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位無常講出的消息,用處極大,可是,畢竟對方乃是一位堪比半聖的存在,肯定極其狡猾,老謀深算。誰都不清楚,他的話到底是真是假,又或者是想要將衆人引入萬劫不復的險境?

    因此,衆人並沒有立即前往神初鬼王的領地。

    隨即,張若塵將如意寶瓶中的另一位無常放了出來,讓小黑帶到另一處方位,繼續審問。對應兩位無常的消息,再做決定也不遲。

    而張若塵,則是回到屍河的河畔,一邊查探河堤上的死屍,一邊觀望滾滾流淌的河水,像是在勘探着什麼。

    “有古怪,果然有古怪。”

    隨即,他盤坐在一具死屍的身上,閉上雙眼,將精神力完全釋放出去,全力探查此處的空間結構。

    半晌後,張若塵的雙眼,豁然睜開,快速一掌向河面的方向拍擊出去。

    “嘭!”

    手掌前方,浮現出一層無形的牆壁,擋住了他的手掌。隨即,一股龐大的空間之力,掀起一片十多丈高的河水,瘋狂的涌了過來,反倒將張若塵震退了數丈。

    寒雪一直守在不遠處,化爲一道纖細的影子,出現在張若塵的身側,兩根纖細的手指捏出劍訣。

    “錚!”

    背上的虛空劍,化爲一道白光飛了出去,向前一斬,拖出一道強勁的劍氣,將河水打得退散。

    收回虛空劍,寒雪橫劍而立,問道:“師尊,剛纔發生了什麼事?”

    “哧哧!”

    張如塵的衣袍被河水沾上,腐蝕出一個個小小的孔洞,隨着聖氣流轉,很快就將河水全部煉化。

    張若塵一言不發,再次向前走去,雙眼盯着屍河,伸出手掌輕輕的一按。

    這一次,他顯得小心了一些。

    “譁——”

    那一層無形的牆壁,再次出現,猶如空間凝固了一樣,將張若塵的手掌擋住。

    “果然與我猜測的一模一樣,這條屍河,乃是處在空間夾縫的一條河流。一旦跨過屍河,其實,我們已經離開崑崙界,進入了另一個空間。”

    張若塵之所以有這樣的懷疑,也因爲,先前那位無常說出的消息。根據他的描述,陰間的地域廣闊無邊,即便是以無常的修爲,飛行十年,也無法到達盡頭。

    墜神山嶺如何容納得下這麼龐大的一片地域?

    只有一種可能,所謂的“陰間”,很可能,根本就不在崑崙界,而是處在另一座空間世界。

    因此,張若塵纔會趕來查探屍河,想要弄清真相。

    寒雪皺起兩條纖長的眉毛,十分不解的模樣,道:“師尊,你說的是什麼意思?爲何我聽不懂?”

    張若塵笑了笑,道:“你可以將屍河,理解成一面單向的空間極壁。生靈可以從屍河的對岸,穿透空間極壁,來到陰間。可是,陰間的生靈,卻無法穿透空間極壁,回到對岸。”

    “當然,屍河的存在,絕對不僅僅只是,一面空間極壁那麼簡單。我有一種感覺,它流淌在空間夾縫之中,穿過了多個世界。”

    張若塵的目光,盯着屍河的上游,看到從上游源源不斷的漂下來的屍骸,又沿着河水,往下看,望向屍河的下游。

    屍河中的浮屍,到底是從何而來?

    屍河中的水,又是流向何方?

    陰間的出現,肯定與這一條屍河有關,要不然,此地也不會有如此多的墳墓和亡靈,

    寒雪默然,片刻後,才又點了點頭,道:“我明白了!屍河對岸的殞神墓林,依舊屬於崑崙界,屬於陽界,也可以稱爲陰間的入口。我們現在的位置,卻是陰間。師尊的意思,我們只能進入陰間,卻永遠都無法再回到崑崙界。對嗎?”

    寒雪擡起一張雪白的小臉,用一雙十分清澈的眼眸,盯着張若塵。

    其實,張若塵也有些懷疑,此地會不會真的就是傳說中的陰間、地獄的一處角落?乃是所有生靈,死亡之後的歸屬。

    如若真的是這樣,生靈進入陰間,還回得去嗎?

    當然,這樣的負面情緒,張若塵絕對不會傳遞給寒雪。

    張若塵笑了笑,道:“別人回不去,但是,師尊一定回得去。你莫非忘了,師尊乃是時空傳人。只要,師尊領悟到空間規則,難道還破不開一層空間極壁?”

    之所以這樣說,張若塵也是擔心寒雪會感到絕望,畢竟,她只是一個小孩子,心理的承受能力有限。

    張若塵顯然太小看寒雪,寒雪並沒有因爲無法回到崑崙界就感到恐懼,反而顯得很平靜。

    她道:“其實,回不去也沒關係,我、師尊、小黑,還有木姐姐,可以進入圖卷世界。在那裡,雖然與世隔絕,卻也是山清水秀,我們也能十分快樂活一世。不是嗎?”

