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位劍閣的守護者,修爲深不可測,給張若塵造成了無比巨大的壓力,一粒粒汗珠不斷從毛孔中涌出來,將背部溼透。

    若是,身份暴露,以他的修爲,根本不可能活着逃出劍閣。

    誰能料到,劍閣中,竟有一位如此可怕的存在?

    紅衣老嫗盯着張若塵,點了點頭,意味深長的道:“這個兩儀宗弟子的身上,倒是藏有不少秘密。”

    葬月劍聖以爲紅衣老嫗指的是千骨女帝的傳承,因此,也就沒有放在心上,道:“林嶽堪稱是中古時期之後,兩儀宗的第一劍道奇才,自身的氣運也是非同小可,得到了一些奇遇。”

    “也罷。既然兩儀宗做出這樣的決定,就讓他去試一試,反正,從古至今,從來沒有人可以在魚龍境,就能看見無字劍譜上的文字。”

    紅衣老嫗轉過身,向遠處行去。

    她的步法,看似緩慢,可是,僅僅只是走出了四、五步,便是徹底消失在張若塵的視線之內。

    葬月劍聖向紅衣老嫗離開的方向,躬身一拜,對張若塵說道:“林嶽,海棠婆婆乃是劍閣的守護者,劍道上的造詣也遠遠超過本聖。當初,還是她老人家的指點,本聖才能將劍七修煉成功,一舉封爲劍聖。今後,你若是遇到她,一定要對她恭敬一些。”

    “多謝劍聖提醒。”張若塵道。

    劍閣的第七層,完全就是一片十分平坦、廣闊的世界,即便是有山,也只是矮矮的丘陵。唯獨,第七層的中心位置,卻是聳立着一座紅褐色的石山。

    山體,相當陡峭,四面都是絕壁,高達兩萬多米,直接聳入進雲間,宛如就是一柄立在天地中心的巨大石劍。

    站在石山的下方,葬月劍聖向上眺望,眼神相當嚴肅,充滿了敬畏,道:“這,便是無字劍譜,也被稱爲‘無字劍山’。境界不夠的人,只能感受到山體散發出來的龐大劍意,根本看不到任何文字和圖案。”

    張若塵早就已經感覺到那一股龐大無比的劍道氣息,向上看去,甚至能夠看見,一道道劍氣,匯聚成河流,圍繞無字劍山飛行,發出“嘩嘩”的聲音。

    他怎麼也沒有料到,傳說中的無字劍譜,竟然並不是書冊,而是一座石山。

    葬月劍聖道:“劍閣第七層的時間流速,與外界有些不一樣。你在這裡修煉八天,外界也纔過去一天。接下來的時間,就靠你自己參悟,半年後,本聖再來接你。”

    劍閣中,每一層的時間流速都不一樣,越是往上,時間的比例,也就越是巨大。

    因爲,劍閣第七層的時間流速實在太快,除了閉關之外,葬月劍聖也不敢待在這裡。待在這裡,與自殺沒有區別,每一刻都在消耗自身的壽元。

    葬月劍聖離開之後,張若塵便向無字劍山走了過去,伸出一隻手,小心翼翼的觸摸劍山下方堅硬的石壁。

    隨後,他將龐大的精神力,釋放了出來,化爲一粒粒光點,從手掌心釋放出來,準備探查無字劍山。

    “譁!”

    精神力剛剛與無字劍山觸碰,立即就被一股強大的劍道力量擊潰,消散得無形無影。

    張若塵的嘴裡發出一聲悶哼,立即撤回手掌,向後倒退了十多步。

    “好厲害的無字劍山,以我現在四十五階的精神力完全,在它的面前,卻如同螻蟻一般。”

    張若塵的心中,對無字劍山,便是多了幾分敬畏。

    要知道,整個崑崙界的劍法和劍訣的源頭,最終,全部都會追溯到無字劍山的身上。

    真是讓人猜不透,如此一座蘊含無窮無盡劍道的劍山,怎麼會平白無故的出現在崑崙界?

    到底是誰,創造了它?

    “據說,必須達到聖者的境界,才能從無字劍山上面看到文字和圖形。真的是這樣嗎?”

    張若塵有些不信,於是,盤坐在無字劍山的下方,調整心境,將劍意之心調動了起來,開始全神貫注的觀摩和參悟。

    修士對劍道的理解能力,最終還是要取決於劍道境界的高低。

    張若塵雖然只是魚龍境的修爲,可是,劍道境界卻依舊達到劍心通明的高階,比一些聖者的境界都要高明。

    而且他的精神力強度,達到四十五階,比很多聖者的精神力都要強大。

    因此,他的境界,雖然還很低,卻未必就沒有機會,看見無字劍山上面的文字。

    時間飛速流逝,不知不覺之間,已經過去一個月。

    整整一個月,張若塵一連換了七次方位,可是,卻依舊是一無所獲。

    他的眼前,永遠只有石山、石壁,與一些奇怪的紋路,根本看不見任何文字劍訣。

    “難道真的是因爲,我的境界太低?”

