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面對林嶽的堅持,寧玄道和葬月劍聖都是相當不解,也頗爲無奈。

    此刻,寧玄道倒也不好繼續拒絕林嶽,畢竟一開始的時候,他就已經將話說得很滿,若是再用別的理由推辭,反而失去一宗之主的氣度。

    “既然,你的意志如此堅定,倒也是一件好事,希望你真的能夠從無字劍譜上面參悟出一些東西。”

    寧玄道的目光,向葬月劍聖看了過去,輕輕的點了點頭。

    “林嶽,隨本聖一起去劍閣,觀閱無字劍譜。”

    既然,宗主已經發話,葬月劍聖也就沒有繼續訓斥林嶽。

    於是,他站起身,一言不發,帶着張若塵離開了太清宮。

    與此同時,神臺城中,一座頗爲廣闊的府邸,正在舉辦宴席。

    此處,乃是四象宗暫時居住的地方。

    因爲,邵麟成爲九大界子之一,四象宗的全宗上下一片歡騰,於是,纔會舉辦宴席,廣邀天下修士,慶祝這一件大喜事。

    宴席已經持續了一天一夜,終於還是結束。

    玄一聖者將所有賓客,全部送走,才單獨與邵麟商談關於論劍大會的事宜。

    “邵麟,你確定在論劍大會,一定要與兩儀宗的林嶽一戰?”玄一聖者略微皺眉,不太贊同邵麟的這一決定。

    林嶽不僅是千骨女帝的傳人,更是成爲精神力半聖,雖然說,這兩個身份對論劍大會沒有太大的影響,可是卻能夠做一做文章。

    說不一定,還有機會,讓林嶽無法代表兩儀宗參加論劍大會。

    如此一來,就能確保萬無一失。

    “區區一個林嶽而已,莫非玄一聖者還擔心我收拾不了他?”

    成爲界子之後,邵麟的眼中更多了幾分睥睨之氣。

    即便是,四象宗的玄一聖者,站在他的面前,邵麟也有些不放在眼中。

    WWW¸ttκā n¸¢O

    只是一個聖者而已,而他,卻即將成爲女皇的弟子,身份和地位,何等尊貴?

    有了女皇弟子的身份,即便是聖者見了他,恐怕也要低頭巴結他。

    再說,以他的天資,加上界子的資源,要不了多久,必定能夠成聖。既然如此,他何必還要看玄一聖者的臉色做事?

    玄一聖者自然聽得出,邵麟的語氣,變得和以前有些不一樣。

    他倒也沒有放在心上,畢竟,邵麟現在的身份,的確已經和以前不一樣,足以和聖者平起平坐。

    “本聖只是擔心出現意外,虛空劍乃是千骨女帝的佩劍,威力非同小可,絕對不能小覷。”玄一聖者肅然道。

    邵麟顯得傲氣十足,五根手指捏成了拳頭,冷笑一聲,“虛空劍雖然厲害,可是,林嶽卻只有魚龍第八變的修爲,即便能夠在論劍大會之前,突破到魚龍第九變,又能發揮虛空劍的多少力量?”

    “以我現在的實力,即便是對上二階半聖,也不會輸。更何況是他?”

    “再說,此次四象宗爲了確保萬無一失,不是將四象聖劍之中排名第三的‘朱雀劍’帶了過來。只要我使用朱雀劍,難道還懼虛空劍?”

    玄一聖者很清楚,邵麟是在打朱雀劍的主意。

    一旦讓他使用朱雀劍,參加論劍大會,今後恐怕就很難再要得回來?

    邵麟對自己的實力,相當自信,繼續道:“林嶽在界子宴上,簡直就是出盡風頭,外人看來,他似乎比我們九大界子還要厲害。”

    “只有,我以絕對的實力,堂堂正正的將他擊敗,方能向天下修士證明,九大界子纔是崑崙界最強大的英豪。同時,這也是聖書才女的意思。”

    不久之前,聖書才女單獨與他見了一面,告訴了邵麟,希望邵麟能夠在論劍大會,與林嶽堂堂正正的一戰,將林嶽擊敗,以此捍衛九大界子的榮耀。

    邵麟至今依舊還是記得聖書才女,那十分期盼的眼神,無論如何,也絕對不能讓她失望。

    將來,他若是成聖,一定要得到聖書才女,如此一個匯聚美貌、才華、修爲、智慧於一身的女子,怎麼可以成爲別的男人的女人?

    再說聖書才女的背後,還有整個儒道,只要得到她,等於就是得到儒道的支持,對他今後的雄圖霸業,必定是有無窮的好處。

    因此,這一次與林嶽一戰,無論如何,也不能讓聖書才女失望。

    “既然才女的意思,那麼,本聖也就無話可說。”

    玄一聖者微微皺起眉,實在有些想不通,林嶽明明是聖書才女的人,爲何聖書才女還要讓邵麟當着天下人的面,將林嶽擊敗?

    莫非真的只是想要捍衛九位界子的榮耀?還是說,林嶽沒有去爭奪界子的位置,得罪了聖書才女?

