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吱呀!”

    房門,沒有鎖上,張若塵只是輕輕的一推,便是向左右兩邊打開。

    淡淡的幽香,從裡面飄了出來。

    張若塵的雙腳,纔剛剛跨過門檻,房門就又自動關上。張若塵倒也沒有絲毫意外,向房中看了過去,只見,遠處有着兩根龍鳳形態的紅燭,散發出微弱的光。

    房間中,也是一片紅,紅色的地毯,紅色帷幕,在那遠處,還有一張十分寬闊的紅色牀榻。

    這一刻,張若塵竟是生出錯覺,猶如他和黃煙塵的婚禮,並沒有被破壞,最近一年發生的事,完全就是一個夢,直到現在,他終於完成了婚禮,走入洞房。

    帷幕的後面,有着一個一丈見方的浴池,池中熱氣騰騰,涌出一縷縷白色的煙霧,有着粉紅色的花瓣飄在水面。

    此刻,黃煙塵正在浴池中沐浴,下半身完全浸泡在水中,由花瓣遮擋,只是露出雪白晶瑩的玉背,還有溼漉漉的藍色秀髮。

    燭光下,可以清晰看見,背部和腰部無比驚心動魄的曲線,有着一顆顆飽滿的水珠,在肌膚上面滾動,顯得格外的美麗。

    黃煙塵用着柔若無骨的手指,輕輕的擦拭香肩和頸部,柔聲的道:“我以爲,你今夜不會過來。”

    張若塵站在浴池邊,看着水中那個有着傾國傾城容顏的絕美女子,心情頗爲複雜,既有一種欣賞,也有一種愧疚,還有一種來自於男人本能的東西。

    他道:“若是今夜,我沒有來,你會恨我嗎?”

    “嘩啦!”

    黃煙塵的一雙修長、柔美的玉臂,相互交叉,抱在胸前,嬌軀微微的蜷縮了一些,道:“不會。”

    沉思了很久,她才又道:“當然,若是那樣,我便會明白,你從來都沒愛過我。我會主動解除婚約,放你自由,那樣,你就可以去尋找自己的真愛。”

    張若塵道:“可是,我終究還是準時前來赴約,今夜算是我們第一幽會吧?”

    “對啊!”

    黃煙塵的那張冰冷的容顏,卻是露出發自內心的微笑,手指輕輕的划水,嘴角上挑,道:“我依舊還記得,當初你剛進西院的時候,也是如今晚一般。我在池中沐浴,而你卻在池邊偷看。”

    張若塵乾咳了兩聲,道:“當時,完全是端木師姐瞎鬧,要不然,我也不會闖入到你沐浴的池邊。至於今晚,我是以一種最爲光明正大的身份,站在你的面前,這也能算是偷看?”

    黃煙塵輕輕的咬了咬嘴脣,顯然是很不服氣,不過,卻是沒有發作出來,儘量讓自己的聲音顯得柔和,不去破壞今夜的氣氛,道:“我要穿衣服,你還不轉過頭去?”

    張若塵轉過頭去,閉上了雙眼。

    身後,傳來水聲,腳步聲,緊接着便是穿衣服的聲音。

    又過了許久,黃煙塵的聲音,纔再次響起:“現在,你可以轉過身了!”

    張若塵轉過身去,只見不遠處,黃煙塵穿着一身繡着鴛鴦圖案的大紅色衣袍,坐在牀榻的邊緣,長袍一直拖到地上,散開了差不多有三米的距離,有着一根根緋紅的羽毛,織在長袍的邊緣。

    黃煙塵的頭頂,有着紅蓋頭,遮住了清麗的容顏。

    兩盞紅燭,立在牀榻的左右兩側,火苗不停跳動,使得眼前的畫面顯得無比的美麗。

    黃煙塵的聲音,略微有些顫抖,道:“今夜,我願意做你的新娘,你……呢?”

    看到這一幕,張若塵也是屏住呼吸,心跳加快了一些,向黃煙塵走了過去,拿起牀榻上的金色喜秤,準備將紅蓋頭揭開。

    可是,還在中途的時候,他的手卻又停了下來,道:“你真的已經決定了嗎?一旦嫁給我,我未必能夠給你未來。甚至,就連一場風風光光的婚禮,也給不了你。”

    黃煙塵道:“我明白。”

    張若塵點了點頭,再也沒有任何猶豫,使用喜秤,將她頭上的紅蓋頭揭開,頓時,顯露出一張美麗、優雅、精緻的容顏。

    爲了這一刻,黃煙塵顯然是經過精心打扮,勾畫了眉毛,印上緋紅色的嘴脣,雪白的臉頰上有着兩抹淺淺的紅暈。

    張若塵坐到了牀邊,捏住了她的玉手,盯着她的容顏,道:“今晚,你真的很美。”

    隨後,兩人便是緩緩的倒在牀榻上面,一個睡在左邊,一個睡在右邊,目光都是盯着上方,並沒有合上眼皮。

    黃煙塵抿了抿嘴脣,問道:“張若塵,我們現在算是在洞房?”

    “或許算是。”張若塵道。

    “哦!”

