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多謝。”

    張若塵接過枯木丹,使用聖氣,將丹藥包括起來,以免暴露在空氣中,導致丹氣流失。

    聖書才女盯着張若塵,輕輕的搖頭,道:“在殞神墓地,我本是說過,要送你一場機緣。當時,我便做出決定,無論如何也要將你送上界子座,成爲九大界子之一。既然,你不想做界子,我便送你一道聖旨。”

    聖書才女的衣袖一揮,隨即,一道金色的卷軸飛了出去,懸浮在半空。

    她將右手的食指割破,纖長的手指,在半空,快速的書寫,頓時,一滴滴聖血飛了出去,落在卷軸上面,化爲一篇文字。

    就在文字生成的時候,金色卷軸散發出奪目的光芒,一股龐大的聖威,從卷面上涌了出來。

    張若塵略微一驚,“血印聖旨。”

    血印聖旨,與一般的聖旨,自然是有很大的區別。

    聖者使用筆墨,書寫的聖旨,只是普通聖旨。雖然,聖旨中,具有聖者的聖威,可是卻只能儲存極少的聖者力量。

    血印聖旨卻不同,它是由聖者的聖血書寫而成,可以儲存大量的聖者力量。

    而且,只要手持血印聖旨,便如同是聖者親臨,擁有非同一般的意義。

    聖書才女將血印聖旨捲了起來,遞給張若塵,道:“今後,你若是遇到解決不了的麻煩,可以使用一卷聖旨,在一定程度上,調遣朝廷的力量。兵部、大地神殿、各大府衙,甚至儒道四宗,應該都會買我的賬。當然,你若是使用我的聖旨,做出爲非作歹的事,我會立即將聖旨收回。”

    聖書才女將印血聖旨,送給他,是爲了還他的人情,張若塵就算收下,也是問心無愧。

    所幸,張若塵很痛快的將聖旨接了過去,隨後,看向聖書才女那一張精緻無瑕的仙顏,笑道:“不愧是女皇身邊的九天玄女之一,這麼快就想將我收於麾下?”

    只要,張若塵將印血聖旨拿出去使用,朝廷中的人,自然就會將他當成聖書才女麾下的人。

    因此,張若塵纔會認爲,聖書才女是在藉此機會,收買人心。

    “我更想與你交朋友,其實……你若是能夠成爲界子,將來的修煉之路,將會比現在容易百倍,千倍……算了,不說這些。”

    聖書才女盈盈一笑,又道:“若是,你今後到了中域,記得一定來找我。記住,我們是朋友,今後不要再叫我‘聖者大人’,‘才女大人’,我的名字叫做納蘭丹青。”

    話音還沒有完全落下,她便是前邁出一步,柔美的嬌軀,化爲了一團墨煙,消散而開,消失得無影無蹤。

    “譁!”

    隨即,整個水墨畫世界,也逐漸消散,顯露出真實的景象。

    張若塵依舊盤坐在地,依舊是在書山,周圍依舊是人山人海,耳邊依舊響起一道道震耳的戰鬥聲音。

    剛纔的一切,猶如是一場夢。

    只不過,張若塵的手中,卻是的確有一枚枯木丹和一卷聖旨,可以證明,剛纔他和聖書才女的確是單獨見過一次。

    “納蘭丹青。”

    張若塵向書山頂部的方向看了一眼,笑着搖了搖頭,隨即,將聖旨先收起來,放進衣袖。

    接着,他纔是將目光,盯向手中的枯木丹,自言自語的道:“出手真是大方,一枚枯木丹,居然也能隨便送人。”

    枯木丹,九品丹藥,堪稱是起死回生的寶物,修士只要還有一口氣,將丹藥服下,便是能夠將性命救回來。

    只有在大型的拍賣場,纔有可能買得到枯木丹。而且,價格也是相當高昂,至少也要兩、三千萬枚靈晶。

    即便是半聖,也有可能會爲了一枚枯木丹,掙得頭破血流。

    由此可見,枯木丹是何等珍貴。

    張若塵現在的傷勢,雖然頗爲嚴重,可是,還在他能夠承受的範圍之內,因此,他是有些捨不得服用枯木丹。

    “等到將來再服用,或許能夠保住一條性命。”

    張若塵將枯木丹收了起來,然後,取出了一枚六品療傷丹藥,吞服進嘴裏,繼續開始療傷。

    界子宴的爭鬥,一直持續到後半夜,終於平息下來。

    九個界子座,一百零八個王者座,三千個天驕座,一萬八千個人傑座,座無虛席,整個崑崙界的天才俊傑,齊聚一堂,實在是千年難得一遇的盛會。

    經過連番大戰,九位界子的身份,終於確定下來,他們坐穩了界子座,顯露出遠超常人的實力,可謂是實至名歸。

    張若塵也是頗爲好奇,向上方看去,想要知道,九位界子都是一些什麼人?

