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向木靈希看了一眼,只見,她木然的站在一旁,有些魂不守舍,楚楚可憐的模樣,絲毫也沒有平時那一副笑呵呵的俏皮樣子。

    張若塵冷聲道:“立即將她送回去。”

    “我不送,要送你自己送,本皇來到陰間,乃是要尋回女帝。”小黑揚起一張圓溜溜的貓臉,根本不理會張若塵。

    “長本事了?”

    張若塵捏緊拳頭,走了過去,嘭的一聲,敲在小黑的頭頂,宛如敲木魚一般,聲音十分響亮。

    “你送不送?信不信我現在就將你收回圖卷世界,重新封印起來。”張若塵十分氣惱,小黑也太不懂事,如此危險的地方,怎麼可以將木靈希帶進來?

    “張若塵,你不用責怪小黑,不關它的事,是我不該逼它帶我來到這裡。”木靈希的雙眼,不斷流淌出淚水。

    小黑連忙道:“沒錯,她當時可是以死相逼,本皇也是很無奈。”

    張若塵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盯着木靈希,道:“陰間太危險,稍有不慎,即便是聖者也會萬劫不復……”

    沒等張若塵說話,木靈希道:“我不怕危險,我只怕你會遇到危險。我不怕萬劫不復,我只擔心你會萬劫不復。你明白嗎?”

    張若塵沉默了片刻,抓住了木靈希的手腕,道:“跟我走,我先送你出去,殞神墓林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張若塵,你鬆手。你又不是我的什麼人,我要做什麼,你管不着。”

    木靈希調動出聖氣,手臂快速的一收,化爲了一道白光,從張若塵的手中抽離了出去,退到遠處。

    不過,她纔剛剛站穩腳步,便是猛烈的咳嗽,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你受傷了?傷得重不重?”

    張若塵立即走了過去,將木靈希扶了起來,也不顧她的掙扎,再次扣住她的手腕,將一道聖氣打入了她的經脈,查探她身上的傷勢。

    張若塵收回聖氣,深深的盯了她一眼,道:“你傷得太重,必須立即休養,先去乾坤神木圖中療傷。”

    這一次,木靈希沒有拒絕,因爲她知道,即便拒絕,張若塵也肯定還是會把她送入圖卷世界。

    不過,木靈希也已經十分知足,至少張若塵依舊還關心着她的安危。

    張若塵將木靈希送進乾坤神木圖後,不知爲何,心中既是有着一份感動,卻又相當難受。

    史仁單手提着那一位被符籙定住的無常,不緩不急的走了過來,將那位無常往地一扔。他一雙目光,向張若塵盯了過去,道:“原來,你就是那位,傳說中的時空傳人。”

    先前,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挪移的時候,史仁就已經開始懷疑他的身份。

    等到張若塵使用出如意寶瓶,將一位無常收進瓶中,史仁就已經確定,他必定是時空傳人無疑。

    “張若塵,此人是誰?既然他知道了你的身份,必須要將他滅口。”

    小黑向首鼠下了一道命令,隨即,一貓一鼠,化爲兩道影子衝了出去,出現在史仁的左側和右側。

    史仁顯得頗爲平靜,只是,當他看到首鼠的時候,眼中才是閃過了一道異色,顯然是認出了首鼠的身份。他笑道:“張兄,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

    “小黑,不得無禮。”

    .張若塵坦然的承認下來,道:“沒錯,我的確就是衆人所說的那一位時空傳人,張若塵。”

    一旦進入陰間,就是一條九死一生的路,能不能活着出去,還是一個未知數。因此,時空傳人的身份,沒有什麼可隱瞞。

    “可是,我卻聽說,你早就死在九幽劍聖的劍下。”史仁肅然道。

    張若塵笑了笑,道:“死了人,難道就不能活過來?”

    史仁平靜的眼中,閃過一道熱切的光芒,道:“難道你服用了起死回生藥?”

    張若塵搖頭,道:“天下哪有什麼起死回生藥,只是世人不敢面對死亡,產生出來的臆想而已。”

    史仁緊捏雙拳,臉上的神情頗爲痛苦。

    其實,他也不相信,世上真的有什麼起死回生藥。只是,哪怕只有一絲希望,他也絕對不能放棄,一定要去探尋,即便是付出生命的代價。

    凡是闖入陰間的人,又有誰不是下了必死的決心?

    “不,張若塵這次你就錯了,起死回生藥是真實存在,至少,中古時期的時候,本皇就見到過一株。”小黑說道。

    張若塵的眼睛一眯,向小黑盯過去,道:“你說什麼?你見過起死回生藥?”

    史仁也是露出一絲喜色,道:“你真的見過起死回生藥?”

    小黑點了點頭,道:“那一株起死回生藥,生長在一位神靈的藥園,乃是那一位神靈,使用自身的神血爲其澆灌,使得它脫變成了神藥。那位神靈隕落之後,神靈的後人,將那一株起死回生的神藥給他服下,使得神靈又重新甦醒過來,活了第二世。”

    Wшw_ ttκā n_ c o

    雖然,小黑說得有模有樣,不過,張若塵還是不太相信它的話。畢竟,這一隻肥貓很不靠譜,很多時候,總是喜歡說大話。

    史仁道:“前段時間,也不知是誰傳出了一道消息,聲稱千骨女帝當年斬殺的神靈的神屍,墜落在殞神墓林的深處。神屍中的神血匯聚在一起,經過十萬年的孕育,化爲了一株起死回生的神藥。”