    黃煙塵沒有再繼續多問,不過,眼眸中,卻是多了一份失落和哀傷。

    即便,黃煙塵沒有經歷過洞房,卻也知道,絕不應該是現在的樣子,說到底,張若塵還是沒有將她當成一個情人,或許只是將她成了一個師姐。

    紅燭的光芒,不停搖曳,使得房間中的一切顯得若隱若現。

    此刻,張若塵的腦海中,不斷浮現出池瑤的模樣,既有她的一顰一笑,也有她最後殺死他的那一刻的模樣。

    與此同時,張若塵臉上的表情,也不斷的發生變化,時而開心,時而痛苦,時而掙扎。

    池瑤的身影,猶如魔魘一般,根本揮之不去。

    特別是此刻的洞房之夜,這樣的情緒,便是野蠻生長,變得越發強烈,使得張若塵的額頭上冒出一滴滴汗珠,全身的青筋都凸顯了出來。他抓住黃煙塵的手的時候,也更加用力了幾分。

    “張若塵,你怎麼了?”

    黃煙塵看到張若塵痛苦的模樣,立即坐了起來,伸出一隻手,向張若塵的額頭探過去,只感覺張若塵的身體十分滾燙,有着一股熱流不斷衝擊向頭頂。

    很顯然,張若塵此刻的狀態,相當不妙,很可能是已經走火入魔,稍有不慎,一身修爲將會毀於一旦。

    黃煙塵並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立即起身,想要前去請師尊。

    只有師尊出手,或許可以救他。

    但是,黃煙塵纔剛剛走下牀,身後,便是有着一隻大手,扣在了她的左肩。

    “池瑤……你爲何要殺我……”

    張若塵的雙眼全是血絲,瞳孔有些發紅,手臂猛然一用力,將黃煙塵拖了回去,撲在了她的身上,將她壓在了身下。

    “張若塵,你別嚇我……放我出去……我現在就去請師尊過來,助你療傷。”

    黃煙塵心中猜測,張若塵肯定是有心魔,而且,一直將心魔壓制在內心深處。直到今夜,不知爲何,心魔卻是爆發了出來。

    池瑤?

    怎麼會是池瑤?

    如若,張若塵的心魔,真的是高高在上池瑤女皇,那麼,他所承受的壓力,真不是常人可以想象。

    因爲修煉成龍象般若掌的第七掌,張若塵體內的陽剛之氣,乃是常人的十倍。

    若是平時,他自然是可以使用強大的修爲,將陽剛之氣壓制下去,保持着絕對的理智。

    但是,今晚卻不一樣,正如黃煙塵所想的一樣,池瑤就如心魔一般,一直待在張若塵的心中,無論是仇恨,還是愛意,其實都是一樣的強烈。

    隨着心魔釋放出來,使得張若塵完全失去理智。

    十倍的陽剛之氣,自然也跟着失去控制,匯聚上張若塵的頭頂和小腹。

    “刺啦!”

    張若塵的雙手同時用力,將黃煙塵身上那一件大紅色的衣袍完全扯開,顯露出一具雪白玲瓏的嬌軀。

    紅色的嫁衣和瑩白的肌膚,竟是形成如此鮮明的對比。

    “張若塵,你……你要幹什麼……你先停下來……”

    黃煙塵也有些驚慌失措,一掌向上擊去,可是,卻又害怕傷到張若塵,於是化解了掌力。以至於,黃煙塵的手掌,只是輕輕的拍打在張若塵的胸口,根本無法阻止他的進一步侵犯。

    此刻的張若塵,思維相當混亂,根本分不清身下的女子,到底是池瑤,還是黃煙塵,只有着一種原始的欲.望。

    本來,黃煙塵最開始還在掙扎,還在抗拒,可是到後來,她便徹底的放棄抵抗,雙手緊緊的抱住了張若塵的脖子,貝齒咬着嘴脣,眼眸中,卻是有着淚水不停的流淌。

    因爲黃煙塵知道,張若塵心中的新娘,很可能並不是她。

    對她來說,這一夜,恐怕會有些一些漫長。

    房間外,早已佈置了陣法,倒也沒有人知道里面發生的一切。

    第二天清晨,張若塵有些精疲力竭,從牀榻上醒了過來,只感覺胸口有些溫熱,低頭看過去,才發現那是黃煙塵的臉蛋。

    此刻,黃煙塵的嬌軀一絲不掛,依偎在他的懷中,睡得極是甜美,只是一雙修長的柳眉,卻是微微上挑,顯得頗爲春.意柔媚。

    “到底是怎麼了?”

    張若塵揉了揉太陽穴,努力回憶昨夜發生的事,只感覺無比頭疼,竟是什麼都無法記起來。

    只是,當他看見,黃煙塵的一雙修長的玉.腿之間,有着血跡斑斑,便是知道,有些事終究還是發生。

    張若塵閉上眼睛,長長的嘆了一聲。

    “師尊,外面有人要見你,他說,他是兩儀宗的紫霞半聖。”

    寒雪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張若塵迴應了一聲,儘量沒有驚醒黃煙塵,將衣袍穿上,走下了牀。

    黃煙塵睜開雙眸,慵懶的臥在牀上,猶如一團春泥一般,柔聲道:“你要走了嗎?”

    張若塵轉過身,向她看了一眼,笑道:“紫霞半聖來到這裡,肯定是因爲兩儀宗的高層要見我。畢竟,界子宴的時候,發生了不少事,他們估計也是要詢問一番。你先好好休息,不要胡思亂想。”

    離開房間,張若塵便是去見了紫霞半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