    六男三女。

    其中,他認識的人,一共有五位,分別是魔教的魔子“歐陽桓”,萬香城的少城主“雪無夜”,兩儀宗的大師姐“蓋天嬌”,中域聖院的“北宮嵐”,梵天道的“立地和尚”。

    至於另外四人,卻是完全不認識。

    “能夠從一場又一場大戰,脫穎而出的人物,果然都是非同一般,每一個都是驚才絕豔的人物。”張若塵暗暗點頭。

    張若塵親眼見過歐陽桓和蓋天嬌的戰鬥,他們兩人,絕對都是相當變態的人物。

    以張若塵現在的境界,若是不使用虛空劍、時間、空間的力量,與他們交手,未必佔得了上風。

    至於北宮嵐,也是相當了不起,年紀輕輕,就將劍二修煉到第四層境界。這樣的天資,讓無數人都望塵莫及。

    立地和尚和雪無夜的實力,卻是讓張若塵有些看不透。

    特別是立地和尚,煉化了佛帝金身,就算他站在原地不動,七階半聖以下的人物,估計根本傷不了他。此人,完全就是一個另類。

    至於雪無夜。

    給人的感覺,他和歐陽桓的實力,應該是在伯仲之間。

    但是,張若塵卻有一種模糊的感覺,雪無夜的身上,有着一股若有若無的強大劍意,很有可能,已經將劍二修煉到第五層,達到大圓滿的境界。

    若是如此,他的實力,卻是比歐陽桓還要高出一線。

    九個界子座,固然是無比尊貴,代表界子的身份,超然於衆人之上。

    一百零八個王者座,卻也是非同小可,代表着年輕一代王者的身份,每一個都是有衝擊界子座的潛力,只不過,因爲一些原因纔沒有成功。

    比如,第五王者座上的步千凡,其實,他的不死聖體,已經相當強大。只是,他突破到魚龍第九變的時間太短,所以吃了不小的虧。

    若是,再給他兩年時間,只要將修爲提升到魚龍第九變的巔峯,或者煉化一滴神血,就足以與歐陽桓、蓋天嬌一較高下,坐穩界子座,絕對不是難事。

    只能說,他晚生了兩年。

    又比如敖心顏和橙月星使,也是具有極大的潛力。只要再給她們一些時間,將神龍之體和極陰體修煉成功,自然也能與界子座上的九人一較高下。

    戰鬥結束,位置也已經坐滿,可是,界子宴纔剛剛開始。

    聖書才女從座位上面站起身,將全身聖氣,完全調動起來,揚聲道:“賜宴。人傑座,酒宴。”

    書山下,一個個妙齡少女,端着玉質的托盤,依次登山,將一隻又一隻的酒壺,呈送到各位天才的身旁。

    沒過多久,一萬八千個人傑座,每一個天才,全部都得到了一壺酒。

    酒,是同一種酒。

    只不過,每一個酒壺裏面酒的數量卻不同。

    坐的位次越高,酒壺中的酒,也就越多。

    坐在第一萬八千人傑座上的天才,乃是一個長滿虯鬚的黑臉大漢,他端起酒壺,僅僅只是倒了一杯,酒壺中,便是一滴不剩。。

    “怎麼只有一杯?才女大人,你也太小氣了吧?這麼小的一杯酒,還不夠俺塞牙縫。”黑臉大漢苦着臉,抱怨了一句。

    別的人傑,也都立即端起酒壺,將其搖了搖。

    隨後,他們將酒壺放下,露出會心的一笑。

    特別是坐在第一人傑座的那位天才,更是欣喜無比,因爲,他的酒壺裏面是滿的,也不知能夠倒出多少杯?

    聖書才女溫潤如玉的一笑,道:“還要抱怨?你可知道,只是那麼小小的一杯酒,便是價值五百萬枚靈晶,而且還是有價無市。即便是半聖,也不可能喝得到。”

    小小一杯酒,價值五百萬枚靈晶?

    以聖書才女的身份,自然不會無的放矢。

    所有人都是難以置信,其中,有幾人,立即端起酒杯,小心翼翼的抿了一口。

    “這是……這是傳說中的六聖登天酒……武市錢莊的拍賣場,曾經拍賣過一次,哪怕只是一滴,也能賣出五十萬枚靈晶。”

    一位魚龍第九變的人傑,端着酒杯,滿臉通紅,激動得顫抖,說話都變得語無倫次,完全沒有強者的形象。

    “什麼?六聖登天酒?”

    其餘的人傑,也都是無比震驚。

    登天酒,乃是中古時期,六位人類聖者研究一生,才釀製出來的酒。

    只要喝一杯,登天酒蘊含的力量,便能讓修士的體質提升一大截。

    若是能夠喝一壺,就能讓一個普通人的體質,達到聖體的級別,堪稱是一步登天。

    最初,六位聖者研究這一種酒的本意,是想要提升人類的體質,振興人族,從而能夠與蠻獸抗衡。

    只可惜,他們在釀製出第一批酒的時候,便是遭到獸族強者的攻擊。

    爲了避免,登天酒的配方,被獸族得到,六聖在第一時間就將配方毀掉。

    後來,六聖被獸族強者殺死,從此之後,就再也沒有人知道登天酒的配方。

    即便是六聖第一批釀製出來的登天酒,也全部落入獸族的手中。直到後來,有蠻獸將登天酒,帶到中域去兌換寶物,人們才知道關於六聖和登天酒的傳說。

    因此,人們將登天酒,叫做“六聖登天酒”。

    坐在人傑座前十的年輕修士,全部都是欣喜若狂,因爲,他們的面前都有滿滿的一壺六聖登天酒。

    藉助這一壺酒,他們就能將自身體質,淬鍊到與聖體比肩的程度,當真是一步登天。

    聖書才女出手,果然是非比尋常,這纔是真正的界子宴。

    僅僅只是一萬八千個人傑座,就能品嚐如此珍貴的酒。坐在更高位置的天驕座、王者座、界子宴,能夠品嚐到的東西,肯定是更加非同凡響。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