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既然,對方已經叫出他的名字,肯定是有足夠的把握,張若塵也就懶得繼續掩飾,坦然的道:「你是如何將我認出來?」

    雪無夜的容貌,十分俊秀,皮膚十分白皙,臉上的五官長得比女子還要精緻,烏黑色的長發整整齊齊的束在身後,有着一種既是灑脫,而又飄然的氣質。

    「你既然是時空傳人,一定知道未來佛吧?」雪無夜道。

    張若塵的心中一動,道:「傳說中,須彌聖僧就是未來佛。雖然,他老人家已經去世了多年,可是卻能夠掌控時間的力量,因此在未來,留下了很多足記,即便是在幾萬年,幾十萬年之後,也有可能會遇到他。」

    突然,張若塵像是想到了什麼,眼神一凝,頗為驚訝的向雪無夜盯了過去,道:「莫非,你見過須彌聖僧?」

    雪無夜笑了笑,輕輕點頭,道:「我十二歲那年,見過聖僧一次,並且跟隨他學習了一個月的劍法。」

    居然真的見過須彌聖僧。

    「剎那無痕。」

    毫無徵兆,雪無夜臉上的笑容消失無蹤,眼神變得相當銳利,右手的兩指捏成一道劍訣,閃電一般的出手,幾乎是在一瞬間,指尖就已經到達張若塵的眉心。

    劍氣,在手指上,快速流轉,形成一柄白色的劍的虛影。

    正是最基礎的時間之劍,剎那劍法。

    只不過,雪無夜的指劍,距離張若塵的眉心還有三寸,便是立即停住,無法再前進一分。

    張若塵平靜的坐在原地,將酒杯放在玉案上面,抬起一隻手掌,向虛空一拍,嘭的一聲,將雪無夜震退回去。

    雪無夜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又看了看張若塵,感覺到頗為詫異,道:「剛才,你施展的是空間力量之中的『空間凍結』?」

    「沒錯。」

    張若塵道:「你的時間之劍,修鍊得還不夠完美。要不然,即便我調動空間之力,也未必擋得住你剛才的那一劍。」

    雪無夜倒是顯得無所謂,笑道:「我又沒有開啟時空神武印記,更沒有主修時間之劍,施展出來的剎那劍法,當然不會太完美。」

    「當年,聖僧將時間之劍傳授給我,也只是讓我從中學習一些不一樣的劍道知識,僅此而已。若是,我剛才施展出劍三,你還擋得住嗎?空間凍結的力量,應該也是有限的吧?」

    「你將劍三修鍊成功了?」張若塵抬起眼皮,盯了他一眼。

    雪無夜頗為自得,道:「雖然還沒有大圓滿,卻也達到了一定的境界。」

    果然,就如張若塵一般,雪無夜也隱藏了實力。

    外人都以為,他連劍二都沒有修鍊到大圓滿,誰能料到,他已經將劍三修鍊到一定的境界?

    由此可見,雪無夜的天資,與當年的劍帝相比,簡直就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若是,雪無夜真的曾經跟隨須彌聖僧學劍,那麼一切也就解釋得通。

    因為雪無夜肯定相當了解時間和空間的力量,從始至終,也沒有相信時空傳人已經死去。

    所以,他故意去追求黃煙塵,很可能就是想要以這種方式,將張若塵逼出來。畢竟,黃煙塵是張若塵的未婚妻。

    任何與他為敵,或者刻意接近黃煙塵的人,皆有可能就是隱藏身份的張若塵。

    最近一段時間,張若塵表現得太過明顯,不僅處處都在庇護黃煙塵,而且還經常出現在璇璣劍聖的府邸,怎麼可能不遭到懷疑?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在於,雪無夜知道張若塵沒有那麼容易死去,別的人卻堅信張若塵已經死去。

    正是這一點的不同,所以,只有雪無夜能夠猜出張若塵的身份,別的人卻不行。

    就像當初的孔蘭攸,因為,她堅信八百年前的張若塵已經死去,所以即便現在的張若塵露出再多的破綻,也不會懷疑到他的身上。

    又比如橙月星使,因為,她知道張若塵沒死。所以,只要林岳露出一點破綻,立即就能將他認出來。

    難道說,橙月星使比孔蘭攸更加聰明?

