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紅衣老嫗點了點頭,站起身來,依舊是一副彎腰駝背的樣子,沙啞的道:“你的資質極高,希望將來,真的能夠有所作爲。如今,你將三道劍意融合,只要能夠不懈努力,今後必定會有很大的作爲。”

    張若塵的神情一動,道:“婆婆是不是知道,晚輩融合的三道劍意的來源?”

    “倒是知道一些,不過,卻沒有多大的意義。將來,兩儀宗若是遇到劫難,你只需出手幫助一下,也就算是還了他們三人的恩情。”

    說完這話,紅衣老嫗便是邁開腳步,離開了此地。

    張若塵站起身來,對紅衣老嫗躬身一拜,眼中盡是尊敬的神色。

    九天九夜以來,張若塵接收到太多關於聖道的知識,於是,閉上雙眼,完全靜下心,開始歸納和整理。

    一連花費半個月時間,終於,張若塵的思維,再次變得十分清晰,也沒有繼續困惑到底在劍閣中修煉了多久,一切都顯得自然而然。

    “將三道祖師劍意融合,果然是得到無窮的好處。修煉成三千種劍法,劍二修煉到大圓滿,並且,還將劍三修煉到了第二層境界。”

    “在魚龍境,若是將劍三修煉到大圓滿,也不知能夠發揮出多麼強大的威力?”

    這樣的想法,僅僅只是在張若塵的腦海中閃了一下,就立即被他摒棄。

    劍三,一共有六層境界,現在,他也才達到第二層境界。

    以他人劍合一的劍道境界,其實,還是有機會,將劍三修煉到大圓滿。只不過,卻是要花費大量的時間,頗爲得不償失。

    八百年前的劍帝,何等驚才絕豔,以他的能力,應該也是可以在魚龍境將劍三修煉到大圓滿。

    只不過,這麼做的意義並不大,反而會浪費大量時間。畢竟,修士達到半聖境界,再去修煉劍三,相對來說,肯定更加容易一些。

    “現在,我最重要的任務,必須想要參悟出一道劍道規則。若是可以,還要盡最大的努力,將空間規則和時間規則也參悟出來。”

    張若塵十分清楚,到底在追求什麼,因此,並沒有迷失。

    接下來的時間,張若塵開始全力以赴,參悟劍道規則。

    以他的劍道境界與劍道知識,張若塵十分有自信,要不了多久,肯定能夠將劍道規則,參悟出來。

    大概,又過去半個月的時間,葬月劍聖再次來到劍閣第七層。

    葬月劍聖的眼力何等驚人,自然是在第一時間,便是發現張若塵身上的巨大變化,心中相當驚訝,道:“林嶽,你的劍道境界,又有提升?”

    張若塵道:“通過參悟無字劍譜,的確是得到了一些好處,劍道境界已經達到劍心通明的巔峰。”

    人劍合一的境界,實在太驚人,張若塵不敢輕易透露出來。

    “了不得,真是了不得,小小年紀居然就達到一些聖者都達不到的高度,果真是劍道奇才,或許,只有昔日的劍帝,才能夠與你相比。”葬月劍聖十分驚歎的道。

    最開始,葬月劍聖還很不看好張若塵,覺得他參悟無字劍譜,完全就是在浪費時間。

    可是,當葬月劍聖知道張若塵達到劍心通明的巔峰境界,以前的懷疑和不解,隨即一掃而空,心中只剩下欣賞和讚歎。

    怎麼能夠用看待普通人的眼光,去看待一個劍道奇才?

    張若塵和葬月劍聖走出劍閣,只見,劍閣外的白石廣場,有着一位位聖傳弟子,正在搬運靈晶和蠻獸,不斷運送到祭臺頂部。

    “實力越強的蠻獸,放到越高的位置。”

    “一定要檢查每一顆靈晶,確保論劍大會的當天,祭臺上的陣法,能夠順利開啓。”

    ……

    論劍大會乃是百年一遇的盛會,第一步,便是要進行祭祀儀式,斬殺蠻獸,以鮮血祭祀諸神。

    這是相當莊嚴、神聖的事,每一步都不能出差錯。

    葬月劍聖道:“今天是九月初七,還有兩天,就是九月初九的論劍大會。明天晚上,你再來劍閣,本聖有一件極其重要的事,將要提前交代給你。”

    張若塵向葬月劍聖拱手一拜,隨即,便是離開劍閣,走下了古神山。

    再次來到神臺城,走在街道上,張若塵的耳邊聽到的消息,全部都是在議論九大界子,講述他們的傳奇事蹟。

    當然,也有不少人在討論,九大界子之中,到底誰最強大?

