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血月鬼王闖入圖卷世界的時候,木靈希就已經趕了過來,站在張若塵的身旁,自然也聽到了剛纔的一席話。

    她皺起兩條修長的眉毛,半晌之後,道:“張若塵,我怎麼覺得,像是有人藏在暗處,故意在推動這件事。難道是神初鬼王?”

    神初鬼王,乃是陰間的外圍,最強大的幾位存在之一,可以號令諸位鬼王,億萬陰兵。

    陰間和陽間的通道打開,肯定與他脫不了干係。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神初鬼王若是能夠破開千骨女帝的封印,早就已經成功,何必等到現在?再說,還有很多疑點,解釋不通。”

    “第一,虛空劍怎麼會飛出陰間?”

    雖然,虛空劍是元龍半聖交給張若塵,可是張若塵敢肯定,元龍半聖一定沒有跨過屍河,進入陰間。

    他應該是在殞神墓林得到的虛空劍,以爲它只是一件普通的聖器,然後,纔將它帶回了兩儀宗。

    “第二,到底是誰,散佈出起死回生藥的消息?將衆人引到陰間,又是什麼目的?”

    “第三,死禪教的人,爲何要大規模的進入陰間?我認爲,他們絕不是來挖掘半聖屍骸那麼簡單,必定有我們不知道的隱秘。”

    小黑笑了笑,將伽羅藍押解了上來,向前一推,直接將其扔在了地上,道:“這還不簡單,我們可以審問他。”

    “阿彌陀佛。”

    伽羅藍躺在地上,雙手合十,閉上了眼睛。

    張若塵實在不是一個審問人的高手,因此,向伽羅藍盯了一眼,就揮了揮手,道:“你和神魔鼠去審問他,等一等。”

    張若塵走到伽羅藍的身前,在他的佛袍中摸索,很快就將一滴神血搜了出來。

    “果然,他也攜帶有一滴神血。”張若塵的五根手指,緊緊的將神血一捏,眼神變得更加凝重。

    小黑和神魔鼠將伽羅藍帶了下去。

    張若塵的目光,再次盯向血月鬼王,道:“你應該很清楚,即便我不殺你,也絕對不會將你放出圖卷世界。那麼,我現在給你兩條路。”

    “第一條路,歸順於我。只要你替我辦事,我可以給你足夠多的好處,幫助你突破到更高的境界。”

    血月鬼王露出兩排雪白的貝齒,不屑的一笑:“就憑你現在的修爲,能夠幫助我突破到更高的境界?你還是先成聖,再說這樣的大話也不遲。”

    想要讓一位鬼王,臣服於一個魚龍境的修士,的確是不太可能的事。

    若是使用太強勢的手段,估計最後,也只是將她逼迫得魚死網破。對張若塵而言,也沒有任何好處。

    張若塵倒也不着急,又道:“既然如此,你就是打算選擇第二條路。”

    “第二條路是什麼?”血月鬼王道。

    “待在圖卷世界中就行。”

    說完這話,張若塵、寒雪、木靈希,轉身就離開,開始商議,接下來該如何行事。只留下一臉詫異的血月鬼王,張若塵竟然就這麼放過了她?甚至都沒有將她關押起來?

    根據血月鬼王所說,第二條屍河,位於天地的盡頭,距離神初鬼王的領地,相當遙遠。

    即便是以鬼王的修爲,也花費了一年多的時間,纔到達第二條屍河所在的位置。以張若塵的修爲,恐怕需要花費十年以上的時間,纔有機會到達。

    若是,千骨女帝真的跨過了第二條屍河,去了陰間的深處,恐怕張若塵就不得不修改原來的計劃。

    就憑他們幾個人的修爲,繼續去追尋千骨女帝,還沒有到達第二條屍河,估計就已經屍骨無存。

    根據各方面的信息,張若塵發現了一個關鍵地點:

    鬼神谷。

    於是,張若塵將自己的想法,講了出來。

    木靈希的雙手託着香腮,抿了抿嘴脣,露出一個頗爲俏皮的神情,道:“你的意思是說,我們放棄原來的計劃,而是去鬼神谷查探?”

    對於張若塵的這個計劃,木靈希自然是舉雙手贊成。

    畢竟,陰間的深處,實在太過兇險,就連千骨女帝那樣的人物,也是一去不復返。張若塵繼續去追尋千骨女帝,完全就是在一步步踏入地獄,根本沒有活命的可能性。

    張若塵分析道:“既然,千骨女帝曾經使用虛空劍和神屍,封住陰間和陽間的通道。很有可能,在鬼神谷,留下了一些後手。而且,我也很好奇,死禪教的修士,前往鬼神谷的目的。所以,無論如何,我們也必須要去一趟。”

    “我隨你一起去。”木靈希道。

    這一次,張若塵沒有拒絕,點了點頭,道:“此次前往鬼神谷,無論有沒有收穫,至少要先保住自己的性命。”

    若是在能力範圍之內,張若塵當然是希望,能夠爲崑崙界的生靈出一份力。

    但是,面對浩瀚無邊的陰間,張若塵只感覺自己無比渺小,有些事,根本不是他現在的力量能夠左右。

    正是如此,他也就更加迫切的希望,變得更加強大,使用自身的力量保護身邊的人,爲他們撐起一片天地,而不是將他們置於危險之中。

    “能夠做到,便拼盡全力去做。若是做不到,至少也要保住身邊的人。”張若塵的心中暗道。

    “轟隆!”

