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見寒雪依舊還在煉化聖源,也就沒有去驚擾她,獨自一人走出圖卷世界,繼續觀察殞神墓林,查探那些亡靈的一舉一動。

    這一次,張若塵又有新的發現。

    就在殞神墓林的外圍,他發現了另外幾股強大的氣息,既有人類修士,也有高階蠻獸。他們也都隱藏在附近,並沒有立即去闖殞神墓林,很顯然,還在等待着什麼。

    “殞神墓林發生的動亂,果然是將墜神山脈中的強大生靈,全部都驚動了出來。也不知他們出現在這裏,到底是什麼目的?”張若塵暗道。

    如今的殞神墓林,可謂是危險至極,一般的修士,恨不得逃得越遠越好。

    這個時候,凡是敢來到這裏的生靈,無論是人類,還是蠻獸,肯定都是抱有特殊的目的。

    張若塵要去闖隕落墓林,必定是要遭遇巨大的兇險,可謂是九死一生。正是因爲如此,他才必須更加小心謹慎,絕對不能莽撞。

    “再等一等,或許會有新的變化。”

    張若塵將吞象兔叫了出來,吩咐它在外面觀察殞神墓林的一舉一動,一旦出現變故,立即通知他。

    吞象兔的修爲,已經達到魚龍第九變,頭腦也是相當的機靈,將它留下來,張若塵還是頗爲放心。

    回到圖卷世界,張若塵就將琉璃寶丹取出來,捏在手中。

    這枚琉璃寶丹,十分珍貴,乃是張若塵參加兩儀宗的劍道比武,進入前十,得到的獎勵。

    魚龍第八變巔峯的修士,只要將它煉化,立即就能修煉成“琉璃寶體”,達到魚龍第九變。

    “如今,東域的局勢,出現了巨大的變動,只有實力越強,才能多一分活命的機會。一旦突破到魚龍第九變,我的修爲就又能提升一截。”

    張若塵將琉璃寶丹,吞服進嘴裏。

    腦海中,浮現出《九天明帝經》第五層的運行圖,隨即,一道道聖氣,從氣海中涌出,沿着三十六條經脈,五條聖脈,快速的流轉。

    琉璃寶丹之中,蘊含的琉璃寶氣,源源不斷的涌出來,融入血液,骨骼,衝向張若塵的五臟六腑。

    “譁!”

    半天后,張若塵的皮膚表面,也是浮現出一道道五彩色的琉璃寶光,將身體完全包裹。

    又是過去一天,張若塵一舉修煉成“琉璃寶體”,達到魚龍第九變,一切都顯得水到渠成,並沒有遇到任何瓶頸。

    達到魚龍第九變,張若塵發現自身的體質,又有一定程度的提升。若是,擁有神血,他有十足的把握,現在就能再將兩滴神血煉化。

    只不過,他身上的四滴神血,全部都已經吸收,今後,還想得到神血,只能自己去想辦法。

    “以我現在的實力,即便與二階半聖中的頂尖強者交手,也絕對不會落入下風。”張若塵的心中暗道。

    接下來,張若塵又花費一天的時間,用來鞏固境界。

    很快,三天時間過去,終於,寒雪完成了對聖源的初步煉化。聖源的聖力,已經與她體內的聖氣,完美的融合爲一體。

    與此同時,她的修爲,也是突破到魚龍第六變,舉手投足之間,皆有強大的力量爆發出來。

    即便,張若塵在魚龍第六變的時候,也沒有她這麼強大。

    千骨體質實在太逆天,當時,張若塵只是三靈寶體,自然是遠遠比不上她。如今,張若塵已經修煉成四靈寶體,在體質上,已經與她的千骨體質拉近了一些距離。

    張若塵從如意寶中取出兩團半聖之光,分別交給了吞象兔和魔猿。

    吞象兔和魔猿都是蠻獸中的異種,不僅自身的體質強大,而且,還修煉了小黑傳給它們的兩種厲害功法《大魔十重天》和《吞天訣》。

    這兩種功法都是相當了不起,即便是聖者也夢寐以求,一旦修煉有成,必定會發生巨大的脫變。

    因此,張若塵一直都在大力培養它們,在它們的身上,投入了大量的修煉資源。

    將吞象兔和魔猿留在圖卷世界,煉化半聖之光,張若塵與寒雪則是走出了圖卷,來到殞神墓林的外圍。

    雖然,圖卷世界中過去了三天,可是外界,也就只是過去三、四個時辰的時間。

    殞神墓林的外圍,聚集的強者,越來越多。張若塵將精神力釋放出去,很快就發現這一片大地,隱藏有十多波修士,還有一些強大的蠻獸的氣息。

    “怎麼會這樣?來到殞神墓林的生靈,居然越來越多。”張若塵感覺到相當古怪,更加不敢貿然行動。

    寒雪站在張若塵的身旁,揹着虛空劍,盯向殞神墓林的方向。她的體質,相當特殊,即便沒有開天眼,也能看到一隻只面目猙獰的亡靈。

    她的心臟跳得極快,抿了抿紅潤的小嘴,想要詢問張若塵,這裏是什麼地方?

    就在這時,張若塵卻做出了一個禁聲的手勢。

    因爲他發現,已經有人忍不住,向殞神墓林的方向衝了過去。

    距離殞神墓林三百的位置,一座漆黑色山峯後面,一片血紅色的雲氣,騰飛了起來,衝向墓林的入口。

    一位不死血族的強者,飛在血紅色的雲氣內部,身體顯得枯瘦如柴,隨着雙翼扇動,速度快到極點,眼看就要衝進去。

    “闖殞神墓林者,殺無赦。”

    站在殞神墓林外圍的黑甲男子,冷哼了一聲,從背上,取下一件盾牌形狀的鬼器,向血雲中打了過去。

    黑色的盾牌上,雕刻有古屍、白骨、陰兵……,各種圖紋,飛出去之後,立即散發出一大片陰寒之氣。

    不死血族的那位強者,倒也是十分了得,手持一杆長矛,將黑色盾牌打得倒飛了出去,墜落向地面。

    “轟隆!”

