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兩儀宗的絕大多數重要人物,全部聚集在劍閣,在寧玄道的帶領之下,一起朗誦祭祀儀式的祝文。

    “祭祀儀式,正式開始。”

    一道蒼老的聲音,從第三重山的頂部傳了出去。音波,猶如一層層水浪,向着天邊涌去,傳遍兩儀宗的三宮七十二院。

    方圓千里,所有弟子,全部面朝古神山的方向,恭恭敬敬的叩首跪拜。

    白石廣場的中心,祭臺上,一道道複雜的銘紋,從玉石內部浮現出來,匯聚成陣法,快速的運轉。

    “噗嗤!”

    “嗷!”

    ……

    下一刻,祭臺上的蠻獸,全部都被斬殺,緋紅色的鮮血,猶如泉水一般,從脖子中涌出來,向祭臺頂部的池子流淌過去。

    張若塵穿着乾淨的白衣,盤坐在池子的中心。

    很快,蠻獸的鮮血就淹沒他的膝蓋,緊接着,淹沒了胸口。半刻鐘之後,長寬七丈的池子,完全化爲一個巨大的血池,散發出濃烈的血腥味。

    “譁——”

    隨着一縷縷銘紋,延伸進血池,血池的表面,形成一個直徑三丈的光輪。一根血柱,從光輪中衝了出去,擊穿雲層,一直延伸到浩瀚的虛空之外。

    頓時,古神山的上空,響起一道道古老、神聖、縹緲的聲音,有着一股十分浩蕩的力量,凝聚成一片不停旋轉的金色雲彩,使得天地靈氣劇烈的震盪。

    張若塵盤坐在血池的底部,將一滴神血取出來,捧在手掌心,使用祕法將包裹神血的封印解開。

    神血,明明只是小小的一滴,散發出來的能量卻十分龐大,如同一輪熊熊燃燒的烈日,要將張若塵的身體烤得融化。

    神血之中,不僅蘊含有神靈的血氣和神力,更是具有神靈的知識,與一些特殊的能力。

    用神血凝聚出來的神印,自然也就妙用無窮。

    雪無夜的時間烙印和空間烙印,就是兩道特殊的神印,因此,他就能使用出部分時間和空間的力量。

    張若塵的雙手,不敢與神血觸碰。

    兩隻手臂中的陰維聖脈和陽維聖脈,發生了一些古怪的變化,使得雙手的手掌心,凝聚出兩個小小的漩渦。

    他使用聖氣,將神血包裹,不斷結出印法,開始緩緩的吸收其中的力量。

    “將神血吸收,先在體內凝聚出一道神印。”

    根據葬月劍聖所說,這一滴神血,來自於一位中古時期的劍神。將它煉化,可以在體內,凝聚出一道“劍”形的神印。

    但是,張若塵纔剛剛開始吸收神血,就察覺到不對勁。

    吸收的血氣和神力,竟然無法凝聚成神印,反而通過兩條聖脈,直衝眉心的位置,進入到氣海。

    要知道,張若塵在武道四境,一共引來四次諸神共鳴,所以氣海壁上,留下了諸神的印記。

    諸神印記的數量繁多,可是,單獨的一道卻是十分淺淡,無法與真正的神印相提並論。此刻,神血的力量,竟然向氣海壁衝了過去,與諸神印記融合爲一體。

    張若塵的氣海,變得神光繚繞,散發出絢爛的光華,一個個神靈印記,全部都顯化出來,懸浮在氣海之中。

    等到張若塵將神血完全吸收,發現諸神印記,竟然加深了許多,猶如是又經歷一次諸神共鳴的洗禮。

    “神血的力量,居然被諸神印記吸收。真是奇怪,怎麼會這樣?”張若塵感覺到相當不可思議。

    雖然沒有凝聚出神印,卻使諸神印記,變得更加凝實,應該是一件好事。

    “若是,諸神印記的凝實程度,全部都達到神印的級別,豈不是說,我的體內就有無數道神印?”

