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要知道,當初還在武道四境的時候,張若塵想要得到一滴聖液,也需要花費大價錢去購買。一滴聖液,對武道修士來說,可是相當珍貴。

    如今,這裡卻在下一場聖液雨,自然是無比壯觀。

    “師尊的聖源。”

    張若塵盯着那一團光球,能夠看見,光球的中心,懸浮着一枚拳頭大小的晶體,顯得十分光滑、明亮、靈性。

    青霄聖者道:“師尊的聖源蘊含有師尊一生的知識和聖道,乃是所有聖力凝聚成的結晶,代表着師尊的傳承。小師弟,那是師尊留給你的東西,還不快收起來。”

    青霄聖者已經成聖,早就修煉出屬於自己的聖源和聖道,因此,根本就不會覬覦師尊的聖源。

    張若塵連忙將聖源收了過去,捧在手中,取出一個玉質的匣子,小心翼翼的放進去。

    等到他將玉匣合上,周圍的聖氣,頓時緩緩的散去,天空的聖液雨也停了下來。

    師尊的聖源,的確是十分寶貴,只不過,對張若塵而言,卻沒有太大的意義。

    若是煉化了師尊的聖源,那麼,張若塵只能沿着劍道的路,繼續走下去,今後,時間之道和空間之道也就不可能大成,只能成爲劍道的一種輔助。

    張若塵當然不甘心如此,對時間之道和空間之道,心中還是有着一種強烈的嚮往。

    在魚龍境,張若塵之所以主修劍道,那是因爲,空間之道和時間之道太過高深、複雜、晦澀,需要大毅力、大智慧,才能一直保持在一種清醒的狀態。

    以前,張若塵學習到的空間力量和時間力量,也就只是一點皮毛。

    他的境界不夠,強行去深入研究,肯定會迷失在空間和時間之中。到時候,就如同是一個陷入夢境的人,完全分不清哪裡是現實,哪裡是夢境?

    張若塵在魚龍境,若是也敢深入去研究時間和空間,肯定也會分不清哪裡是真實的空間?哪裡是虛幻的空間?哪裡是現實中的時間?哪裡又是加快了的時間?

    所以說,張若塵只有達到聖者境界,將精神力和修爲都修煉到極強的程度,擁有了大量閱歷,得到大智慧,才足夠支撐他去參悟空間和時間的真正玄妙。

    當然,張若塵現在的精神力強度,達到四十五階,堪稱是精神力半聖,已經可以去參悟一些相對簡單的時間規則和空間規則,爲將來修煉空間之道和時間之道,打好一定的基礎。

    張若塵暫時先將師尊的聖源收了起來,等到將來,再去尋找一個合適的人選,繼承師尊的傳承。

    “有些不妙。”

    青霄聖者像是察覺到了什麼,身形一動,衝了出去。

    下一刻,他飛落到最近的一座山峰的頂部,兩顆眼球散發出星辰一般的聖光,向東南方向眺望了過去。

    發生了什麼事?

    張若塵立即將師尊的遺體,重新收斂了起來,也是施展出身法,飛到山峰的頂部,站在青霄聖者的身側。

    打開天眼,張若塵向青霄聖者觀望的方向,看了過去。

    “呼!”

    遙遠處,一片黑色的陰雲,瀰漫在天穹,浩浩蕩蕩的向兩儀宗的方向涌了過去。陰雲的形態相當詭異,散發出十分邪惡的氣息。

    其中,一部分黑色的陰雲,更是從張若塵和青霄聖者的頭頂飛了過去。

    普通人的眼睛,或許只能看見滿天的黑雲,以爲是暴風雨即將來臨,因此,並不會太過在意。

    但是,張若塵的天眼,卻能清晰的看見,從頭頂飛過的根本就不是什麼陰雲,而是密密麻麻的亡靈和鬼魂。

    亡靈大軍從張若塵和青霄聖者的頭頂上方,一直連接到天邊,完全看不到盡頭,給人一種地獄之門打開了的感覺。

    張若塵倒吸了一口寒氣,道:“我怎麼有一種末日來臨的感覺。”

    青霄聖者的臉色,沉凝到了極點,道:“應該是殞神墓林出了狀況,陰間的亡靈凶煞全部都逃了出來。我終於明白,先前地血聖說的那句話的意思,今夜,整個東域,恐怕真的要變成人間地獄。”

    張若塵眼神變得十分冰冷:“此事,肯定與不死血族有關。”

    “不好,陰間的亡靈凶煞,全部都飛去了兩儀宗的方向。”

    青霄聖者的臉色一變,立即騰飛起來,就要趕去兩儀宗。

    突然,他又停了下來,懸浮在半空,向張若塵盯了一眼,道:“小師弟,今夜,兩儀宗必定是會天翻地覆,你的修爲太低,千萬不要趕過去。若是可以,你最好立即逃去中域,或許會有一線生機。”

    殞神墓林距離兩儀宗最近,亡靈陰煞逃出來之後,必定會首先進攻兩儀宗。

    接下來,兩儀宗肯定會有一場驚天動地的惡戰,若是兩儀宗都被滅掉,恐怕整個東域也會傾覆。

    青霄聖者自然是不希望張若塵回兩儀宗,以免出現了意外。

    張若塵露出沉思的神情,忽然,想到師尊曾經說過的話,“若是,有一天,陰間的亡靈真的逃了出來,唯一解決的辦法,便是將虛空劍帶回殞神墓林,去找千骨女帝。你若是能夠找到她,或許能夠化解一場災難。”

    璇璣劍聖乃是東域三大劍聖之一,肯定是瞭解一些隱秘,他會說出這樣的話,必定是有一定的道理。

    想到此處,張若塵立即擡起頭,向青霄聖者說道:“大師兄,請你一定要幫我救出黃煙郡主,她不能死。”

    說完這話,也不等青霄聖者回應,張若塵控制流星隱身衣,化爲一道流光,立即向天邊飛去。

    青霄聖者深深的盯着張若塵離去的方向,看到張若塵逃走,不知爲何,心中卻又感覺到一股強烈的失望。

    小師弟怎麼會是這樣一人膽小如鼠的人?

