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修煉成四靈寶體,張若塵的體質已經是十分強橫,雖然傷勢的自愈能力,還比不上先天極陽體和不死聖體,卻也達到相當驚人的程度。

    此刻,他腿部的傷口,已經癒合,凝結了疤痕,緩緩的站起身來,向玄一聖者盯了過去,道:“不死血族的僞裝,的確是能夠瞞天過海,可是,卻也有一些破綻。既然大家都想知道,那麼,我就談一談。”

    “第一,不死血族的背部,長有雙翼,即便僞裝成人類,背部的骨骼也與常人有很大的不同。”

    “第二,不死血族的僞裝,主要是來源於血液。剛纔的那位不死血族,能夠僞裝成軒龍半聖的模樣,而且,還能瞞過聖者的五感。其實,那是因爲,他吸收了軒龍半聖的全身血液,使他身上的氣息,與軒龍半聖融爲一體。如此一來,就算你的修爲再高,也很難發現端倪。”

    “但是,一旦進入戰鬥狀態,他就無法完美的控制體內的血液,很容易暴露出破綻,散發出不死血族本有的氣息。”

    張若塵剛纔說出的兩點,實在是太重要,在場的修士,全部都默記了下來。

    今後遇到不死血族,也能有所防範。

    玄一聖者的眼睛一眯,又道:“林嶽,你怎麼會如此瞭解不死血族?”

    張若塵笑了笑,不緩不急的道:“並不是我很瞭解不死血族,只是恰好看了一本古籍。我剛纔所說的兩點,其實,都是古籍上面記載的內容。”

    “八百年前,明帝帶領各大宗門和聖者門閥,將不死血族驅逐到蠻磯島,其實是付出巨大的代價。”

    “戰後,明帝下令,讓太子太保上官闕,與當時參戰的一批聖者,聯合一起,編撰了一本專門講述不死血族的書冊,名叫《血族密卷》。在那上面,就是記載了不死血族的一些弱點,還有對付不死血族的各種手段,同時,也有一些關於不死血族的隱秘。”

    “只不過,八百年過去,崑崙界再也沒有出現過不死血族,估計從來沒有人再去翻閱那本書籍,所以,你們纔不知道。”

    當初,上官闕在編撰《血族密卷》的時候,張若塵剛好看到了其中幾頁。剛纔,他所說的兩條,就是那幾頁上面的內容。

    至於《血族密卷》的其它內容,張如塵壓根就不知道。

    聽到張若塵的一席話,衆人全部都將《血族密卷》這本書籍記了下來,暗下決心,回到宗門,一定要找出來,仔細的研讀。

    畢竟,八百年後,不死血族捲土重來,肯定又會給崑崙界帶來一場浩劫。

    若是能夠找到對付他們的手段,等到不死血族真的大規模的出現,應對起來,也要輕鬆一些。

    張若塵卻不知,當年上官闕的確是帶人編撰了《血族密卷》,只不過,《血族密卷》剛剛編撰成功,還沒有傳給各大家族,聖明中央帝國就發生宮變事件,明帝失蹤,太子被刺。一夜之間,天翻地覆。

    從那以後,《血族密卷》也就下落不明,根本沒有流傳出去。

    可以想象,等到衆人回去查找,無法找到《血族密卷》這一本書,肯定會有很多人懷疑到林嶽的身上。

    在場,最爲疑惑的人,其實是上官世家的上官玲瓏和上官霓虹。

    “老祖宗曾經編撰過這本書?”

    上官玲瓏皺了皺雙眉,生出疑惑的神態。

    上官霓虹也是抿了抿晶瑩紅脣,雙眸向林嶽的方向看了過去,實在是感到十分慚愧。

    老祖宗編撰的書冊,做爲後輩子孫的她,居然完全不知道,反倒是一個外人,知道得卻是相當清楚。

    聖書才女的一雙美眸,盯在林嶽的身上,露出十分閃亮的光芒,顯然是沒有料到,這個傢伙,不僅劍道天賦奇高,更是博覽羣書。

    要知道,她可是讀過萬卷書,更是以書道成聖,即便如此,每年卻依舊還要閱讀大量的書籍,補充自身的知識。

    可以說,整個崑崙界,從古至今,從天文地理到人間百態,聖書才女看過的書籍多不勝數,卻偏偏從來沒有翻閱過《血族密卷》。

    經過連續兩場大戰,再也沒有人敢懷疑林嶽的實力。

    一劍釘死邵麟,一根頭髮斬殺半聖……如此耀眼的戰績,誰還敢不自量力的去挑戰他?

    毫無疑問,這一屆的論劍大會,兩儀宗再次取勝。

    今後百年,劍閣依舊要留在兩儀宗。

    聖書才女揹着雙手,穿着一件白色的儒衣,似一個風度翩翩的美少年,走了出來,向張若塵盯了過去,道:“兩儀宗要清理門戶,做爲朝廷中人,本聖不方便插手。邵麟與兩儀宗的恩怨,本聖可以不管。但是,林嶽殺死了一位界子,本聖該如何回去向女皇交代呢?”

