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無論張若塵說的是不是真話,黃煙塵只感覺心情好了一些,試探的道:“其實,我能夠感覺到,星靈很愛你。只是因爲我,所以,她才刻意與你保持着一定的距離。你可以告訴我,最近一年來,你和她都經歷了一些什麼?”

    不知爲何,張若塵的腦海中,立即浮現出,那一夜,他與木靈希深吻的情景。

    雖然那一吻,有着很多理性難以控制的因素,可是,張若塵的心中,卻還是有着深深的罪惡感。

    張若塵向黃煙塵看了一眼,理智告訴他,絕對不能將此事說出去,要不然,做出任何解釋,皆是徒勞。

    於是接下來,張若塵便是避重就輕,向黃煙塵講了最近一年來的經歷,如何遇到木靈希,如何殺死帝一,如何來到兩儀宗……,等等。

    黃煙塵聽得很認真,不知不覺,她已經依偎在張若塵的懷中,將晶瑩剔透的臉蛋,靠在張若塵的胸口,閉上雙目,只露出兩排細密的睫毛。

    她的五官十分精緻,肌膚潤澤,寶藍色的長髮散落在地上,宛如沉睡過去了一樣。只是,那一張紅潤的嘴脣,卻是輕輕的張開,道:“張若塵,星靈是一個好女孩,你不能辜負了她。”

    “嗯!”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她的確是一個敢愛敢恨、至情至性的女子。”

    原本,黃煙塵的那一雙已經閉上的雙眸,立即睜開,道:“所以說,你和她肯定是發生過什麼,對吧?”

    張若塵的神情凝重,雙手緊緊的捏在一起,不忍再騙她。

    有些事,既然已經發生,也就沒有必要再隱瞞。

    只不過,黃煙塵盯着張若塵的眼神,便是猜測出,張若塵與端木星靈恐怕真的已經不止是單純的朋友關係。

    於是,還沒有等張若塵說出來,她就先一步說道:“算了,當我沒有問過。”

    就這樣,兩人陷入沉默。

    清晨來臨,一縷和煦的陽光,從遠處照射了過來,灑落在他們二人的身上。

    寒雪揹着一柄劍,從遠處行了過來,出現在張若塵與黃煙塵的身後,聲音頗爲青澀,道:“師尊,師公讓我來告訴你,他要單獨見一見你,有些東西,需要與你談一談。”

    張若塵站起身來,正要離開。

    身後,傳來黃煙塵的聲音:“張若塵,今晚……來我的房間,我會一直等你。”

    張若塵的腳步,略微停了停,自然是懂黃煙塵話語中的意思,只是“嗯”了一聲,繼續邁出腳步,與寒雪一起,離開了此地。

    張若塵再次見到璇璣劍聖,發現他老人家變得更加樸實無華,坐在木凳上面,正在使用竹子,編織一個竹籃,宛如一個淳樸的鄉下篾匠,沒有一絲絕代劍聖該有的銳氣。

    這是一種返璞歸真的氣質!

    璇璣劍聖的一雙手,長滿皺紋,每一個動作都顯得十分流暢,將每一塊竹子都編得極其均勻,最後,編織出來的竹籃,竟是相當精緻。

    “小雪兒,拿去吧!”

    璇璣劍聖的臉上掛着笑容,將竹籃,遞給寒雪。

    “多謝師公。”

    寒雪提着竹籃,便是離開。

    璇璣劍聖的一雙蒼老的眼睛,盯着寒雪離開的背影,眯眼一笑:“千骨體質,劍道奇才。若塵,你收的這個女弟子,小小年紀就已經將劍一修煉到第七層境界,天分比你還要高一些,將來的成就,不可想象。”

    張若塵站在璇璣劍聖的身側,道:“雪兒的資質,的確是我平生僅見,任何劍法,都是一學就會。我也是不久之前,纔將《劍一》的心得交給她,根本沒有料到,她竟然已經修煉到第七層境界。”

    半晌之後,璇璣劍聖又問道:“你已經將真相告訴了煙塵丫頭?”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既然,她已經猜出,我也不願繼續隱瞞,一切只能順其自然,是福是禍,誰又說得清?”

    璇璣劍聖也是十分平靜,道:“你與她的確都是有些苦命,多經歷一些酸甜苦辣、人生百態,對你們未必是一件壞事。”

    張若塵苦笑着搖了搖頭,道:“我發現師尊的境界,似乎又更上一層樓,給人一種返璞歸真的感覺。莫非,師尊已經突破了那個境界?”

    璇璣劍聖笑着搖頭,道:“想要突破那個境界,談何容易?只不過,最近一段時間的調整,心態的確是發生了一些變化,已經將輸贏、生死看得很淡。”

    “或許,你到我的這個境界,也能悟到那一步。該來的事,發生在面前,欣然接受便是。不該來的事,發生在面前,也能欣然接受。”

    “不說這些,此次叫你過來,主要是跟你談三件事。”

    說完之後,璇璣劍聖便是先一步席地坐下。張若塵彈了彈衣袍,恭恭敬敬的盤坐在對面的位置,認真傾聽。

    璇璣劍聖正襟危坐,身上的氣勢,突然間也變得有些凌厲,道:“你在書山上,使用的劍,就是千骨女帝的虛空劍?”

