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要知道,現在,本就有很多人已經開始懷疑張若塵是不是還活着,甚至有可能已經懷疑到“林嶽”的身上。

    可以說,張若塵現在完全就是如履薄冰,稍有不慎,便很可能會萬劫不復。

    因此,師尊明明就死在張若塵的面前,他卻只能遠遠的一跪,根本不敢靠近過去。

    若是他的身份暴露,就算不死在劍閣,也肯定會被擒住,押解去中央帝城。

    即便是在這個時候,張若塵也是保持着最大的理性,儘量壓制情緒,告訴自己不能太沖動。

    一旦衝動,就是辜負了師尊一直一來的庇護,所有心血都會毀於一旦。

    “林嶽老大,你怎麼了?”

    身後,穆吉吉和荀花柳衝了上來,從左右兩個方向,將跪在地上的張若塵扶起來。

    與此同時,旁邊的葬月劍聖,也向張若塵盯了一眼,露出疑惑的神色。

    張若塵低着頭,儘量不讓人看到他眼中的血絲和淚痕,手掌按在右腿傷口的位置,將已經癒合的傷口,重新捏破,道:“沒什麼,就是先前腿上被不死血族的那位半聖劈了一劍,傷勢還沒有恢復,剛纔又發作。”

    穆吉吉看到張若塵的腿部,果然有鮮血溢出,頓時十分擔憂:“老大,你傷得這麼重,怎麼還站着,安心養傷纔是正事。”

    剛纔,葬月劍聖的注意力,完全都放在璇璣劍聖的身上,因此並沒有看到張若塵跪在地上的情形,只以爲他是腿部的傷勢太重,跌倒在地上。

    葬月劍聖吩咐了一聲,道:“林嶽,論劍大會也已經快要落幕,既然你傷得很重,就先退下去養傷。”

    “嗯。”

    張若塵依舊低着頭,應了一聲。

    荀花柳和穆吉吉攙扶着張若塵,向後方退了下去。

    退到白色廣場的邊緣位置,張若塵才停下了腳步,回過頭,向璇璣劍聖屍體的方向看了一眼。

    “師尊,我一定會修煉成劍聖,前往九幽城,以璇璣劍聖弟子的身份,親手擊敗九幽劍聖。”

    張若塵的心中,暗暗的發誓。

    雖然張若塵知道,璇璣劍聖和九幽劍聖是公平的決戰。璇璣劍聖的死,也是怪不得九幽劍聖。

    但是這一場決戰,必定是會影響璇璣劍聖的聲名,九幽劍聖卻會得到無數的讚譽和美名,今後,天下人全部都會認爲九幽劍聖比璇璣劍聖更加強大。

    璇璣劍聖生前,十分好面子,將自身的榮耀看得很重,沒道理,他死了之後,卻沒有一個弟子去幫他掙回面子。

    “九幽劍聖,你給老子拿命來。”

    二師兄朱洪濤的雙拳緊握,雙目全是血絲,大吼了一聲,身上爆發出一股驚人的蠻獸氣息,使得整個白石廣場掀起一股狂風。

    “呼。”

    在場的諸聖,自然是早有準備,立即撐起聖魂領域,將身後的門人弟子全部都保護起來。

    朱洪濤乃是太古遺種,體質相當強大,擁有聖者級別的修爲,戰鬥力與大師兄青霄聖者相比,也只是差了一籌而已。

    朱洪濤的身高,本來就有四米三,徹底發狂之後,體內發出噼噼啪啪的聲音,身軀又是膨脹了數倍。

    他的雙目之中兇光四射,腳掌一蹬,衝出了凹坑,打出一個巨大的拳印,擊向九幽劍聖的胸口。

    拳印,還沒有落在九幽劍聖的身上,散發出來的勁氣,卻是先將九幽劍聖身後的六位黑市的半聖老祖震飛了出去。

    九幽劍聖紋絲不動的站在原地,也不見他使用聖劍,只是伸出一根枯瘦的手指,向前一點。

    “噗嗤!”

    普普通通的一根手指,卻如同穿透一層紙一般,擊穿朱洪濤的胸口,留下一個酒杯大小的血孔。

    朱洪濤倒飛了出去,嘭的一聲,墜落回大坑之中。

    九幽劍聖的目光十分淡漠,道:“就連你的師尊璇璣劍聖也都死在老夫的劍下,你也太不自量力,居然還敢對老夫動手?”

    “老匹夫……”

    朱洪濤大吼了一聲,翻身而起,就要再次去戰九幽劍聖。

    “剛纔,老夫念在璇璣劍聖剛剛隕落,你的心情,倒是可以理解,所以,饒了你一命。你居然還敢繼續冒犯老夫,真當老夫不敢殺你?”

