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昊川無常露出詫異的神情,前方的兩個人類修士,修爲不是很高,爆發出來的速度,卻比他還要快一籌。

    不過,昊川無常的速度也不慢,緊緊的追在他們的身後,手臂一抖,一條黑色的鐵鏈,從衣袖中飛出來,穿過十數裏的距離,擊向張若塵的背心。

    鐵索上,浮現出一道道寒氣逼人的鬼紋,將空氣都凍結出一圈一圈的冰柱,一直延伸至張若塵的身後。

    張若塵猛的一咬牙,再次施展出空間挪移,帶着寒雪躲閃了出去。

    “轟隆!”

    鐵索頂端的鐮刀,擊在旁邊的一塊十丈高的墓碑上面,宛如切豆腐一般,將墓碑割斷成了兩截。

    “空間的波動。”

    昊川無常的眼神十分冰冷,身上的鬼氣,源源不斷的涌出來,那一股殺意,變得更加濃烈。

    終於,他有些明白,鬼王派遣他來追殺這些人的原因。

    這些人裏面,的確是有幾個頗爲特殊。若是放他們進入陰間,說不定會闖入一些隱祕之地,造成巨大的破壞。

    “嘩啦啦!”

    水流的聲音響起。

    沒過多久,張若塵和寒雪,還有那個精通符法的年輕男子,一前一後,到達屍河的河畔。

    屍河的河堤,完全是由屍骨堆砌起來,散發出濃烈的惡臭。

    河中的水,顯得十分污穢,完全是漆黑的顏色,有着一具具屍骸,從上游飄了下來,浮在水面上。

    屍河,又被成爲陽間和陰間的界河,一旦渡過河,就會進入陰間。

    傳說中,任何進入陰間的生靈,就沒有一個能夠活着走出來,包括聖者,也是有去無回。

    來到這裏,就如同是來到鬼門關,必須要做出一個決定。

    張若塵自然是沒有選擇,無論如何也要前往陰間,尋找千骨女帝,只有找到她,纔有可能將殞神墓林的亡靈再次鎮壓。

    那一個年輕男子,露出冷然的神情,駕馭兩張符籙,控制風勁,向屍河的方向飛去。

    “小心,屍河的上空有一股怪力,任何修士想要渡河,都會遭到鎮壓。一旦落入河中,就會被河水腐蝕得屍骨無存。”張若塵提醒了一句。

    那個年輕男子,已經飛出十丈的距離,感受到一股從上而下的力量,鎮壓了下來,猶如一座大山壓到他的身上。

    不過,聽到張若塵的提醒,他就立即倒飛了回去,險之又險的回到河畔。

    只不過,他的雙腳,卻還是踩入屍河的邊緣,與河水接觸了一下,瞬間就被腐蝕掉了一層血肉。

    黑色的陰氣,不斷向上蔓延,一直衝到他的膝蓋位置。

    年輕男子的修爲,極其高深,乃是一位一階半聖,回到岸上,立即調動聖氣,將浸入雙腿的陰氣煉化。

    年輕男子長長的吐出口氣,依舊感覺到後怕。

    同時,他對張若塵生出一絲好感,連忙走了過去,拱手一拜,道:“在下史仁,多謝兄臺剛纔的提醒,要不然,在下恐怕已經命喪屍河。兄臺是如何知道屍河的上方,有一股怪力?”

    “曾經,我來過這裏一次。”

    張若塵的目光,盯向屍河,臉上露出凝重的神情。

    上一次,他和聖書才女逃到此地,乃是借用登天舟,才能夠浮在屍河的河面。

    如今,沒有登天舟,如何才能渡過屍河?

    寒雪將虛空劍提在手中,向後方望去,看到一團黑色的鬼氣,正在快速涌過來,連忙道:“師尊,那一尊無常,又了追上來,怎麼辦?”

    張若塵的目光,盯着飄在水面的屍體,突然,眼睛一亮,道:“既然,那些屍體,能夠飄在水面。爲何我們不能用水面上的屍體做船?說不定能夠橫渡屍河。”

    “沒錯。”

    那個叫做史仁的年輕男子點了點頭,取出了一條鎖鏈掛鉤,向河面上一甩,鋒利的鐵鉤抓住一具十多米長的黑色猿屍,拖到岸邊。

    隨即,他們三人,走到猿屍的身上,催動聖氣,開始渡河。

    “居然還能這樣渡河,我先前怎麼沒有想到。”

    “走,我們也去陰間,無論如何也要找到,傳說中起死回生的神藥。”

    別的那些修士,見到張若塵三人想出了這樣一個渡河的辦法,也都紛紛從墓林中衝出來,尋找屍體,向屍河的對岸渡去。

    張若塵三人,到達屍河的中央位置,昊川無常也已經來到屍河的河畔。他身下的魂獸,雙腳擡了起來,嘴裏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吼叫。

    “嗷!”

