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以最快的速度,趕到殞神墓林的外圍,並沒有貿然去闖,而是,打開天眼,站在數百里之外,向前方望去,觀察墓林中的具體情形。

    只見,殞神墓林的外圍,全是密密麻麻的亡靈。

    絕大多數的亡靈,呈現出人類的形態,穿着破爛的衣袍,披頭散髮,面目猙獰,一雙眼瞳散發出血紅色的光華。

    也有一些蠻獸的亡靈,擁有巨大的身軀,散發出十分強大的煞氣。

    蠻獸擁有獸魂,死後,自然化爲亡靈。

    這些亡靈,源源不斷的從殞神墓林中衝出來,其中絕大多數衝向兩儀宗的方向,也有一些飛向了別的方位,進入東域神土的三十六府,東域邪土的十二府。

    “殞神墓林到底有多少亡靈?難道真的是無窮無盡?”

    張若塵的眼中,露出憂色。

    亡靈,一旦進入東域的各大郡府,首先遭殃的就是普通的百姓,哪怕只是一個小小的陰兵,也能吞噬掉一個村子的人類的靈魂。

    殞神墓林的外圍,站着兩個擁有實質身體的亡靈。

    它們的身上,具有極其濃烈的鬼氣,一個穿着血紅色的長袍,披着烏黑的長髮,身材高挑,肌膚白皙,雙眸卻顯露出一股陰寒之氣,竟是一個極其貌美的年輕女子。

    另一個穿着漆黑色的鎧甲,身軀魁梧,雙臂足有水桶粗細,宛如一座鐵塔,鎮守在殞神墓林的左側,正在維持這裏的秩序。

    亡靈分爲:陰兵和鬼將。

    陰兵,又分爲四個等級,四等陰兵,三等陰兵,二等陰兵,一等陰兵,分別對應四個等級的人類武者,黃極境武者,玄極境武者,地極境武者,天極境武者。

    鬼將分爲:陰煞、凶煞、無常。

    只有鬼將之中,最厲害的“無常”,才能凝聚出實質的身體。

    也就是說,殞神墓林外圍的血衣女子和黑甲男子,至少也是無常。

    無常的實力,相當強大,足以與半聖一較高下,甚至能夠擊敗半聖,將半聖體內的聖魂吞噬。

    當然,除了無常以外,還有傳說中的鬼王,也是能夠凝聚出實質的鬼體。

    鬼王的力量,就更加強大,能夠與聖者鬥法。

    張若塵並不清楚,殞神墓林外的兩個擁有鬼體的亡靈,到底是無常,還是鬼王,因此,並沒有貿然闖過去。

    萬一那是兩尊鬼王,張若塵豈不是自尋死路?

    更何況,張若塵的傷勢,還沒有痊癒,更加應該小心謹慎。

    張若塵將虛空劍取了出來,捏在手中,只見,白色的劍體上,發出一閃一爍的光輝。雖然,虛空劍出現了感應,可是,它的劍靈卻依舊沒有復甦的跡象。

    思索了片刻,張若塵將乾坤神木圖拿出來,打開了空間之門,進入到圖卷世界。

    接天神木的下方。

    寒雪跪在璇璣劍聖的遺體面前,雙手放在腿部,一雙圓溜溜的美眸,顯得頗爲紅腫,只是,她卻在努力的剋制自己,沒有哭出來。

    “譁!”

    張若塵從遠處飛了過來,出現在寒雪的面前。

    寒雪擡起瑩白的臉頰,向張若塵眼了一眼,咬了咬下脣,道:“師尊,到底是誰害死了師公?”

    最近一段時間,寒雪一直都與璇璣劍聖待在一起。璇璣劍聖相當喜愛這位小徒孫,因此,也就教了她很多劍道知識。

    在這期間,一祖一孫的感情,自然是飛速的提升。

    寒雪已經將璇璣劍聖當成了一位親人,就如自己的爺爺。因此,當她看到璇璣劍聖的屍體,自然很難接受這個的殘酷事實。

    張若塵的眼神頗爲複雜,道:“關於你師公的死因,你就不要多問。仇和怨,今後,師尊自然會一筆一筆的清算。不過,現在必須先把這些放到一邊,因爲東域發生了一件大事,將會有千千萬萬的人死去。”

    雖然,寒雪看起來只是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女,可是,她的心智,卻已經十分堅定,遠超同齡人。

    她收起悲傷的情緒,立即站起身,一雙明亮的眼眸,筆直的盯着張若塵,道:“師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發生的事,待會我自然會詳細告訴你。”

    張若塵將虛空劍取出來,一手託着劍柄,一手託着劍鋒,遞給了寒雪,道:“從現在開始,師尊將虛空劍傳給你。”