    張若塵相當不甘心,努力將心中的浮躁壓制下去,不再去想論劍大會,也不再去想必須要修煉到劍二的大圓滿。

    甚至,他閉上雙眼,不再刻意去觀看無字劍山。

    漸漸的,張若塵的心境,變得越來越單純,將所有雜質全部都清空出去,只剩下對劍道的追求。

    這樣的狀態,一直保持了三個月。

    張若塵再次睜開眼睛,卻發現整個天地都變得十分漆黑,周圍相當空曠,竟是無邊無際的宇宙。

    “這是……哪裡?”

    他的目光,向遠處眺望,只見一團五彩斑斕的星雲,出現在眼前,呈現出一柄劍的形態,顯得十分瑰麗。

    那團星雲,乃是由億萬顆星辰匯聚在一起。

    張若塵施展出身法,向天邊衝了過去。可是,他與那一團星雲的距離,實在太過遙遠,無論使用多麼快的速度飛行,也與原地踏步沒有區別。

    就在這裡,張若塵的眉心,卻是飛出三條巨大的星河,相互纏繞,相互旋轉,快速的衝了出去,很快就與那一團“劍”形的星雲,連接在一起。

    同時,劍閣的第七層,張若塵盤坐在無字劍山的下方,三道祖師劍意,從他的眉心飛出來,化爲三條劍意長河,將整個無字劍山完全包裹。

    “譁!”

    無字劍山發生了異變,在其表面,浮現出一個個金色的文字,將山體包裹起來,散發出絢爛的光華。

    每一個文字,皆是化爲一個巴掌大小的金色小人,手持一柄劍,快速的舞劍。

    金色小人舞完一招劍訣,立即就化爲一粒金色光點,順着三條劍意長河,衝進張若塵的眉心。

    每一粒光點,皆是代表一招玄妙的劍法。

    密密麻麻,成千上萬的光點,猶如宇宙中的星辰,源源不斷的衝進張若塵的身體。

    紅衣老嫗自然是察覺無字劍山的巨大變化,身形一閃,便是出現在張若塵的不遠處。

    她的一雙蒼老的眼睛,落在張若塵的身上,自言自語的道:“果然是他們三人留下的劍意,居然匯聚在同一個人的身上,真是很有意思。”

    轉瞬間,三道祖師劍意,從無字劍山上面退了回來,圍繞張若塵的身體轉動,倒涌進他的身體,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

    等到漩渦徹底消失,張若塵才緩緩睜開雙眼,長長的吐出一口氣。

    他的目光,盯向四周,總感覺眼前的一切都相當陌生,足足花費了一刻鐘,才反應了過來,原來,他一直都在劍閣的第七層。

    “我怎麼記得,就在剛纔,我已經在星空中修煉了二十年,學習了三千種劍法?”

    也難怪張若塵會反應遲鈍,因爲,受到三道祖師劍意和無字劍山的影響,在他的意識之中,一直都是在星空中修煉劍法,已經過去二十年時間。

    而且,他已經將三千種劍法,全部修煉到大成,既有人級劍法、靈級劍法、也有高深莫測的鬼級劍法。

    一個人若是不眠不休,一連練劍二十年,肯定是需要較長的時間,才能重新適應世界。

    “咦。”

    張若塵驚異的發現,氣海中,三道祖師劍意竟然完全消失不見。

    不僅如此,甚至,就連劍意之心,也消失無蹤。

    “怎麼會這樣?”張若塵道。

    腳步聲響起。

    紅衣老嫗的步伐蹣跚,從遠處行了過來,聲音沙啞的道:“少年人,不用那麼驚慌,你的劍道已經達到‘人劍合一’的境界,劍意之心並不是消失不見,而是與你的身體、精神力、武魂,徹底融爲了一體。”

    “人劍合一?傳說中,只有劍聖,才能達到的境界。”

    張若塵明明記得,自己只是劍心通明高階的境界,還沒有達到劍心通明的巔峰,怎麼會突然之間,便是一步登天,達到了人劍合一?

    即便,以張若塵的心境,也無法保持平靜。

    魚龍境的修士,怎麼可能修煉到,劍聖才能達到的高度?難道……他真的已經在劍閣中修煉了二十年?

    張若塵連忙站起身,向紅衣老嫗躬身一拜,道:“海棠婆婆,請問弟子在劍閣已經修煉了多長時間?”

    “你的心中十分迷茫?”紅衣老嫗問道。

    “弟子的確頗爲迷茫。”張若塵實話實說的道。

    紅衣老嫗道:“做爲時空傳人,若是對時間沒有清楚的認識,也就永遠都不可能駕馭住時間,最終,將會迷失自我。”

    “原來……婆婆早就看穿弟子的身份。”張若塵深吸了一口氣,心中的緊張和壓力,反而少了許多。

    紅衣老嫗顯得很淡然,道:“你是什麼身份,對老身來說,一點都不重要。不過,你能夠得到三道兩儀宗祖師的劍意,也就與老身有一些淵源,倒是可以幫一幫你。”

    “首先,你在劍閣中修煉的時間,的確不足半年。之所以會產生出修煉了數十年的錯覺,那麼因爲,你融合三道祖師劍意的時候,受到了無字劍山的影響。先坐下,慢慢談。”

    紅衣老嫗咳嗽了兩聲,先一步坐在地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