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血衣男子的身體周圍,更是懸浮有密密麻麻的神靈虛影,宛如諸神共鳴一樣的景象一般,散發出一道道奪目的光芒。

    “林嶽老大。”穆吉吉興奮的道。

    “林嶽師兄居然從祭臺中走出,莫非是剛剛煉化了神血?”見到林嶽的身影,兩儀宗的年輕劍修,全部都激動無比。

    葬月劍聖和寧玄道相互對視了一眼,也都鬆了一口氣。

    “譁!”

    驀地,祭臺上的林嶽,衝飛了起來,化爲一道血色的光柱,直衝向天穹,很快就消失在雲層之中。

    下一刻,血色的光柱,以更快的速度,直衝而下。

    只有半聖老祖級別的人物才能看清,血色光柱的頂端,林嶽手持虛空劍,一劍直刺而下。

    虛空劍上,散發出來的劍氣,形成一股風暴,將距離較近的劍修,全部都掀飛了出去。

    “好強大的劍意。”

    邵麟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雙手捏出劍訣,使用御劍術,將朱雀劍打了出去,嘴裏低吼了一聲:“劍二第四層境界,陰陽.交.融。”

    朱雀劍上,涌出熾熱的火焰,形成一個直徑三十丈的太極圖案,兩隻巨大的朱雀在圖案之中旋轉飛行。

    成千上萬道赤紅色的劍形劍氣,從太極圖案中衝了出來,宛如一波劍雨,與朱雀劍一起,向上空飛去。

    “轟隆。”

    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從白石廣場的中心傳出來。

    混亂的劍氣,化爲一層三長高的巨浪,由內而外,涌了出去,衝向四面八方。

    劍氣消散之後,衆人向廣場中心的位置看了過去。卻看見,虛空劍穿透了邵麟的心臟,將其釘死在了地上,緋紅的鮮血,不斷從心臟中涌出來。

    林嶽卻站在一旁,抓住虛空劍的劍柄,動作相當優雅,向上一提,劍尖從邵麟的體內脫離。只是,虛空劍那雪白的劍身上,卻是一片鮮紅。

    周圍一片寂靜,甚至很難聽到呼吸聲。

    即便是聖者級別的存在,也是相當吃驚。

    “林嶽……居然只有一劍,就將邵麟釘死……我沒有產生幻覺吧?”一位年輕劍修,揉了揉雙眼,再次向廣場中心看了過去。

    “邵麟乃是九大界子之一,吞飲過神泉,竟然擋不住林嶽一劍?”

    “林嶽的修爲才魚龍第八變,怎麼會這麼強?不會是使用了什麼寶物,藉助外力,纔將邵麟擊殺?”

    衆人無論如何也不能接受,一個魚龍第八變的修士,居然能夠殺死了一位界子。

    九大界子都是吞服了神泉,實力遠超同輩修士,難道還不能無敵?

    很多人都在猜測,林嶽是不是借用了某位聖者的力量?畢竟,林嶽以前借用過聖書才女的精神力,一舉擊敗拜月魔教的蛇二。

    當然,在場的聖者,全部都能看出,林嶽乃是憑藉自身的力量,一劍殺死了邵麟,沒有藉助任何外力。

    正是這一點,才讓諸聖也頗爲心驚。

    此子若是成聖,天下諸聖恐怕都將成爲他的陪襯。他乃是中天的皓月,諸聖只是環月的星辰。

    蓋天嬌率先大笑了起來,“活該,真是活該,叛徒就該有這樣的下場。”

    兩儀宗不知有多少修士,一直都想收拾掉邵麟,清理門戶,只可惜邵麟的修爲太強,每一次去對付他的修士,反而被他給殺死。

    林嶽的這一劍,實在太霸道,乾脆利落的擊殺了邵麟,讓兩儀宗的弟子,全部都相當振奮。

    璇璣劍聖的眼睛一眯,也是露出讚歎的神情,以他的眼力,自然是能夠看出,張若塵的劍道境界又有極大的提升。

    “這個小子,應該是已經將劍二修煉到大圓滿,甚至,還融入了劍三的一些意境,真是不簡單。”璇璣劍聖的心中暗歎。

    璇璣劍聖的身後,分別是,大弟子“青霄聖者”,二弟子“朱洪濤”,三弟子“萬柯”,四弟子“封寒”,五弟子“靈樞半聖”,七弟子“黃煙塵”。

    靈樞半聖的身體,又長高了一些,足有十二寸高,依舊是穿着一身紅衣,坐在朱洪濤的右邊肩膀上面,瞪大了一雙美眸,道:“一個魚龍境的修士,在劍道上面的造詣,竟然比我還要高明,這纔是真正的奇才。”

    朱洪濤粗聲粗氣的道:“老六若是還活着,足以與他一較高下。”

    四弟子封寒的臉色蒼白,顯得頗爲病態,咳嗽了兩聲,陰沉的一笑:“即便六師弟還活着,也絕對不可能是林嶽的對手。林嶽這樣的奇才,一萬年也難得出一個,沒看見就連界子都擋不住他一劍?如今這個大世,羣雄輩出,即便是九大界子也不能無敵。”

