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紫霞半聖,乃是長生院紫霞靈山的尊主,也是林嶽名義在的師尊。

    界子宴一戰之後,林嶽在兩儀宗的名氣,已經可以與蓋天嬌並列,堪稱是兩儀宗的兩位人氣王,未來前途無量。

    雖然,紫霞半聖只是林嶽名義上的師尊,卻也是沾了不少光,讓兩儀宗的諸多半聖都十分羨慕。

    紫霞半聖見到張若塵,當然是相當高興,絲毫都不掩飾眼中的讚賞神色,道:“林嶽,此次界子宴,你做的很好,將魔教的高手打得落花流水,的確是爲兩儀宗樹立了威望。你爲宗門做出貢獻,宗門自然是不會虧待你,現在就隨爲師去太清宮,宗主要親自見你。”

    雖然,張若塵的修爲,還是魚龍第八變,可是精神力卻已經達到半聖境界,足以與紫霞半聖平起平坐。

    因此,紫霞半聖並沒有擺出尊主的身份,而是以一種平輩的方式,稱呼張若塵。

    “宗主要親自見我?”張若塵略微有些詫異。

    “沒錯。”

    紫霞半聖笑道:“據我所知,太一祖師一直都很看好你,有他老人家做靠山,宗主詢問你什麼事,你如實交代就行,不用太過緊張。”

    張若塵自然是答應了下來,與紫霞半聖一起,返回兩儀宗的山門。

    兩儀宗,太清宮。

    此刻,兩儀宗的宗主“寧玄道”與葬月劍聖,並肩而立,站在殿宇的中心,正在商談一件頗爲隱秘的事。

    葬月劍聖的眉頭緊皺,眼神相當凝重,頗爲憂心的說道:“宗主,太一祖師從古神山的第七重山傳來消息,天劍又發生異動,劍尖直指殞神墓林的方向,已經是這個月的第三次異動。”

    “自古以來,天劍和地劍都是在鎮壓兩儀宗的氣運。兩劍不動,便是代表兩儀宗將會繁榮鼎盛,外敵不敢入侵。”

    “若是地劍動,便是代表將有災難降臨,兩儀宗會有重要的人物隕落。”

    “若是天劍動,便是代表此次災難相當兇猛,將會禍及全宗。”

    “如今,短短一個月,天劍已經動了三次,由此說明,最近一段時間,必定是有重大的劫難發生。”

    寧玄道穿着一身道袍,手持一根青銅拂塵,神情也是相當嚴肅,目光向殞神墓林的方向望去,道:“虛空劍出世,本就代表,殞神墓林出現了非同一般的狀況。”

    葬月劍聖道:“我已經派遣大弟子‘蕭雲’,二弟子‘司徒筱’,趕去殞神墓林,若是出現狀況,他們會在第一時間,將消息傳回宗門。”

    “咻!”

    天邊,一粒光點,急速的飛來,衝入太清宮,落入葬月劍聖的手中。

    那是一塊傳訊光符。

    一個個文字,從光符中涌出來,呈現在葬月劍聖的手掌心。

    看完光符上的內容,葬月劍聖臉上的神情,變得更加沉凝。

    “怎麼了?”寧玄道問道。

    葬月劍聖將傳訊光符收了起來,道:“蕭雲和司徒筱在殞神墓林,發現了不死血族的修士。”

    “他們居然也去了殞神墓林。”

    寧玄道冷哼一聲,道:“當年,圍攻不死血族,兩儀宗也是出了不小的力氣,恐怕他們是記恨在心,想要動一些邪惡的念頭。”

    “無論如何,此事非同小可,爲了以防萬一,從今日開始,兩儀宗進入最高戒備狀態。”

    隨即,寧玄道便是以聖魂的力量,傳出命令,化爲一道道音波,飛出殿宇,傳向三宮七十二院。

    片刻後,一位聖傳弟子,從大門外走進來,恭恭敬敬的向寧玄道一拜,道:“宗主,林嶽和紫霞半聖已經到了殿外。”

    “讓他們進來。”

    寧玄道的身形一動,下一刻,出現在殿宇最上方的位置,坐在一張由聖石雕琢成的椅子上面。

    葬月劍聖並沒有離開,來到寧玄道的左下方,也是在一個位置上面坐下。

    紫霞半聖和張若塵,一前一後,從外面走了進來,一直來到大殿的中心位置,才停下腳步。

    紫霞半聖自動退到一旁,站在大殿右側的位置。

    張若塵躬身一拜,道,“弟子林嶽,拜見宗主,拜見劍聖。”

    “林嶽,你現在已經是精神力半聖,即便見到本宗,也無需多禮。”

    寧玄道的神情顯得頗爲柔和,仔細的打量了張若塵一番,點了點頭,笑道:“不愧是兩儀宗的劍道奇才,的確是一表人才,氣質不凡。難怪前些日子,神龍半人族的族長,親自找到本宗,想要給你介紹一門婚事。”

    張若塵只是想了想,便是大概猜出了其中的原因,心中也只能苦笑。

    經歷了界子宴,天下人都知道林嶽鍾情的是東域聖王府的煙塵郡主,因此,寧玄道也就沒有繼續提這件事。他又道:“此次,你在界子宴上的表現,相當不錯,本宗和劍聖一直都在關注。”

    “這些年來,魔教除了與兵部交手的時候,吃過一些虧,與別的宗門爭鋒,皆是銳不可當,無人能敵。很少像界子宴的時候,那麼灰頭土臉。”

    “不過,本宗實在很不解,既然你有強大的實力,可以爭奪界子的位置,爲何卻選擇放棄呢?”

