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如此強大的陽剛之氣,對於生靈而言,影響並不大。

    可是,在亡靈的眼中,張若塵根本就不是一個人類,而是一個熊熊燃燒的火爐。一般的鬼兵,若是遇到張若塵,估計還沒有走進他的十丈之內,就會魂飛魄散。

    此刻,張若塵將全身的聖氣,完全調動起來,三十六經脈和五條聖脈在嘩啦啦的響動,大量聖氣向手掌匯聚了過去,散發出無比灼熱的光華。

    “千手龍象。”

    即便,以美女鬼王的修爲,面對這一掌,也感覺到巨大的壓力。

    她的鬼體,猶如是要融化了一般。

    “轟隆!”

    張若塵打出的掌印,形成上千道印記,接連不斷的擊在美女鬼王的身上,將她打得倒飛出去。

    她的鬼體,撞擊在小島中心的一塊一丈高的巨石上面,將其撞得粉碎。

    美女鬼王的鬼體,再一次碎裂,化爲了一團鬼霧。

    半晌後,黑色的鬼霧,凝聚成一具美麗、精緻的女子嬌軀。只不過,這一次,她只能躺在地上,身上的氣息,變得十分虛弱。

    可以想象,只要再將她的鬼體打碎一次,就能將她徹底的殺死。

    張若塵落到地面,看了看雙掌,露出頗爲欣喜的神情。

    “不僅修煉成龍象般若掌的第八掌,竟然還一舉參悟出一道掌法規則。”

    張若塵的雙掌,緩緩的揮動,手臂軌跡,變得玄妙莫測,隨手一掌打了出去。

    “啪!”

    空氣中,發出一聲響亮的氣爆。

    隨手一掌的力量,恐怕也能將一階半聖震退。

    掌法之道,乃是三千大道之一,比速度之道更加玄妙,能夠這麼快將它參悟出來,實在是出乎張若塵的預料。

    “應該是大聖通天茶的力量,已經開始逐漸發生作用。”

    界子宴上,張若塵喝下了大量的大聖通天茶,一直積累在身體的深處。

    大聖通天茶比聖源都要更加珍貴,乃是真正的曠世奇寶,稱爲大聖的傳承也不爲過。正是因爲有它的幫助,因此,張若塵修煉武技和參悟聖道的速度,提升了十倍、百倍。

    即便是龍象般若掌的第八掌,也能十分輕鬆的修煉成功。

    即便是三千大道和十萬小道,也能在戰鬥之中,輕而易舉的參悟出來。

    大聖通天茶絕對遠遠不止這麼一點點力量,還有無窮的好處,等待張若塵繼續去發掘。“譁!”

    張若塵的手臂一擡,隨即,插在地面的沉淵古劍,化爲一道烏光,飛回到手中。

    提着劍,張若塵向美女鬼王走了過去,將劍尖指在她的眉心,道:“回答我的問題,我可以饒你不死。”

    美女鬼王緩緩的坐了起來,背靠在一塊血石上面,只是眼皮翻了一下,淡淡的道:“饒我不死?哏哏!”

    張若塵略微皺起眉頭,又道:“殺了你,對我沒用好處,但是,也沒有什麼壞處。所以,你最好考慮清楚。到底是回答我的問題,還是選擇魂飛魄散?”

    一股強大的陽剛之氣,從張若塵的掌心涌了出去,將沉淵古劍包裹了起來。一劍揮下,就算殺不了她,也能將她的鬼體劈成兩截。

    美女鬼王的眼神,十分冷銳,顯得英氣十足,向張若塵瞪了一眼。

    若不是,她現在虛弱到極點,肯定會將這個人類男子狠狠的教訓一頓,讓他知道,什麼叫做敬畏,什麼叫做生不如死。殺了他,未免太便宜他。

    不過,她卻清楚,如今自己的性命,掌握在對方的手中,必須先穩住他,今後才能慢慢的收拾他。

    “問吧!”

    美女鬼王閉上的一雙眼眸,露出兩排長長的睫毛,顯得十分淡漠的樣子。

    能夠成爲鬼王,統御一方,肯定是相當驕傲的人物,能夠向一個比她弱小的人類屈服,自然還是讓張若塵略微鬆了口氣。

    同時也讓張若塵警惕了起來,既然她懂得審時度勢,選擇隱忍,自身的智慧肯定是極高,一旦讓她恢復修爲,恐怕第一個要殺的人,就是他。

    張若塵將劍一收,反將空間領域悄悄的釋放了出來,將整個小島籠罩起來。

    隨即,他蹲下身,盯着美女鬼王那一張晶瑩光潔的臉蛋,道:“你叫什麼名字?”

    “名字?”

    美女鬼王徐徐的睜開雙眼,向小島上空的血月盯了一眼,道:“我的第一道魂靈,乃是在這一座血月湖中誕生出來,別的鬼王和無常,皆是稱我爲‘血月鬼王’。”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此地屬於神初鬼王的領地範圍,也就是說,你是神初鬼王座下的鬼王?”

