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很多人都在爲張若塵感到惋惜,覺得他錯過了一次最好的機遇,從此之後,再也不可能是九位界子的對手。

    包括黃煙塵,也感到十分自責,覺得是自己拖累了他。

    要不然,他也能夠喝到神泉。

    “對不起,若不是我連累了你,你肯定已經坐穩界子座,成爲九大界子之一,今後前途不可限量。”

    黃煙塵咬着嘴脣,一雙幽藍的眼眸,緊緊的盯着對面張若塵,眸中閃爍着一粒粒晶瑩的光點。

    若是,黃煙塵早一些知道,林嶽很可能就是張若塵,那麼她無論如何,也不會答應讓他做一個侍衛。

    哪一個女子,不希望自己的未婚夫,成爲頂天立地的大人物?

    “都怪我太笨,若是我早一些猜出來……”

    黃煙塵見到四周,還一些年輕修士,於是,立即將後半句話吞了回去。

    張若塵卻是顯得相當平靜,微微一笑,“成爲界子,也沒有什麼了不起。再多的修煉資源,終究也只是輔助,聖道之路,歸根結底還是要靠自身。”

    界子宴結束,衆人紛紛向書山下行去。

    “林嶽師弟。”

    身後,傳來蓋天嬌的聲音。

    張若塵停下腳步,回頭看了一眼,拱手道:“大師姐。”

    因爲,飲下神泉,蓋天嬌身上的聖氣十分充盈,宛如一個個光泉一般,不斷向外涌出,猶如隨時都會衝破瓶頸,達到半聖境界。

    只不過,蓋天嬌想要參加論劍大會,纔將境界壓制下來。

    蓋天嬌來到張若塵的身前,臉上有着幾分埋怨的神情,道:“到底爲什麼?以你的實力,足以坐穩一個界子座,爲什麼不去爭一爭?”

    張若塵十分清楚,界子宴結束,肯定有很多人會來責問,所以早就有心理準備。

    張若塵微微的一笑,顯得風輕雲淡,道:“大師姐能夠坐穩界子座,對於兩儀宗來說,已經是天大的喜事。至於我,能夠喝到大聖通天茶,已經十分滿足。”

    蓋天嬌知道九大界子已經選了出來,成爲定局,不可能再有所改變。因此,她也就不再多言,只是嘆息了一聲。

    “哈哈!”

    書山的階梯上,傳來一個譏誚的笑聲:“大師姐千萬別嘆息,其實,林嶽沒有去爭界子座,未嘗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對我來說,乃是天大的好事。”

    一個英氣十足的年輕男子,揹着雙手,十分傲然,從書山上緩緩的走了下來。他的一雙頗爲邪氣的眼睛,盯在蓋天嬌的身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叛徒,你敢出現在我的面前,信不信我現在就廢了你。”

    看到這個男子,蓋天嬌的眼神,變得無比憤怒,一雙拳頭情不自禁的捏緊,有着一絲絲火焰從毛孔中涌出來。

    此人,正是兩儀宗的叛徒,如今四象宗的弟子邵麟。

    邵麟搖了搖頭,笑道:“大師姐那麼生氣幹什麼?曾經的一切,畢竟都是往事,爲何不能讓它隨風而去?現在,我們都是界子,將來也會一起成爲女皇的弟子。如此算起來,我們又是同門師姐弟。”

    蓋天嬌懶得與他廢話,雙腳一蹬,化爲一道火光,向對面,一拳攻擊了過去。

    論實力,邵麟在九大界子之中,只能算是墊底,並不敢與蓋天嬌正面碰撞。

    於是,他立即施展出一種鬼級上品的身法武技,化爲一道鬼魅影子,從蓋天嬌的拳頭位置,穿透了過去,反而出現在蓋天嬌的身後。

    蓋天嬌一拳擊空,眼中露出凝重的神情:“四象宗的身法絕技,七星挪移。”

    “沒錯,正是七星挪移。”

    邵麟笑了笑,目光向張若塵看了過去,道:“我之所以出現在這裡,並不是想要與大師姐鬥法。只是想要過來感謝林嶽,若不是他擊敗不死血族三王子,若不是他沒有去爭奪界子座,恐怕我根本不可能成爲界子,也不可能喝到神泉,得到一次如此大的機遇。”

    隨即,邵麟雙手抱拳,向着張若塵一拜。

    只是,他的嘴裡,卻是發出十分得意的笑聲。

    誰都能夠看得出,他並不是在感謝張若塵,而是來向張若塵炫耀,以一種勝利者的姿態,來看一個失敗者。

    張若塵的眉頭一皺,總覺得邵麟有些小人得志,一旦有所成就,從此之後,便是目中無人。

    這樣的人,即便是成爲界子,又能有多高的成就?