    吸收了一滴神血,張若塵並沒有任何不適的地方。

    爲了印證心中的猜想,他將一滴神龍之血取了出來,開始繼續煉化。

    三滴神龍之血,終於派上用途。

    中古時期之後,再也沒有人能夠一次性同時煉化兩滴神血,張若塵卻偏偏不信。要知道,他一共引來過四次諸神共鳴的洗禮,本就與別的修士不同。

    別人做不到的事,他卻未必做不到。

    張若塵卻不知,他將第一滴神血煉化的時候,祭祀就已經結束。

    當他開始煉化第二滴神血的時候,太極道、兩儀宗、四象宗、八卦宗的魚龍境修士,已經開始論劍比武。

    以往的幾屆論劍大會,祭祀儀式之後,諸位聖者級別的劍修,便會前往劍閣的第七層,開始一起參悟無字劍譜,一起探討和研究,創出一些新的劍法和思路,然後,傳到崑崙界。

    這纔是每一屆論劍大會的真正意義,一直都是爲整個崑崙界的劍道發展,做出非同一般的貢獻。

    只不過,今年卻有些不同。

    因爲,東域兩大劍聖,將要在劍閣進行生死決戰。沒有人不想目睹,如此一場頂尖級別的劍聖對決。

    正是這個原因,所有聖者級別的劍修,全都暫時留了下來,心中想着,等到兩大劍聖決戰之後,再去研究無字劍譜也不遲。

    當然,在此之前,卻是太極道和三大宗門的魚龍境修士的論劍比鬥。

    這一場比斗的意義,也是非同一般,將會決定今後百年“劍閣”的歸屬,甚至,將會在一定程度,改變修煉界的格局。

    其中,最受關注的幾人,便是兩儀宗的“蓋天嬌”和“林嶽”,四象宗的“邵麟”,八卦宗的“樸晨”,太極道的“上官玲瓏”和“上官霓虹”。

    蓋天嬌、林嶽、邵麟的實力,自然是不用多說,界子宴的時候,便是大展神威,力壓羣雄,其中兩人更是成爲了界子。

    八卦宗的樸晨,也參加了界子宴,當時坐在第二十九王者座,可以說,絕對是具有衝擊界子的實力。

    太極道的上官玲瓏和上官霓虹,卻是一對雙胞胎姐妹,大概都是二十歲出頭的模樣,出生於中古世家“上官家族”,修爲已經達到魚龍第九變的巔峯,各自煉化過一滴神血。

    界子宴上,她們分別坐在第九十六王者座和九十七王者座。

    據說,她們兩姐妹聯手,施展出劍陣,可以爆發出數倍的力量,界子宴開始之前,擊退過劍帝后人雪無夜。當然,若是單打獨鬥,她們的實力,相對就要弱一些。

    “林嶽怎麼還沒有走出祭臺,難道出現了什麼意外?”

    葬月劍聖的目光,向祭臺頂部望去,露出十分疑惑的神色。

    魚龍境的修士,想要煉化神血,必須要借住神靈的力量。祭祀一旦結束,林嶽也就不能再借住神靈的力量。因此,無論他是成功,還是失敗,也應該走出祭臺纔對?

    難道……

    葬月劍聖想到了一個十分可怕的後果,也是最糟糕的一種情況。

    林嶽煉化神血失敗,已經身亡。

    以往,壓制不住神血的力量,反被鎮死的天才,可謂比比皆是,只不過當這件事發生在林嶽的身上,卻讓人感到無法接受。

    林嶽的天資那麼高,怎麼會在煉化第一滴神血的時候,便出現意外?難道真的是因爲太高估了他,畢竟……他的境界,才魚龍第八變。

    葬月劍聖的目光,向寧玄道盯了過去,卻發現寧玄道的眼神,也是相當沉重,顯然也是猜到了這個可怕的後果。

    葬月劍聖想要登上祭臺去查看,寧玄道卻是對他搖了搖頭,道:“再等一等。”

    祭祀儀式剛剛結束,天地之間的神靈氣息還沒有完全消散,若是,有人在這個時候登上祭臺,便是對神靈的不敬,很有可能會遭到神罰。

    因此,葬月劍聖就算心中十分擔憂,也只能先忍住。

    聖書才女來到劍閣,一雙****的眼眸,便在四處搜索,卻並沒有發現張若塵的身影。

    她倒也是聰慧,時刻都在觀察葬月劍聖的神情,於是,猜到林嶽很可能在祭臺頂部煉化神血。

    直到祭祀儀式結束,也沒有見林嶽走出祭臺,聖書才女才真正的意識到有些不妙,心中暗道:“不會出現什麼意外了吧?”

    就在這時,聖書才女感知到有一雙灼熱的眼睛,正在盯着她,順着感知看了過去。

    只見,四象宗的陣營之中,六位魚龍境的修士,擡着一張銀色的龍鱗軟塌,上方撐着遮陽的蠶絲帷帳。

    邵麟坐在軟塌上,身穿金黃色的繡龍道袍,肩上掛有一件長長的大紅色披風,手持一隻青銅高腳杯,正用一雙含笑的眼神,盯着聖書才女。

    至於,四象宗的諸位半聖和聖者,卻都站在軟塌的左右兩側,根本沒有邵麟這樣的待遇。其中,有幾位德高望重的聖者,眼中露出冷色,顯然是相當看不慣邵麟的做派。

    若不是還要寄希望他,幫助四象宗奪取劍閣,早就有人已經翻臉。

    當然,邵麟的“界子”身份,也是非同一般,雖然,四象宗的諸聖心中惱怒,卻也不敢表現出來。以免今後,遭到邵麟的清算。

    看到邵麟故意挑逗她的眼神,聖書才女的心中,自然是相當不悅,還沒達到半聖,就敢在一位聖者的面前如此放肆,真的是在找死。

    其實,邵麟能夠成爲界子,完全出乎聖書才女的預料。

    界子宴還沒開始之前,她就對所有人進行過推算,邵麟能夠進入王者座前十,就已經很不錯。

    只能說,四象宗爲了奪取劍閣,肯定是在邵麟的身上下了血本,所以他的實力纔會增長得那麼快。

    而且,界子宴上也出現了一些意外,先是林嶽將魔教的好幾位頂尖高手給廢掉。隨後,不死血族三王子和伽羅古的出現,又廢掉了一些頂尖高手。

    因此纔會讓邵麟撿了一個便宜,成爲了九大界子之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