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屍河中,首鼠的身體,剛剛沾上河水,立即就變化爲本體。

    神魔鼠的身軀,長達六丈,左邊的身體,散發出白色聖光;右邊的身體,散發出黑色的邪光。一陰一陽,兩股氣流,在它的身上循環流轉。

    神魔鼠發現屍河中的河水,竟然奈何不了它,自然就嘚瑟起來,冷笑了一聲:“神魔鼠一族,在太古時期,以天下最毒穢之物爲食,別說是區區一條屍河,就算是地獄的黃泉,又能奈我何?”

    小黑看到神魔鼠的嘚瑟樣子,心中就十分不舒服,於是,衝到屍河邊,抓住神魔鼠的尾巴,將它拖回了岸邊,又是一段狠揍。

    神魔鼠不停求饒,小黑才停手。

    終究,神魔鼠還是馱着木靈希和小黑,渡過屍河,前往了陰間。

    來到陰間,空氣中,瀰漫的陰氣明顯變得更加濃密,就連溫度也是一連下降數倍,地面的泥土中混雜着血紅色的冰粒。

    木靈希顯得頗爲小心謹慎,感應到了什麼,立即擡起頭,向着上方望去。

    “呼!”

    兩股數百米長的黑色鬼氣,從遠處的天邊飛來,落在屍河邊的兩塊巨大墓碑上方,凝聚出鬼體,化爲一男一女兩位無常。

    站在左邊的男子,全身的皮膚十分漆黑,一雙眼球宛如被青色的鬼火包裹,手持一柄一丈二尺長的朴刀,居高臨下的向了木靈希、小黑、神魔鼠一眼,道:“陰間也敢闖,你們是在找死嗎?”

    小黑的嘴裏發出嘖嘖的聲音,從神魔鼠的背上跳了下去,隨即,又在神魔鼠的屁股上踢了一腳,道:“快去,吃了他。”

    “怎麼什麼麻煩都是我去解決?你怎麼不出手?”神魔鼠十分不服的樣子,眼中露出兇厲的光芒,嘴裏露出鋒利的牙齒,就要和小黑翻臉。

    再怎麼說,它乃是太古遺種,拜月神教萬獸宮的老大,何曾受過這樣的欺辱?即便是神子歐陽桓,也不敢如此對他。

    小黑的眼中露出的兇光,更加強盛,磨了磨爪子,向神魔鼠走了過去,心中暗歎,這隻神魔鼠,還是欠收拾。

    神魔鼠看到小黑的眼神,心中一顫,腦海中,浮現出那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頓時,身上的凶氣收斂了回去,宛如變成了小綿羊,道:“貓爺放心,神魔鼠一族,上吃天,下吃地,區區一尊無常而已,照吃不誤。”

    不敢猶豫,神魔鼠立即伸出兩隻鋒利的雙子,調動體內的魔氣,施展出滅神爪,向墓碑上方的男性無常攻擊過去。

    男性無常的眼神一寒,將朴刀一揮,拖出一道數十米長的刀光,由上而下的斬了下去。

    無常的實力,也是有強有弱,有的只能與一階半聖相比,有的卻能夠與九階半聖分庭抗禮。

    眼前這一位無常的實力,遠遠比不上昊川無常,發揮出來的力量,大概只是相當於二階半聖初期的水平。

    神魔鼠在界子宴,吞服了大聖通天茶,已經突破到半聖,達到一階半聖初階的境界。它的實力,不知提升了多少倍,僅僅只是一爪,就將那一位男性無常打得飛了出去。

    “我來助你一臂之力。”女性無常冷哼一聲。

    隨即,一男一女兩尊無常,聯合一起,向神魔鼠發起攻擊。

    神魔鼠的身軀不斷變得巨大,身上的神魔之氣,化爲一片黑白相間的雲彩,將兩尊無常席捲了進去。

    “我們先退走,稟告昊川無常,由他來收拾這一隻生靈。”

    兩尊無常心知不是神魔鼠的對手,立即化爲兩團鬼霧,向後倒飛了出去,想要遁走。

    十里之外,張若塵站在一塊墓碑的下方,看到天空上正在逃遁的兩道鬼氣,立即將如意寶瓶打出來。

    “譁!”

    如意寶瓶懸浮在半空,瓶口的位置,形成一股強大的吸力,將其中一位無常收進了瓶中。

    “轟!”

    “轟隆!”

    ……

    如意寶瓶不停搖晃,在其內部,不斷響起轟鳴聲

    無常的戰力,畢竟是能夠與半聖相提並論,即便被收進如意寶瓶,卻依舊還在不停衝撞,想要從寶瓶中逃出去。

    聖器級別的如意寶瓶,也被打得有些變形,猶如是要破裂。

    “無常的攻擊,真是有些可怕。”

    張若塵的雙手同時打出一道聖氣,將如意寶瓶收回,捏在雙掌之間,將寶瓶上的銘紋完全激活,才緩緩將瓶中的無常,鎮壓了下去。

    另一個方位,史仁從衣袖中,拿出一枚白色的符籙,捏在食指和中指之間。

    白色符籙,頓時散發出一圈一圈的光華,一直延伸到百丈之外。

    “咻!”

