就不想爲了整個人族做一點什麼嗎?”

    聖書才女伸出一隻雪白纖柔的手,嘩的一聲,白色聖光浮現了出來。

    下一刻,一粒豌豆大小的丹藥,便是出現在她的手心。

    “這是一粒枯木丹,只要你答應我,前去爭奪界子座,我現在就將此丹交給你,助你療傷。”

    她的一雙美麗的聖眸,有着幾分期盼,將手伸到張若塵的面前,等待張若塵做出選擇。

    要知道,以她的身份,對一個魚龍境的修士,做到這個程度,已經是絕無僅有。

    其中,固然是有求才若渴的心情,可是也有一些別的情感。

    張若塵搖了搖頭,目光從枯木丹上面移開,道:“對不起,讓聖者大人錯愛,既然我已經是煙塵郡主的侍衛,便不會再去爭奪界子的位置。我的心意已決,聖者大人無須再勸。”

    聖書才女既是相當失望,也十分疑惑,已經將話說到這一步,竟然也無法打動他?

    到底是爲什麼?

    不過,她也看出,張若塵的確是對“界子”的身份相當排斥,因此也就不再多言。

    聖書才女輕輕的一嘆,聲音十分柔和,抿了抿嘴脣,道:“你傷得很重,先將枯木丹服下。”

    即便,張若塵不去爭奪界子座,聖書才女也早就已經準備將枯木丹贈給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