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閣下到底是什麼人?”

    封寒的雙眼眯成一條線,盯向對面的年輕男子,一股冰冷的寒氣,從身上散發了出來,使得身上的氣勢,也是節節攀升。

    此刻,張若塵使用的是本來的面目,封寒以前沒有見過他,自然也就沒能將他認出來。

    張若塵將璇璣劍聖的遺體,放在地上,將身上的道袍脫下來,搭在了遺體上面。

    隨後,他纔是捏緊了沉淵古劍的劍柄,眼神十分冷銳的盯向封寒,道:“你到底是璇璣劍聖的四弟子封寒,還是不死血族的六皇子?”

    封寒仔細的打量張若塵,雖然,無法看透張若塵的具體境界,卻能夠感受到,他的修爲並沒有達到半聖境。

    區區一個魚龍境修士,又有何懼?

    封寒徹底的放鬆下來,舔了舔嘴脣,笑道:“對你來說,我是什麼身份,真的有那麼重要嗎?”

    “當然。”

    張若塵露出兩排雪白的牙齒,道:“因爲,你的答案,將會決定你的死法。相比於不死血族,我更痛恨一個叛徒。”

    若是,璇璣劍聖真的是與九幽劍聖公平一戰,最終不幸敗亡,張若塵的心中,不會有如此深的恨和怒。今後,最多隻是前往九幽城,以璇璣劍聖的弟子挑戰九幽劍聖,將其擊敗,爲師尊贏回榮譽。

    畢竟,人,都會死。

    一位劍修,能夠在一場萬衆矚目的決戰中戰死,已經算得上是轟轟烈烈的落幕。

    可是,師尊卻並不是因爲實力不濟才被殺死,而是被人暗害,這纔是真正的血海深仇。

    封寒的嘴角一勾,露出一個不屑的笑容,道:“看來你真的很恨我,我已經有些猜出你的身份。”

    “是嗎?”張若塵道。

    “除了璇璣劍聖的弟子,誰還會這麼恨我?你的身上,穿的應該是老三的流星隱身衣,要不然,也不可能有那麼快的速度,更不可能瞞過我的五感,一直跟到這裏。”

    張若塵只是冷冷的盯着封寒,反正師尊已經離世,就算讓世人知道時空傳人張若塵還活着,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封寒顯得無所謂的樣子,道:“其實,無論我是不死血族的六皇子,還是璇璣劍聖的四弟子,以你的修爲,恐怕也奈何不了我。反而,我看你,倒像是在自投羅網。”

    隨即,封寒的手指,向張若塵的方向一指。

    “唰唰。”

    四位不死血族的半聖,在第一時間,施展出身法,化爲一道道黑色的影子,將張若塵包圍了起來,分別立在東、南、西、北四個不同的方位。

    除了泰西半聖,另外四位不死血族的半聖,分別名叫辛風、辛雷、辛雲、辛雨,全部都是一階半聖的境界。

    其中,辛風半聖和辛雷半聖的修爲最高,達到一階半聖的巔峯。

    辛雲半聖和辛雨半聖的修爲,乃是一階半聖的中期。

    張若塵向不死血族的四大半聖盯了一眼,依舊顯得極其平靜,道:“是不是自投羅網,還得看,你們有沒有那個本事。”

    “區區一個魚龍境的修士,也敢在不死血族的諸位半聖面前如此狂妄。老夫只用一隻手,就能將你收拾。”

    辛雲半聖顯得頗爲憤怒,向前踏出一步。

    隨即,他的皮膚表面,冒出一道道血紅色的紋路,強大的聖氣涌了出來,嗤的一聲,將身上的黑袍震得四分五裂,化爲了一塊塊巴掌大的黑色碎片,飛了出去。

    辛雲半聖的背部,一對長達十多米肉翼快速展開,顯露出不死血族的真身。

    在這一瞬間,方圓數十里的地域,也是颳起了一股帶有血腥味的狂風。叢林中的樹木,不停搖曳,發出嘩嘩的聲音。

    封寒的雙手抱在胸前,一派準備看好戲的樣子,道:“辛雲半聖,小心一些,此人的修爲雖然沒有達到半聖境界,身法速度卻是快得驚人,你千萬別陰溝裏翻船。”

    “六皇子放心,區區一個魚龍境的修士,老夫一定手到擒來。”

    辛雲半聖顯然是沒有將一個魚龍境的人類螻蟻放在眼裏,在場一共有六位不死血族的半聖,就算他的速度再快,又有什麼用,不過只是一隻甕中之鱉。

    背上的雙翼,向後扇動了一下,辛雲半聖藉助風勁,施展出身法,閃電般的衝了出去。

    以半聖的境界,只是一瞬間就跨越數十丈的距離,出現在張若塵的身前,伸出一隻巨大的手爪,一爪向張若塵的右肩抓了過去。

    張若塵臨危不亂,向後退了一步。

    “譁!”

