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此刻的張若塵,全身的汗毛都立起來,背上不斷冒出汗珠,心中有一種危險至極的感覺。他的身份,隨時都會敗露。

    “無論如何,絕對不能再待在兩儀宗。現在,衆人還沒有反應過來,可是要不了多久,肯定會有人猜到我的身上。”張若塵的心中暗道。

    璇璣劍聖顯然也是意識到張若塵的處境相當危險,於是,冷哼了一聲,道:“九幽,照你這麼說,你反而是最無辜的那個人?”

    九幽劍聖笑了笑,道:“璇璣,我們做了一輩子的對手,你難道還不瞭解我。老夫是那種敢做不敢當的人嗎?”

    璇璣劍聖沉默了片刻,道:“我更願意相信,你在決戰的前一刻說出這樣的話,是想要擾亂我的心境。”

    璇璣劍聖之所以這麼說,其實,也是對張若塵的一種庇護,想要引導在場的衆人,去懷疑九幽劍聖的話的真實性。

    九幽劍聖依舊是掛着淡淡的笑容,十分坦然的承認下來,道:“沒錯,老夫就是要擾亂你的心境。要不,你猜一猜,你的那個弟子,到底是不是被老夫殺死?”

    人羣中,響起一陣罵聲。

    二師兄朱洪濤捏緊了拳頭,咬牙切齒的道:“可惡,真是太卑鄙,這麼關鍵的時刻,九幽劍聖居然用小師弟的死,去擾亂師尊的心境。”

    “師尊最喜歡的人,就是小師弟,對他寄予了厚望。希望師尊能夠守住心境,不要被九幽劍聖的話影響。”大師兄青霄聖者臉色凝重的道。

    除了黃煙塵以外,諸位師兄弟,並不知道張若塵還活着。

    璇璣劍聖向九幽劍聖下戰書,其實,在一定程度上,也是想要保護張若塵,以免有人懷疑他還活着。

    就如此刻,即便九幽劍聖說出他沒有殺張若塵,衆人也會懷疑他的話的真實性。

    這個黑鍋,九幽劍聖不得不背。

    接下來,兩位劍聖完全陷入沉默,相互對峙起來,身上爆發出來的氣勢,也是越來越強大。

    無論九幽劍聖有沒有殺死張若塵,這一戰,也是勢在必行。

    因爲,九幽劍聖和璇璣劍聖皆是想要通過這一戰,突破他們夢寐以求的那個境界。

    若是無法達到那個境界,百年之後,他們也會因爲壽元耗盡,徹底隕落。

    “譁!”

    “譁!”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九幽劍聖和璇璣劍聖化爲兩道劍氣光柱,直衝而上,飛入進雲層之中。

    隨即,他們腳踩虛空,臨空而立,強大的聖氣,毫無保留的從體內涌了出來。

    地面上,年輕一輩的修士,全部都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壓力,雙腿不停顫抖,似乎是要被兩大劍聖身上散發出來的聖威,壓迫得跪在地上。

    兩大劍聖的對決,必定會造成巨大的破壞力,甚至,就連聖者,若是靠近到百里之內,也有隕落的危險。

    “啓動太極古陣。”寧玄道立即下令。

    下一刻,古神山中,七十二座古老的陣臺運轉了起來,衝出七十二根白色的光柱,飛到高空,連接在一起,形成一個巨大的太極圖案。

    以古神山爲中心,方圓千里之內的地域,完全被陣法覆蓋。

    此刻,張若塵也是相當緊張,捏緊了雙拳,向上望去,雙目緊緊的盯在兩位劍聖的身上。

    “師尊一定要贏。”

    張若塵從來沒有現在這樣,將輸贏看得如此重要。

    因此,一旦戰敗,便是死亡。

    若是沒有璇璣劍聖,在墟界戰場的時候,張若塵根本不可能達到無上極境,很可能,早已被黑市的邪道高手殺死。

    若是沒有璇璣劍聖,張若塵肯定已經被萬兆億抓到池瑤的面前,以一個失敗者,一個螻蟻,一個窩囊廢的身份,最終將會被鎮壓得跪在池瑤女皇的面前。

    或許,還會被她,第二次殺死。

    璇璣劍聖對張若塵來說,不僅僅只是一個傳道、受業、解惑的師尊,更是一位對他呵護有加的長輩。

    一日爲師,終生爲父。

    可以說,除了父母以外,璇璣劍聖就是張若塵最敬重的人。

    不僅是張若塵,別的師兄弟,青霄聖者、朱洪濤、萬柯……等人,也都十分緊張,相當擔憂師尊的安危。

    天穹之上,兩位劍聖分別立在南北兩個方位,相距十二里的距離,身上散發出來的劍意、氣勢、聖威,已經攀升到了極點。

    兩人依舊站在原地,還沒開始交手。

    可是,他們之間的那一片虛空,卻是不斷響起一道道轟鳴的聲音,有着無形的劍氣在相互對撞。

    實際上,他們兩人,已經開始激烈的交鋒。

    只不過,兩位劍聖是調動劍意在對決,因此,肉眼纔看不到他們的招式。

    “轟。”

    驀地,上空傳來一聲巨響,一圈白色的勁氣,猶如水面上的漣漪一般,從璇璣劍聖的身上涌了出去,將九幽劍聖震得向後連退數百丈的距離。

    很明白,劍意的對決,璇璣劍聖技高一籌,佔據了上風。

    “滔天!”