    長矛與盾牌碰撞的聲音,形成一道能量漣漪,將大量陰兵、鬼將震得魂飛魄散,化爲一縷縷鬼氣。

    黑甲男子冷哼一聲,抓住黑色盾牌,帶着一支陰兵,衝飛而起,向不死血族的那一位強者迎擊了過去。

    “那是一尊鬼王和一位聖者在交鋒。”

    張若塵暗暗慶幸,幸好,先前沒有貿然去闖殞神墓林。

    要不然,即便他穿有流星隱身衣,因爲距離太近,也很難瞞過鬼王的眼睛和耳朵。一旦被發現,後果不堪設想。

    天地間,充斥着黑色的鬼氣,發出嗚嗚的聲音。

    鬼王的力量,相當可怕,與不死血族的聖者戰得天翻地覆,隨意一道力量落下來,也會在地面上造成巨大的破壞力。

    “真是奇怪,不死血族與殞神墓林中的鬼王,難道不是合作的關係?”張若塵的心中,十分好奇,感覺到相當不解。

    按理說,殞神墓林中的亡靈,之所以會逃出來,肯定是與不死血族有關。但是爲何,他們卻先戰了起來?

    難道,不死血族只是在利用殞神墓林中的亡靈,實際上,他們並不是合作的關係?

    就在張若塵還在思索的時候,耳邊,響起一聲振聾發聵的蠻獸叫聲。

    “轟!”

    “轟!”

    ……

    大地不停顫動,一頭身軀長達三百多米的穿山甲,擁有金色的身軀,如同一座金色小山在快速運動,向殞神墓林的方向衝了過去。

    矮小的山丘,在它的腳下,瞬間就會被踩碎。

    穿山甲的巨大腳掌,從張若塵和寒雪的身旁踩過,在地上,踩出一個巨大的腳掌印。

    wωω▪Tтkǎ n▪C O

    “金甲獅獸。”

    張若塵倒吸了一口寒氣,實在是沒有想到,居然會在此地,見到如此厲害的生靈。

    金甲獅獸,爲八階蠻獸,乃是與青火玄武一樣強大的存在,擁有穿山甲的身體,卻長着獅子的頭顱,身體如同是用黃金鑄煉而成,散發出金光燦爛的光芒。

    據說,金甲獅獸乃是以聖者爲食。

    吃下一位聖者,十年之內都可以不再進食,將會進入地底,陷入沉睡。

    只不過,眼前這隻金甲獅獸,顯然還沒有成年,只是一隻幼獸,實力還沒有達到那麼恐怖的程度。

    要不然,它的一聲大吼,就能震碎張若塵和寒雪的身體。

    金甲獅獸自然是發現了張若塵和寒雪,但是,在它的眼中,他們兩人就像地上的兩隻螞蟻,根本就懶得去理會。

    “嗷!”

    金甲獅獸衝到殞神墓林的外圍,伸出一隻金色的爪子,在地面上一拍,頓時,一股金色的氣浪,衝向四面八方。

    轉瞬間,一大片亡靈灰飛煙滅,化爲一縷縷鬼氣,消散在空氣之中。

    與此同時,金色的氣浪蔓延出去,將崇山峻嶺之中的草木,全部震碎成了粉末。大地上,裂出數道巨大的縫隙,一直蔓延到數百里之外。

    看到金色的氣浪,鋪天蓋地的涌來,張若塵拉着寒雪的手,施展出身法,疾速向遠處逃去。

    又是後退了百里,他們才停了下來。

    “師尊,那一隻大獅子的力量,爆發出來的力量,真是太可怕。”寒雪的小手,摸着胸口,心有餘悸的道。

    張若塵施展出天眼,向殞神墓林的方向望去。

    只見,那個穿着血紅色長袍的美麗女子,駕馭一團鬼霧,騰飛了起來,一隻晶瑩剔透的手掌,向前一拍。

    “唰!”

    她的身影,從原地消失。

    下一刻,她的手掌印,已經擊在金甲獅獸的眉心,釋放出一股巨大的陰寒之氣,發出“哧哧”的聲音,竟然將金甲獅獸冰封了起來。

    “又是一尊厲害的鬼王。”張若塵道。

    穿着血紅色長袍的女子,雖然是一尊鬼王,但是,卻絲毫都不猙獰恐怖,反而異常貌美。

    她凝聚出來的鬼體,顯得十分婀娜,胸.部和臀部都是極其飽滿,腰部卻是十分纖細,露出長袍外的雙腿,顯得修長圓潤、晶瑩剔透,宛如是用白色的神玉雕琢出來。

    即便是活人裏面,也沒有幾個比她更美,更何況是鬼煞?

    “轟!”

    驀地,金甲獅獸震碎寒冰,衝了出來,全身的金色光華,顯得更加明亮刺目,向前一衝,直接將那一尊豔麗的美女鬼王撞飛了出去。

    兩尊鬼王都被牽制,趁此機會,殞神墓林的外圍,又衝出了數道身影,向墓林的入口衝了過去。

    “走!”

    張若塵單手將寒雪抱住,將她包裹進流星隱身衣。

    他們兩人的身體,變成了半透明的形態,隨後,完全從原地消失,無聲無息的衝向殞神墓林的入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