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五根銀色爪子,長達一尺,散發出五道銳利的力量波動,眼看就要將張若塵的身體撕裂成碎片。

    “嘭”的一聲。

    張若塵依舊盤坐在原地,封寒卻倒飛了出去,就連五根銀色爪子也都斷裂,手掌更是鮮血淋淋。

    不知何時,張若塵的身前,出現了一個身軀魁梧的男子,穿着一身黑色的鎧甲,卓然的站在地面,身上散發出一股濃烈的殺氣。

    正是他出手,纔將封寒的五爪打斷,並且將封寒崩飛了出去。

    封寒倒飛到十數丈之外,嘴角流出一絲鮮血,向那個站在張若塵身前的男子看了一眼,臉色變得有些蒼白,“大師兄……”

    穿着黑色鎧甲的英武男子,正是璇璣劍聖的大弟子,青霄聖者。

    黃煙塵將真相告訴了青霄聖者,青霄聖者就按照張若塵留下的痕跡,急速追了上來。幸好及時趕到,要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青霄聖者的眼神,猶如兩道閃電,盯着封寒背上的四翼銀翅,頓時生出一股怒火滔天的情緒,道:“七師妹告訴我,師尊的死,與你有莫大的關係,本來我是怎麼都不願意相信。若不是親眼所見,又怎麼知道,你居然是不死血族。混賬東西,師尊的遺體呢?”

    封寒不斷向後退,笑道:“想要知道師尊的遺體在哪裡,你可以問六師弟,他應該知道。”

    青霄聖者的眼中露出一道疑惑的神色,眼睛的餘光,向不遠處的張若塵瞥了一眼。

    就是這時。

    封寒抓住了機會,展開背上的四翼銀翅,化爲一道銀色的光梭,向天外衝飛而去。

    “還想逃。”

    青霄聖者也沒有出手,只是念頭一動,頓時,方圓五百里的靈氣便是被他抽空,匯聚在一起,在天空之上,凝聚出一個一百多米長的大手印。

    “嘭!”

    大手印猛然拍擊了下去,擊在封寒的身上,直接將封寒從半空拍落下來,打入了地底。

    封寒與地面撞擊,身上的皮膚全部爆裂,嘴裡發出一聲低沉的慘叫。

    青霄聖者衝了過去,將封寒從地底提了起來,啪的一聲,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臉上,將他的左邊顴骨打得碎裂,怒聲道:“你到底是什麼人?是不是你害死了師尊?”

    封寒雙手撐地,嘴裡不斷流血,披頭散髮的大笑了一聲:“那麼生氣做什麼?人,都是要死,只不過是早死和晚死的區別而已。”

    “你之所以還沒有死,那是因爲,我還念昔日的師兄弟情義,對你抱有一絲幻想。若是,老二在這裡,恐怕早就已經將你撕碎。”青霄聖者道。

    封寒顯得很坦然,哧哧的一笑,道:“沒錯,璇璣劍聖的確是被我殺死,哈哈,以我的境界,能夠殺死一位劍聖,如此大的成就,就算今日死在這裡,也是不死血族的功臣……噗……”

    青霄聖者又是一巴掌扇了出去,力量更重,直接將封寒打得飛了出去,宛如死狗一般,摔落在數十丈之外的地方。

    封寒的臉,已經變得血肉模糊,脖子也是極度扭曲,幾乎是轉到了身後。

    張若塵的傷勢,已經恢復了一半,緩緩的站起身來,將精神力釋放出去,很快就找到滔天劍遺落的位置。

    他的手掌一伸,龐大的劍意,從指尖涌了出去。

    “譁!”

    受到劍意的牽引,滔天劍拖出一道白色的劍光,從夜幕中飛了過來,落入張若塵的手中。

    張若塵提着滔天劍,走到青霄聖者的身旁,盯着趴在地上的封寒,道:“此人乃是不死血族的六皇子,很小的時候,便是潛伏在師尊的身邊。師尊在與九幽劍聖決戰之前,喝下了他送去的冥王血毒,因此,纔會死在九幽劍聖的劍下。”

    “這個欺師滅祖的叛徒。”

    青霄聖者的心中,對封寒的最後一絲幻想也是破滅,雙手不停的顫抖,向封寒走了過去,準備清理門戶。

    驀地,一股龐大的血氣,從地底冒了出來。

    地面上,出現一條條猩紅色血紋,宛如是大地長出的血脈,瘋狂的涌動,將封寒的身體完全包裹了起來。

    血色的紋路,將方圓百里的大地完全覆蓋,甚至還能聽到地底傳來一聲聲震耳的聲音,宛如是大地長出了心臟,正在“嘭嘭”的跳動。

    “難道是不死血族的聖者駕臨?”張若塵生出不祥的預感。

    шшш★Tтkā n★¢ ○

    青霄聖者的眼神,略微一沉,也是停下了腳步,沒有貿然衝上去擊殺封寒。因此,他清晰的感知到,一位不死血族的聖者,藏身在地底。

    “轟隆。”

    地面上,數千條血紋堆積在一起,凝聚出一隻巨大的拳印,向青霄聖者轟擊了過去。

    青霄聖者的雙臂,向前一拍,頓時將血紅色的拳印,打得碎裂,化爲一塊塊碎石,掉落在了地上。

    “什麼人?”青霄聖者冷喝一聲。

    “不死血族,地血聖。”

    地底深處,響起一個沙啞的笑聲。

    那聲音,顯得極其詭異,給人一種陰測測的感覺,猶如是從地獄中傳出的魔音。

    青霄聖者的眼神一寒,打出了一道聖氣,先是將張若塵捲到半空。隨後,他也是騰飛起來,調動體內的聖氣,匯聚向腳掌,猛然一腳踩了下去。

    “轟隆!”

