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能坐以待斃。

    終於,封寒失去了耐心,撐起了聖魂領域,將精神力完全集中,小心翼翼的防備,嘗試着向後退了六步。

    “既然你不出手,我就先一步離開。”

    封寒將一卷聖旨取出,捏在手中。

    隨着聖氣注入聖旨,一團血氣,從聖旨中涌出來,將封寒的身體包裹。

    “譁!”

    藉助聖旨的聖力,封寒頓時爆發出堪比聖者的速度,化爲一道血光,沖天而起,就要飛走。

    可是,血色的光華,纔剛剛飛起三丈高。上方的位置,響起哧的一聲,裂開一道數十米長的空間裂縫。

    空間裂縫,宛如一張黑色的大嘴,憑空誕生了出來。

    封寒早有防備,因此,並不驚慌失措,立即控制身形,改變飛行的方向。空間裂縫的吞噬之力,還沒有落到他的身上,他就先一步向左側衝了出去。

    只不過,在他的前方,一個半透明的人影,憑空顯現了出來,攔住了他的去路,正是穿着流星隱身衣的張若塵。

    封寒的眼神一沉,身上爆發出一股一往無前的氣勢,默唸了一聲:“劍二。”

    藉助聖旨的聖力,封寒的速度,本來就快到了極點。

    他施展出劍二,自然是在一瞬間,就衝到張若塵的身前。滔天劍拖出一道長長的劍芒,刺向張若塵的心臟。

    面對封寒這一劍,張若塵依舊是面不改色,根本沒有使用空間挪移躲閃。

    一旦躲開,封寒必定就會遁走,張若塵也就再也無法將他牽制,只能眼睜睜的看着他將滔天劍帶回不死血族。

    若是,師尊知道,滔天劍落到不死血族的手中,恐怕死了也不回瞑目。

    聖者的速度,雖然極快,但是,封寒終究不是聖者,根本不能控制那麼快的速度。他施展出劍二,旨在一擊必殺,根本沒有後續的變招。

    因此,張若塵未必沒有一拼之力。

    “時間之間,剎那無痕。”

    張若塵手持虛空劍,捕捉到一道時間印記,融入了劍招。

    驀地,張若塵手中的劍,消失無蹤。

    “嘭!”

    封寒駕馭滔天劍,擊在了張若塵的心口,一股銳氣,從劍尖涌了出來。

    同一時間,虛空劍也是斬在封寒的肩膀位置,將封寒的整條手臂斬落下去,灑下一大片鮮血。

    血淋淋的手臂與滔天劍,從半空墜落,掉落進叢林之中。

    張若塵承受了滔天劍的一擊,身體猶如是被一座鐵山撞擊了一下,一股強烈的撕裂感傳來,眼前一片昏黑,宛如就要魂飛魄散。

    “噗!”

    他的五臟六腑,遭受嚴重的創傷,一口鮮血吐了出去。

    張若塵猶如一發炮彈,向後倒飛,撞擊在數裡之外的地面,轟的一聲,掀起一大片塵土。

    原始叢林中,一大片飛鳥受到驚嚇,撲扇着羽翼,衝飛了起來。

    塵土,漸漸散去。

    纔看見,張若塵躺在四分五裂的大坑裡面,有着大量的鮮血,不斷從胸口的位置滲透出來。

    幸好,先前張若塵將古玉盤放在胸口,擋住滔天劍的劍鋒。流星隱身衣的防禦力量,又是化解了大半的衝擊力。

    最後,張若塵心臟中的龍珠,形成最後一層防禦。

    一連三層防禦的抵擋,張若塵承受了封寒的全力一劍,總算是硬抗過來,至少是保住了半條性命。

    “可惜……只差一點……咳咳……”

    張若塵的嘴裡,咳出鮮血。

    他的肉身,已經是破破爛爛,唯有一股強大的意志,依舊支撐着他,緩緩的從地上爬起來。

    剛纔那一劍,本來,張若塵是斬向封寒的頭顱。

    只可惜,封寒的修爲太高,反應速度也太快,躲過了要害,因此,張若塵僅僅只是將他的手臂斬下。

    只是斷了他一臂,又有什麼用?

    “嗷!”

    封寒的嘴裡,發出一聲憤怒的吼叫,飛落到地面,出現在張若塵的面前。嘭的一聲,雙腳落地散發出來的力量,將大地都踩得猛烈的一晃。

    “我在魚龍第九變的時候,就能斬殺一階半聖。卻沒想到,我現在已經達到二階半聖的巔峰,居然還會被一個魚龍境的修士斬斷手臂。”

    封寒的雙目,射出兩道長長的血柱,冷厲的瞪着下方的張若塵。

    與此同時,強大的血氣,從封寒的體內涌出來,匯聚到右臂,使得斷掉的右臂,快速的生長出來。

    僅僅只是片刻,封寒的手臂,就又完好無損。

    同樣是二階半聖,也是有巨大的差距。

    泰西半聖的實力,與封寒比起來,簡直就是一個地上,一個天上。

    以封寒那二階半聖巔峰的境界,即便是遇到三階半聖,也有十足的把握能夠取勝。若是封寒對上泰西半聖,估計只需動用一根手指,就能將他擊退。

    可是,封寒卻偏偏在張若塵的手中,吃了這麼大的虧,心中怎麼會不怒?

