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聖書才女當然是查過邵麟,對他相當了解,知道此人的人品十分低劣,若是讓他成為界子,必定是養虎為患。

    在聖書才女的眼中,林岳才是界子的最佳人選,性情溫和,品行端正,聰慧過人,天資超凡,有情有義,該挺身而出的時候,能夠勇往直前;該低調的時候,卻又與世無爭。

    邵麟能夠比得上林岳的一根手指嗎?

    「現在就敢對我如此不敬,若是讓他成聖,豈不是更加肆無忌憚?」聖書才女努力壓制心中的怒火,盡量保持冷靜。

    畢竟,邵麟現在是界子,將會成為女皇的弟子,即便聖書才女很想收拾他,也絕對不能明面上出手,更加不能留下任何把柄。

    現在,聖書才女也只能寄希望,林岳能夠出現,將邵麟收拾掉,如此一來,她就能夠藉此機會,將林岳推上界子的位置,頂替邵麟的空缺。

    林岳不想做界子,聖書才女卻偏偏要做他背後的推手。

    邵麟將青銅酒杯一扔,從軟塌上面騰飛了起來,施展出七星挪移的身法,出現在白石廣場的中心,背上的紅色披風不停的飄揚,打出「噗噗」的摺疊聲。

    邵麟的目光,向四面八方的劍修望了過去,傲氣凌雲的模樣,揚聲道:「今年的論劍大會,不用像往屆那麼麻煩,就由我來做擂主,兩儀宗、太極道、八卦宗的劍修,盡可來挑戰。」

    隨即,他又道:「不過,醜話先說在前面,比武論劍,難免會出現傷亡,若是連我一劍都接不住,死在了劍閣,千萬別怪我下手太狠。」

    邵麟的聲音,傳入在場每一個人的耳中。

    聽到這話,倒也沒有人覺得他狂妄,畢竟,他乃是九大界子之一,實力當然是相當強勁,有著狂傲的本錢。

    就如當年的劍帝,也是狂傲無比,將太極道和三大宗門的天驕,全部都打得灰頭土臉。沒有人會覺得他狂,只會更加佩服他。

    拜月魔教的一位聖者級劍修,笑了笑,道:「邵麟倒是有幾分昔日劍帝的風采,論劍大會之後,邵麟的名氣,將會更上一層樓。」

    兵部的一位劍修,卻是冷笑一聲,道:「劍帝之所以能夠名傳千古,那是因為,他自身實力強大,從來沒有敗過一次,雖然傲氣凌雲,卻又很懂分寸。很多人敗給了劍帝,也都對他十分欽佩。」

    「邵麟與年輕時候的劍帝比起來,還是差了不少,只是吞服了神泉,才敢如此狂妄而已。一個目中無人的小輩而已,也想與劍帝媲美?」

    ……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八卦宗的朴晨,先一步走了出去,進入論劍比武的陣法圈子。

    「八卦宗,朴晨,前來領教邵師弟的高招。」朴晨背著一柄古劍,面帶笑意,雙手抱拳,向邵麟微微拱手。

    朴晨與邵麟曾經一起去墟界戰場歷練,兩人的關係還是相當不錯,實力也在伯仲之間,曾經交手過三次。

    朴晨敗了一次,勝過兩次。

    邵麟見朴晨向他拱手行禮,卻依舊只是背著雙手,十分傲然的模樣,笑道:「朴晨,我現在已經是界子,你還叫我師弟,應該不合適吧?」

    朴晨微微皺眉,立即收回雙手,甩了甩衣袖,道:「為什麼?」

    「很快,我就將成為女皇的弟子,你叫我師弟,豈不是在故意攀關係?老實說,我和你,真沒那麼熟。」邵麟譏誚的笑道。

    白石廣場上,年輕一輩的劍修,全部都嘲笑了起來。

    經過邵麟這麼一說,大家也都猜測,或許兩人的關係真的不是很熟,只覺得,朴晨太過自以為是,居然敢叫一位界子為師弟。

    當然,也有人覺得,朴晨稱呼邵麟為師弟,並沒有什麼不妥,畢竟四象宗和八卦宗都是太極道的分支。

    整個崑崙界的劍修,一大半都聚集在劍閣,今天,發生的任何一件小事,不日之後,也會成為天下修士談論的話題。

    邵麟居然如此羞辱他,今後,他還如何抬起頭來做人?

    朴晨臉上的青筋,完全凸顯了出去,冷聲道:「才剛剛成為界子,便如此目中無人,早知道,當初在墟界戰場,就不該幫你擋下那一刀。」

    「嘩!」

    朴晨背上的古劍,自動離鞘飛了出來,拖出一道長長的流光,向對面的邵麟直飛了過去。

    龐大的劍氣散發出來,呈現出一個直徑九丈的八卦印記,隨著劍身一起,快速旋轉,將空氣震得猛然顫動。

    邵麟早就看朴晨很不順眼,冷哼一聲,自言自語的道:「自以為年齡大幾歲,就自稱是師兄,也不先掂量一下自己的實力。」

    邵麟施展出身法,唰的一聲,從原地消失。

    下一刻,他的身體,竟然穿透八卦印記,出現在朴晨的面前。

    朴晨的臉色一變,怎麼也沒有料到,邵麟的修為,竟然達到如此恐怖的高度,施展出來的速度,快得讓他都有些看不清。

    「嘭!」

    邵麟一拳打了出去,擊在朴晨的胸口。

    「咔嚓」的骨碎聲響起,朴晨的身體向後弓起,倒飛了出去,墜落到數十丈之外,嘴裡不停吐出鮮血。

    朴晨胸口的位置,肋骨碎了一大片,臟腑遭受極其嚴重的創傷,很有可能會留下無法痊癒的暗疾。

    邵麟揉了揉拳頭,不屑的盯了朴晨一眼,道:「就你那一點實力,我連劍都不用拔,就能將你擊殺。不過,看在你以前幫我擋過一刀,今天就饒你一命。下一次,再敢冒犯我,可就沒有這麼簡單。」