    以青霄聖者的腳掌爲中心,一股強大無匹的力量,向四面八方蔓延了出去。

    血色的紋路,一寸寸的斷裂,爆碎而開,化爲鮮血,使方圓百里的泥土都變成了血土。

    地底深處,響起一聲沉悶的聲音。

    下一刻,地血聖抱着封寒,從地底衝飛了起來,停在了離地百丈高的半空。地血聖的背上,長有一對巨大的血翼,宛如兩片血雲一般,懸掛在半空,輕輕的扇動。

    每扇動一下,就有一陣強烈的腥風,吹了出去。

    地面上,因爲青霄聖者的一腳,方圓百里寸草不生,大地上的叢林、山丘、河流,全部都是四分五裂,顯得格外震撼人心。

    也只有聖者,纔有如此強橫的力量,只有一腳,就能踏碎山河。

    “不愧是能夠與《英雄賦》上的五人抗衡的人物,青霄聖者的實力,倒是有些出乎本聖的預料。”

    地血聖的聲音,十分沙啞,卻又蘊含極強的聖力,每一個字吐出,天地靈氣都會猛烈的震動一下。

    青霄聖者常年都在墟界戰場征戰,自然而然也就培養出一股濃烈的殺氣,道:“你是在救人,還是來送死?”

    “就在今夜,整個東域都會傾覆,青霄聖者你的修爲就算再強,也強不過大勢。”地血聖道。

    青霄聖者道:“我不明白,你到底在說什麼?”

    “哈哈!很快,你就會明白。”

    地血聖穿着一身黑袍,站在半空,腳下踩着一片血紅色的氣雲,濃烈的血氣,將大半個天空都映照成了紅色。

    眼前的畫面,極其的詭異,宛如是回到上古時期的神魔時代,戰神與魔王正在對峙,隨時都會爆發出毀天滅地的戰鬥。

    張若塵有所察覺,擡起頭,向着更高的天空望去,只見懸掛在天空的月亮,居然變成了猩紅的顏色。

    月亮的中心,站有一個人影,也是長着雙翼。

    只不過,那人飛得太高,距離地面太過遙遠,所以,從張若塵的位置向上望去,只能看到一個芝麻大小的黑色小點。

    青霄聖者顯然也是注意到月亮中的人影,向上瞥了一眼,冷哼了一聲:“不死血族還有多少強者,全部出來便是,要戰就戰個天翻地覆,要殺就殺個痛快。”

    “不死血族,天血聖。”

    一道縹緲的聲音,從月亮中傳了出來。

    張若塵再次向月亮的方向看去,卻發現,月亮中的人影,居然已經消失不見。

    下一刻,天血聖已經出現在青霄聖者的頭頂上方,一對血翼展開之後,足有一百多米長,長滿了巴掌大小的鱗片。

    “雷音天鍾。”

    天血聖的手中,浮現出一片厚厚的血氣,血氣中,懸浮着一隻三寸高的紫色小鐘。有着一道道電紋,穿梭在紫色小鐘的四周。

    “雷音天鍾,乃是雷音宗的鎮宗之寶,由雷音聖者執掌,怎麼會落入你的手中?”青霄聖者沉聲道。

    天血聖長笑了一聲:“雷音宗已經被本聖剿滅,雷音聖者的聖血都已經被本聖吸乾,《千紋聖器譜》上的雷音天鍾,自然也就落入本聖的手中。”

    天血聖不再多言,全力開始催動雷音天鍾。

    紫色小鐘快速旋轉起來,變得越來越巨大,一丈高、十丈高……,最後,竟是化爲七十二丈高,巨大的鐘體,將天穹都遮擋了一半。鐘體上,散發出來的氣息,讓人感覺到窒息。

    只要雷音天鍾旋轉一圈,就會有一道震耳欲聾的雷鳴聲響起,使得整個天地都在顫抖。強大的音波,凝聚成拳印的形態,向下方的青霄聖者攻擊了下去。

    與此同時,又有密密麻麻的閃電,匯聚在一起,如同瀑布一般,傾瀉而下,落在青霄半聖的頭頂上方。

    青霄聖者鎮定自若,猶如一尊頂天立地的戰神,雙掌結出印法,大吼一聲:“盤空印。”

    雙掌,擊向天穹,頓時一圈青色的能量漣漪,快速的衝了出去。

    能量漣漪的中心,兩隻巨大的手掌呈現了出來,將雷音天鍾和天血聖同時震得飛了出去。天血聖更是遭受了一定程度的創傷,嘴裡吐出了一口鮮血。

    “雷音天鐘的威力雖然強大,但是,你得實力卻太弱,不堪一擊。”

    青霄聖者頭上的長髮,完全倒立了起來,身上滂湃的戰意,凝聚成了一片黑色的戰雲,再次向天血聖攻擊了過去,打出了一道聖術級別的印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