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嘭嘭。”

    心術佛師擡起頭,向飛來的數十塊墓碑望去,只見,每一塊墓碑都有數十丈高,猶如數十座方形的石山。

    有着黑色的鬼氣,將墓碑覆蓋,使得墓碑猶如鉛鐵一般。

    “阿彌陀佛!”

    心術佛師的左手捏出佛印,置於胸前,右手的衣袖揮動了一下。

    旋即,一片金色的佛光,化爲一個個梵文,席捲出去,將飛過來的數十塊墓碑,全部震碎,化爲石粉。

    血湖畔,響起沙沙的聲音,一粒粒石粉猶如下雨一般,灑落在地上。

    昊川無常和另外五位無常,呈現出扇形排列,極速前進,向死禪教的四位邪僧進攻了過去。

    心術佛師依舊站在血湖畔,猶如不動的磐石,另外三位死禪教的邪僧,卻是帶領數百具半聖傀儡,向昊川無常和五位無常迎擊了上去。

    六大無常的出現,頓時解除了張若塵和寒雪身上的危機,身上的那股壓力,在一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他們二人快速後退,一直退到百里之外,才暫時停了下來。

    “師尊,那位心術佛師,會不會就是《英雄賦》上的那一位‘南心術’?”寒雪道。

    “應該就是他,真沒想到,如此厲害的人物,居然也來到陰間。”

    張若塵的目光,向血湖的方向望去,只見那個方向,一道道鬼氣和佛光相互碰撞,涌出一圈又一圈的能量漣漪。

    強大的戰鬥波動,自然是驚動了木靈希,她與小黑、神魔鼠、心箜無常,立即趕了過來,與張若塵和寒雪匯聚在一起。

    木靈希見到張若塵沒有受傷,略微鬆了一口氣,問道:“怎麼回事?”

    “死禪教的強者,與一羣無常正在戰鬥,似乎是因爲一具日月水晶棺。”張若塵解釋道。

    “日月水晶棺。”

    小黑的兩顆眼珠子滴溜溜的轉動,用牙齒磨了磨爪子,嘿嘿的笑道:“那可是傳說中,能夠幫助修士修煉的聖器。只要躺在棺中,棺槨就能吸收日月精華,自動注入修士的體內,能讓修士的修煉速度提升數倍。張若塵,如此寶物,我們不能錯過。”

    張若塵回想起那個站在血湖旁邊的年輕僧人,立即搖頭,道:“死禪教有一位厲害的人物,正在看守日月水晶棺。若是不想死,我們必定立即離開此地。”

    如若那個年輕僧人,真的就是傳說中的“南心術”,那麼,他們所有人加起來,估計也敵不過對方的一根手指頭。

    昊川無常的修爲,雖然也十分強大,但是,卻絕對不可能是心術佛師的對手。

    此人,就是一個傳奇。

    張若塵做事一貫都是小心謹慎,因此,木靈希自然是贊同他的觀點。

    衆人正要打算離開,卻聽見小黑驚呼了一聲:“你們快看頭頂上方。”

    小黑一直就喜歡一驚一乍,因此,張若塵也就沒有放在心上,只是隨意的擡起頭,向上看了一眼。

    驀地,他的脖子一僵,眼神變得凝固。因爲,那漆黑的雲層上方,竟然有着一個穿着血紅色長袍的美麗女子,臨空站在那裏,一動不動,猶如完全靜止一般。

    因爲,她距離地面,十分遙遠,若是不仔細觀察,根本就無法將她發現。所以,這一幕看起來,纔會如此詭異。

    “居然是她。”

    張若塵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那個懸立在半空的血袍女子,正是鎮守在殞神墓林外圍的美女鬼王。誰能料到,她居然追到神初鬼王的領地?

    心箜無常也看到美女鬼王的身影,眼中露出喜色,嘴裏吐出一縷鬼霧,喉嚨裏,發出十分古怪的聲音,傳遞了出去。

    上空的美女鬼王,似乎聽到了她的聲音,隨即,向下看了一眼。

    她的一雙冷漠的眼睛,盯在心箜無常的身上,伸出一根手指,打出一道青色的火焰,從天空一直連接到地面。

    “小心。”

    看到那一道連接天地的火蛇,張若塵在第一時間,釋放出聖氣,將木靈希、小黑、寒雪捲起,向後倒飛了數十丈的距離。

    “哧哧!”

    青色火焰擊在心箜無常身上的鐵索上面,只是一瞬間,就將鐵索熔鍊,化爲一滴滴金屬液滴。不僅如此,就連地面也被火焰融化,化爲了一片赤紅色的巖湖。

    心箜無常恢復自由,向張若塵和小黑怨毒的看了一眼,立即向遠處逃遁,衝向血湖的方向。

    天穹上的美女鬼王,並沒有出手收拾張若塵等人,而是盯向血湖的方向,目光落在日月水晶棺上。

    一股強烈的寒氣,從她的身上散發出來,使得陰間,也飄在一片片黑色的雪花。

    “唰!”

