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心箜無常自然也不想闖進鬼窟,畢竟,陰間的生存法則,比崑崙界,還要殘酷十倍、百倍。亡靈與亡靈之間,乃是相互吞噬,才能不斷變得強大。

    一旦闖入鬼窟,她也很可能會喪命。

    只不過,陰間的地域太廣闊,即便是無常,也不可能清楚的知道每一處險境。因此,倒也不能怪她。

    接下來,又是花費半個月時間,經歷多次廝殺,一連穿過六位鬼王的領地,終於來到神初鬼王的領地的邊緣。

    半個月來,張若塵、神魔鼠、木靈希、寒雪,皆是疲憊不堪,遭受了多次殺劫。其中有一次,他們差一點全部隕落在一處峽谷裡面,幸好在最後關頭,張若塵使用乾坤神木圖,將衆人收進圖卷世界,才保住一命。

    反倒是小黑,全身一點傷也沒有,依舊十分精神。

    一路行來,心箜無常也都是暗暗吃驚,被這一羣人的戰力給驚住,明明修爲不高,卻一個比一個逆天。

    若是陽間的修士,全部都是他們這麼厲害。心箜無常有些懷疑,那些前去陽間的鬼王,真的能夠將陽間攻下來嗎?

    “以你們的修爲,居然真的能夠來到神初鬼王的領地,的確是讓我相當吃驚。不過,我勸你們一句,現在退回去還來得及,繼續向前走,將會更加危險。”心箜無常道。

    即便是心箜無常,也是十分不願進入神初鬼王的領地。

    張若塵卻顯得很堅定,沒有退縮的意思,道:“神靈的隕落之地,具體在什麼方位?立即帶我們過去。”

    “我也是第一次來到神初鬼王的領地,只是聽說,曾經有神靈的屍體,從天而降,墜落在這一片大地。”心箜無常道。

    “也就是說,你也不知道具體位置?”

    “嗯。”

    張若塵皺起了眉頭,不再詢問心箜無常,目光向寒雪盯了過去,問道:“怎麼樣?”

    “虛空劍的感應,明顯加強了數倍,在那遙遠的過去,千骨女帝肯定來過這裡。就是不知,她是不是已經離開?”寒雪說道。

    張若塵道:“接下來,我們跟隨虛空劍的感應前行,肯定不會有錯。”

    經過短暫的休息,衆人再次上路,向神初鬼王的領地進發。

    在陰間,沒有天地靈氣,只有陰氣和鬼氣,因此,修士身上的聖氣會不斷消耗,想要恢復修爲,只能吸收聖晶中聖氣。

    大概前行了兩千多裡,張若塵將精神力釋放出去,卻發現,空氣中,殘留着一絲絲稀薄的天地靈氣。

    “有人比我們先一步來到這裡。”

    張若塵停下了腳步,飛到一座數十丈高的墓碑上方,將天眼打開,開始尋找了起來。

    片刻後,張若塵收回天眼,向下方的衆人看了一眼,道:“寒雪,跟我來。其餘人,留在原地等待,若是遇到危險,立即使用聖旨逃走。”

    張若塵與寒雪施展出身法,向東南方向衝了出去,消失在一座座巨大的墓碑之間。沒過多久,他們已經穿過五百里,來到一座血湖的外圍。

    那一座血湖,十分寬廣,站在岸邊,根本看不到對岸。

    湖面上的天空,懸掛着一輪月亮,散發出猩紅色的光華,映照在心面,宛如一隻猙獰可怕的鬼眼。

    此刻,血湖的湖畔,有着三位穿着袈裟的僧人。

    沒錯,他們是活生生的人類,並不是無常凝聚出來的鬼體。

    除了三位僧人,地面上,還躺着數百具屍體。每一具屍體,皆是有強大的氣息散發出來,即便身上的衣袍已經腐爛,可是肉身卻完好無損。

    很顯然,那些屍體,活着的時候,肯定都是相當強大的生靈。

    “阿彌陀佛!”

    其中一位看上去五十來歲的僧人,身體略顯發福,長得慈眉善目,脖子上,懸掛一串巨大的黑色佛珠。

    他走到一具屍體的旁邊,伸出一根手指,指尖浮現出一團金色的光華,在屍體的眉心刻畫出一個金色的梵文。

    詭異的一幕,呈現了出來。

    那一具屍體,從地上爬起,十分虔誠的跪在僧人的面前,雙手匍匐,額頭貼地,猶如是一位信徒在叩拜聖僧。

    三位僧人,依次在地上的死屍的眉心刻畫梵文,刻畫完畢,死屍就會“活”過來。

    遠處,寒雪看到這一幕,感覺到相當吃驚,瞪大了一雙星眸,低聲問道:“師尊,怎麼會這樣?”

