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呼!”

    張若塵長長的吐出一口氣,將身上的劍意散去,原本急速飛行的葉片,立即失去強大的威力,紛紛揚揚的從天空飄下來,散落了一地。

    “譁!”

    張若塵的衣袖一揮,掀起一股風勁,將厚厚的葉片掀飛了出去,顯露出下方的泰西半聖。

    泰西半聖躺在地上,全身上下不知有多少道血口,身體完全變得血肉模糊,面目全非,其中一些地方,甚至還能看見血肉下方的骨頭。

    “現在,你相信葉片也能殺人了吧?”張若塵道。

    泰西半聖全身都在顫抖,嘴裏發出沙啞的聲音:“我……不……服……服……”

    “不服,也得服。”

    張若塵的眼神冰冷,右手手臂響起龍象的嘯聲,帶着一股強大的掌風,一掌拍擊了下去,將泰西半聖的頭顱,打碎成了血泥。

    當他將手掌再次擡起來的時候,掌心卻是有着一團血紅色的半聖之光,散發出奪目的光華,將夜空映照成了詭異的猩紅色。

    “第三團半聖之光。”

    張若塵將半聖之光,收進如意寶瓶。

    三位半聖的身上,有很多厲害的戰兵和珍貴的寶物。只不過,此時的張若塵,卻沒有多餘的時間去清點,於是,連同三大半聖的屍骸,一起收進了空間戒指。

    唯獨,張若塵將泰西半聖使用過的古玉盤,託在手掌心,查探了一番,隨後將聖氣注入其中。

    “哧哧!”

    頓時,古玉盤的中心位置,涌出一縷縷赤紅色的陣法銘紋,向空氣中蔓延了出去。

    “封天鎖地陣倒是十分厲害的陣法,若不是我將劍道修煉到人劍合一的境界,從外部,先將泰西半聖打成重傷,使得古玉盤失去了控制。要不然,根本破不開陣法,很可能真的要被困死在此地。”

    古玉盤是一件厲害的陣法聖器,張若塵將它收了起來,放入懷中。

    緊接着,他的目光,向封寒離開的方向,望了過去。

    “想要逃走,恐怕沒那麼容易。”

    將璇璣劍聖的遺體,放進乾坤神木圖。張若塵又將璇璣劍聖曾經給他的聖旨取出來,捏在手中,將聖氣注入聖旨。

    聖旨中,一股龐大聖力涌了出來,將張若塵的身體完全包裹。

    “咻!”

    張若塵化爲一道白光,爆發出聖者才擁有的速度,衝向天穹,向封寒追了上去。

    片刻後,張若塵就飛行上千裏的距離,追上封寒和辛雨半聖。

    墜神山脈十分蒼莽浩蕩,羣山林裏,瘴氣遮天,給人一種無邊無際的感覺,一眼望去,根本看不到人煙。

    此地,乃是一處地勢開闊的原始叢林,封寒停下了腳步,睜開血紅色的雙瞳,轉過身向天邊盯去,頗爲驚訝,“這麼快就追上來了?難道,泰西半聖也擋不住他。”

    辛雨半聖也向身後的方向看了一眼,從左臂的骨骼中,將一柄三尺長的血劍拔了出來,雙翼展開,飛到離地三十丈高的位置,道:“六皇子,你先走,我來攔他。”

    三尺長的血劍,散發出一片濃密的血霧,快速蔓延出去,將這一片原始叢林都籠罩了進去。

    叢林中的蠻獸,全部都感受到危險的氣息,全部都趴在地上懾懾發抖。一些厲害的蠻獸,卻立即向遠處逃去。

    “譁!”

    天邊,一道白色的光梭,猶如天外飛來的流星一般,撞擊在了辛雨半聖的身上。

    辛雨半聖的雙瞳之中,白色的光點,越來越明亮,最後將她的瞳孔完全覆蓋。她纔剛剛將血劍擡了起來,身體就被撞飛了出去,猛然的墜落到地面。

    轟然一聲。

    地面上,撞擊出一個巨大的坑。周圍的泥土,裂出十多道巨大的縫隙,猶如是遭受隕石的撞擊。

    大坑的底部,張若塵手持沉淵古劍,刺穿了辛雨半聖的胸口,將她釘在了地上。

    劍上,蘊含的強大的力量,直接將辛雨半聖的聖魂震碎,化爲一粒粒光點,消散在空氣之中。

    只是一劍,就將一位半聖打得魂飛魄散。

    “唰!”

    張若塵的臉色冰冷,根本看都沒看地上的屍體,將血淋淋的劍拔了出來,從大坑中走出。他站在高處,俯看不遠處的封寒,道:“現在,就剩你了!”

    封寒盯着對面的張若塵,面不改色的道:“泰西半聖也死在了你的手中?”

