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與雪無夜的一席對話,自然還是對張若塵造成了不小的影響。

    既然,雪無夜能夠猜到,他與池瑤,很可能有非同一般的關係。別的人,也一定猜到這一點,只不過張若塵已經死去,所以,他們纔沒有去刻意追查。

    但是,只要張若塵沒死的消息傳出去,必定就會有很多人去挖掘背後的秘密,最終,一定會查到八百年前的聖明皇太子身上。

    雪無夜是一個聰明人,不會去做損人害己的事,若是,他想要將消息傳出去,早就已經這麼做,絕不會等到現在。

    很可能,到目前爲止,他也不清楚,張若塵到底是敵還有友?

    因此,張若塵現在倒也沒有太大的擔心,一切都讓他順其自然的發展,將來一定會有一個結果。

    張若塵來到璇璣劍聖的府邸,本想見一見黃煙塵,畢竟,論劍大會之後,他們兩人見面的機會肯定會更少。

    但是,他卻得知,黃煙塵正在閉關煉化一滴龍帝之血,準備衝擊魚龍第八變,因此,也就沒有去打擾她。

    這一天,張若塵將所有時間,全部都用來指點寒雪的劍法。一直到第二天,也就是九月初八的晚上,他纔再次回到劍閣。

    劍閣的第一層,清字十八號房。

    這是一座長寬百丈的巨大殿宇,顯得金碧輝煌,極爲寬廣,劍道比武決出的每個境界排名前十的劍道天才,全部都聚集在此處。

    蓋天嬌、蠶冬、趙無延、韓湫、蓋昊、穆吉吉、荀花柳……,一共數十人,全部都是兩儀宗最頂尖的劍道天才。

    衆人站在下方的位置,同時向葬月劍聖行禮,齊聲道:“拜見劍聖。”

    葬月劍聖盤坐在殿宇中心位置的高臺上面,穿着一身紫衫,戴着紫金鑄造的道冠,顯得頗爲威嚴,道:“明日,便是論劍大會。你們乃是聖傳弟子之中的翹楚,將會代表兩儀宗,參加此次盛會。經過最近一段時間的修煉,大家的實力,皆有巨大的進步,相信都已經做好了準備。”

    接下來,葬月劍聖便又是進行了一番訓話,才讓衆人退下去,只將蓋天嬌和張若塵單獨留下。

    葬月劍聖的神情,相當嚴肅,道:“劍道比武的確是選拔出了一些精英人才,只可惜,他們還是太過稚嫩,明天的一戰,主要是看你們二人的表現。”

    “弟子一定全力以赴,誓死捍衛兩儀宗的榮譽。”蓋天嬌道。

    “弟子必定會盡全力保住劍閣。”張若塵道。

    葬月劍聖點了點頭,目光向蓋天嬌看了過去,問道:“天嬌,你一共煉化了幾滴神血?”

    “算上神泉中的三滴,已經煉化了五滴。”蓋天嬌道。

    葬月劍聖道:“明天的祭祀儀式,想不想衝一衝第六滴?”

    蓋天嬌微微一笑,道:“若是沒有吞飲神泉,我倒是可以去嘗試再煉化一滴神血。

    “但是,現在我的修爲已經達到魚龍境的極致,一旦開始煉化神血,必定壓制不住境界,頃刻間,就會突破到半聖境界。突破到半聖境界,再將神血煉化,意義已經不大,反倒是一種浪費。”

    魚龍境的修士煉化的神血越多,好處越大,關鍵在於聖魂還沒有成形。如此一來,就能將修煉出來的神印,融入聖魂。

    聖魂中,融入的神印越多,也就越是強大,對聖道的感知能力更加敏銳。若是,控制聖魂,發揮出神印的力量,足以碾壓同境界的半聖。

    但是達到半聖境界,聖魂就已經成形,即便是煉化神血,修煉出神印,也無法融入聖魂。

    當然,半聖煉化的神血足夠的多,也能肉身成聖。

    只不過,即便是中古世家儲存的神血也是相當稀少,每一個時代能夠拿出幾滴,用來培養最優秀魚龍境修士,爲他打下一定的聖道基礎,就已經相當不錯。

    哪有那麼多神血,用來培養一個肉身聖者?

    俗話說,好鋼用在刀刃上,主要還是因爲好鋼太少。若是有足夠多的好鋼,誰不想打造一柄絕世寶刀?

    葬月劍聖的目光,向張若塵望了過去,道:“林嶽,你還沒有開始煉化神血吧?”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沒錯。”

    葬月劍聖從衣袖之中,取出一隻三寸見方的金屬盒子,手掌輕輕的一推,化爲一股風勁,向張若塵飛了過去,道:“這是一滴神血,明天,論劍大會開始之前的祭祀儀式,你可以趁此機會,藉助神靈的力量,將它煉化。”

    張若塵將金屬盒子接住,嘴脣動了動,似乎是欲言又止。

    葬月劍聖自然看出張若塵的神態有些不對勁,於是,問道:“怎麼了?你還有什麼疑問?”

    “只要一滴嗎?”張若塵道。

    葬月劍聖先是一怔,隨即,莞爾的一笑:“這一次,你先嚐試一下,若是能夠煉化,自然是好事。若是無法煉化,也不要因爲浪費一滴神血而自責,等到你突破魚龍第九變,宗門自然會再給你一滴。對於天才,宗門從來都不會吝嗇。”

    張若塵道:“難道,弟子不能一次性煉化兩滴?”