    “不對,那是殞神墓林的方向,他去那裡幹什麼?”青霄聖者意識到誤會了張若塵,於是,猛然轉身,想要追上張若塵,將他攔截下來。

    但是,張若塵穿有流星隱身衣,已經飛到了遠處,消失得無影無形,即便是青霄聖者也無法談查到他的蹤跡。

    青霄聖者嘆了一聲,最終還是向兩儀宗的方向飛去。無論兩儀宗再危險,做爲大師兄,他也必須趕過去將各位師弟和師妹救出來。

    殞神墓林和兩儀宗之間的廣闊大地,分部有十數座城池,還有一些古老的宗門。

    “哈哈!終於從陰間逃了出來,真想嘗一嘗生魂的味道,也不知是多麼美味?”

    一位無常,穿着一身黑色的長袍,帶領一支亡靈鬼煞,化爲一片黑雲,從半空俯衝了下去,出現在了其中一座城池的上空。

    城池中的修士,自然也都察覺到危險的氣息。

    “何方邪祟,竟敢來到銀雪城,難道不知道銀雪城乃是兩儀宗的外門勢力?”城中,一位魚龍第九變的老者,騰飛了起來,落到城門的上面。

    那一位無常,在滾滾的黑雲之中,凝聚出實體,具有人類的形態,身高三丈,伸出一隻鬼手,一把將那一位老者擒住,宛如捏一隻螞蟻一樣,丟進了嘴裡。

    “美味,真的美味,生魂的味道就是美味。”

    銀雪城中,所有修士,全部都心驚膽顫的看着這一幕。一位魚龍第九變的強者,居然被活生生的吃掉。

    其中一個膽小的人,更是跪伏在了地上,全身都在懾懾發抖。

    “轟隆。”

    隨即,那一位無常,打出了一道拳印,將銀雪城的護城大陣擊碎。

    成千上萬的亡靈鬼煞,源源不斷的衝進銀雪城,開始吞噬城中人類修士的魂魄。

    片刻之後,那一位無常,發出一長串笑聲,帶着這一支亡靈鬼煞衝出銀雪城,繼續追上前面的亡靈大軍,趕去兩儀宗。

    “譁!”

    青霄聖者化爲一道青色的聖光,落到銀雪城,眼前的景象,相當悽慘,地上全是屍骸,竟然找不出一個活口。

    擁有十多萬人口的銀雪城,完全變成了一座死城,周圍一片寂靜,只能聽到沙沙的風聲。

    “可惡。”

    即便,青霄聖者常年在墟界戰場征戰,早就看淡了生死。可是,他看到眼前這一幕,卻還是無比憤怒。

    不僅僅只是銀雪城,兩儀宗外圍的城池,幾乎全部都變成了死城。甚至,一些小型的宗門,也都被毀滅,只剩下漫山遍野的死屍。

    亡靈鬼煞主要是吸收人類的靈魂,從而壯大自身,使得自身的修爲越來越強。

    若是能夠修煉成無常,亡靈就能凝聚出實質的鬼體,變化成人類的模樣。無常的戰力,堪比人類中的半聖。

    若是能夠修煉成鬼王,也就能夠與人類中的聖者分庭抗禮。

    亡靈大軍離開之後,不死血族的修士,也是緊跟着出現,進入了那些被亡靈大軍掃蕩過的城池,開始收集地上死屍的鮮血。

    亡靈鬼煞只是需要人類的靈魂,不死血族要的卻是人類的血液,因此,他們的利益並不衝突,完全可以聯手。

    其中一座城池之中,一位不死血族的老者,用着一隻乾枯的手,託着六寸高的紅色古鼎,站在街道的中心,將十多萬具人類死屍的鮮血,全部都收進鼎中。

    紅色古鼎散發出來的光華,越來越明亮,一縷縷小溪一樣的血流圍繞它緩緩的流動,發出“嘩啦”的聲音。

    將血液完全收走,地面上的屍體,已經變成了黑色的乾屍。

    老者將紅色古鼎收起來,向遙遠處望了一眼,發出陰沉的笑聲:“陰間的亡靈,應該已經開始進攻兩儀宗。兩儀宗能夠支撐多久呢?”

    不死血族的三皇子,站在老者的身後,冷哼了一聲,道:“師尊,弟子認爲,今夜之後,東域再無兩儀宗。我們是時候趕去兩儀宗,收集一些聖者的血液。若是去得太遲,恐怕所有好處都會被大哥、二哥的人搶走。還有死禪教,應該也是趁火打劫。”

    老者點了點頭,眯眼的一笑:“兩儀宗的傳承十分久遠,宗門中,有着無數珍貴的寶物,我們的確應該去分一杯羹。”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