    九幽劍聖的眼神一寒,兩根手指合併在一起,捏成劍訣,一股十分強大的劍氣,向兩指匯聚了過去。

    大師兄青霄聖者見到九幽劍聖的身上散發出殺氣,顯然是動了殺機,意識到不妙,立即施展出身法,衝到了朱洪濤的前面,一掌將他擊退了回去。

    “大師兄,你爲何要擋我?”朱洪濤大吼了一聲。

    青霄聖者緊咬牙齒,呵斥道:“你能不能冷靜一點,師尊纔剛剛死去,我不想又給你收屍。”

    朱洪濤瞪了青霄聖者半晌,最後,再次雙腿一曲,跪在了璇璣劍聖的屍體面前,雙拳捶胸,嘴裡發出了一聲淒厲的大吼。

    這是一種無奈,明明師尊就死在面前,卻沒有辦法替他報仇。

    九幽劍聖將雙指間的劍氣散去,向青霄聖者看了一眼,道:“隨時歡迎你們前來九幽城報仇,但是,也請你們記住,下一次,老夫絕對不會手下留情。來一個,死一個;來兩個,死一雙。璇璣劍聖的弟子,應該也沒有幾個吧?等到哪一天全部殺完,也就清靜了!”

    青霄聖者道:“你放心,遲早有一天,我一定會去九幽城,親手將你擊敗。”

    “就憑你,恐怕一輩子也沒有那個機會。璇璣劍聖的幾個弟子,也就只有時空傳人張若塵的天資,算得上是出類拔萃。若是他還活着,再修煉百年,倒是有機會與老夫一戰。其餘人,來找老夫復仇,無異於送死。”

    九幽劍聖笑着搖了搖頭,轉過身,向着遠處行去。

    “真是可惡。”

    其實,萬柯、靈樞半聖、黃煙塵,也是很想出手,與九幽劍聖拼死一搏。

    但是,以他們的修爲,在一位劍聖的面前,猶如一隻螞蟻仰望一位全副武裝的人類戰士,根本連動手的資格都沒有。

    僅僅只是九幽劍聖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聖威,就將他們鎮壓得不能動彈。

    四師兄封寒,將璇璣劍聖的滔天劍收了起來,眼中閃過一道不爲人查的狂熱。隨即,他便是冷哼了一聲,道:“九幽劍聖實在太狂妄,真以爲我們師兄弟修煉一輩子都不是他的對手。”

    “我封寒,今天立下誓言,百年之內,必定用滔天劍斬下九幽的頭顱,祭奠師尊的亡靈。若是無法完成誓言,便讓我五雷轟頂而死。”

    聽到封寒的誓言,幾位師兄弟皆是頗爲動容。

    二師兄朱洪濤一巴掌拍在封寒的肩上,道:“老四,我們師兄弟之中,除了死去的老六,就你的天賦最高,也最有機會爲師尊報仇。”

    封寒點了點頭,道:“實不相瞞,決戰之前,師尊就已經安排好了後事,讓我繼承他的衣鉢。若是決戰的時候,他老人家出現了意外,不幸敗亡,就讓我帶着滔天劍和他的屍身前往中域。”

    說到此處,封寒已經聲淚俱下,十分憤慨,道:“我做爲師尊的衣鉢傳人,本就應該爲師尊報仇。今生,若是不能擊敗九幽劍聖,如何對得起師尊對我寄予的厚望。”

    既然是生死決戰,誰能料到結局?璇璣劍聖提前安排後事本就是很正常的事,因此,幾位師兄弟倒也沒有懷疑他的話。

    再說,璇璣劍聖在參加論劍大會之前,的確是單獨與封寒在一起。

    青霄聖者的心思縝密,向封寒盯了一眼,露出思索的神色,道:“師尊爲何要讓你帶着滔天劍和他的屍身前往中域?”

    封寒盯着青霄聖者的雙眼,平靜的道:“實不相瞞,滔天劍隱藏有一個巨大的秘密,必須要去中域,才能夠解開那個秘密。”

    朱洪濤道:“老四,二師兄陪你一起前往中域。”

    “我也去。”萬柯道。

    封寒搖了搖頭,道:“此事關係重大,師尊叮囑過我,必須獨自前去。若是,別人與我一起前往,很可能會生出無端的災禍。”

    隨後,封寒將滔天劍收了起來,又蹲下身,將璇璣劍聖的屍身抱了起來,眼神十分誠懇,熱淚盈眶的道:“諸位師兄弟放心,等我從中域回來,便是去替師尊報仇的時候。”

    緊接着,封寒抱着璇璣劍聖的屍身,立即離開了劍閣,消失在夜幕之中。

    三師兄萬柯長長的吐出一口氣,道:“真是希望四師弟能夠成功,不要辜負師尊的期望。”

    諸位師兄弟之中,唯獨只有黃煙塵,盯着封寒的背影,眼眸中,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因爲,她很清楚,若是璇璣劍聖真的要選衣鉢傳人,必定將是張若塵。

    怎麼會是封寒?

    肯定有問題。

    黃煙塵的目光,向大師兄青霄聖者盯了過去,咬了咬嘴脣,欲言又止。

    沒有與張若塵確認之前,黃煙塵也不敢隨便亂說,畢竟,剛纔封寒的確是表現得情真意切,師尊未必就不會將衣鉢傳給他。

    再說,各位師兄、師姐,不是半聖,就是聖者,每一個都是威名赫赫的人物,豈是她一個魚龍境的小師妹,能夠隨便誹謗?

    她的一雙眼眸,向四方看去,立即開始搜索張若塵的身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