    “對!”

    張若塵笑着點頭,道:“即便是在陰間,我們也要含笑面對,不能讓恐懼,壓倒了我們的意志。”

    不過,張若塵的心中,卻是暗歎了一聲:“若是世界,真的有她想象中那麼簡單,該是多好?可是每個人的身上,多少都揹負有一些責任,又如何做得到獨善其身?”

    隨即,張若塵取出乾坤神木圖,將木靈希從圖卷世界中放了出來。經過調養,她的傷勢,已經痊癒,恢復到了巔峰狀態。

    木靈希的目光,盯着屍河,道:“你還是要將我送回去?”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已經回不去。”

    隨即,張若塵將先前的發現,與他自己的分析,全部都告訴了木靈希。

    聽到這一切,木靈希不僅沒有感到恐懼和絕望,反而,生出了一種說不清的喜悅。她的心中,竟是十分渴望,永遠也不要回到崑崙界,也不用去面對那些她無法接受的現實。

    小黑騎在神魔鼠的背上,向張若塵走了過來。

    小黑的爪子裡,捏着一根交織着電紋的鐵索,鐵索的另一頭,捆綁在將那位女性無常的身上,將她押解了過來。

    張若塵問道:“問出來沒有?”

    “嘿嘿!本皇親自出手,還有撬不開的嘴?她已經交代了神靈隕落的位置,與先前那位無常說出的話,沒有多大的出入,應該是可以相信。”小黑說道。

    張若塵又道:“史仁呢?”

    “那小子估計是信不過我們,已經帶着先前那一位無常,先一步上路。”小黑冷哼了一聲。

    張若塵道:“不能怪他,畢竟我們也只是見過一面而已,交情並不深。估計,他是看到了首鼠和端木師姐,懷疑我們是魔教中人,所以纔會提防我們,先一步離開。”

    在陰間這樣的窮兇之地,任何人都會加倍的小心謹慎,史仁選擇單獨離開,已經是相當明智的決定。

    “既然如此,我們也出發。由她帶路,前往神初鬼王的領地。”張若塵道。

    這位女性無常,名叫心箜無常,自身的修爲,堪比二階半聖初期的人類修士,若不是低估瞭如意寶瓶的威力。僅憑張若塵一個人的力量,未必擒得住她。

    心箜無常的眼神冰冷,道:“神初鬼王乃是陰間外圍區域的統治者,諸位鬼王,皆是以他馬首是瞻,你們敢去他的領地,就是在自尋死路。”

    “別說神初鬼王只是陰間外圍區域的統治者,就算他是整個陰間的統治者,本皇也是非去不可。你若是再廢話一句,小心本皇抽你。”

    小黑將鐵索甩動了一下,隨即,鐵鏈上面,浮現出數十道閃光,全部都劈在心箜無常的身上。

    “噼啪!”

    心箜無常的嘴裡,不斷髮出慘叫聲。

    直到她的鬼體,冒出青煙,到了破碎的邊緣,小黑纔將力量收了回去。

    心箜無常果然老實了許多,不敢再說出一句怨言,走在最前面,向神初鬼王的領地行去。

    張若塵將一團半聖之光,取了出來,遞給木靈希,道:“端木師姐,你的修爲還沒有突破到魚龍第九變吧?這是一位不死血族的半聖之光,將它煉化,應該可以幫你突破境界。”

    木靈希伸出一隻手,將裝着半聖之光的匣子,推拒了出去,道:“不用,如此珍貴的寶物,你還是留着自己使用。我的身上有一枚琉璃寶丹,隨時都能凝聚出琉璃寶體,突破到魚龍第九變,不會拖你的後腿。”

    隨即,木靈希將琉璃寶丹取出來,服進嘴裡,從始至終,都沒有正眼去看張若塵,與他保持着一定的距離。

    張若塵沉默了片刻,將半聖之光收回去。

    只有踏入陰間,才能真正感受到,這一片血紅色的大地,果然是廣闊無邊。地面上的墳墓,一座挨着一座,一直連接到天地的盡頭。

    根據心箜無常所說,這裡是信己鬼王的領地,足有十八萬裡的縱深。

    信己鬼王已經帶着領地中的絕大多數亡靈,穿過屍河,去了陽界,因此,原本無比危險的地方,現狀卻顯得相對比較安全。

    沒錯,只是相對比較安全。

    就在第二天,張若塵一行人,無意之間,闖入一處鬼窟,遭遇到大批陰兵、鬼將的圍攻。甚至還有一位十分厲害的無常,也從鬼窟中殺出,僅僅只是一擊,便重創了神魔鼠和木靈希。

    經過整整一夜的廝殺,他們才逃了出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