    “你認爲,他還有可能活着嗎?”張若塵道。

    封寒道:“一夜之間,一連殺死五位不死血族的半聖,就憑這一點,已經是不可饒恕的死罪。即便是人族的聖者,犯下這樣的罪責,也是死路一條。”

    “你毒害師尊,更是不可饒恕的死罪。即便修煉成聖,也難逃一死。”張若塵斬金截鐵的道。

    封寒手持滔天劍,將劍體擡起來看了一眼,隨後,搖頭笑了笑,道:“其實,害死師尊的人,並不是我,還有你。”

    “若不是因爲你,師尊恐怕也不會去九幽劍聖決戰。”

    “若不是因爲你的出現,我纔是師尊最傑出的弟子。師尊早就已經將滔天劍,傳給了我。”

    “我的目的,只是滔天劍。得到了滔天劍,我又何必要殺他?說起來,老傢伙還是一個不錯的人,至少我一直都不討厭他。”

    張若塵心中的怒火,已經漸漸冷卻了下去,反而生出一種悲涼的情緒,爲師尊感到不值。

    都說好人有好報,可是有些時候,卻總有人會利用你的好心,反過來害你。即便是害了你,也不會有絲毫的自責,反而將過錯全部都推到別人的身上。

    恐怕師尊死前的那一刻,也是感到無比的悲傷。

    封寒又向張若塵盯了過去,臉上的笑容一收,冷聲道:“但是,我卻相當討厭你,既然你追了上來,那麼我就送你上路,如此一來,老傢伙在黃泉路上也就不會太孤單。”

    “譁!”

    剎那間,封寒將聖魂領域釋放出來,與此同時,提起滔天劍,向張若塵揮劍斬了下去。

    無論是身法速度,還是出劍的速度,封寒都是快到了極點,根本不給張若塵躲閃的機會。

    張若塵面無懼色,雙手緊握沉淵古劍,調動全身的力量,橫劍一擋。

    “嘭!”

    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從滔天劍上涌了出來。

    剎那間,張若塵雙手的虎口裂開,雙臂的皮膚承受不住強大的力量,裂出一道道血紋,變得血肉模糊。

    沉淵古劍脫手飛了出去,掉落到數十丈之外,插入進一座石崖。

    與此同時,張若塵也是倒飛出去,身體撞斷十數根巨大的古樹的樹幹,在地面,留下一條深深的凹槽。

    此刻,他頭上的發冠碎裂,頭髮披散下來,半跪在地上,手掌撐着地面,嘴裏不斷流淌出鮮血。

    地面的泥土,也被浸紅。

    封寒提着滔天劍,一步一步向張若塵走了過去,笑道:“六師弟,你以爲本皇子退走,真的是因爲懼怕你?哏哏。你的天賦很高,只可惜,卻是太過年輕,修爲境界與我還差得很遠。”

    張若塵乾笑了一聲,道:“你以爲……我會獨自一人……來追你……”

    “什麼意思?”封寒的眼神一沉。

    張若塵緩緩的站起身來,滿布血絲的雙眼,向封寒盯了過去,道:“你不是很聰明,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你通知了大師兄?”

    封寒緊咬牙齒,眼中閃露出殺機。

    “你欺師滅祖,忘恩負義,何止是大師兄,任何一位師兄弟皆可殺你。”張若塵道。

    “你是在找死。”

    封寒雙手握劍,凝聚全身的力量,將滔天劍舉過了頭頂,劍尖衝出一道數十丈長的白色光柱,揮劍斬了下去。

    強大的劍氣,帶給張若塵巨大的壓力。

    他閉上雙眼,以最快的速度,調動空間力量,施展出空間挪移,從原地消失。

    “轟隆。”

    強大的劍氣,劈斬在張若塵剛纔站立的位置,將大地分開一道兩丈寬的裂縫。

    巨大的劍痕,猶如是一道地裂,一直延伸到數十里之外,將這一片原始叢林也是一分爲二。

    這一劍的威力,雖然強大,但是,封寒卻能夠清晰的感知到,並沒有殺死張若塵。

    漸漸的,劍氣的力量,完全消散。

    空氣中,只剩下細微的風聲,即便封寒將“天血瞳”施展出來,也完全找不到張若塵的身影。

    但是,封寒卻能肯定,張若塵就在附近。

    只不過,張若塵的身上穿有流星隱身衣,又有空間力量的輔助,所以,才能做到無影無形。

    先前,封寒正是擔心這一點,所以纔沒有與張若塵交手,害怕被他纏上,脫不了身。實際上,論戰力,封寒根本不懼張若塵。

    封寒站在原地,不敢亂動,害怕遭到張若塵的偷襲,冷喝了一聲:“有本事,出來與我正面一戰。”

    這道音波,並沒有得不到張若塵的迴應,僅僅只是震落下一片片黃葉。

    此刻的封寒,完全陷入騎虎難下的境地。

    與張若塵繼續僵持下去,別的師兄弟很可能會追上來,到時候,他恐怕連逃走的機會也沒有。

    若是現在就退走,他就必定會暴露出破綻,遭到張若塵的偷襲。即便是以他的修爲,也沒有絕對的把握,可以擋住張若塵的空間攻擊手段。

    擋不住,就是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