    趁此機會,璇璣劍聖自然是乘勝追擊,雙手結出印法,將滔天劍喚了出來,伸出一根手指,向九幽劍聖的方向一點。

    滔天劍拖出近百米長的光華,猶如明亮的流星,快速劃過天穹。

    劍修之間的對決,必須要一鼓作氣,才能勢如破竹,心中必須要有一股必勝的信念。

    璇璣劍聖憑藉劍意將九幽劍聖擊退的時候,不僅提升了自身的氣勢,也是壓制了九幽劍聖的氣勢。

    只要有這一股氣,勝利的天平,就會迅速的倒向璇璣劍聖。

    葬月劍聖的雙眸盯着上空,點了點頭,道:“今日這一戰,璇璣劍聖已經有七成的贏面。”

    “最近百年,璇璣劍聖一直都將精力,放在劍道上面。然而,九幽劍聖卻被黑市的俗事纏身,自然也就開始落後。”寧玄道說道。

    葬月劍聖又道:“東域三大劍聖,璇璣的劍道,堪稱第一人。就算沒有這一場決戰,他應該也是有機會,在有生之年,突破到那個境界。”

    想到那個境界,葬月劍聖和寧玄道都是露出憧憬的神情。若是沒有大的機緣,即便是他們,估計也是一輩子也無法突破。

    除非,他們也能像璇璣劍聖和九幽劍聖一樣的拼命,說不定還能爭取到一定的機會。

    “譁——”

    南邊的天穹,完全變成了一片黑暗。

    一縷縷黑色的煙霧,猶如長龍一般,匯聚到九幽劍聖的腳下,散發出陰寒逼人的氣息。

    九幽劍聖的眉心,一連飛出九柄黑色的古劍,排列在身體的九個方位。

    九劍快速的旋轉了一圈,最後,竟然合在一起,快速的一劍向前衝擊了出去,與璇璣劍聖打出的滔天劍碰撞在一起。

    “轟隆。”

    雙劍碰撞的位置,誕生出密密麻麻的劍氣,猶如水浪一般,向四面八方翻涌了出去。

    其中一些劍氣,更是飛到千里之外,墜落在地上,依舊爆發出強大的威力,在地面,留下一個個直徑數十米的大坑。

    兩儀宗、神臺城的武者,也都看到從天空飛過的劍氣。每一道劍氣,皆像是劃過天穹的一顆隕石,發出刺耳的破風聲。

    不知情的人,還以爲是天外的星辰墜落了下來,讓人心生畏懼,立即跪地叩拜。

    漸漸的,九幽劍聖和璇璣劍聖的身形,徹底消失,完全被劍氣籠罩,只能聽到此起彼伏的戰鬥聲音。

    唯獨只有葬月劍聖、寧玄道那種層次的人物,還能繼續觀戰。

    這一戰,便是整整的一天,一直到夜幕降臨,也沒有結束。

    突然,葬月劍聖的臉色略微一變,有些疑惑的道:“不對勁,不對勁,璇璣劍聖明明佔據了絕對的上風,爲何發揮出來的力量,卻急速的變弱?難道出現了什麼意外?”

    張若塵的心中一緊,生出一種不祥的預感,立即向葬月劍聖走了過去,問道:“劍聖,璇璣劍聖到底出了什麼狀況?”

    “轟隆”一聲。

    還沒有等到葬月劍聖迴應,璇璣劍聖從天穹之上,墜落了下來,狠狠的摔落在了地面,砸出了一個巨大凹坑。

    凹坑的直徑,足有百米,四周的地面完全碎裂,並且凸冒了起來。

    璇璣劍聖凹坑的中心,胸口的位置,插着一柄黑色的巨劍,一雙蒼老的眼睛,筆直的盯着天穹的方向,嘴裡念出了最後兩個字:“老……四……”

    隨即,他便徹底失去了生息。

    只是,他的聲音太過微弱,除了他自己,根本沒有人聽到。

    天穹上空,黑色的雲彩逐漸退去,顯露出一輪皎潔的明月,有着一縷縷月光灑落在璇璣劍聖的屍體上面,使得這一幕,顯得更加的淒涼。

    在這一刻,時間猶如靜止了一般。

    九幽劍聖全身皆是鮮血,從天空飛落下來,出現在凹坑的旁邊,向璇璣劍聖的屍體看了一眼,眼中露出一道疑惑的神色。

    即便是他,也有些想不通,璇璣劍聖的實力突然之間,怎麼會下滑得那麼嚴重,以至於,竟然擋不住他的一劍。

    不過,不管怎麼說,他總算是贏得了這一場決戰。

    “譁!”

    九幽劍聖的手臂一揮,將聖劍收了回去。

    “師尊!”

    青霄聖者、朱洪濤、萬柯、封寒、靈樞半聖、黃煙塵,立即衝進凹坑,圍在了璇璣劍聖的身旁。

    即便,他們之中,有的人已經成聖,卻依舊還是跪在了地上,全部都痛哭失聲。

    “師……尊……”

    兩儀宗的陣營之中,張若塵猶如遭受五雷轟頂,心臟劇烈的一痛,根本無法止住眼眶中的淚水,雙腿一曲,向着璇璣劍聖的方向,跪了下去。

    (師尊的死,黑鍋王九幽劍聖肯定是要繼續背黑鍋,那麼真相到底是什麼呢?張若塵會發現真相嗎?請期待《萬古神帝》的下一卷“天翻地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