    張若塵自然能夠感受到,封寒的怒火。

    只是,他卻顯得相當平靜,沒有一絲懼色,將一切都看得很坦然。

    以張若塵此刻的狀態,即便是說出一句話,體內的臟腑,也是疼痛欲裂,卻還是說道:“多行不義……必自……斃……”

    封寒深吸了一口氣,不屑的一笑,道:“說吧!你想怎麼死?”

    張若塵的臉色越來越蒼白,擠出了一個笑容,道:“你想要……殺我……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不信,你還有還擊了力量。”封寒冷笑了一聲。

    張若塵將體內,最後一絲聖氣調動出來,以最快的速度,將懷中的古玉盤打了出去。

    古玉盤在封寒的頭頂,快速旋轉了起來,衝出來的陣法銘紋,則是化爲十八根火焰鎖鏈,與地面連接在了一起。

    轟然一聲,陣法開始運作起來。

    封寒站在陣法的中心,雙拳緊握,那一張臉被火焰的光芒映照得有些發紅,從牙縫中擠出五個字:“封天鎖地陣。”

    本來,他以爲,張若塵已經徹底失去反擊的機會,因此,才放鬆了警惕。

    要不然,就算張若塵掌握有古玉盤,以他現在的狀態,也沒有機會,將封寒困在封天鎖地陣之中。

    封寒也只是最開始的時候,纔有一絲驚異的神情。

    很快,他的臉上,卻又是露出笑意,道:“你殺死泰西半聖,肯定是得到了古玉盤。先前,倒是有些失算。不過,封天鎖地陣能夠困住一般的半聖,卻困不住我。”

    耗盡了體內最後一絲聖氣,張若塵徹底失去力氣,坐在了地上,盯着陣法中的封寒,道:“封天鎖地……陣……可以將三階半聖,困住……一天一夜的時間。你覺得,能夠將你困多久?”

    “哈哈!六師弟,你也太小看你的四師兄,難道你認爲,四師兄的實力還比不過三階半聖?你能以魚龍境的修爲,斬殺二階半聖,四師兄也不是庸才。”

    封寒的體內,涌出一股強大的血氣,背部的骨骼發出咯咯的爆裂聲,隨即,脊樑的左右兩側,各自長出兩個凸起。

    “嘩啦。”

    兩對十多米長的銀色肉翼,撐破衣袍,伸展了出來,宛如是純銀鑄煉的翅膀,散發出刺目的銀色光華。

    與此同時,一股濃烈的血氣,就像是水浪一般,從他的體內涌出,將陣法完全覆蓋。

    “四翼銀翅。”

    張若塵的眼睛一縮,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一般的不死血族,僅僅只有一對肉翼。

    擁有四翼銀翅的不死血族,自身的體質,比人類的聖體還要強大許多,只要不隕落,將來必定會成爲不死血族中的王者。

    隱隱間,甚至還能看見,封寒的四隻銀翅,正在自動吸收天地靈氣和月亮的光輝。

    銀色的光芒,變得更加刺目。

    封寒冷哼一聲,背上的四翼,快速旋轉起來,宛如四道銀色的光刃,開始攻擊封天鎖地陣。

    “釋放出四翼銀翅的封寒,爆發出來的實力,恐怕在三階半聖之中,也是頂尖的強者。封天鎖地陣困不了他多久,很快就會被攻破。”張若塵暗道。

    不能將所有希望,全部寄託在大師兄的身上,必須要想辦法自救。

    張若塵將聖書才女,送給他的那枚枯木丹取出來,捏在兩指之間。

    枯木丹,乃是九品丹藥,可謂是極其珍貴,只要將它吞下,無論多麼重的傷勢,也能快速痊癒。

    “沒想到,你這麼快就派上用場。”

    張若塵微微一笑,將枯木丹服下,隨即,開始全力運轉九天明帝經第五層的功法,吸收和煉化枯木丹的丹氣。

    張若塵的體內,散發出一股濃烈的藥香,飄散了出去。

    張若塵的四周,因爲遭到血氣腐蝕,而枯萎草木,吸收了藥氣,竟然也重新煥發出生機,變得綠意盎然。

    陣法中,封寒也是意識到不妙。

    若是讓張若塵先一步傷勢痊癒,必定會帶着滔天劍逃離此地。如此一來,他多年的心血,也就功虧一簣。

    於是乎,他的攻擊速度,變得更快,更加猛烈。

    花費一炷香的時間,封寒不斷打出強大的攻擊手段,終於,先一步將陣法破開。他的雙腿一蹬,化爲一道銀色的光華,衝到張若塵的頭頂上方。

    “給我去死。”

    封寒的五指,長出五根銀色的爪子,向張若塵的頭頂拍擊了下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