    張若塵早就料到寧玄道會出這個問題,於是,他將回答聖書才女的理由,又重新說了一遍。

    反正界子宴已經結束,木已成舟,寧玄道也就沒有繼續詢問,目光卻是變得更加嚴肅,又道:“那麼,關於虛空劍和千骨女帝的傳承呢?”

    即便是面對兩儀宗的宗主和葬月劍聖,張若塵也顯得十分輕鬆,沒有絲毫緊張。

    張若塵笑了笑,道:“其實,那柄虛空劍,乃是元龍半聖贈送給晚輩。”

    寧玄道和葬月劍聖皆是一怔,顯然是相當詫異。

    他們當然知道元龍半聖,只是怎麼都想不通,元龍半聖爲何要將虛空劍,如此珍貴的至寶,贈送給林嶽?

    其實,最爲震驚的卻是紫霞半聖,因爲他最爲了解元龍半聖贈送給林嶽虛空劍的整個過程。

    紫霞半聖依舊難以置信,再次確認,道:“你的意思,當初,元龍半聖贈送給你的那一柄殘損的聖劍,就是傳說中千骨女帝的佩劍‘虛空劍’?”

    張若塵道:“最開始,弟子也以爲只是一柄殘損的劍,後來才知道,它就是虛空劍。”

    紫霞半聖哈哈大笑了起來,笑得眼淚都要流出。

    若是可以,紫霞半聖現在就想立即去將這個消息,告訴元龍那個老傢伙,倒想看一看,會不會將他氣死?

    寧玄道和葬月劍聖聽到紫霞半聖講出了前因後果,也都相視一笑,露出古怪的神情。

    元龍半聖居然親手將虛空劍,送給了一個小輩,若是讓他知道真相,即便是以半聖的心境,估計也會吐好幾天的血。

    隨後,寧玄道又詢問了張若塵一些事,張若塵全部都是對答如流,沒有露出任何破綻。

    “距離九月初九,已經不足一個月,到時候,你肯定是要代表兩儀宗參加論劍大會。別的對手,對你來說,倒是不足爲懼。可是有一人,卻是你最大的威脅。”寧玄道慎重的道。

    張若塵道:“四象宗的邵麟?”

    寧玄道點了點頭,道:“此子的劍道天賦,與你估計也是在伯仲之間。如今,他又成爲九大界子之一,喝下神泉,實力恐怕比二階半聖都要強大。以你現在的實力,與他交手,必敗無疑。”

    張若塵問道:“弟子一定會全力以赴,絕不會讓劍閣落入四象宗。”

    根據,齊宏的記憶,張若塵可是知道,四象宗與魔教有秘密的合作。此次論劍大會,就是他們在暗中佈局,想要將劍閣奪走。

    寧玄道頗爲欣慰,道:“你有這樣的決心,自然是極好,宗門也會全力支持你。你有什麼要求,現在就可以提,只要合情合理,本宗一定會答應你。”

    張若塵沒有任何猶豫,道:“弟子想要觀閱無字劍譜。”

    無字劍譜,堪稱是劍道的第一聖典,誰不想親眼看一看?

    葬月劍聖卻是微微皺眉,道:“林嶽,你的劍道天賦的確很高,可是修爲境界卻還是太低。無字劍譜相當高深,你可知道,即便是很多聖者級別的人物,也很難從中參悟出有價值的東西。”

    “如今時間緊迫,你更應該將時間,合理的用在提升修爲境界上面。”

    “本聖,也就直話直說,以你魚龍第八變的修爲,即便將劍二修煉到大圓滿,也不可能是邵麟的對手。”

    “但是,只要你能夠在論劍大會之前,一舉突破到魚龍第九變。同時,論劍大會有着一場祭祀儀式,到時候,你可以藉助神靈的力量,再煉化一滴神血。如此一來,你纔有機會擊敗邵麟。”

    很顯然,葬月劍聖是根據自己的理解與推算,給林嶽做出了最好的安排。

    只要一切順利,林嶽未必沒有機會擊敗邵麟。

    只不過,張若塵卻也有他自己的想法。無論如何,他也必須要在論劍大會的時候,達到劍二的大圓滿。

    因爲,這是璇璣劍聖一直以來,對他最大的期望。

    只要他能夠做到,璇璣劍聖在與九幽劍聖決戰之前,肯定會相當欣慰,狀態也必定會更好。

    如此一來,璇璣劍聖也就更有機會取勝。

    距離論劍大會只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只有參悟無字劍譜,張若塵纔有一絲機會,將劍二修煉到大圓滿。除此之外,別無可能。

    張若塵的眼神,十分堅定,不卑不亢,道:“弟子只有這個請求,希望宗主和劍聖能夠答應。”

    ……

    (關於《萬古神帝》的一些劇透,已經在微信公衆號“feitianyu5“上面發佈,大家可以去看一下,裡面爆料了很多幹貨。另外,大家也可以關注”飛天魚的微博“,關於更新時間,會在微博上提前提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