    “立地和尚執掌大屠佛刀,僅僅兩刀便劈殺身穿萬寶袈裟的伽羅古,他的實力,足以在九大界子之中,排名第一。”

    “我卻不這麼認爲,立地和尚能夠殺死伽羅古,畢竟是借住了大屠佛刀的威力。論真本事,雪無夜肯定是天下無敵,畢竟,他乃是崑崙界最近五百年來的第一劍道奇才,據說,已經將劍二修煉到大圓滿。”

    “雪無夜若是能夠掌握劍帝鑄煉的聖劍‘飛仙劍’,說不定,真的能夠擊敗立地和尚。”

    “切,你那麼說,若是歐陽桓能夠掌握魔教的無上聖器‘生死銅爐’,豈不是能夠在同境界無敵?”

    “依我看,九大界子排位,必須要先除開兵器,要不然,豈不是依靠虛空劍才擁有強大實力的林嶽,也能與九大界子相比?”

    “聖器也是實力的一種,你這分明就是嫉妒?”

    “你居然敢說林嶽師兄是靠虛空劍才擁有強大的實力,我也與你生死決鬥。”

    ……

    張若塵顯得相當平靜,踩着玄妙的步法,從車水馬龍的街道上穿行了過去,聽到衆人的各種評價,也都只是一笑而過。

    如此多人,全部都在談論九大界子和一百零八年輕王者,由此可見,界子宴的影響力真的相當巨大。

    界子宴,已經結束,一些人已經離開。

    還有更多人卻都留了下來,畢竟,論劍大會也是一場熱鬧的盛會。

    來到璇璣劍聖的府邸,張若塵終於停下腳步,只見,不遠處的府邸之外,停着一輛十分華麗的車架。

    拉車的蠻獸,乃是一頭長達十多米的血金烏,全身散發出熾熱的火焰。若不是佈置有陣法,恐怕地面的石板已經被烤得融化。

    血金烏,乃是六階下等蠻獸,爆發出來的戰力,足以和一階半聖相提並論。如今,整個神臺城,也只有一個人能夠駕馭血金烏。

    此人便是劍帝后人,雪無夜。

    車架的下方,左右兩側,各自站有一個身穿白衣的妙齡少女,容顏秀麗,修爲達到魚龍第七變。

    張若塵當然知道,雪無夜在追求黃煙塵,因此,他的車架出現在此處,也就一點都不奇怪。

    張若塵揹着雙手,向血金烏車架的方向走了過去,一直走到距離車架三丈的位置,才停下腳步。

    兩位劍侍身上的聖氣快速流動,立即做出防禦的姿態。

    若是以前,兩位劍侍肯定已經毫不猶豫的出手。只不過,經歷了界子宴,她們已經認識眼前這個叫做“林嶽”的男子,知道對方的實力相當強大,足以與界子一較高下,不是她們可以比擬。

    張若塵道:“車架中,可是萬香城的雪無夜?”

    車廂足有一座小型宮殿的大小,使用極其奢侈的材料鑄煉而成,車中,有着淡淡的幽香,不斷飄散出來。

    站在左側的劍侍,說道:“正是我們少城主。”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你便去告訴雪無夜,今後,最好離煙塵郡主稍微遠一些。要不然,我不介意與他比一比,到底誰的劍更快?”

    經歷界子宴一戰,天下人都知道林嶽在追求黃煙塵。因此,張若塵倒也不怕將話說得太明。

    車廂中,響起一個充滿磁性的男子的笑聲:“若是我說,我在這裡不是要等煙塵郡主,而是在等你呢?”

    “雪無夜也會等一個男人?”張若塵反問道。

    “老實說,我對男人,的確沒有多大的興趣,也沒有什麼耐心。你是我等過的第一個男人,怎麼樣,我這麼有誠意,要不要上來喝一杯?”雪無夜道。

    “也好。”

    張若塵倒也無所畏懼,走到血金烏車架的旁邊,踩着階梯,一步一步的登了上去。

    “嘩啦。”

    一位容顏清麗的女子,伸出一隻雪白的手,將簾子撩開,將張若塵請了進去。

    雪無夜坐在白色的狐裘皮上面,身前放有一張精緻的玉案,玉案上,兩隻琉璃酒杯一前一後的排放。

    即便,張若塵還站在遠處,也能嗅到,杯中傳出的濃郁酒香。

    雪無夜的左右兩側,各自站有四位年輕的女子,每一個都是國色天香,有着傾國傾城的美貌。車廂中的佈置,也是極盡華麗,每一件小小的飾品,也都是價值連城。

    此人,不愧是萬香城的少城主,極其懂得享樂。

    雪無夜擡起頭,盯了張若塵一眼,嘴角一勾,一邊斟酒,一邊笑道,“到底是未婚妻重要,還是魔教的小情人更重要,你現在應該很苦惱吧?”

    張若塵的眼睛一眯,向雪無夜盯了過去,道:“未婚妻?”

    “煙塵郡主難道不是你的未婚妻,卻是我的未婚妻?”雪無夜的臉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時空傳人已死,林嶽不是還活着?”

    “你覺得,你已經看透了我?”

    張若塵坐到雪無夜的對面,將琉璃酒杯端起,抿了一口。

    雪無夜笑了笑,舉起酒杯,道:“若塵兄,恕我直言,你與我一樣,太過多情,更合適做一個遊戲人間的風流人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