    張若塵的眼睛一縮,思索了片刻,道:“他們應該是死禪教的邪僧,修煉‘死禪佛法’,可以將亡靈收爲信徒,煉成戰屍、佛鬼,變成他們的戰鬥傀儡。五百年前,正是因爲他們修煉這一種邪惡的佛法,殺死了很多無辜的人,因此,纔會遭到驅逐。”

    隨後,張若塵的目光,又是盯向地上的一具具屍體,倒吸了一口寒氣,道:“他們來到陰間,肯定是爲了尋覓一些厲害的屍骨,準備煉製出強大的戰屍。你看,地上的數百具屍體,至少都是半聖級別的屍骸。”

    “在崑崙界,他們想要盜取一具半聖屍骸,肯定會遭到半聖後人的圍攻。可是在陰間,遍地都是墳墓,很容易就能挖出一具半聖屍骸,甚至,還有可能挖出聖屍。”

    寒雪的眸中,露出一道雪亮的光芒,低聲道:“師尊,你覺得,會不會是死禪教的人,打開殞神墓林的封印,將陰間的亡靈放了出去?如此一來,他們就可以放心大膽的進入陰間,挖掘半聖屍骸,祭煉出大量的戰屍。”

    “以陰間的屍骸數量,死禪教就算是要培養出一個由半聖屍骸組成的戰屍軍團,也絕不是難事。如此一來,還不橫掃崑崙界,一統天下。”

    張若塵向寒雪看了一眼,越來越覺得,這個小丫頭的智慧十分妖孽,小小年輕就能想到這一層,實在是不簡單。

    不過,張若塵卻是搖了搖頭,道:“恐怕沒有那麼簡單。”

    “爲什麼?”寒雪問道。

    張若塵道:“死禪教的邪僧,即便,在陰間,挖出再多厲害的屍骸。可是,他們卻無法穿過屍河回到崑崙界,如此一來,又有什麼用?”

    寒雪點了點頭,輕輕的咬了咬嘴脣,道:“還是師尊考慮得周全,我怎麼就沒有想到這一點。”

    “不過,你的話,未必沒有道理。死禪教的邪僧,能夠比我們先一步來到神初鬼王的領地,也就說明他們的準備十分充分,很可能是大規模進入陰間,絕對不止是眼前這麼三個邪僧。”張若塵分析道。

    “咕隆!”

    血湖的湖面,冒出一個個臉盆大小的氣泡,整個湖面都開始翻騰。

    隨即,一道破水的聲音響起,緊接着,一片無比絢爛的佛光,從湖中衝了出來,化爲一個直徑三十丈的巨大金色光球,懸浮在半空。

    等到佛光散去,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僧人,從金色光球裡面顯露出身影。

    年輕僧人長得十分俊美,皮膚白皙如玉,眉毛濃黑,眼神深邃,鼻樑挺拔,穿着一件金色的袈裟,緩緩的飄落到地面。

    “拜見心術佛師。”

    三位僧人同時合上雙手,躬下身,十分恭敬的樣子,向那一位年輕僧人叩拜行禮。

    張若塵在那個叫做心術佛師的年輕僧人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於是,立即將流星隱身衣的隱身力量激發出來,將他和寒雪包裹了進去。

    與此同時,他和寒雪,將身上的氣息,收斂到了極致。

    心術佛師的右手,託舉着一具長達九尺的日月水晶棺,緩緩的放到了地上,道:“血湖的底部,佈置有一座鬼王大陣,貧僧也是花費三個時辰,纔將陣法破開,取出了這一具棺槨。”

    明明是死禪教的邪僧,卻又顯得無比神聖。

    特別是此人的聲音,顯得極其動聽,無比空靈,聽在耳中,猶如是在聽聖佛講禪,忍不住要對他跪地叩拜。

    “以心術佛師的修爲,竟然也要花費三個時辰,才能破開鬼王大陣,這一具棺槨的主人,必定是相當不凡。”

    其中一位二階半聖級別的邪僧,走到日月水晶棺的旁邊,透過晶瑩剔透的棺壁,向裡面看去,可以隱隱約約的看見,一個女子趟在裡面。

    不像是屍體,反而像是睡着了一般。

    張若塵也向日月水晶棺看了過去,心中十分好奇,到底是什麼寶物,居然需要使用鬼王大陣將它封禁。

    “咦!”

    心術佛師站在湖畔,感知到猶如在窺視,於是,立即轉過目光,向張若塵和寒雪隱藏的位置看了過去。

    在這一刻,張若塵和寒雪只感覺空氣都變得凝固,他們的身體,完全無法動彈,猶如是被封進了寒冰裡面。

    “他的修爲,未免也太可怕,只是向棺槨看了一眼,竟然就被他察覺。”

    張若塵努力運轉《九天明帝經》,調動聖氣,衝擊經脈,想要衝破對方的壓制。

    湖畔,心術佛師的眼中,露出疑惑的神色,邁出腳步,向張若塵和寒雪的方向走了過去。

    就在這時,張若塵和寒雪身後的方向,響起刺耳的呼嘯聲。

    一片漆黑的鬼雲,從遠處繼續衝了過來,大吼了一聲:“好大的膽子,竟敢盜取鬼王大人的身軀。”

    “轟隆!”

    昊川無常騎着魂獸,從遠處飛奔而來,強大的力量,從他的身上爆發了出來,將地面上,數十塊巨大的墓碑,同時捲起來,向死禪教的四位邪僧砸擊了過去。

    (關於心術佛師這個人,前面是提過的,估計只有看書比較仔細的人,纔會注意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