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血湖中的水,冰寒刺骨,散發出與鮮血一樣的腥味。

    越是潛入底部,水的顏色就越是加深,到最後,完全變成暗紅色。水的溫度,也是下降到極點。一般的魚龍境修士,沉入湖底,恐怕會直接凍死。

    張若塵一直在計算下潛的深度,到達水底一千多米深的位置,血月鬼王才停了下來。隨後,她衝到一處黑色的湖底石壁面前,一掌打在石壁上面。

    “譁!”

    石壁上,浮現出一道道猩紅色的光芒,勾勒出奇異的紋路,連接成一座直徑四十丈的巨大陣圖。

    陣圖的中心,一道兩米寬的裂縫,向左右兩個方向分開,形成一條幽深的通道。遠遠望去,猶如是一隻惡魔的眼睛。

    血月鬼王略微停頓了一下,向身後方向的張若塵和小黑瞥了一眼,隨即,化爲一道殘影,衝進通道。

    “有些不對勁,那是一座鬼王大陣,一旦闖入進去,說不定會落入她的圈套。”小黑說道。

    “除了跟進去,我們沒有別的選擇。”

    沒有任何猶豫,張若塵立即衝進幽深的通道,緊追在血月鬼王的身後。

    小黑自然也知道,這是他們的唯一活路,就算明知道闖入進鬼王大陣,將會遭遇不可預測的危險,也必須要跟上去。

    “轟隆隆!”

    萬寶袈裟的力量,從湖面,一直傳遞到一千多米的湖底,形成一層一層的金光能量波,向下衝擊,爆發出翻天覆地的恐怖力量。

    在一瞬間,湖中的所有亡靈,全部魂飛魄散。

    湖中的小島,也是徹底的沉陷下去,化爲一塊塊巨大的碎石,墜落向湖底。

    張若塵和小黑衝入通道,自然是躲過了一劫。可是,他們卻陷入鬼王大陣,踏入進另一個絕境。

    剛剛進入通道,周圍的一切,立即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猶如是闖入進一處黑暗、空洞的世界。

    黑暗中,有着七十二座巨大的墓碑,猶如七十二座山嶽一般,聳立起來,圍成三圈,將張若塵和小黑,困在陣法裡面。

    張若塵通過強大的精神力,判斷出鬼王大陣的一處薄弱的位置,揮動沉淵古劍,一劍劈斬了過去。

    “嘭!”

    一團鬼霧,凝聚出來,擋住沉淵古劍。

    鬼霧中,出現一圈圈向內收縮的波紋,形成強大的反震力量,將張若塵震退出去。

    張若塵早就有所準備,因此,向後飛退了十多米遠,便是將那股力量化解。

    張若塵收起沉淵古劍,站在陣法的中心,道:“鬼王大陣果然厲害,即便是最薄弱的位置,也不是我能攻破。”

    陣法的上方,響起血月鬼王的聲音,“有這樣的自知之明,說明你還算是一個聰明人。就算你的修爲,再提升十倍,也不可能破得開鬼王大陣。”

    張若塵的目光,向四方望去,只能看見無邊的黑暗,根本找不到血月鬼王的身影。

    片刻後,血月鬼王的聲音,再次響起:“人類小子,你應該沒有想到,也有落入本王手中的時候吧?你先前竟敢褻瀆本王,現在,本王必定是要你付出慘痛的代價。”

    小黑向張若塵盯了一眼,兩隻眼珠子滴溜溜的轉動,低聲的道:“張若塵,你褻瀆了她?真沒看出來,你竟是這樣的人。嘿嘿!”

    “胡說八道什麼?”

    張若塵瞪了小黑一眼,隨即,擡起頭,向黑暗中望去,道:“血月鬼王,我雖然破不開鬼王大陣,可是,心術佛師卻一定能夠擊潰陣法。你現在受了重傷,就算掌控着鬼王大陣,也擋不住他。”

    “擋不擋得住,與你無關。”血月鬼王道。

    張若塵道:“你何必那麼固執?其實,我們可以聯手,一起控制鬼王大陣,等到擊退強敵,再了結我們之間的恩怨也不遲。”

    “你小子很聰明,可是,本王卻不會上的你當。等到本王,使用鬼王大陣,擊退……了他……”

    血月鬼王的話,還沒有說完,鬼王大陣便是猛烈的搖晃了一下。

    大陣的邊緣,響起一聲震耳欲聾的轟鳴聲,緊接着,又有一大片垮塌的聲音,傳遞了過來。

    很顯然,心術佛師也來到湖底,開始攻擊鬼王大陣。

    “該死。”

    血月鬼王沒有精力,繼續去對付張若塵,而是全力掌控鬼王大陣,與陣法外的心術佛師鬥了起來。

    小黑說道:“心術佛師掌握有萬寶袈裟,那位美女鬼王又有重傷在身,肯定擋了不多久。一旦鬼王大陣被攻破,我們所有人都難逃一劫。”

    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嘆道:“只可惜,血月鬼王根本就不與我們合作,要不然,還是有機會,與心術佛師拼一拼。”

    實在不行,張若塵只能打開舍利子的第三層封印,釋放出第三重力量。他的實力,已經堪比半聖,足以打開封印。

    當然,不到萬不得已,張若塵並不想動用那股力量。

    一旦使用,今後就少了一張,保命的底牌。

    “轟隆!”