    自從這次回來,四師弟說話的語氣,就變得陰陽怪氣,聽在耳中,朱洪濤感覺到相當不舒服。

    只不過,四師弟乃是他們師兄弟幾人之中,天賦最高的一個,此次出去歷練,也是受了很重的傷勢。

    朱洪濤只認爲,他是傷勢還沒有痊癒,因此也就沒有太放在心上。

    如今的頭等大事,乃是師尊和九幽劍聖的生死決戰,至於別的事,等到論劍大會後,再去調查也不遲。

    兩儀宗的弟子,自然是相當興奮,但是,四象宗的修士卻全部都是怒火沖天。

    四象宗的陣營,一位眉心長有一粒硃砂的老道,走了出來,沉冷的道:“你們兩儀宗真是不要臉,林嶽肯定是借住外力,纔將邵麟擊敗。”

    這個老道,號稱軒龍半聖,已經有一百六十歲的高齡,五十年前便是修煉到半聖境界,乃是邵麟的一位師兄。

    “放肆。”

    寧玄道的神情嚴肅,浩蕩的聖氣,從體內涌了出來,道:“林嶽到底是憑藉自己的力量,還是憑藉外力,在場的諸聖,皆是明眼人,自有公證的論斷。你只是區區一個半聖,也敢污衊兩儀宗?”

    遭受寧玄道身上氣勢的衝擊,軒龍半聖生出一種錯覺,猶如天塌地陷了一般,一股龐大的壓力作用在他的身上,壓得他有些喘不過氣。

    軒龍半聖立即向後退了三步,化解身上的壓力,又道:“寧玄道,別以爲你的修爲高深,本座就怕了你。在場的諸聖,恐怕也不會相信,一個魚龍第八變的修士,能夠憑藉自身的力量,殺死一位界子。對吧?”

    劍閣外,旋即,響起一陣低聲的議論。

    葬月劍聖的眼中,露出冷色,道:“軒龍半聖,本聖勸你說話的時候,最好講究證據,千萬別無的放矢。若是,你今天拿不出證據,證明林嶽借用了外力,就憑你誹謗兩儀宗的罪名,本聖也饒不了你。”

    “葬月劍聖大人是在威脅我嗎?”

    面對葬月劍聖,軒龍半聖竟是沒有任何懼色,冷笑道:“林嶽的虛空劍,乃是無上聖器,肯定是相當玄妙。若是,兩儀宗的聖者,提前將自身的力量,灌注進虛空劍。論劍大會的時候,林嶽再將那一股力量施展出來,我們未必看得出破綻。”

    軒龍半聖的話,竟是真的惹來了一些非議。畢竟,在場絕大多數修士,從來都沒有見過無上聖器,自然是不清楚無上聖器的奧妙。

    說不定真的如軒龍半聖所說,虛空劍的確是能夠儲存聖者的力量。

    對兩儀宗這樣的超級宗門而言,名譽是相當重要,哪怕在場的諸聖都清楚,林嶽使用的是自身的力量擊敗邵麟。

    可是,只要有一批修士,故意散播出謠言,到時候,兩儀宗依舊會名譽掃地,遭到天下修士的懷疑和嘲笑。

    在場自然是不缺乏這樣的人,誰叫張若塵表現出來的實力太強,將界子的榮耀和光芒都壓制下去,不知有多少人在嫉妒他。

    張若塵的目光,向軒龍半聖盯了過去,平靜的道:“前輩,既然你懷疑晚輩的實力,不如我們戰一場?”

    軒龍半聖露出鷹隼一般的笑意,道:“你竟敢與本座交手?”

    在場的衆人,也是萬萬沒有想到,林嶽居然敢主動向軒龍半聖發起挑戰,會不會太不自量力?

    張若塵將虛空劍收了起來,點了點頭,道:“前輩不是聲稱,晚輩乃是借用虛空劍中某位聖者的力量,纔將邵麟擊敗?既然如此,晚輩就不用虛空劍,正式向前輩發起挑戰。”

    不用虛空劍?

    在場的修士,頓時一片譁然,很多人都覺得,林嶽簡直比邵麟還要囂張。

    軒龍半聖早就已經達到二階半聖的境界,實力深不可測,豈是一個魚龍第八變的修士,可以與之爭鋒。

    葬月劍聖覺得林嶽實在太過冒失,連忙就要阻止,道:“林嶽,你還不退下去,此事交給宗門處理便是。”

    張若塵向葬月劍聖一拜,道:“劍聖,今日我若是不用自身的實力,擊敗此人,恐怕今後兩儀宗將會遭到很多人的詆譭。”

    張若塵之所以想要與軒龍半聖一戰,其實,也是想要試一試,不使用虛空劍的情況下,他的實力,到底達到了什麼水平?

    要知道,他在祭臺中,一共煉化了四滴神血,正是想要藉助一場戰鬥,將體內激增的力量融會貫通。

    軒龍半聖生怕林嶽會後悔,連忙答應下來,笑道:“好!如此人物,纔是真正的年輕俊傑。林嶽,你在不使用虛空劍的情況之下,若是能夠擋住本座十招,本座就相信你擁有擊敗邵麟的實力。並且,本座爲先前的話,向你和兩儀宗道歉。”

    事到如今,也是沒有辦法,繼續阻止這一場決鬥。

    葬月劍聖向張若塵傳音,道:“千萬要小心,這個軒龍半聖有點問題,今天的表現,很不正常,很有可能會對你下殺手。”

    張若塵向葬月劍聖的方向看了一眼,輕輕的點了點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