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魚龍境的修士,必須通過祭祀,借用神力,纔有可能將一滴神血煉化。

    半聖卻不同,他們的體質,已經十分強大。若是掌握有一滴神血,完全可以憑藉自身強大的修爲,將神血煉入身體。

    雖然說,半聖煉化一滴神血,沒有魚龍境修士煉化一滴神血的作用大,可是,那畢竟是神血,對半聖也有無窮無盡的好處。

    正常情況下,伽羅元掌握有一滴神血,肯定會在第一時間,將它煉化,不可能只是攜帶在身上,而不使用。

    正是因爲這個原因,張若塵從他的身上,找到一滴神血,纔會如此吃驚。

    “只有兩種解釋。第一,伽羅元是剛剛得到神血,還來不及煉化。”

    “第二,伽羅元將一滴神血攜帶在身上,肯定是有別的目的,或許,與死禪教的邪僧大規模進入陰間有關。”

    想要證實是哪一種猜測,其實,相當簡單。

    只要再抓住一位死禪教的邪僧,在他的身上,也搜出神血,也就能夠證明是第二種情況。

    張若塵託着手中的神血,嘴角一勾,笑了笑,道:“神血乃是可遇不可求的寶物,若是將它煉化,我就一共煉化了五滴神血,自身的修爲,必定又會提升不少。”

    將神血收起來,張若塵又從伽羅元的體內,將一團半聖佛光抽離出來,封印進一個玉質的匣子裏面。

    從伽羅元的身上,張若塵還搜出三枚聖石,七瓶丹藥,《千鬼般若掌》和《死禪佛法》的修煉祕籍,全部都收進空間戒指。

    伽羅元脖子上的那串佛珠,倒是一件厲害的佛器。

    此刻,那一串佛珠,已經化爲金色的液滴,融入進沉淵古劍。

    “唰!”

    沉淵古劍又飛了回來,劍尖向下,懸浮在張若塵的手掌心。

    它的威力,又增強了不少。

    “想要將沉淵古劍,提升到千紋聖器的級別,真的太難。”

    張若塵抓住沉淵古劍的劍柄,手臂揮動了一下,隨即,劍體上,散發出一道烏黑色的光輝。

    沉淵古劍吸收煉化了大量真武寶器和聖器,卻依舊還是百紋聖器。

    只不過,它的威力,足以排入《百紋聖器譜》,爆發出來的威力,直追千紋聖器。

    現階段,沉淵古劍或許比不上滔天劍,更是遠遠不能與虛空劍相提並論,可是,它卻是最適合張若塵的一柄劍,與他早就已經心靈相通,血肉相連。

    使用沉淵古劍,張若塵可以將自己的劍道,發揮至最完美的狀態。

    “我會與你一起成長,終有一天,你會成爲千紋聖器,甚至,比虛空劍更加強大。”張若塵的手,輕輕的撫摸沉淵古劍的劍身。

    沉淵古劍如同是能夠感受到張若塵的情緒,竟然輕輕的顫抖,發出歡快的劍鳴聲。

    寒雪化爲一道嬌小的身影,揹着虛空劍,向張若塵飛掠了過來,頗爲欣喜的道:“師尊,我和木姐姐、小黑,一起聯手,已經擊退了三位無常。”

    張若塵一直都在注意,整個戰局,因此,並沒有感覺到驚奇,卻還是誇讚了一句,道:“居然能夠同時擊退三位無常,你們的實力,倒是讓爲師刮目相看。”

    木靈希道:“其實,也沒什麼了不起,完全是借用虛空劍的力量,纔能有如此顯著的戰績。沒有虛空劍,三位無常的力量,根本不是我們可以抵擋。”

    木靈希的身上香汗淋漓,體內的聖氣,幾乎消耗殆盡。

    剛纔那一戰,很顯然,並不輕鬆。

    小黑卻是憋着一肚子的火氣,從地底將神魔鼠刨了出來,提着它的尾巴,使得神魔鼠倒掛在半空。

    “說吧!先前本皇與三位無常戰鬥,你爲何沒有出手?”

    神魔鼠跌跌諾諾的道:“三位無常豈是你貓爺的對手,根本就不需要我出手幫忙。貓爺,你說對不對?”

    “是嗎?本皇怎麼覺得,你是欠收拾?”

    小黑伸出一隻爪子,在神魔鼠的腦袋上拍了拍,一雙圓溜溜的眼睛,露出兇厲的光芒,有一種想要將神魔鼠吃了的意思。

    先前三位無常發起攻擊的時候,神魔鼠從始至終都沒有出手,而是站在一旁看好戲。

    很顯然,神魔鼠是想借助三位無常的手,除掉小黑和張若塵等人。

    只可惜,他卻沒有料到,寒雪居然掌握有一柄無上聖器級別虛空劍,將三位無常也給擊退,使他的計劃落空。

    小黑哪能看不穿這一點?