    借用萬寶袈裟的力量,心術佛師的攻擊力,簡直恐怖到極點。短短一刻鐘,就將鬼王大陣,打碎了一角。

    血月鬼王無法繼續保持鎮定,從黑暗中走出來,距離張若塵大概有十丈,停下腳步,道:“人類小子,本王可以暫時與你合作,一起掌控鬼王大陣。”

    張若塵向血月鬼王瞥了一眼,如此一位絕頂美人,站在面前,實在是一件賞心悅目的事。

    只可惜,張若塵卻擁有天眼,能夠看到,他和血月鬼王之間,相隔了數百道陣法銘紋。

    僅僅只是十丈的距離,卻是無法跨越的鴻溝。

    只要,張若塵敢對血月鬼王不利,她動一動手指,就能操控陣法的力量,將張若塵鎮殺。鬼王大陣的力量,不容小覷。

    “遲了!”

    張若塵搖了搖頭,淡淡的道:“鬼王大陣已經被攻破一角,不再是完整的陣法。即便我們一直掌控陣法,也根本擋不住心術佛師,最多隻能延緩他攻破陣法的時間。”

    血月鬼王的眼神一寒,向前跨出一步,道:“既然如此,本王還留你何用?本王現在就殺了你,奪取你的靈魂,恢復傷勢。只要傷勢恢復,再去與他拼個魚死網破。”

    隨即,血月鬼王的雙手一擡,調動陣法的力量,準備向張若塵發起攻擊。

    張若塵顯得格外冷靜,道:“他掌握着萬寶袈裟,即便,你的傷勢痊癒,也只會再次敗給他。而且,絕對不可能,逃得出他的手掌心。與我合作,或許我們都還有一線生機。”

    血月鬼王顯然也很清楚,僅憑她的實力,即便傷勢痊癒,也不會是心術佛師的對手。

    正是如此,她聽到張若塵的話,纔沒有立即動手,道:“還有生機?”

    張若塵將一團半聖之光,取了出來,使用聖氣,將它包裹,隨後,向血月鬼王打了過去。

    血月鬼王接過半聖之光,託在手掌心,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一股強大的聖魂力量,從白色的光華中散發出來。

    “若是將它煉化,我的傷勢,至少可以恢復七成。”血月鬼王向張若塵盯了一眼,道:“你倒是有點誠意。”

    張若塵道:“老實說,單論修爲,你與心術佛師,應該是在伯仲之間。可是,心術佛師卻掌握有萬寶袈裟,所以,你纔不是他的對手。”

    “那是自然。”

    血月鬼王的雙手,托住半聖之光,調動全身的鬼氣,開始煉化其中的聖魂。

    “若是,我能夠借給你一件比萬寶袈裟還要厲害一些的戰器呢?”張若塵漫不經心的道。

    血月鬼王的雙眸,微微的一凝,道:“此話當真?”

    萬寶袈裟,乃是血月鬼王見過的最厲害的聖器,簡直無堅不摧,不可抵擋。她千辛萬苦煉製出來的六件鬼器,全部都是被萬寶袈裟打碎。

    實在很難相信,還有比萬寶袈裟更加厲害的戰器。

    張若塵笑了笑,道:“千骨女帝的虛空劍,如何?”

    “虛空劍果然在你的身上。”

    聽到“虛空劍”三個字,血月鬼王的眼神,頓時變得精彩了起來,竟然露出了一道笑容:“只要有虛空劍,本王自然能夠斬殺外面的那個人類。”

    其實,血月鬼王還有半句話,沒有說出來,“等到收拾了他,再慢慢的收拾你。”

    在血月鬼王看來,一旦她的傷勢痊癒,對付張若塵只是輕而易舉的事,如同捏死一隻螞蟻一般的容易。因此,在沒擊退心術佛師之前,她也就並不着急收拾張若塵。

    小黑的目光,向張若塵盯了一眼,傳音道:“你不會真的要將虛空劍借給她?殺退了心術佛師,她又翻臉不認人怎麼辦?張若塵,必定得提防她。”

    “擊退心術佛師,她下一個要對付的人,肯定是我。”

    張若塵盯着正在煉化半聖之光的血月鬼王,眼神頗爲深邃,道:“不過,她要對付我,我又何嘗不想對付她?就看這一次冒險,能不能成功。”

    小黑微微一凜,暗想到,莫非張若塵將虛空劍借給她,竟然也是在準備對付她?

    隨即,張若塵湊到小黑的耳邊,使用更加細微的聲音,低聲的說了幾句。

    聽到張若塵的話,小黑嘿嘿的一笑,又道:“我們必須仔細的謀劃,要不然,她肯定不會上鉤。”

    “嗯!”張若塵道。

    若是,虛空劍的器靈沒有甦醒,張若塵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將虛空劍借給血月鬼王。

    可是現在,寒雪已經徹底掌控虛空劍,隨時都能將它收回,倒也不怕血月鬼王將虛空劍奪走。

    無論是血月鬼王,還是心術佛師,皆是張若塵無法抗衡的強者,在他們的面前,根本沒有任何反抗的力量。

    只有借力打力,他纔有機會,在夾縫中生存,甚至,撈到一些好處。

    當然,在這個過程中,也肯定要冒巨大的風險,稍有不慎,第一個死的人就是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