    界子的身份,的確是非同小可。

    一位界子無論是因爲什麼原因被殺死,也是一件大事,朝廷怎麼可能不追究?

    不過,也幸好聖書才女還沒有帶九位界子回中央帝城拜見女皇,也就是說,九大界子的身份,還沒有正式確立。

    要不然,林嶽殺死邵麟,便是對女皇的大不敬,肯定是要被抄家滅門。

    寧玄道和葬月劍聖看得出來,聖書才女並沒有難爲林嶽,也沒有拿邵麟的死做文章,甚至還有意爲林嶽開脫的意味。

    因此,他們立即就明白,聖書才女的意圖。

    聖書才女是要讓林嶽頂替邵麟的位置,成爲九大界子之一。想通這一點,寧玄道和葬月劍聖相互對看了一眼,皆是露出笑意。

    若是,林嶽和蓋天嬌都成爲界子,今後數百年,兩儀宗必定會變得更加強大。不僅要成爲東域的萬宗之首,更是要成爲整個崑崙界的萬宗之首。

    張若塵雙手抱拳,道:“多謝聖者大人明察。在下認爲,既然邵麟已死,那麼界子宴上的第一王者,自然就該成爲新的界子。”

    聖書才女早就料到,林嶽肯定還會繼續拒絕,道:“如今界子的身份,還沒有正式確立。本聖認爲,誰殺死了界子,纔有資格成爲新的界子。”

    “林嶽,你的實力真的很強,若是不成爲界子,本聖會感到相當遺憾。明天,本聖就會帶來另外八位界子,回中央帝城,所以,你還有一天的時間考慮,若是考慮清楚,隨時可以來找我。”

    聖書才女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才又退了下去。

    張若塵也是返回兩儀宗的陣營,葬月劍聖盯了他一眼,道:“傷勢不要緊吧?

    張若塵笑着搖了搖頭,道:“外傷沒有大礙,只是經脈的損傷,倒是需要花費幾天時間才能痊癒。”

    葬月劍聖的嘴脣動了動,欲言又止,似乎很想詢問他爲何要拒絕聖書才女?

    可是最終,葬月劍聖卻還是沒有問出來,他相信,林嶽應該懂得該如何選擇,只是說了一句:“此次你的功勞最大,等到論劍大會結束,宗門一定會賞賜給你一些珍貴的寶物。至於現在,什麼也別管,先好好的養傷。”

    張若塵退了下去,立即就被兩儀宗的年輕劍修包圍起來,如同是在迎接英雄迴歸一般。

    無論如何,張若塵都不可能去做界子,因此,也就沒有想太多。他的目光,卻是盯向東域聖院所在的方向。

    萬衆矚目之下,璇璣劍聖邁出緩慢的腳步,走了出來,目光盯向九幽劍聖的方向,道:“九幽,我們之間的恩怨,今天,也該做一個了結。”

    九幽劍聖的身形一晃,出現在璇璣劍聖的對面,一雙蒼老的眼睛,逐漸變得銳利,道:“我們兩人做了一輩子的對手,的確是應該有一個了結。

    “既然,今天必定有一個人會倒下,那麼本聖也不得公開不澄清一件事,你的弟子張若塵,並不是被本聖殺死。他的死因,應該是另有蹊蹺。”

    璇璣劍聖的眼皮,微微睜開了一些,蒼老的臉上,露出沉凝的神色。

    時空傳人張若塵死了之後,九幽劍聖一直都沒有公開表態,爲何今天卻突然否認了這件事?

    很顯然,九幽劍聖的話,造成了極大的轟動。

    若是九幽劍聖說的是事實,那麼,說謊的人就是萬兆億。殺死張若塵的人,也有可能是萬兆億。

    萬兆億爲何要這麼做?

    或者說,朝廷爲何要這麼做?

    不過,一些心思縝密的人,想到了更深的層次。既然,九幽劍聖沒有殺張若塵,也沒有人看到張若塵的屍首,會不會,張若塵根本沒有死,依舊還活着?

    誰都清楚,九幽劍聖即將就要與璇璣劍聖決戰,生死難料,因此,他根本就沒有必要撒謊。

    聖書才女卻知道,朝廷並沒有下過密令要將時空傳人張若塵秘密處死。甚至,萬兆億回到中央帝城的時候,還受到了女皇的責罰。

    “莫非是不死血族僞裝成九幽劍聖的模樣,騙過了萬兆億?”

    剛剛想到此處,聖書才女又立即搖了搖頭。

    若是不死血族出手,根本沒必要僞裝成九幽劍聖的模樣,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殺死張若塵。

    況且,不死血族也沒有吸九幽劍聖的血液,就算僞裝成九幽劍聖的模樣,也不可能騙得過萬兆億。

    “此事,真是有些蹊蹺。”

    聖書才女隱隱一種預感,時空傳人張若塵很可能沒有死,而是已經金蠶脫殼,依舊活在崑崙界的某一處角落。

    當然,她還得回到中央帝城,親自去見一見萬兆億,瞭解當日的具體情形,才能肯定心中的猜想。

    若是時空傳人張若塵沒有死,又能去哪裡呢?

    很多人,也如聖書才女一般,思考着相同的問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