    “沒錯。”張若塵道。

    璇璣劍聖道:“你可知道,關於虛空劍,有着一個傳說。中古時期,千骨女帝在東域,與一位神靈戰鬥,最終以虛空劍擊殺了對方。”

    “但是,那一戰之後,千骨女帝也跟着失蹤。”

    “後來,墜神山嶺之中,便是出現了一座神秘莫測的殞神墓林。據說,有人看見千骨女帝進入了殞神墓林的深處,從此之後,再也沒有出來。”

    “陰間?”張若塵道。

    殞神墓林的深處,便是傳說中的陰間。

    那是一個,任何人進去,也無法走出來的地方。

    “正是陰間。”

    璇璣劍聖點了點頭,道:“有人猜測,千骨女帝當年肯定是發現了什麼,所以纔會一人一劍殺入陰間,阻止未知的隱患。”

    “也有人說,當年被千骨女帝殺死的神靈,就是從陰間逃出來。”

    “衆說紛紜,誰都不知道,什麼是真,什麼是假。不過,有一點是可以肯定,陰間的亡靈凶煞無法逃出殞神墓林,肯定是與千骨女帝有極大的關係。”

    張若塵的眉頭一皺,隨即,點了點頭,道:“恐怕也只有千骨女帝,才能鎮得住陰間亡靈。”

    璇璣劍聖正色道:“但是,虛空劍卻出現在你的手中,由此可見,千骨女帝很可能已經隕落。如此一來,殞神墓林就成爲一個不確定的因素,那些亡靈凶煞,隨時都可能會逃出來。若是如此,繁華鼎盛的東域,恐怕會在一夜之間,變成人間地獄。”

    張若塵倒吸了一口寒氣,終於意識到有些不妙。

    “當然,這些都是爲師的猜測,誰都說不清楚,殞神墓林的深處,到底是一種什麼情況。”

    璇璣劍聖微微一笑,使得凝重的氣氛變淡了一些,道:“爲師之所以給你說這些,也只是給你提一個醒。虛空劍乃是無上聖器,靈性十足,它會出現在你的手中,絕不是偶然,很可能是它主動來找你。”

    “若是,有一天,陰間的亡靈真的逃了出來,唯一解決的辦法,便是將虛空劍帶回殞神墓林,去找千骨女帝。你若是能夠找到她,或許能夠化解一場災難。”

    張若塵道:“弟子一定謹記師尊的話。”

    璇璣劍聖不再多言,又道:“第二件事,既然九月初九爲師就要與九幽劍聖生死一戰,自然是要提前安排後事。”

    “師尊……”張若塵道。

    璇璣劍聖伸出一隻手,止住了張若塵要說的話,隨即,將雙手擡了起來,匯聚向眉心的位置。

    璇璣劍聖的眉心,浮現出一粒銀色的光點。

    一柄聖劍,從他的眉心飛出來,懸浮在兩人之間的半空。

    聖劍,長達四尺,寬三寸,劍體卻並不規則,猶如矩尺一般。

    劍身,十分光滑,猶如是有純銀鑄煉而成,有着一道道白色的紋印在上面緩緩的流動。

    “此劍,名爲‘滔天’。從祖師一代算起來,已經傳承了十六代,每一代都是由一位劍聖守護,同時也是在捍衛一個巨大的秘密。”

    張若塵問道:“什麼秘密?”

    璇璣劍聖笑着搖了搖頭,道:“爲師也不太清楚,到底是什麼秘密。因爲,整個崑崙界,一共有六柄類似的劍,分爲六脈,由六人執掌。時機不到,即便是六位持劍人,也不會知道六柄聖劍的作用。”

    “我與九幽劍聖一戰,若是,不幸戰敗身亡,你便是滔天劍的下一代持劍人,帶着爲師的屍體和滔天劍,前往中域的冥王劍冢,將爲師與歷代祖師埋葬在一起。到了那裡,自然有人會告訴你一切。”

    “冥王劍冢。”

    張若塵跟着唸了一句,默記下來,隨即又道:“論劍大會的時候,師尊一定不會敗,肯定能夠擊敗九幽劍聖。”

    “爲師的心境,已經超出他一籌,至少有七成的把握能夠取勝。提前安排後事,也只是以防萬一。滔天聖劍的傳人,絕不能中斷。”

    璇璣劍聖對自己的劍道,似乎也是極有信心,蒼老的臉上,露出自信的笑容。

    張若塵道:“那麼,師尊說的第三件事?”

    璇璣劍聖淡淡的一笑,將滔天聖劍收了起來,道:“第三件事,便是助你修煉無形無相三十六變,以免將來,你遇到一些老怪物,暴露了身份。”

    接下來的時間,張若塵跟隨璇璣劍聖專心致志的修煉無形無相三十六變,直到夜幕降臨,兩人才停了下來。

    張若塵返回閉關石屋,準備獨自一人,繼續修煉無形無相三十六變。

    突然,他停了下來,腦海中,記起黃煙塵說過的話。

    猶豫了片刻,張若塵最終還是站起身來,離開閉關石屋,踩着柔美的月色,向黃煙塵的房間行了過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