    頓時,平靜的屍河,立即掀起十多米高的水浪。

    如若只是一般的河流,就算掀起數十丈高的水浪,也都奈何不了渡河的修士。可是,屍河的水,卻是非同一般,一旦被捲入河中,必死無疑。

    “噗通。”

    不遠處,響起一聲慘叫。

    遭受音波和水浪的雙重襲擊,一位魚龍第九變的老者,重心不穩,墜入進屍河,嘴裏發出刺耳的慘叫。

    等到旁邊的修士,將他撈起來,老者已經變成一具黑色的屍體,血肉化開,猶如淤泥一般,散發出惡臭。

    寒雪從未見過如此恐怖的畫面,那一張精緻的小臉,變得有些蒼白,

    不過,她卻依舊緊咬牙齒,努力的剋制自己,心中不斷告訴自己,一定要堅強,不能拖師尊的後退,絕對不能害怕。

    張若塵向寒雪看了一眼,突然,有些後悔,將她帶進殞神墓林。畢竟,她還只是一個小孩子。

    岸邊,昊川無常冷哼一聲,騎着宛如鱷魚一般的魂獸,衝進屍河,向正在渡河的修士發起了攻擊。

    魂獸的四蹄踩在水面,卻並不下沉,速度快得出奇。

    “給我死。”

    昊川無常的手臂一揮,將鐵鏈甩了出去,在屍河的河面橫飛一圈,直接將五位人類修士打入水中。

    “救命……救我……”

    “啊……”

    屍河上,響起一大片慘叫的聲音。

    不過,他們並沒有堅持多久,很快就停止了慘叫,失去聲息,從水中浮起來,變成了死屍。

    昊川無常的目光,盯向張若塵三人的方向,冷哼了一聲。隨即,他再次將鐵索打出去,發出一道銳利的破風聲,穿透了虛空。

    鐵索上,蘊含有一股十分強勁的力量,震得屍河猛烈的翻騰,出現一條寬闊的水路,一直延伸到張若塵三人身後的位置。

    “寒雪,出劍。”張若塵道。

    “是。”

    ☢ Tтka n☢ ¢ Ο

    寒雪的雙手,捏出劍訣,虛空劍立即散發出璀璨的光華,化爲一道白光,飛了出去,擊向鐵鏈。

    與此同時,張若塵也就全身的劍意調動起來,一指點了出去。

    指尖,飛出一根光柱,擊向虛空劍,使得虛空劍的威力,又增強了數倍。

    虛空劍的劍靈甦醒之後,已經恢復成爲無上聖器,堪稱是整個崑崙界最強大的幾柄劍之一。

    如今,又由張若塵和寒雪同時駕馭,爆發出來的威力,自然是相當恐怖。

    “譁!”

    劍鋒一斬,直接將昊川無常的鎖鏈,斬斷成兩截。

    劍氣擊在水面,留下了一道劍路,一直連向河底,將屍河都劈得短暫的斷流。

    昊川無常與魂獸,連忙向後倒退,手臂用力的一收,卻只是收回了半截鎖鏈。另外半截鎖鏈,掉進了屍河。

    “那是……”

    昊川無常的一雙鬼眼,盯着白色的虛空劍,臉上露出驚駭的神情,隨即,又將下半句說了出來:“千骨女帝的虛空劍。”

    昊川無常的臉色,十分凝重,大喝了一聲:“尋金無常,快去稟告鬼王大人,告訴她虛空劍又出現,有人想要將它帶入陰間。”

    十大無常之中,其中一位無常,快速轉身,向殞神墓林外衝了出去。

    昊川無常卻是騎着魂獸,繼續去追殺張若塵三人,無論如何,也要阻止他們進入陰間。

    ……

    大概半個時辰後,屍河的河畔,一塊巨大的墓碑後面,露出一個圓溜溜、毛茸茸的黑色腦袋。

    露出一下,又立即收了回去。

    一連露了三下,一隻黑色的大肥貓,才走了出來,圓溜溜的眼睛,向四周瞅了瞅,沒有發現危險,才向身後勾了勾爪子,笑道:“哏哏!經過本皇的認真勘察,這裏暫時沒有危險。”

    木靈希從墓碑後面走出,穿着一身潔白的衣衫,繫着腰帶,使得胸前的酥峯顯得各位渾圓挺拔,烏黑色的長髮垂至腰際,修長的雙腿藏在裙中,使得她的身材顯得格外高挑。

    只不過,此刻,她身上的白衣,卻是有着多處血跡。

    很顯然,衝進殞神墓林,她也是受了一些傷勢。

    木靈希的一雙眼眸,看到堆積成河堤的腐屍,微微皺起兩條纖長的黛眉,道:“這裏真是一處不祥之地,難怪會孕育出那麼多亡靈。張若塵真的來到了這裏?”

    “殞神墓林出了這麼大的事,張若塵肯定會帶虛空劍,前去陰間,尋找千骨女帝。嘿嘿!尋找女帝大人,怎麼能夠少得了本皇?”

    小黑的目光,望向屍河對岸的陰間,隨即,眼神一凝,冷喝了一聲:“神魔鼠,還不給本皇滾出來。”

    聽到小黑的呵斥聲,躲在墓碑後面的首鼠,身體微微的一顫,跌手跌腳的走了出去,獻媚的笑道:“貓爺,有什麼吩咐?”

    小黑向屍河的方向盯看一眼,道:“駝我們過河。”

    首鼠的臉色一變,後退了兩步,道:“不行啊!屍河中的水,相當可怕,能夠腐蝕生靈的肉身,一旦沾上,必死無疑。”

    小黑的鼻孔裏面涌出兩管白氣,揮起爪子,就向首鼠的頭頂拍了下去,“媽的,你是神魔鼠,你還害怕屍水?你他媽去不去,你他媽是不是不去,你他媽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

    小黑的爪子落下,將首鼠的頭腦,打得“嘭嘭”直響,使得首鼠的半個身體都陷入地底。

    “噗通!”

    小黑一腳踹出去,將首鼠踹進屍河,

    說來也是奇怪,首鼠掉進屍河,一連嗆了幾口河水,竟然完全沒事,依舊遊在水面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