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蛟珠的價值,堪比一位半聖的半聖之光,而且,比半聖之光,更加容易吸收。

    只要將蛟珠完全煉化,必定能夠讓他的修爲提升一大截。

    張若塵閉上雙眼,腦海中,浮現出九天明帝經第五層的修煉法決,隨即,兩隻手緩緩的託舉起來。

    隨着功法運轉,手掌心,呈現出兩個小小的漩渦,將蛟珠散發出來的力量,源源不斷的吸收進陽維聖脈和陰維聖脈。

    蛟珠的力量,進入聖脈,立即向氣海匯聚了過去。

    隨即,那股力量,又從氣海中涌出,進入三十六條經脈,流向全身的各處組織,圍繞身體運行了一圈,竟然匯聚到肚臍下方的位置,與雛形的玄胎連接成一體。

    就是這個循環的過程,張若塵卻驚訝的發現,三十六條經脈在不斷擴寬,變得更加堅韌。

    很顯然,那是雛形玄胎的力量。

    所謂的雛形玄胎,其實就是將《九天明帝經》第五層“玄胎平魔天”,修煉到一定境界,在肚臍下方,凝聚出來的一個漩渦。

    等到玄胎成形,那一個漩渦,就會演變成一個類似氣海的存在,可以幫助修士,儲存聖氣。

    要知道,修士的聖氣越是渾厚,才能施展出越是厲害的武技,不會感覺到力竭。

    比如,一個魚龍第九變的修士,施展出一種鬼級上品的武技,至少要消耗兩成的聖氣。若是施展出一種絕技,體內大半的聖氣,都將會被消耗出去。

    張若塵之所以,很少有力竭的時候,那是因爲,他達到過四次無上極境,氣海的廣度,本就遠超別的修士。即便是連續戰鬥十天十夜,他也不會感覺到力竭。

    但是,張若塵也與別的修士一樣,在魚龍境,甚至在半聖的前六階,根本無法使用出王級武技,也就是聖術。

    因爲,他的經脈,太過脆弱,無法承受住聖術的力量。

    現在卻不同,他的經脈,正在快速的擴增,越來越寬廣。

    經脈與聖脈有什麼不同?

    將經脈比喻成毛細血管,那麼,聖脈便是大動脈。

    經脈,乃是武者在黃極境,開闢出來的脈絡,用來搬運真氣。

    真氣從經脈中流過,不僅可以幫助武者施展出武技,還能澆灌武者的血肉、骨骼、臟腑,從而使得武者的肉身變得越來越強大。

    但是,經脈卻十分脆弱,只能承受住真氣,與極其稀薄的聖氣。若是修士強行調動大量的聖氣,通過經脈,就會將經脈撐破。

    正是這個原因,天極境的武者,很少有人能夠施展出大成的鬼級武技。不僅僅只是因爲,天極境武者的真氣,無法支撐鬼級武技。

    還有很大的原因,也是因爲,絕大多數天極境武者的經脈強度,根本承受不住那麼劇烈的真氣搬運速度。

    所以,修士的修爲,達到魚龍第四變,就要開闢聖脈。

    只有聖脈,才能承受住大規模的聖氣,從而隨心所欲的施展出鬼級武技。

    一個月後。

    張若塵將蛟珠完全煉化,修爲境界,突破到魚龍第九變的巔峰。

    更加讓他感覺到欣喜的是,肚臍下方的玄胎,已經完全成形,凝聚成第二氣海。玄胎中,儲存的聖氣,與氣海中儲存的聖氣,幾乎不相上下。

    而且,三十六條經脈的寬度,擴增了一倍,變得韌性十足。

    如今,張若塵一旦調動聖氣,體內就如同是有數十條河流在流動,發出“嘩啦啦”的轟鳴聲。

    幸好他的氣海和玄胎,儲存有大量的聖氣,倒也不用擔心會將聖氣耗盡。

    同樣一種武技,張若塵現在施展出來,爆發出來的威力,遠遠超過以前。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同樣是一輛車,以前,你限於自身的條件,只能用一百斤的力量去推動它。

    現在,你卻可以調動兩百斤的力量去推它。

    得到的力量不同,這一輛車的奔跑速度,肯定是不可同日而語。

    “終於將第五層修煉到大成,凝聚出玄胎。三十六條經脈同時擴增了一倍,相當於五分之一條聖脈的寬度,完全可以稱之爲‘三十六條準聖脈’。”

    如今,張若塵即便是全力運轉聖氣,從三十六條經脈中涌過,也不會有絲毫脹痛的感覺。

    “以我現在的修爲,最強的一擊,能夠達到什麼程度?”