    美女鬼王從天而降,形成一個弧度,落到血湖的上方,站在水面,伸出一隻鬼爪,打得空氣略微扭曲,想要將日月水晶棺奪回去。

    “一掌一乾坤。”

    心術佛師的嘴裏,念出一句佛號。

    右手的手掌,凝結出一道印法。緊接着,手掌上的一道道掌紋浮現起來,化爲山川河流的形態。

    五指形狀的掌紋,變得足有數十里長,演變成一片金色的天地,向美女鬼王印了過去。

    巨大的手印,將這一片天地,完全映照成金色。金色的光芒,落在墓碑上面,使得墓碑看上去猶如是由黃金鑄煉而成。

    掌印落下,發出轟隆隆的巨響,將血湖旁邊的大地,打得向下沉陷。

    地面上,裂出一道道巨大的縫隙,並且還在向遠處延伸。凡是裂縫延伸到的位置,地面立即向下塌陷。

    無論是心術佛師,還是美女鬼王,都不是善類,而且,他們的修爲更是相當恐怖。因此,張若塵並沒有去追逃走的心箜無常,心中只有一個念頭,“立即離開”。

    張若塵帶領衆人,向遠處逃遁,只想離血湖越遠越好。

    大概半個時辰之後,他們距離血湖已經十分遙遠,才停了下來。

    寒雪四處尋找小黑的蹤跡,卻沒有將它找到,道:“師尊,小黑沒有跟上來。”

    小黑的速度,在他們這一羣人裏面,絕對是數一數二的存在。

    怎麼可能會跟丟?

    木靈希皺了皺眉,道:“我回去找它。”

    張若塵立即抓住木靈希的手腕,將她攔住,輕輕的搖了搖頭,目光向遠處望了過去,道:“你看,它不是已經跟上來。”

    木靈希向遠處眺望,果然看見小黑的身影,那一隻肥貓,正一竄一跳的追上來。

    不過……

    小黑的脖子上,卻是扛着一具九尺長的水晶棺槨,翹着黑色的貓尾巴,兩隻爪子,賣力的飛奔。

    在它的身後,追着一位死禪教的邪僧,邪僧的身後,帶着數十具半聖級的傀儡。有的半聖傀儡在地上狂奔,有的半聖傀儡飛在天空,對小黑圍追堵截。

    那位死禪教的邪僧,名叫伽羅元,十分氣急敗壞的樣子,大吼道:“肥貓,放下日月水晶棺,佛爺可以留你全屍。”

    “若是,你追得上本皇,就交給你。”

    小黑的速度快的出奇,始終與伽羅元拉開一定的距離,使得伽羅元的攻擊,完全無法打在它的身上。

    另一個方向,吹來黑色的陰風,一股冰冷的煞氣,將小黑席捲了進去。

    陰風中,凝聚出三道鬼體,化爲三位氣息冰冷的無常,從半空飛落下來,攔住小黑的去路。

    其中一位無常,身穿黑色的鎧甲,手持一根鋒銳的長槍,向小黑一指,沉聲道:“你還想往哪裏逃?立即交出日月水晶棺。”

    小黑停了下來,卻並沒有要交出日月水晶棺的意思,大笑一聲:“你們自己沒有本事,守不住寶物,本皇還不能替你們保管?”

    “明明是你趁貧僧與兩位無常戰鬥的時候,將日月水晶棺偷走。”

    伽羅元帶着數十具半聖級的傀儡,追了上來,站成一排,將小黑的退路,完全封死。

    “肥貓,將日月水晶棺交給貧僧,貧僧可以保你一命。不然,你一旦被陰間的無常擒住,恐怕連獸魂,也會被他們吞噬。”

    伽羅元露出友善的模樣,率先向小黑拋出了橄欖枝。

    小黑自然是不會相信伽羅元的話,嘿嘿的笑道:“想要日月水晶棺,自己來取。”

    伽羅元收起了笑容,眼神變得冷沉,殺機畢露,哼了一聲:“既然你想找死,貧僧就成全你。”

    “譁——”

    伽羅元並沒有親自出手,而是,快速結出佛印,使用體內的佛氣,控制兩具半聖傀儡,向小黑攻擊過去。

    兩具半聖傀儡的眉心,浮現出金色的梵文,一雙眼瞳,也在一瞬間,變成金色。

    兩具半聖的屍骸,還沒有經過特殊手法的祭煉,因此,只能稱爲半聖傀儡,不能稱爲半聖戰屍。

    半聖傀儡的戰鬥力,其實並不算強大,頂多只是比魚龍第九變的修士厲害一些,不能與真正的半聖抗衡。

    眼看小黑就要遭受,兩方人馬的圍攻。

    “唰!”

    一道人影,快速的衝了出來,出現在小黑的身旁,凝聚成張若塵的身體。

    張若塵調動體內的聖氣,注入沉淵古劍,向前揮出一劍,月牙形的劍氣,劈斬在兩具半聖傀儡的身上。

    隨即,兩具半聖傀儡,倒飛了出去,撞擊在兩座墓碑上面,將墓碑砸得碎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