    “貓爺,下次不敢了。”

    “我可以對天發誓,對貓爺,絕對不敢有二心……救命啊……”

    墓林中,響起神魔鼠撕心裂肺的慘叫聲,想逃,卻又逃不掉,想要反抗,卻又遭到小黑的壓制。

    神魔鼠的任何絕技,用到小黑的身上,全部都不管用。

    反而,小黑每一次出手,卻總能擊穿他的弱點,打得他痛不欲生。

    張若塵只是輕輕的搖了搖頭,心中暗歎,“陰險、歹毒、狠辣的首鼠,居然也有求饒的時候,實在是神奇。”

    至少,僅憑張若塵現在的修爲,想要擊敗半聖境的神魔鼠,也不是一件輕鬆的事。

    誰能想到,如此厲害的生靈,遇到小黑,卻被追着打,如同變成了一個毫無還手之力的孩童。

    張若塵使用天眼,再次向血湖的方向望去,道:“陰間的無常和死禪教的邪僧,肯定不會就此善罷甘休。我們先進入圖卷世界躲幾天,避過風頭,再出來也不遲。”

    心術佛師和美女鬼王皆是聖境的存在,等到他們分出勝負,騰出手來,必定就是張若塵等人的死期。

    況且,除了他們二位之外,昊川無常也是頂尖級別的強者,不是張若塵等人,現在能夠抗衡。

    在陰間,小心謹慎一些,不會是壞事。

    來到圖卷世界,木靈希盤坐在接天神木的下方,開始吸收天地靈氣,恢復消耗的聖氣。

    小黑則在研究《死禪佛法》,想要操控伽羅元留下的三十四具半聖屍骸。顯然,伽羅元吸取三十四具半聖屍骸的屍氣,發揮出來的力量,實在是讓它相當眼饞。

    寒雪卻是在煉化璇璣劍聖的聖源,努力提升修爲,想要儘快突破到魚龍第七變。

    唯獨張若塵,卻並沒有立即修煉,而是在研究日月水晶棺。

    日月水晶棺,長達九尺,也不知是用什麼材質鑄煉而成,通體晶瑩剔透,散發出來的冰冷寒氣,使得方圓數十丈的地面,凝結出一層白茫茫的冰霜。

    水晶棺的正面,刻錄有一個月牙形的印記。

    水晶棺的底部,刻錄有一個太陽印記。

    讓人驚奇的是,月印和日印,竟然在緩緩的吸收接天神木散發出來的木屬性靈氣,灌注進了棺槨裏面。

    “真是神奇的寶物,難怪心術佛師和美女鬼王那種級別的存在,也會因爲它,而大打出手。”

    張若塵嘗試了各種方法,也無法將日月水晶棺打開。即便是使用沉淵古劍,用盡全力的劈斬,也沒能在棺槨上面留下一個劍痕。

    “既然無法打開,那就暫時,將它放在這裏。”

    張若塵的心中,十分好奇,等到它吸收夠了木屬性靈氣之後,將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

    大家都在努力修爲,提升自己的實力,張若塵自然也不會閒下來。

    他將神血拿了出來,捧在雙手的掌心,將神血表面的封印解開,開始煉化。

    別的魚龍境修士,必須要借住神靈的力量,才能煉化神血。

    可是,張若塵煉化神血,卻不需要借住神靈的力量。因爲,別的魚龍境修士,都是將神血煉化成一道神印。張若塵卻是調動諸神印記,將神血吸收。

    大概半個時辰後,張若塵就將那一滴神血,完全煉化。

    氣海中的諸神印記,更加清晰,呈現出各種不同的形態。每一道印記,皆是散發出強大的神力,使得張若塵的氣海,變得更加穩固。

    “若是能夠掌控諸神印記蘊含的神力,也不知能夠爆發出多麼強大的力量?”

    張若塵的經脈和聖脈,根本無法承受住神力,因此,以他現在的修爲,也就無法使用出諸神印記的力量。

    或許,只有等到將來修爲變得更強,肉身更加強大,才能將諸神印記轉化爲實質性的攻擊手段。

    當然,即便如此,張若塵煉化了第五滴神血,實力也是提升了不少。

    “現在,我的修爲,僅僅只是魚龍第九變的初期,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正好可以趁此機會,將修爲在提升一些。”

    張若塵的手指,在空間戒指上面划動一下,將一枚臉盆大小的蛟珠取出來,使用聖氣將它包裹,託舉在頭頂上方三丈高的位置。

    蛟珠中,蘊含有一股強橫無比的氣息,散發出熾熱的能量,使得蛟珠的表面,燃燒起熊熊的火焰,化爲一顆巨大的火球。

    “哧哧!”

    蛟珠散發出來的熱量,將日月水晶棺散發出來的寒氣,逼退了一些,使得地面的寒霜融化成液滴。

    這一枚蛟珠,乃是張若塵在墟界戰場,斬殺烏骸蛟王的時候,從它的體內,挖出來的寶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