    想到此處,張若塵頓時有些迫不及待,將滔天劍取了出來,釋放出聖氣,將它託舉在手掌心。

    滔天劍在《千紋聖器譜》,排名第二十七位,劍體的內部,一共有八千九百八十九道銘紋。

    不僅具有基礎銘紋和中級銘紋,還有十二道高級銘紋。

    要知道,沉淵古劍吸收一件聖器,也就只能增加一、兩道中級銘紋和十多道基礎銘紋。

    至於高級銘紋……說是銘紋,實際上,已經屬於聖道規則的範疇,只有十分厲害的精神力聖者,才能刻錄出來。

    因此,滔天劍雖然只是千紋聖器,卻能爆發出堪比萬紋聖器的威力。

    張若塵開始運轉功法,頓時,氣海和玄胎中的聖氣,翻滾了起來,進入五條聖脈和三十六條經脈,從張若塵的雙掌涌了出去,打入進滔天劍。

    “哧——”

    滔天劍的劍體表面,一道道銘紋浮現出來,使得劍身變得越來越明亮。

    到最後,劍體散發出來的光華,竟然刺得張若塵的眼睛,也無法睜開。

    片刻後,滔天劍的劍靈,與銘紋融合爲一體,向天穹的上方飛去,一股強大的聖威,肆無忌憚的爆發出來,席捲方圓數百里的空間。

    在這一刻,圖卷世界中的衆人,全部都被驚動。

    本來,木靈希正在煉化聖源,參悟聖道規則。感受到遠處原來的強大毀滅力,她立即清醒了過來。

    她向飛在天空的白色光球看了一眼,露出頗爲震撼的神色,好奇的道:“怎麼回事,難道張若塵突破到半聖境界?不,即便是三階半聖的力量,也不可能有這麼強大的氣息。”

    與此同時,寒雪背上的虛空劍,也是快速的顫動。

    若不是,她立即將虛空劍控制住,說不定已經飛了出去。

    滔天劍上的力量,實在太強大,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根本無法掌控。爆發出來的劍氣,甚至擊在了他的身上,將他的左肩擊穿,留下一個酒杯大小的血窟窿。

    張若塵立即收回了聖氣,不敢再繼續催動滔天劍。

    失去聖氣的加持,滔天劍的光芒,緩緩的散去,從半空,墜落了下來。

    張若塵捏住了滔天劍的劍柄,看了一眼左肩的傷口,立即調動聖氣,封住傷口位置的血脈。

    “僅僅只是將劍靈和銘紋激活,居然就有如此恐怖的威力,不愧是《千紋聖器譜》上排名第二十七位的戰兵。只可惜,以我現在的修爲,還遠遠掌控不住那股力量。若是強行催動,很可能,自己也會遭受重創。”

    張若塵大致的推算了一下,以他現在的修爲,即便是正面對決,也能和最強狀態的伽羅元一較高下。

    先前,他能夠殺死伽羅元,完全是因爲使用時間之劍,出其不意之下,才獲得成功。若是伽羅元知道張若塵是時空傳人,有了防備,恐怕張若塵就不會那麼容易得手。

    經過一個月的修煉,他不僅煉化了一滴神血,還將修爲提升到魚龍第九變的後期,更是將《九天明帝經》的五層修煉到大成,自身的實力,自然是提升到了一個嶄新的高度。

    現在的張若塵,即便是遇到一般的三階半聖,也不會落入下風。

    僅僅只是魚龍第九變,就能抗衡三階半聖,就算傳出去,估計也沒有人會相信。

    因爲,即便是聖體,在魚龍第九變,也不能和一階半聖抗衡。更何況,還是三階半聖?

    即便是九大界子,在魚龍境,也遠遠沒有這麼強大。

    “如若是將滔天劍的力量,激發出來,恐怕就算遇到超越三階半聖的存在,我也能將其擊退。”張若塵暗道。

    滔天劍的力量,只能當成一招底牌,不到萬不得已,還是不要使用爲妙,免得控制不住,將自己和身邊的人也都打成重傷。

    張若塵覺得,他依舊還有一些潛力,可以修煉到更強的狀態,因此,並不急着突破到半聖境界。

    “或許,我可以去衝一衝,傳說中的魚龍第十變,神之命格。”

    張若塵的眼神,逐漸變得堅定起來,眼中也是露出熱切的光芒,無論如何,也一定要去拼一把。

    已經煉化了五滴神血,以他的狀態,要將第六滴神血煉化,應該也不是難事。至於,第七滴神血,估計就不是那麼簡單。

    當然,他現在最大的苦惱,卻是如何才能得到第六滴神血,第七滴神血?

    就在這時,張若塵想到了死禪教的邪僧。

    別的邪僧的身上,會不會也攜帶有神血?

    圖卷中,過去了一個月,外界也就是過去了三天。

    三天時間,陰間的無常,與死禪教的爭鬥,應該已經結束。抱着這樣的心態,張若塵獨自一人,走出圖卷世界,準備去查探外面的情況。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