    聽到這話,站在一旁的蓋天嬌,先一步大笑出聲,道:“林嶽師弟,師姐知道你是天才,可是,你或許還不清楚神血蘊含的力量是何等龐大。若是,你能夠在魚龍第八變,將一滴神血煉化成功,已經是相當了不起的成就。你居然還想一次性煉化兩滴?”

    “難道就沒有人,可以一次性煉化兩滴神血?”張若塵問道。

    蓋天嬌搖頭道:“整個崑崙界,能夠煉化兩滴神血的魚龍境修士,十根手指都能數清。煉化了第一滴神血,大多都要花費一、兩年的時間,適應體內神印的力量,不斷錘鍊體質,才能纔去煉化第二滴神血。”

    “一次性煉化兩滴神血的人物,中古時代之後,就再也沒有出現過。”

    葬月劍聖也是說道:“林嶽,你先不要好高騖遠,劍道上的天賦高,並不代表就能承受住神血的力量。一滴神血,滴在百紋聖器上面,可以將其穿透,可想而知,蘊含的力量是何等恐怖?你的身體,莫非比百紋聖器,還要堅硬?”

    張若塵看了看手中的金屬匣子,問道:“既然,神血的力量,如此強大,修士要如何才能將它煉化?”

    葬月劍聖見張若塵開始虛心的提問,頓時,滿意的點了點頭,道:“今晚,本聖就會傳授給你,煉化神血的方法。”

    接下來的時間,葬月劍聖將煉化神血的方法,還有一些注意的事項,全部告訴了張若塵。

    一直到第二天的清晨,張若塵纔將所有東西,全部掌握。

    隨後,葬月劍聖帶領張若塵,來到劍閣外的廣場,一步一步,向上行去,一直來到祭臺的頂部。

    祭臺上,有着千上萬只蠻獸,使用鐵鏈將它們捆綁。待會兒,祭祀儀式開始,就會將它們全部斬殺,使用它們的鮮血,打開天地神橋,溝通諸神。

    按照葬月劍聖的吩咐,張若塵盤坐在祭臺頂部中心位置的一個長寬七丈的池子底部。

    “記住,煉化神血相當兇險,稍有不慎便會身死人亡,若是察覺到身體承受不住神血的力量,一定要立即切斷和神血的聯繫。”葬月劍聖再三叮囑。

    “弟子明白。”

    張若塵閉上雙眼,開始調整自身的心境。

    葬月劍聖盯着池底的張若塵,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心中也是相當希望,張若塵能夠將神血煉化,如此一來,才能擁有與邵麟一拼的實力。要不然,他必敗無疑。

    當然,這些話,葬月劍聖全部都是藏在心中,並沒有說出來,害怕給張若塵造成太大的壓力,反而害了他。

    隨即,葬月劍聖走下祭臺,向廣場外的大門行去,前去接迎參加論劍大會的賓客。

    天色逐漸亮開,一艘長達百丈的五色聖船,在一團五彩霞光的包裹之下,從遠處飛來,穿過古神山的山勢,降落在第三重山的山頂。

    參加論劍大會的劍修,絡繹不絕的從五色聖船上面走了下來,進入劍閣外的廣場,聚集在祭臺四周的各個方位。

    武市錢莊、朝廷、兵部、四象宗、魔教、八卦宗……整個崑崙界,最爲頂尖的勢力,皆有聖者級別的劍修帶隊。

    除此之外,也有一些劍道境界極高的散修,收到兩儀宗的邀請函,成爲論劍大會的賓客。

    毫無疑問,能夠來到劍閣的修士,不是一等一的天才,就是半聖、聖者級別的霸主,甚至,還有一些活了悠久歲月的劍道老怪,也都現身在論劍大會。

    畢竟,論劍大會的時候,聖者級別的劍修,可以進入劍閣的第七層,一起參悟無字劍譜。僅僅只是這點,對那些劍道老怪,就有無法抗拒的吸引力。

    “快看,九幽劍聖現身,據說,今天他要與璇璣將聖生死決戰,也不知最後活着的人會是誰?”

    年輕一代的劍修,見到九幽劍聖,全部都激動不已。

    若不是論劍大會,他們恐怕一輩子也難以見到一位劍聖,可是今天,卻已經有數位劍聖出現,每一個都是名滿天下的人物。

    九幽劍聖穿着青灰色的布衣,一雙樸素的草鞋,顯得極其普通,在他身上,沒有任何強者該有的氣息。

    除此之外,九幽劍聖的五大弟子,東域黑市的聖者級劍修和半聖級劍修,還有一些魚龍境的劍道天才,一共接近百人,跟隨在九幽劍聖的身後,也都一起現身。

    沒過多久,璇璣劍聖帶領東域聖院的劍修,也出現在劍閣。

    五色聖船接來的劍修,越來越多,使得劍閣也是越來越熱鬧,時不時就有傳說中的人物出現,引起巨大的轟動。

    衆人,全部聚集在祭臺的下方,法螺、號角、編鐘、編磬……,各種祭祀使用的樂器一起開始奏響。論劍大會的祭祀儀式,終於就要開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