    張若塵向雪無夜盯了一眼,道:「我更好奇,你是如何能夠捕捉到時間印記,施展出剎那劍法?」

    雪無夜的手指,輕輕的摸了摸鼻頭,笑道:「我都已經告訴你,這麼多的秘密,你是不是也該先回答我一個問題?」

    「你說。」張若塵道。

    雪無夜問道:「女皇為何要親自頒佈皇旨,並且派遣萬兆億去緝拿你?」

    張若塵顯得很平靜,淡淡的道:「朝廷不是已經公佈,我在墟界戰場,殺死了兵部的墟界戰士,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責。」

    「哎!」

    雪無夜嘆了一聲,道:「我將真心照明月,明月何曾照我心。我們之間,難道就不能多一點真誠?老實說,以你當時的境界,在女皇的眼中,連一隻螻蟻都不算。就你犯的那點事,兵部隨便派遣一個人,就能去擒你,何須女皇親自下令?」

    張若塵道:「那麼,你認為,該是什麼原因?」

    雪無夜的手指,輕輕的摸了摸下巴,道:「時空傳人『張若塵』的消息,傳到萬香城之後,我便是相當懷疑。因此,我專門去翻閱卷宗,查找時空傳人與女皇之間的聯繫,居然還真被我查到了一些東西。這些東西,若是在別的勢力,肯定已經被朝廷銷毀。可是,萬香城卻保留了下來。」

    張若塵的臉色不變,依舊掛着淡淡的笑容。

    雪無夜一直在盯着張若塵的神情,很想從他的身上,看到一些破綻,道:「我查到,『張若塵』這個名字,居然和八百年前聖明中央帝國的皇太子的名字一模一樣。更加關鍵的是,當年女皇和聖明皇太子的關係,可謂是非同一般。」

    「難道是一個巧合?」

    「可是,除了這個聯繫之外,我很難再想到別的原因,可以讓高高在上的女皇親自下令去緝拿一個天極境的武者。」

    張若塵將琉璃酒杯端了起來,放到唇邊,道:「或許,女皇與你的想法一樣,她覺得『張若塵』這個名字,犯了她的忌諱,所以,才想將我處死。」

    雪無夜盯了張若塵許久,沒有發現任何破綻,眉頭略微一皺,點了點頭,道:「如若是這樣,那麼『張若塵』這個名字,在女皇心中的分量,真是不輕。」

    張若塵道:「該你回答我的問題了?」

    「我能施展出剎那劍法,其實,很簡單。」

    雪無夜將右手伸了出來,掌心向上,平放在玉案上面。

    隨着聖氣快速運轉,頓時,一個白色的烙印,從手掌心浮現了出來。

    「時間烙印。」張若塵道。

    白色的烙印之中,有着長千上萬個時間印記相互重疊,釋放出淡淡的時間之力。

    隨後,雪無夜又將左手伸了出來,手掌心,居然也有一個烙印。

    「空間烙印。」張若塵道。

    雪無夜將雙手收了回去,點了點頭,道:「時間烙印和空間烙印,乃是當年聖僧賜給我。他說,只要得到時間之力和空間之力的輔助,劍道才能發揮出最強的威力。」

    「不過,卻需要大量的聖氣,才能將時間烙印和空間烙印激活。所以,我還是更加羨慕你,能夠開啟時空神武印記,自由的掌控空間和時間的力量。」

    雪無夜得到時間烙印和空間烙印,如同是比別人多煉化兩滴神血,凝聚出了兩道特殊的神印,可謂是好處無窮。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原來如此。那麼,你此次與我見面,到底是什麼目的?」

    雪無夜指了指桌上的酒,道:「最開始,我難道沒有說清楚。除了喝酒,還有別的目的?」

    張若塵盯了他片刻,站起身來,道:「告辭。」

    「不送。」雪無夜道。

    張若塵徑直走下車廂,突然,停下腳步,道:「多謝你的酒。」

    隨即,他才快步離開。

    車廂中,一個十分嫵媚的女子,柔情似水一般的走到雪無夜身旁,為他倒滿了一杯酒,嬌媚的道:「少城主,此人真的就是傳說中的時空傳人張若塵?」

    雪無夜笑了笑,道:「各位美人,剛才我和張若塵的話,你們也都聽得很清楚。此事,不僅涉及到須彌聖僧,更是涉及到女皇。所以說,你們最好當做什麼都沒有聽到,什麼都不知道,若是有些話一不小心傳了出去,本少城主也保不了你們的性命。」

    車廂中,所有劍侍,全部都嚇得跪在地上。

    其中,一個劍侍問道:「那麼,此人到底是敵是友?」

    雪無夜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點了點頭,道:「倒是一個厲害的對手。」

    對手?

    到底是敵,還是友,雪無夜並沒有給出一個明確的答案。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