    一聲震耳欲聾的聲音,從遠處傳了過來。

    就連地面,也是猛然震動了一下。

    片刻後,小黑和神魔鼠顯得灰頭土臉,從遠處趕了過來。

    張若塵問道:“怎麼回事?”

    小黑身上的毛,焦了一大片,搖了搖頭,道:“失算了!那個禿驢,也不知使用了什麼秘法,竟然自爆了氣海。本皇也沒有料到這一點,因此,吃了一點小虧。”

    “貓爺,你只是吃了一點小虧,我卻差一點被他拉去墊背。老實說,這個禿驢真的是夠狠,好歹也是一位半聖,百年修行,相當不易,竟然說自爆就自爆,一點都不猶豫。”神魔鼠道。

    神魔鼠的確是很慘,遭受自爆力量的衝擊,身上的皮掉了一大片,全身的血肉盡數炸開,傷得極其嚴重。

    要知道,神魔鼠乃是太古遺種,強大的肉身,能夠橫渡屍河。伽羅藍自爆氣海,竟然能夠將它傷得如此嚴重,若是換一個人,恐怕已經灰飛煙滅。

    “一位半聖臨死之前的反撲,的確想的可怕,以後,大家都要小心一些。”張若塵道。

    木靈希搖了搖頭,道:“伽羅藍未必是自己選擇自爆氣海。”

    張若塵問道:“什麼意思?”

    木靈希明眸皓齒的一笑,道:“據我所知,崑崙界的中古世家,皆是精通一種秘法,可以將一道符咒,印在修士的氣海壁上面,以此來保護家族的秘密。”

    “家族中的成員,若是落入敵人的手中,經受不住拷問,說出家族的秘密。那麼,氣海壁上的符咒,就會立即爆裂。”

    “絕大多數中古世家的傳人,外出之前,氣海壁上面都會種下這樣的一道符咒。”

    小黑的眼珠子一轉,抓了抓頭皮,道:“原來如此。我就說,我已經壓制住了他的精神力,他怎麼還有意志抵抗。原來是因爲,他的氣海壁上面,印有一道自爆的符咒。”

    張若塵道:“既然如此,這件事就到此爲止。小黑,你要小心看着血月鬼王,我總覺得,她與日月水晶棺中的女子,有着非同一般的關係。”

    木靈希的眼眸,眨巴了一下,道:“這就是你沒有殺死她的原因?”

    張若塵向木靈希盯了一眼,笑了笑,道:“其實,日月水晶棺與拜月魔教,有着極大的淵源。棺中的人,說不一定,還是拜月魔教的某一位前輩。至於,其中的淵源,你可以去詢問小黑,它肯定比我知道得多一些。”

    木靈希和神魔鼠,皆是露出驚訝的神情。

    與拜月魔教有淵源?

    將所有的事,吩咐了一遍,張若塵再一次來到接天神木的下方,盤坐在一根粗壯的樹根上面。

    隨後,他將一枚拳頭大小的珠子,取了出來,捏在手中。

    珠子中,封印的是一滴神血,乃是從伽羅藍的身上搜出來。

    “真是奇怪,死禪教的修士的身上,怎麼都有一滴神血?”

    張若塵的手指在空間戒指上面一點,將空間銘紋激活,隨即,將伽羅空的屍體取出來。

    果然,伽羅空的身上,也找到一滴神血。

    “死禪教、神血、鬼神谷、神屍、虛空劍、起死回生藥、神初鬼王、陰陽兩界的通道……,它們之間,到底有什麼樣的聯繫?”

    張若塵感覺到毫無頭緒,輕輕的搖了搖頭。

    既然想不通,張若塵便重新將兩滴神血拿了起來,道:“既然又得到兩滴神血,正好藉此機會,衝一衝傳說中的魚龍第十變。”

    “破!”

    張若塵將其中一滴神血的封印打開,旋即,神血中,龐大的神力散發出來,形成十分璀璨的光華。

    神血就懸浮在張若塵的頭頂上方,宛如一團火球,散發出來的每一縷光華,皆是具有毀滅性的力量。

    第六滴神血。

    張若塵的雙手,向上託舉,開始煉化。
最近更新小說