    “算是吧!”她道。

    “既然如此,你應該知道神靈的隕落之地?”張若塵肅然的道。

    這一次,血月鬼王的臉上,終於露出一絲異色,向張若塵盯了一眼,露出冷笑的神情:“人類小子,原來你進入陰間,竟然是在打神屍的主意。只可惜,你的修爲太低,恐怕還沒進入鬼神谷,便已經死無全屍。”

    “鬼神谷。”

    張若塵的眼睛一亮,問道:“神靈的隕落之地在鬼神谷?鬼神谷在什麼方位?鬼神谷中有什麼危險?”

    血月鬼王翻了一下眼皮,道:“本王若是將所有一切都告訴了你,你豈不是立即就會出手殺了我?”

    鬼王的智慧,果然是極高,即便是在這個時候,也是說一半留一半,不僅調動起張若塵的好奇心,也爲自己爭取更大的活命機會。

    “我說過,只要你老老實實的回答我的問題,絕對不會殺你。”張若塵道。

    血月鬼王露出了一個譏諷的笑意,道:“你覺得我會相信你的話嗎?你就算不會殺我,恐怕也會囚禁我,使我的傷勢永遠無法痊癒。”

    “甚至,你還可能會使用人類的術法,控制我的魂靈。總之,你是絕對不可能放我離開。因爲,你很清楚,等到我的傷勢痊癒,死的那個人就是你。我說得沒錯吧?”

    張若塵輕輕的舔了舔嘴脣,笑道:“好吧!換一個問題,神靈隕落之地,是不是有起死回生藥?”

    “沒有,從來沒有聽說過。”血月鬼王道。

    “果然,這是一個陰謀。”張若塵自言自語的道。

    張若塵並不懷疑血月鬼王的話,畢竟,她沒有必要騙他。因爲,即便有起死回生藥,對她也沒有任何用處。

    張若塵又道:“最後一個問題,以你在陰間的身份地位,肯定已經活了十分悠久的歲月,不知道你聽說過一個人沒有。”

    “什麼人?”

    張若塵道:“千骨女帝。”

    聽到這四個字,血月鬼王那原本十分平靜的眼神,露出一道前所未有的異樣光芒,豁然坐立了起來,一雙美眸近距離的瞪着張若塵,道:“你問這做什麼?”

    本來,張若塵就與她離得很近,突然間,她坐立起來,胸前一對飽滿的酥峰,幾乎貼在了張若塵手指上面,散發出驚人的彈性。

    只不過,血月鬼王卻沒有意識到任何不妥。

    在她的意識中,或許根本就沒有羞恥、曖昧、情.欲的概念,即便是那對酥峰觸碰在張若塵的身上,也沒有覺得,有任何不妥的地方。

    雖然張若塵的心境十分平穩,卻也無法做到完全視若無睹。

    若不是血月鬼王的眼神十分冰冷,不含任何人情味,甚至,就連胸前的一對酥峰,也是無比的冰冷。恐怕,張若塵就會認爲,血月鬼王是在施展美人計,故意色.誘他。

    張若塵乾咳了一聲,立即向後退了退。

    就在這時,空間領域的邊緣,傳來了兩道細微的波動,讓張若塵警惕了起來,心中暗道:“有人向小島的方向,潛入了過來。”

    血月鬼王卻並不知道這一點,再次向張若塵靠過去,問道:“你進入陰間,到底是什麼目的?你是不是就是那個掌握着虛空劍的人類?”

    聽到張若塵提及千骨女帝,血月鬼王纔想到了這一點。

    正是因爲,座下的一位無常,向她稟告,有人攜帶虛空劍進入陰間,她纔會立即趕回來。

    “老實的待在原地。”

    張若塵實在有些受不了血月鬼王那成熟、性感的軀體,移開了目光,推出一掌,印在血月鬼王的身上,將她打落回地面,倒在了地上。

    血月鬼王略微一怔,隨即,眼中露出怒色,緊咬着一口雪白的牙齒,很想撲上去咬死張若塵。

    一個如此弱小的人類,竟然敢這麼對她,實在是讓她忍無可忍。

    張若塵將手掌收回,捏了捏手指,長長的吐出一口氣,轉過身,向平靜的湖面上看了過去,道:“到底是什麼人,還不立即現身?”

    “還有別的人類?”

    血月鬼王本來是在調動鬼氣,想要與張若塵同歸於盡,可是,聽到張若塵的話,她卻暫時停了下來。

    嚴重的傷勢,不僅使她的力量下降到極點,也讓她的感知能力,變得相當薄弱。因此,纔沒有察覺到,居然有人向小島潛伏過來。

    血湖的湖面,漂浮着一縷縷紅色的霧氣。

    霧氣中,響起一個沙啞的笑聲:“真的是後生可畏,時空傳人的力量,果然是名不虛傳,還是魚龍境的修爲,就擊敗了一位鬼王。只怕是,池瑤女皇挑選出來的九大界子,也比不過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