    「你……」

    噗的一聲,朴晨再次吐出一口鮮血,雙眼一黑,暈厥了過去。

    看到這一幕,眾人全部都是面面相覷,特別是年輕一輩的修士,更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朴晨已經是一等一的年輕王者,卻擋不住邵麟的一拳,如此大的差距,只是想一想,就讓人感到敬畏。

    「服用神泉之後,九大界子已經是同境界無敵的存在,誰都不可能與他們爭鋒。今後,只有界子,才有可能戰勝界子。」

    「邵麟施展的是四象宗的身法絕技『七星挪移』,施展出來的速度,超過了一些半聖。即便是九大界子之中,估計也沒有幾個人的速度能夠與他相比。」

    太極道、兩儀宗、八卦宗的年輕劍修,全部都被鎮住。

    其中一位八卦宗的年輕劍修,相當看不慣邵麟,想要出手,卻都被旁邊的一位長輩攔住。老一輩的劍修,自然是能夠看出,成為界子之後,邵麟的內心已經是極度膨脹。

    這個時候,去與他叫板,無異於找死。

    太極道的上官霓虹,盯著廣場中心的邵麟,咬了咬嘴唇,道:「姐姐,我們聯手,施展出太極星光劍陣,與他戰一場?」

    上官玲瓏搖了搖頭,道:「邵麟的實力,今非昔比,即便施展出太極星光劍陣,估計也擋不住他幾招。暫時不要出手,讓兩儀宗的蓋天嬌去與他拚鬥。只要他們戰得兩敗俱傷,我們才有機會。」

    所有人都知道,蓋天嬌與邵麟之間的仇怨,今日的論劍大會,他們兩人必定是有一場惡戰。

    果然不出眾人的預料,就在這時,一聲粗獷的爆喝響起,宛如驚雷炸響。

    「叛徒,我來與你一戰。」

    蓋天嬌大步向前,化為一連串的殘影,出現在邵麟的對面。

    「哧哧!」

    她的體內,湧出滾滾的火焰,猶如赤紅色的水浪一般,快速堆積起來,凝聚成一尊數十丈高的火焰巨人。

    看著眼前的火焰巨人,邵麟感受到巨大的壓力,全身皮膚都被烤紅,臉色相當凝重,冷哼一聲:「大師姐,今天乃是論劍大會,比的是劍,你卻施展出極陽聖身,恐怕不合規矩吧?」

    「跟你這個叛徒,何必講規矩?」

    蓋天嬌伸出右手手臂,五指捏緊,一絲絲火焰從毛孔中湧出來,快速出拳,向邵麟轟擊了出去。

    與此同時,火焰巨人也是捏出一個拳頭,從上而下,一拳擊向邵麟的頭頂。

    火焰拳頭,還沒有落下,邵麟的身上的皮膚,便是發出啪啪的聲音,裂出一道道血紋,猶如是要碎裂。

    「蓋天嬌,你真以為,我是怕了你?」

    邵麟的眼神十分陰沉,雙手抱在胸前,全身的聖氣疾速運轉起來,身上的血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

    「朱雀劍!」

    隨即,他的眉心,浮現出一個神武印記。一柄赤紅色的劍,從眉心飛了出去,直向蓋天嬌和火焰巨人刺了過去。

    劍中,響起一聲尖銳的鳴叫。

    劍身上,一道道銘紋浮現出來,使得劍氣快速匯聚在一起,化為一隻數十丈長的朱雀,散發出無比龐大的氣息。

    「傳說中,四象聖劍之中排名第三的朱雀劍。」

    「四象宗居然將朱雀劍交給了邵麟,如此一來,蓋天嬌必敗無疑。」

    「蓋天嬌的實力或許超過邵麟,可是,劍道境界卻遠遠比不過邵麟,即便是掌握了兩儀宗的天劍或者地劍,恐怕也難以扭轉敗局。」

    看見劍體表面,呈現出來的朱雀虛影,劍閣外,無數劍修都是露出驚嘆的神情。

    四象聖劍,乃是四象宗的鎮宗之寶,每一柄都是威力無窮。

    邵麟掌握其中之一的朱雀劍,堪稱是如虎添翼,即便是半聖,估計也要避其鋒芒,不敢與他正面交鋒。

    「嘭!」

    只是一瞬間,蓋天嬌施展出來的極陽聖身,就被朱雀劍擊破,化為一縷縷火焰,四散而開。

    邵麟的眼中露出冷銳的殺意,向前沖了出去,一掌擊在朱雀劍的劍柄,使得朱雀劍以更快的速度,向蓋天嬌的胸口沖了過去。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