    寒雪的一張嬌小的臉蛋,微微擡了起來,跪在了地上,道:“虛空劍是千骨女帝的佩劍,堪稱是整個崑崙界最強大的幾柄劍之一。如此珍貴的寶物,弟子……不能收。”

    張若塵的手臂一轉,哧的一聲,將虛空劍插在寒雪身旁的地上,轉過身,望着不遠處的接天神木,道:“你擁有千骨體質,與虛空劍本就有極大的緣分。況且,師尊之所以現在將虛空劍傳給你,也與東域發生的這一件大事有一定的因果關係。”

    寒雪的眼眸,輕輕的眨巴,一根根長長的睫毛翹了起來,道:“難道寒雪得到虛空劍,就能夠化解東域的劫難?”

    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道:“或許能,或許不能。但是,即便希望再渺茫,終究還算是有希望。你先起來,將虛空劍捏在手中。”

    寒雪重新站起身,向虛空劍看了過去,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伸出一隻雪白的小手,與虛空劍的劍柄輕輕的觸碰了一下。

    “譁!”

    旋即,虛空劍爆發出一片絢爛的光華。

    數百道白色的劍氣,在一瞬間,衝擊了出來,發出嘩嘩的聲音,衝擊向張若塵。

    幸好張若塵早有準備,揮動沉淵古劍,向前一擋。

    “嘭”的一聲。

    張若塵倒飛了出去,一直後退到四十丈外,纔沒有繼續遭到虛空劍的攻擊。

    反倒是寒雪,卻依舊穩穩的站在虛空劍旁邊。

    刺目的劍光,照射在寒雪的身上,使她的肌膚顯得無比潔白無瑕,只有眼睛和頭髮還是黑色,宛如一個靈氣逼人的小仙子。

    虛空劍上涌出的劍氣,自動從她的身旁繞開,圍繞在四周,形成萬劍護主的奇異景象。

    看到這一幕,張若塵露出喜色,暗道:“果然,寒雪纔是虛空劍一直在等的那個人,我只是一個送劍客。”

    面對眼前的巨大變故,寒雪也是有些驚異,瞪大了一雙星眸,不過,她卻努力保持冷靜,並沒有驚慌失措。

    張若塵道:“寒雪,將你的血液,滴到劍體上面。”

    “是。”

    寒雪緊緊的抓住劍柄,將虛空劍提了起來,隨即,伸出左手,使用手掌向劍鋒上面一抹。鋒利的虛空劍,頓時,在她的掌心,割出一道深深的血口。

    虛空劍吸收了寒雪的血液,劍體上的光芒,變得更加明亮。

    與此同時,一道道細密的銘紋浮現出來,宛如蛛絲一般,涌進寒雪的手掌,與她的手臂經脈連在一起。

    張若塵問道:“感受到虛空劍的劍靈了嗎?”

    寒雪向張若塵點了點頭,隨即,手持虛空劍,來到了張若塵的身前,躬身一拜,道:“多謝師尊賜劍。”

    “虛空劍本就屬於你。”

    張若塵盯着眼前這個小丫頭,心中生出一種說不出的成就感和喜悅感。這一刻,他終於有些明白,做爲一位師尊,能夠有一個傑出的弟子,是多麼高興的事。

    這是一種奉獻,也是一種愛惜,更是自身精神的昇華。

    寒雪的體質和悟性,絕對屬於頂尖級別,意志力也是遠超常人,再加上這一柄虛空劍,自然就更是如虎添翼。

    可以想象,她今後的成就,必定會相當驚人。

    張若塵將璇璣劍聖的聖源取出來,捏在手中,又向寒雪盯了過去,道:“將它煉化,對你會有無窮的好處。”

    寒雪接過了聖源,捧在一雙小手之中,好奇的問道:“師尊,這是什麼?”

    “這是師公留給你的傳承,只要將它完全吸收,你的劍道,就能達到一個嶄新的高度。”張若塵輕輕的拍了拍寒雪的腦袋,微微一笑:“將它服下,三天後,我們就出去,去做那一劍大事。”

    “嗯。”

    寒雪自然是不會懷疑師尊的話,立即將聖源吞服,盤坐在地,開始煉化了起來。

    聖源的聖力,無比浩蕩,使得寒雪的身體周圍,下去了一場聖液雨。聖液,落到她的身上,立即就浸入肌膚,使得她的體質變得更加仙靈。

    接下來的一個時辰,張若塵將枯木丹的丹氣,完全吸收,很快,傷勢就痊癒,又恢復到了巔峯狀態。

    並且,張若塵的修爲,也有巨大的進步,達到魚龍第八變的巔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