    史仁將白色符籙打了出去,飛入鬼霧,嘴裏喊出了一個字:“定。”

    隨即,另一尊無常,從上方墜落下來,嘭的一聲,掉落在地上。

    白色的符籙,印在男性無常的胸口,符中,涌出一根根白色的光絲,穿透鬼體,將他的全身鬼氣完全封住。

    張若塵的目光,向史仁的方向看了一眼,眼中閃過一道異色。

    此人的符法造詣,倒是十分強大,只是一道符籙打出去,竟然就將一尊強大的無常封住,

    屍河的河畔,小黑伸出一隻爪子,指向飛在半空的如意寶瓶,大笑了一聲:“快看,如意寶瓶,肯定是張若塵。”

    木靈希的臉上,也露出喜色,壓制不住心中的激動,施展出身法,立即向如意寶瓶回落的方向趕了過去。

    片刻後,木靈希化爲一道靚麗的影子,出現在了張若塵的對面。

    她的眼眸中,閃動着晶瑩的光芒,似哭非哭,頗爲悽楚的模樣,盯着對面的張若塵。

    其實,張若塵是感應到小黑的氣息,所以纔會留在屍河的河畔等它。

    只不過,張若塵沒有料到,木靈希居然也會追來這裏。要知道,殞神墓林可是相當危險,稍有不慎就連聖者也會隕落,即便是張若塵,在跨入殞神墓林的那一刻,也已經抱有必死之心。

    張若塵看到木靈希,眼中露出複雜的神色,心中輕輕的嘆息。

    如此危險的地方,她來做什麼?

    木靈希盯了張若塵半晌,才又破涕而笑,化爲一股香風,向張若塵衝了過去,如同乳燕投懷一般,伸出一雙雪白修長的玉臂,將他的脖子抱住。

    張若塵能夠清晰的感受到木靈希柔軟的嬌軀,心中卻沒有半點雜念,沉默了片刻,眼中露出掙扎、苦澀、內疚的神情。

    最終,他的目光,還是變得決然,道:“端木師姐,我與煙塵……已經成親。”

    十分平淡的一句話,聽在木靈希的耳中,卻猶如晴天霹靂一般,嬌軀猛然的顫抖了一下。她臉上的笑容,也在一瞬間凝固,立即鬆開雙臂,向後退了數步。

    木靈希低下了頭,顯得頗爲張皇失措,咬着嘴脣,眼睛有些紅腫,低聲道:“對不起,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們已經成親。多久的事,怎麼都沒通知我,你們該通知我一聲的。”

    張若塵很清楚,剛纔那句話,對木靈希有着多麼大的傷害。

    畢竟,黃煙塵是她最好的姐妹,若是張若塵和黃煙塵還沒有成親,她還能說服自己,努力去追求屬於自己的幸福,去和黃煙塵爭一爭。

    但是如今,張若塵和黃煙塵已經成親。她若是還不識趣,繼續追求張若塵,首先就過不了她自己心中的那一關。

    張若塵卻又不得不告訴她這個事實,若是對她隱瞞,張若塵也過不了自己心中的那一關。

    “對不起,我與煙塵成親的時候,的確是有些倉促。”張若塵儘量平靜的道。

    隨即,他們兩人各懷心事,陷入了沉默。

    能夠在陰間相逢,本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可是現在,張若塵和木靈希卻都保持着距離,不僅僅只是身體上的距離,還有心中的距離。

    小黑用着兩隻爪子走路,從一大片墓碑中繞了出來,尾巴和耳朵都是筆直的往上翹,向木靈希看了一眼,道:“怎麼了?端木丫頭,好不容易見到了心上人,爲何反倒是哭了起來?”

    “沒有。”

    木靈希使勁的眨了兩下眼睛,眼眶中的淚水,頓時消失不見,重新擡起頭來。

    張若塵瞪了小黑一眼,道:“殞神墓林如此危險的地方,你將她帶進來幹什麼?”

    小黑一副十分冤枉的模樣,道:“怎麼怪到本皇身上?當時,亡靈大軍衝進神臺城,我們好不容易殺出來,本來是打算逃去中域。但是,端木丫頭擔心你的安危,卻偏要回兩儀宗,本皇攔都攔不住。”

    “可是,兩儀宗已經被亡靈大軍圍得裏三層外三層,別說是我們,就算是聖者衝上去,估計也未必能殺出一條生路。”

    “兩儀宗自然是去不得,可是本皇卻感應到乾坤神木圖的氣息,所以知道你根本不在兩儀宗,而是來到了殞神墓林。”

    “當時,本皇只是提了一句,她卻死活都要來找你,我有什麼辦法?”

    界子宴上,木靈希被蛇二抓起來之後,就被關押在神臺城。

    等到亡靈大軍闖入神臺城,小黑才帶着木靈希,殺出重圍,逃了出去。再後來,他們就趕來殞神墓林,遇到張若塵,發生了眼前的這一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