    “神藥的藥性,足以生死人,活白骨。即便是死去萬年的人,只要將它服下,也能重新活過來。”

    “我正是聽說這一則消息,所以,纔會來闖殞神墓林,想要找到起死回生藥,帶回去,救我的愛妻。”

    張若塵持着疑惑的態度,道:“生死,乃是自然規律,誰都不可能逆轉。”

    小黑搖了搖頭,道:“既然生死是自然規律,爲何修煉者的壽元,遠遠超過普通人?張若塵,你需要知道,修煉聖道,就是爲了長生,就是在打破自然規律。修士在參悟聖道的同時,也是在參悟生死的奧秘。”

    “神,之所以能夠被稱爲神,那是因爲,神已經參悟透聖道,達到了另一個我們不能想象的境界。我們做不到的事,神,未必做不到。”

    張若塵道:“可是,神也會死。”

    “至少我親眼見過,有一位神,活了第二世。”小黑爭辯道。

    張若塵的眼神,變得銳利,道:“世上真的有起死回生的神藥?可以讓魂飛魄散的人重新活過來嗎?”

    小黑白了張若塵一眼,道:“若是一般的死亡狀態,只要死亡的時間在數天之內,肉身的損傷程度不是太大。在崑崙界,最頂級的煉丹師,就能將他救活。哪用得上起死回生藥?”

    “而且,傳說中,若是有人修煉成精神力大聖,還能溝通天地,召喚靈魂。即便,修士已經魂飛魄散,也能使用強大的精神力,將他的靈魂碎片,重新召喚回來。”

    “剛纔,本皇說的這些,都是聖道的手段。”

    “至於起死回生藥,卻已經跨入神道的高度,別說是死人,就算是一具白骨,也能長出血肉,再活一世。”

    張若塵想到了璇璣劍聖,若是,殞神墓林的深處,真的有起死回生藥,就算是拼了命,他也要將其奪到手。

    張若塵向史仁盯去,道:“史兄,你知不知道,到底是誰傳出關於起死回生藥的消息?”

    史仁搖了搖頭,道:“不太清楚,我只知道,界子宴後,就有消息陸陸續續傳出來。誰也不知道消息是真是假,因此,沒有人敢貿然闖入陰間,害怕遭遇不測。”

    “一直等到,陰間的亡靈大軍,前去攻擊兩儀宗。其中一些人,才終於下定決心,打算前去陰間查探。有的人,是因爲壽元即將耗盡,不得不尋找起死回生藥,想要爲自己續命。有的人,卻是野心勃勃,準備奪取起死回生藥,復活家族中大聖級別的老祖宗。”

    張若塵並沒有因爲起死回生藥就失去理智,反而露出沉思的神情,道:“我怎麼覺得,這很可能是一個陷阱。若是真的有起死回生藥,誰會消息如此大張旗鼓的說出去?”

    “再說,陰間是一處有去無回的地方,既然如此,誰又知道這裡有起死回生藥?除非有人,曾經從陰間走出去。”

    史仁也是點了點頭,道:“我也知道,這很有可能是一個陰謀。但是,哪怕只有一絲希望,我也一定要拼一拼。”

    張若塵的目光,盯向地上的那位無常,道:“或許,可以從他的嘴裡,問出一些東西。”

    史仁點了點頭,生出一聲食指,一指點了出去,擊在那位無常胸口的符籙上面,將符籙上的紋印收回了一些。

    片刻後,那位無常甦醒過來,睜開一雙燃燒着火焰的鬼眼。

    “告訴我,中古時期的那位神靈,隕落在什麼地方?若是,你不回答,我現在就可以讓你灰飛煙滅。”史仁道。

    那位無常,大吼一聲,猛然掙扎了一下。

    可是,他纔剛剛一動,胸口的符籙,立即涌出十數道閃電,將他的鬼體劈得冒出一縷縷黑煙。

    最終,那位無常安靜下來,胸口不停起伏,陰沉的笑道:“你們是想去尋找神屍?哈哈!我勸你們還是死了那一條心。”

    小****:“與他廢話那麼多幹什麼?神魔鼠,先吃了他的左腿。”

    首鼠發出嘿嘿的笑聲,立即走出來,嘴裡露出鋒利的牙齒,生出舌頭,在那位無常的左腿上面舔了一下,就要動口咬下去。

    那位無常的臉色,也是略微一變,連忙道:“好,我可以告訴你們。但是,我也只知道大致的方位,並不知道確切的位置。你們若是真的想要尋找神屍,可以前往神初鬼王的領地,據說,神屍就是墜落在那裡。”

    也不管這位無常,說的是不是真話,至少證明了一件事,曾經的確是有一位神靈隕落在陰間。而且,很有可能,留下了一句屍骸。

    隨即,張若塵等人,繼續盤問,得知到很多有用的信息。

    根據這位無常所說,陰間的地域,相當廣闊,誕生出了無數位鬼王。

    每一位鬼王,皆有屬於自己的領地。僅僅只是他聽說過名諱的鬼王,就有數百位。至於,陰間的深處,即便是他也從來沒有去過,根本不知道陰間的地域到底有多麼寬廣?也不知道陰間有沒有盡頭?

    此次,陽界的大門打開,也只是其中少部分鬼王,帶領亡靈大軍逃了出去。一些離得太遠的鬼王,根本就不知道陽界大門打開的消息。

    (先祝大家情人節快樂,有情人終成眷屬。雖然,小魚沒有辦法加更,可是,還是寫到兩點,終於寫完,提前給大家更新出來。節日快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