    對於聖書才女的做法,玄一聖者實在是有些看不透。

    ……

    …………

    葬月劍聖帶着張若塵,進入劍閣,一邊前行,一邊說道:“劍閣乃是一件時空寶物,在太極道創立之初,就已經存在。至於無字劍譜,則是存放在劍閣的第七層。”

    以張若塵現在對劍道的領悟,憑藉自身的實力,只能進入劍閣的第二層。

    想要前往劍閣的第七層,必須由葬月劍聖親自引領。

    每向上攀登一層,劍閣的內空間,就會變得龐大數倍。劍閣的第七層,已經是相當浩闊,一眼望去,青山綠水,鳥語花香,完全看不到盡頭,宛如是來到一座墟界。

    “劍閣的第七層,乃是一座天圓地方的小世界,縱橫直徑差不多有三千七百里。”

    葬月劍聖向林嶽看了過去,卻見他十分平靜的模樣,雙眼相當內斂,正在打量四周。

    別的修士,若是知道,一座塔的內部,竟然有如此廣闊的世界,肯定會相當震驚。表現得如林嶽這麼平靜的人,卻是少之又少。

    葬月劍聖點了點頭,對於林嶽的心境,還是頗爲讚賞,說不定他真的有可能創造出奇蹟,以魚龍境的修爲,從無字劍譜上面,參悟出一些劍道知識。

    劍閣的第七層,靈氣相當充足,長着很多稀有的靈藥,每一株都是價值連城。其中一些靈藥,年份還相當久遠,散發出濃烈的異香。

    不遠處,一株七彩色的靈花,逸散出強大的聖氣,竟然化爲人形,化爲一個老態龍鍾的白髮老嫗。

    白髮老嫗穿着紅色的衣袍,身形十分佝僂,彎腰駝背,皮膚皺巴巴的猶如干枯的樹皮,給人一種隨時都要步入棺材的感覺。

    “靈藥化形。”

    張若塵盯向紅衣老嫗,心中略微有些震驚。

    蠻獸修煉到半聖境界,可以化形爲半人半獸的狀態。達到聖者境界,才能夠可以完全化爲人形。

    只不過,除了太古遺種和神獸後裔,一般的蠻獸,修煉速度其實極其緩慢,修煉數百年,也未必能夠成爲達到半聖境界。想要化爲人形,可謂是千難萬難。

    靈藥,想要化爲人形,比一般的蠻獸,卻還要艱難千百倍。

    一般來說,靈藥需要生長一萬年,才能初步誕生出智慧。若是,沒有人悉心引導,傳授給它修煉法門,其實,它就算智慧再高,也只是一株靈藥,根本無法化爲人形,也沒有任何攻擊力。

    即便,有人傳授給一株靈藥修煉功法,靈藥的修煉速度,也是相當緩慢,不知需要修煉多少萬年,才能化爲人形。

    只不過,靈藥的壽命,相當悠久,可以長達萬年,十萬年……,不是人類和蠻獸可以比擬。因此,它們倒也不用擔心會耗盡壽元。

    所以說,那些歷史悠久的宗門之中,最年長的並不是老一輩聖者,而是,鎮守宗門的聖獸和聖藥。

    即便是很多蠻獸的壽命,也比人類更加悠久。

    天道一直都很公平,給了人類強大的繁殖能力和超越別的種族的修煉速度,卻不會給人類太過悠久的壽元。

    眼前的紅衣老嫗,就是一株聖藥,叫做七色海棠。

    她僅僅只是坐鎮在劍閣,並不負責守護兩儀宗。若是,劍閣被四象宗奪走,那麼,她也會與劍閣一起,前往四象宗。

    沒有人知道七色海棠,到底活了多麼悠久的歲月。只是,根據最早的古籍記載,從遙遠的中古時期,她就已經在劍閣,而且,從來沒有離開過劍閣。

    即便是在整個崑崙界,恐怕也是壽命最爲悠久的聖藥之一。

    葬月劍聖對紅衣老嫗躬身一拜,顯得頗爲恭敬,道:“見過海棠婆婆。”

    紅衣老嫗淡淡的盯了葬月劍聖一眼,露出不悅的神情,聲音嘶啞的道:“葬月,你怎麼會帶一個魚龍境的人類,來到劍閣的第七層?你這麼做,豈不是破壞了劍閣的規矩。”

    葬月劍聖道:“此次帶他來劍閣第七層,乃是宗主的意思,讓他觀閱無字劍譜,參悟劍道。半年之內,我便會帶他離開,請海棠婆婆通融。”

    “觀閱無字劍譜?一個魚龍境的修士,境界太低,恐怕根本看不見劍譜上的文字。對他來說,真的有意義嗎?”

    紅衣老嫗的一雙深邃的眼睛,向張若塵盯了過去,驀地,嘴裏發出一聲輕咦,眼中露出一道異樣的神色。

    即便,最近一段時間,張若塵將無形無相三十六變,修煉到更加精妙的程度,可是面對紅衣老嫗的目光,他的身體,猶如變得透明,竟有一種無所遁形的感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