    張若塵顯得無所謂的樣子,道:“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去爭奪界子,再說,出手擊敗不死血族三王子,也只是看不慣他那麼囂張的樣子。因此,你不用來感謝我。今後,我若是又遇到太過囂張、目中無人的人,依舊會毫不客氣的出手。”

    邵麟當然是能夠聽出張若塵話中的弦外之音,心中只是冷笑,如今,我已經飲下神泉,實力遠遠超過你,即便是囂張,你又能奈我何?

    成爲界子,今後,我不僅能夠拜女皇爲師,而且還能得到數之不盡的修煉資源,睡最美的女人,得到最大的權勢。甚至,就連聖者,也要看我的臉色做事。

    你能嗎?

    想到這些,邵麟就更加輕視張若塵,笑道:“我真的很佩服你的氣度,不過,人終究還是要面對現實。或許以前,你的確比我強大一些,可是從現在開始,你再也不可能是我的對手。”

    “是嗎?”

    張若塵舔了舔嘴脣,露出淡淡的笑容。

    邵麟挺着胸膛,顯得頗爲傲然,向着遠處行去,道:“是與不是,論劍大會的時候,自然就會見分曉。”

    張若塵向邵麟的背影看了一眼,有些無趣的搖了搖頭,真的是一個狂妄自大的傢伙。

    界子就無敵嗎?

    張若塵一直堅信,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誰敢說自己天下無敵,誰就會敗得很慘。

    “大師姐,這個傢伙到底是誰?他也會參加九月初九的論劍大會?”張若塵問道。

    蓋天嬌身上的火焰,漸漸的退去,道:“此人,名叫邵麟,當初我下山歷練的時候,見他快要餓死,於是便救了他一命,並且將他帶到兩儀宗修煉。”

    “他倒也不辜負我的期望,修煉速度與你有得一拼,很快就成爲兩儀宗最傑出的劍道奇才。論劍道天賦,他超過我和齊霏雨。那個時候,我們三人是一起被挑選出來,進入劍閣修煉,耗費了兩儀宗大量的修煉資源。”

    “只可惜,邵麟卻是一隻養不熟的白眼狼,劍道大成之後,就背叛了兩儀宗。”

    蓋天嬌看了看自己粗壯的手臂,摸了摸粗糙的臉,苦笑道:“當年,我修煉到最關鍵的時刻,遭到邵麟的偷襲,導致體內的極陽之氣失去平衡,雖然保住了一條性命,卻變成現在這副鬼樣子。”

    “老實說,即便如此,我也不怪你,只怪我自己當初瞎了眼,居然會可憐他,居然會將他帶到兩儀宗。不僅害了自己,也害了宗門。”

    “真正讓我痛恨的是,他既然在兩儀宗學藝,得到了最好的師尊的教導,得到了最好的資源的培養,最後卻代表四象宗,反過來對付兩儀宗。這一點,無論如何,我也不能忍。”

    張若塵能夠感受到蓋天嬌心中的恨意,仔細想起來,她也的確是有些倒黴。

    出於好心,救了一個人,最後,卻被這個人,害得變成不男不女的模樣。

    蓋天嬌能夠被稱爲兩儀宗的四大美人之首,當初,肯定也是花容月貌,絕對不是現在這個樣子。

    不僅如此,她也是害了兩儀宗。

    兩儀宗花費大量的修煉資源,最後卻培養出一個敵人,只是想一想,也會感覺到相當的恥辱。

    張若塵道:“既然是叛徒,論劍大會的時候,我便代替宗門清理門戶。”

    蓋天嬌的一雙赤紅色的眼睛,向張若塵盯了過去,隨即,又是嘆了一聲,搖頭道:“若是界子宴之前,以你的實力,的確是能夠收拾他。可是如今,他喝下神泉,在體內,再次凝聚出三道神印,實力不知提升了多少倍。你的修爲,已經遠遠不是他的對手。論劍大會,還是我親自出手好一些。”

    張若塵道:“單打獨鬥,或是生死決戰,邵麟肯定不是你的對手。可是,論劍大會卻是比劍。”

    “大師姐,你在劍道上的造詣,遠遠不如邵麟,如此一來,你就肯定不是他的對手。所以說,論劍大會還是交給我,你應該對我有信心纔對。”

    蓋天嬌只覺得,林嶽太過輕視邵麟。

    因爲,她十分清楚神泉的藥力,根本不是林嶽可以想象。

    蓋天嬌並沒有將張若塵的話放在心上,徑直離開了書山,回到劍閣,全力以赴的準備論劍大會。

    黃煙塵向張若塵盯了過去,問道:“邵麟能夠坐穩界子座,自身實力肯定相當強大。如今,他飲下神泉,實力更是深不可測。你真的要參加論劍大會,與他交手?”

    張若塵的眼神,相當堅定,道:“我這一生,最討厭的就是背叛。”

    說完這話,張若塵也是離開了書山。

    黃煙塵只是略微停留了一下,立即追上去。剛纔人多眼雜,她不好開口,但是有些事,她一定要單獨問個清楚。

    無論他是林嶽,還是張若塵,必須要給她一個交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