    五根鋒利的爪子,拖出三尺長的火焰光芒,形成五道赤紅色的爪痕,從張若塵的胸口前方飛掠而過。

    “這小子的速度果然很快。”

    辛雲半聖略微詫異了一下,根本沒有料到,自己的攻擊,居然會落空。

    就在他詫異的時候,張若塵以更快的速度,一劍劈了出去,拖出數十道劍氣,化爲一片劍雨,擊向辛雲半聖的胸口。

    “聖魂領域。”

    辛雲半聖的戰鬥經驗十分豐富,反應自然是極其迅速,察覺到不妙,立即就將聖魂領域釋放出來。

    與此同時,他的雙臂擡起,向前一擋。

    辛雲半聖的雙臂,戴有兩隻古老的黑色護臂。隨着聖氣注入其中,兩隻護臂發出哧哧的聲音,涌出一縷縷血紅色的光絲,猶如密密麻麻的蛛網,交織成一面十數米長的血紅色盾牌,擋在了面前。

    “嘭。”

    沉淵古劍的力量十分強橫,將血紅色的盾牌斬破,擊在了辛雲半聖的兩隻黑色護臂上面,撞擊出一大片火花。

    劍上,爆發出來的強大力量,將辛雲半聖震飛三十丈的距離,才重新落到地面,雙腳完全陷入地底。

    以雙腳爲中心,方圓十丈的地面發出啪啪的龜裂聲,出現數十道巴掌寬的地裂紋路,

    辛雲半聖的雙臂疼痛欲裂,不停的發抖,黑色護臂的下方竟是流出了鮮血。

    他的眼中,盡是驚駭的神情,道:“一個魚龍境的修士,怎麼會這麼強?”

    不遠處,封寒的眼睛也是微微一縮,露出一絲詫異的神色,顯然沒有料到,眼前的年輕男子,居然能夠將辛雲半聖擊退。

    在魚龍境,只用一劍就能擊傷一階半聖,恐怕也只有人族挑選出來的九大界子,纔有如此強橫的實力。

    張若塵橫劍而立,依舊站在璇璣劍聖的遺體旁邊,道:“不死血族的半聖,也不過如此。”

    封寒的眼神一寒,向四位不死血族的半聖盯了過去,道:“辛風半聖、辛雷半聖、辛雲半聖、辛雨半聖,佈置天象合擊陣法,務必將此人鎮壓。誰若是能夠將他生擒,本皇子就將璇璣劍聖的聖源,賞賜給他。”

    只有聖者的體內,才能修煉出聖源。

    九幽劍聖的一劍,將璇璣劍聖打得魂飛魄散,但是,體內的聖源,卻是完好無損。

    一位半聖,若是能夠將一枚聖源完全煉化,吸收聖源中的聖氣和知識,至少也有五成的概率,成爲聖者。

    沒有聖源的半聖,一百個中,也未必有一個能夠成聖。

    聖源,乃是成聖的一種捷徑。

    由此可見,一枚聖源出世,對半聖的吸引力有多大,即便是拼得頭破血流,也要奪到手。

    四位不死血族半聖顯露出貪婪的神情,雙眼完全變成血紅色,站在黑暗之中,顯得各位的驚悚。

    封寒再次吩咐道:“此地距離兩儀宗很近,你們一定要速戰速決。”

    四大半聖的老大辛風,說道:“六皇子放心,我們四兄弟聯手,此子必死無疑。”

    不死血族的四大半聖,站在張若塵的四個方位,同時將聖魂領域釋放出來。

    “譁!”

    四層血紅色的光霧,快速蔓延了出去,遠遠望去,形成四個雞蛋形狀的聖氣圓球。

    很快,四座領域連爲一體,發出轟的一聲巨響,領域之中的重力,竟然再次提升十倍,達到二階半聖的聖魂領域纔有的強度。

    四大半聖全力調動體內的力量,使得方圓百里,完全被一團血雲包裹起來。周圍的草木,一旦與血氣接觸,立即發出哧哧的聲音,迅速的枯萎,變得死氣沉沉。

    辛雲的臉相當猙獰,盯着中心位置的張若塵,道:“有一千倍的重力壓制,你的速度,還能有那麼快嗎?”

    張若塵看着眼前的天象合擊陣法,向辛雲瞥了一眼,道:“你試一試,不就知道了?”

    辛雲吃了一次虧之後,也就不再上當,冷哼一聲:“已經陷入合擊陣法,你小子居然還在裝模作樣,大哥、二哥,一起出手,先廢掉他的雙手雙腳。四妹,你留下來掌控陣法。”

    辛風半聖、辛雷半聖、辛雲半聖化爲三道血色的人影,同時攻向張若塵。

    因爲先前張若塵一劍擊傷辛雲半聖,所以,三大半聖並不小看他,全力出手,旨在一擊必殺。

    辛風半聖手中的白骨戰刀,乃是由一隻七階蠻獸龍鷲的骨頭,打磨而成。刀刃的內部,刻錄有三百七十六道銘紋,又經過數十年的祭煉,最終化爲一件十分厲害的百紋聖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